89文学 > 科幻小说 > 废土崛起 > 漂亮妹子和恐怖灾难 第1231章 命悬一线
    当周青峰在推特上发信息时,扎卡维才刚刚起床。他例行刷新隐形战士的推特,看过后当即大怒——能当恐怖分子的多少都有些心理扭曲。不扭曲是没办法契合自己变态的行为。

    周青峰不表态也就算了,乱杀扎卡维不认识的人也算了,可这公然挑衅却撩起了他无边的怒火——极端分子就是如此,他可以嘲讽别人,别人不能嘲讽他。

    扎卡维就无法忍受别人给他的负面情绪,他需要时刻感受到自己的强大和不可匹敌,哪怕是个假象也行,否则就会不安。

    “把剩下的人质推出来,干脆一次性做个了断。”十几个小时针锋相对的杀戮,让扎卡维也觉着有些腻味和烦躁。他确实成功登上世界各大媒体的头条,只是这份热闹却不如想象中那么令他高兴。

    说白了全世界的人没想象中那样害怕扎卡维,尤其是当周青峰发推说逮住刽子手后,人们依旧把隐形战士视作英雄,视作希望!

    太不爽了!

    一大早起来就被这么件事堵着心头,扎卡维特别不舒服。不过等他下令进行最后对决,多疑的心态又让他盘算自己是不是真的被人给盯上了。

    扎卡维秘密联络cia,cia却告诉他这仅仅是俄方的虚张声势。可这并不让扎卡维安心,他觉着有必要提高警惕,把手下的部队动员起来。

    利用手头的俘虏,周青峰和cia强行达成某种协议。通过第三方的中转,周青峰交出被俘的‘海豹’队员,而菲德尔提供了扎卡维的部分情报和处刑现场的具体信息。

    确认情报无误后,萧金浪出人,俄军出直升机,就在扎卡维开始巡视自己在巴卜的防御时,一支直升机队杀了过来。

    突然出现的直升机让地面分散布置的isis士兵大为惊骇,他们齐齐端起步枪朝天射击,试图将直升机击落。

    而枪声惊动了更多的恐怖分子,一时间不需要扎卡维动员,部署在巴卜的isis成员统统都跑了出来。不过就在机舱内的装甲士兵空降前,隐身状态的周青峰已经抵达。

    两架‘米-8’正沿着巴卜的街道向前飞,一辆架设大口径高射机枪的皮卡突然从街道旁的土屋内开了出来。

    皮卡上几名包头巾的恐怖分子叫哇哇的开始操作重机枪,十四点五毫米口径的已经瞄准了直升机打开的尾舱门。

    粗大的弹链被送入机匣,操作的恐怖分子一拉枪机就要开火,他身边的同伴已经高举拳头要大喊‘安拉’。枪弹喷吐之时,一个波动的透明人影却从后头极速冲了上来。

    两倍常人的身体素质能让周青峰跑的比博尔特还快,他的短途冲刺犹如疾风狂飙,迅疾无伦。为了减少麻烦,也为了不惊动布满街道朝天开火的isis士兵,他选择无声无息的冷兵器突击。

    一名isis士兵正举着ak步枪追着直升机的影子搂火,只是中小口径的子弹打不穿‘米-8’的机身。就在他突突突的把子弹打上天空,手持双刃的周青峰犹如魅影袭来,一刀划过其脖颈。

    颈动脉开了口子,遇袭的isis士兵尚未感觉到疼痛,却感觉到一股恶风从身边刮过。这股恶风向前吹,吹到那里,那里就是赤红的血水飙射。心脏的压力让血液能飞出四五米远。

    当看到自己前面四五个同伴都是脖颈出血,头一个遇袭的isis士兵方才意识到自己也被人在颈侧割了一刀。他握枪的手当即松开,ak掉落砸在地面上,而他却什么都不上,只有双手死死捂住正在喷血的伤口。

    然而无济于事……。

    随着恶风侵入,街上跑出来的isis士兵统统遇袭,混乱中谁也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顶多只知道‘一阵风’,一阵恶风带着浓浓杀意来要他们的命。

    头一名遇袭的isis士兵已经无力的跪下,他想呼救可一张口连嘴里都在喷血。割喉的刀刃破开了他的气管和食管,喷涌的血液甚至倒灌进了肺部,引发剧烈咳嗽。

    被割喉的isis士兵一个个跪地倒下,他们有的被割断了大半个脖颈,连脑袋都稳不住,大量失血造成血压降低,迅速陷入休克死去。

    而有些士兵受创稍轻,却也只能慢慢等死。他们最后看到的景象是那道恶风吹到了前头那辆武装皮卡上,皮卡上顿时飞起了几颗脑袋,无头的尸体喷出一两米高的血水,扑棱棱的倒下。

    有周青峰清场,直升机上开始机降特种作战的装甲小队。十几台t-45d牢牢围住了街道尽头一栋坚固建筑,大口径机枪和高爆火箭弹将建筑的围墙直接轰塌了。

    轰轰隆隆的射击和爆炸声中,从建筑内冲出的isis士兵被打的死伤惨重,偶有幸存的连忙连滚带爬的缩了回去。

    装甲士兵迅速占领制高点,封锁周围的通道,压制任何敢于冒头的敌方火力。而在这栋钢筋水泥的建筑内部,充当刽子手的奥马尔惊觉有敌人来袭,当即抓起一挺机枪就想朝外冲。

    可当看到己方士兵被人打的屁滚尿流,毫无招架之力,这个又高又壮的胖子当即呲牙骂道:“为真主献身的时候到了,让这里的异端和外面的异教徒一起死。”

    能跟在奥马尔身边的都是死硬的极端恐怖分子,他们装备了不少大威力的武器,借助坚固的建筑墙体予以顽抗。在他们打光子弹前,突入进来的装甲士兵只能慢慢跟对方耗着。

    而抱着挺带长长弹链的pkm,奥马尔以狂躁的姿态冲进了处刑的房间。这个房间内充满血腥气,他已经在这里公然杀害了二三十名无辜的平民。

    而听着外头的枪炮声,房间内的平民都升起生还的希望。可当看到首先冲进来的竟然是刽子手奥马尔,他们全都发出濒死的悲鸣。

    处刑房间内的摄像头清晰拍下了奥马尔冲进来的画面,这一刻全球亿万人都在关注这死亡或生存的一刻。无数媒体的转播,无数主持人在惊呼,无数民众在祈祷,……。

    然而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所有人都想看到一个隐形的英雄来拯救受苦的人质,可他们看到的是面目狰狞的奥马尔,听到的是一声带着毁灭气息的‘安拉胡阿克巴’。

    无数人闭上双眼,不忍目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