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科幻小说 > 废土崛起 > 漂亮妹子和恐怖灾难 第1219章 忍无可忍
    “叙利亚阿勒颇地区再次发生自杀式爆炸袭击,据悉有十多人伤亡,其中大部分是妇女和儿童。”

    av的新闻报道上,阿勒颇就是摇晃的镜头,残破的城市,零星的枪声,四处乱窜的行人。

    类似的恐怖袭击太多了,人们只知道国外某个地方又死了人。至于这地方在哪里?具体死的又有谁?国内没人感兴趣,大家对于战乱的印象都来源于电影和电视。而现实的惨状太遥远了,毫无感觉。

    可真正在爆炸现场,心情就不一样。周青峰就在炸坑边站了许久。

    他之前已经预感到了危险,当难民被挑动时他就觉着危险在靠近。可他只顾着装逼去了,联合国难民署的救援车队最终还是和阿勒颇的难民混到了一起。

    杀了两个混在人群的嫌疑人又如何?爆炸还是发生了。

    周青峰在十多米外都被气浪轰了出去,耳膜破裂,满脸流血。等他回到炸坑,原本站在那里的十多个人没了踪影,只有遍地的焦黑残肢和哭嚎的伤者。刚刚还跟他说话的王志高……,消失了。

    负责护卫周青峰的装甲小队立刻冲上来隔开难民和闲杂人等,红队的队长跑过来对喊道:“头,你需要包扎。”

    周青峰摸了摸自己的脸,血水和灰土混在一起,湿漉漉的。他有点脑震荡的眩晕,一边耳朵失聪,可他还是摇摇头说道:“我没什么大事,一会就好。”

    现场很乱,有人在哭,有人在喊,有人倒在地上人事不知。没几个人出来救援,政府军的士兵都跟没头苍蝇似的跑来跑去。

    周青峰很快接到了萧金浪的电话,劈头第一句就是:“小子,你怎么样?”

    “我还好。”挨炸后,周青峰的精神相当空灵,语气反而平淡。

    电话那头的萧金浪大松一口气,“现场怎么样?”

    “死了不少人,其中一个我们后勤姓王的少校。我当时听到他示警喊了一声,似乎是说有人冲我跑来了。可不等我回头爆炸就发生了。”

    萧金浪也叹了声,却没空伤感,“你别管那么多了,阿勒颇不是你待的地方。你还是离开吧,随你去哪里,找个安全的地方,别在叙利亚玩了。”

    听这话,显然是国内放弃了对周青峰监控的念头。大佬们只求他好吃好喝,别出事就行。

    而周青峰听到这话却没啥高兴的,他没有倔强的表示自己一定要留下,反而很听话的叹了声,“好吧,我离开叙利亚。不给你们添麻烦了。”

    这么好说话的周青峰有点出乎萧金浪的预料,可老萧还是立刻答复道:“你待在原地别乱走,我去给你安排直升机。你先返回大马士革,然后去哪都行。”

    周青峰回到自己的车上,周围是负责警戒的装甲士兵,外松内紧,拒绝任何人靠近。他透过车窗还能看到不远处道路上的炸坑,恍惚间那里似乎还站着个人,刚刚还在跟他说话的人。

    开车的司机是国安安排的,看后座的周青峰脸上有血,连忙给他找来纱布和止血喷剂。周青峰伸手接过后忽然问了句,“你们是不是觉着我这人特别任性,特别麻烦,特别讨厌?”

    司机一愣,却没说话。

    “流血流汗还要流泪,只为保护我这么个喜欢到处跑,到处闯祸的逗逼?而我这个逗逼还不知道感恩,每一次惹出的事都比天还大。我记得我之前闯过一会祸事,你们就有情报人员因为扫尾而牺牲。”

    司机还是不说话。

    周青峰叹了声,继续自言自语,“我跟那个王少校不熟,总共也没见过多少次。这次爆炸很可能是冲我来的,我感觉他像是代我死了。来的路上,他提到老婆不希望他来叙利亚,孩子还想着他赶紧回去。

    可现在他回不去了。”

    周青峰头上的伤口已经快速结痂,血水早就止住了。用水洗一洗,清理干净后基本没事。不过帮他包扎的司机还是用纱布把他的脑袋缠了一圈又一圈。

    周青峰呆坐不动,只是嘴里继续问道:“你们因为照顾我,牺牲了多少人?”

