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白骨大圣 > 正文 第142章 晋安化牛:“哞,哞,哞。”(5k大章,求订阅求月票)

正文 第142章 晋安化牛:“哞,哞,哞。”(5k大章,求订阅求月票)

    听完有关无头村的传闻。

    晋安陷入沉吟。

    “李护卫,那你知道这悬空路和桃源村的位置在哪吗?”

    晋安抬头看向面前的李护卫。

    哗哗——

    哗哗哗哗哗——

    屋子外头的雨,还在持续下着。

    不仅没有止歇,居然还有雨越下越大的势头,这雨一直下得连屋子都仿佛散发出一股霉味了。

    李护卫摇头。

    看起来他脸上表情还很郁闷的样子。

    “晋安道长,我也想知道这无头村位置在哪啊。”

    “可我在民间打听了这么些年,一直都没找到无头村的确切位置。”

    晋安算是被不怕死的李护卫给逗乐了。

    这位是真心胆子大?

    还是反应比常人慢一步?

    寻常百姓想躲都来不及的撞邪,他倒好,恨不得一天来十次,天天都来。

    “不过……”李护卫说话大喘气。

    他神神秘秘道:“我打听到无头村的具体方位,大概是在乌山岭跟苍洱山的某处。”

    听了李护卫的话,晋安心头一动。

    李胖子护卫见晋安脸上神色沉吟,他眼珠子一转,鬼机灵道:“晋安道长,你打听无头村的事,是不是打算去无头村撞邪,啊不对,是驱邪?”

    “晋安道长你且放宽心,无头村的事,就交给我李某人了,我定然找到那无头村的准确位置。”

    “只求晋安道长,还有陈道长,能带上我李胖子走一趟无头村,好让我李胖子这一身肥瓢没白跟了我李胖子。将来我也好跟我这一身没白养的肥瓢吹一把牛,说我带它见识过人世间的繁华和撞过邪。”

    晋安:“哞,哞,哞。”

    李护卫:“?”

    老道士:“!”

    老道士一脸震惊的看着晋安。

    难怪当初刚来府城时,小兄弟你对着那尊大石牛一直盯着看不停,感情小兄弟你的本体不是人,真实本体是黄牛精?

    小兄弟这是终于要化牛了?

    就连正发呆看雨的削剑,也转头看向自己的师父。

    晋安倒是云淡风轻,神色如常,十分淡定的对一脸发懵表情的李护卫说道:“好了,我已对李护卫的肚子吹过牛皮,李护卫就不要老是惦记着撞邪灵这事了。”

    “驱邪这种事,就连我都不敢说有百分百把握能成功,李护卫你一个普通人去找无头村,岂不是去送死吗?”

    “李护卫你自己都说无头村像是被诅咒过的村子,但凡踏入过村子里的人,最后又都会返回村子里,成为下一个无头村民。”

    李护卫:“!”

    老道士:“!”

    两人这下是真懵了,都被晋安的骚气惊得无话可说。

    晋安不带上李护卫,那也都是为了李护卫好。

    就如他所说,鬼知道下次撞到的是什么鬼,万一碰到个厉害的,连自身都难保下,晋安也没法照顾到李护卫这个普通人。

    平平安安度过余生不好吗?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但晋安还是低估了李护卫的脑子一根筋,李护卫听了晋安的话后,非但没有危机意识,反而眼睛一亮:“成为无头村里的无头死人吗?”

    “晋安道长你说凭我李某人身怀一技之长,到时候会不会成为无头村里的尸王?”

    晋安听了李护卫的话,居然很认真的想了想:“如果李护卫的本事过硬,还真有可能成为全村尸王的可能,到时候还得靠李护卫罩着我们。”

    “逢年过节,我和老道也会去无头村看望李护卫,给尸王李护卫你烧纸上供香。”

    李胖子护卫被晋安夸得飘飘然,顿时乐得两只眼睛都眯缝成一条缝了,脸上表情都乐开花了。

    “看来我李胖子这几天要坚持天天锻炼自己,争取在下无头村前练出一身过硬本事,不是有句话叫‘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吗。”

    李护卫雄赳赳气昂昂,特别有自信的说道。

    这下老道士可是真看懵了。

    现在年轻人的思维也太跳跃了吧。

    前脚晋安还在拒绝李护卫以身犯险,怎么后脚两人都已经聊上尸王李护卫死后的场景了?