    司机是个三十来岁的汉子,面目普通,但身手精壮。他结束包扎后回到驾驶座上,继续保持安静。周青峰忽然激动的一抓他肩膀,喝问:“你不会说话吗?是不是有很多人因为我而死?”

    司机回头间依旧平静,却总算开口简单的说了句:“领导说你很重要,非常重要,极端重要。值得我们整个组为之拼上性命去保卫。”

    “呵呵……。”周青峰苦笑的把手松开,倒在吉普后座的靠背上沉默无语。

    萧金浪又打来了几通电话,告知说直升机已经安排好。周青峰在电话里懒懒应答几声,只能继续等,偶尔脑袋朝车外看看打发时间。可就在他乱瞄乱看的时候,车队附近的人群中却有个人吸引了他的注意。

    一个包着头巾,穿着破烂的中年人。他高鼻深目,面容阴鸷,眼睛总是朝周青峰这辆车瞄过来。而周青峰一向记忆力极佳,他记得这个混蛋,刚刚自杀爆炸前这家伙就在难民的人群后头指指点点。

    大概二三十米的距离,周青峰和这家伙隔着人群四目相对。他感觉到这人正在看自己,正在观察自己坐在的这辆吉普车。‘阴鸷脸’也惊觉自己被发现,连忙一低头转到人群中。

    “老萧,老萧,我想我找到刚刚自杀爆炸的背后指使了。我们要不要去抓他?”周青峰连忙找来卫星电话找萧金浪。

    可电话那头的萧金浪似乎很忙,只能是耐着性子劝道:“小子,你别惹事了。抓恐怖分子的事不归我们管,直升机马上就到,你再耐心等等。”

    电话一挂,周青峰还是只能坐在车内。车外的‘阴鸷脸’似乎走了,可没过几分钟这家伙出现在六七十米外的一栋破屋子旁,手中端着一具望远镜依旧朝周青峰看过来。他的胆子大了许多,明知自己暴露的情况下还朝周青峰比中指。

    周青峰眼睛极尖,他朝前座司机喊道:“左侧七十米外的哪家伙绝对是恐怖分子,应该派个人去抓。”

    负责守卫的装甲士兵连忙扩大的警戒圈,周青峰派了两人出去抓对方,可实际上只能是驱赶。相比无法无天的周青峰,保护他安全的国安人员就谨慎的多。

    司机低声劝了句,“我们现在的身份是联合国的援助团队和军事观察团,不能惹事,更没有执法的权力。”

    这意思是……,安心坐着吧。

    面对驱赶,‘阴鸷脸’顶多是继续跑远点,还是死盯着周青峰的方向。他就这么一直耗着不走。而且他身边又出现了三五个同伙,一个个探头探脑的看向周青峰。

    而周青峰只能在车内干看着。

    等了四五个小时,一架‘小松鼠’抵达阿勒颇,缓缓降落。老萧同步联系周青峰道:“上直升机,马上离开。”

    “那伙炸死我们人的恐怖分子呢?”周青峰反问道。

    “叙利亚官方刚刚向我们抗议,说我们的人在阿勒颇屠杀了两名平民,我们正在想着如何擦屁股呢,你还要怎么样?”

    周青峰被呛的无语,只能上了直升机。

    可当直升机掠飞爬升时,周青峰清楚的看到地面的‘阴鸷脸’朝他做瞄准射击状。其同伴还脱下裤子朝天撒尿,这仇恨难解的模样显然是不死不休。

    卧槽……,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啊!

    ‘小松鼠’爬升十来米,周青峰却把自己穿的军装一脱,哐当一脚把直升机的舱门踹开,直接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