    李护卫虽然白天摸鱼。

    但他晚上是必定要回何府去的,一来是因为晚上有宵禁,二来是因为晚上跳梁小丑也多。

    而就在李护卫离开后,戌时天黑快要宵禁,道观快要关门前,五脏道观又进来了一人。

    这人还是晋安和老道士都认识的熟人。

    “陈道长,我家二哥又伤心过度,在迷迷糊糊念叨儿子马三了,我二哥现在谁的话都听不进去,就最信任陈道长您。求陈道长再帮我们安慰安慰我二哥吧,我们对陈道长您感激不尽。”

    原来来人是马老爷子的弟弟,年龄与老道士差不多大,毕恭毕敬走进道观里。

    原本正在吃晚饭的老道士,匆匆忙忙扒拉完最后几口晚饭后,就随马老爷子的家人离开道观了。

    在离开道观前,老道士跟晋安留下一句,如果今晚回来太迟,他就不回来了,直接留在马老爷子家过夜,等明天天亮再回来,让晋安不用特地熬夜等他了。

    看着匆匆离去,消失在夜色下的两人,晋安为马老爷子的悲恸遭遇惋惜。

    ……

    两天后。

    连下了几天的梅雨,今天难得碰到晴天。

    连续阴霾了几天的天气,连府城百姓的心头,都好似埋上一层阴霾。而随着这天气终于放晴,晴空万里,碧蓝如洗,满城百姓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心情也开朗了不少。

    这日。

    何府来人,正是大夫人身边的丫鬟小莲。

    “晋安道长,大夫人今日有请,说晋安道长一直渴求之物已经找到,大夫人请晋安道长去何府一观,看是否符合晋安道长的需求。”

    晋安闻言一喜,匆匆跟老道士交代一句,让他留下看道观,顺便记得给傻羊喂一顿红萝卜,然后憋着一股心头热火,跟着丫鬟小莲迫不及待去何府见大夫人。

    何府。

    这已是晋安的二进何府了。

    但今时不同往日。

    何府上下都对晋安这位曾受到隆重接待的大夫人座上贵宾,恭敬有加。

    何府大书房。

    当晋安到时,发现大书房里早已有数人坐于此。

    除了他熟悉的大夫人、老管家、李胖子护卫外,大书房里还有另一名江湖剑客装扮的中年男子。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人逢喜事精神爽的关系,晋安觉得今天的李胖子护卫给胖了。

    老管家似乎也更年轻了。

    大夫人,嗯,大夫人今天也更好看了,端庄温婉如还未出嫁的大姐闺秀,皮肤晶莹生辉,一颦一笑间都是带着明艳白洁。

    至于那位陌生脸的江湖剑客中年男子,晋安稍稍一思索,便明白了其身份。

    应该就是大夫人找到的肯出售精神武功秘籍之人了。

    不久后,经过短暂介绍,果然验证了晋安的猜想。

    那名中年男子自称王张,这一看就是随口取的假名字,当不得真。

    其的确有一本精神武功秘籍要出售。

    可当听完对方提出的一些要求后,晋安眉头皱了下。

    只有上半部分?

    残缺的?

    大夫人今日请他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请晋安掌眼下这精神武功秘籍的真伪,如果是符合晋安需要的,她便出手买下来。

    “不知这本精神武功秘籍叫什么?”

    “可否让我先看下?”

    大书房里,晋安与那名中年男子,一左一右面对面而坐。

    对方倒是干脆利索,当场默写几页纸,然后让何府老管家递交给晋安。

    “这门精神武功秘籍,名叫《天魔圣功》。《天魔圣功》的心魔劫,在敌我交战中,可通过二目对视攻人心神,勾动人心魔,身陷幻觉不可自拔,从而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一招致胜。”

    “练到极致处,据说还能伤人魂魄。但那只限于传说,要想创立精神武功困难重重,我家先祖原本只差最后一步就能推演成功,然后将我们家族实力一举推向更高地位,可惜,直至最后都未能创立出后续更高的武学境界。”

    中年男子介绍道。

    听对方这么一介绍,晋安心中瞬间了然。

    这不就是“眼神如果能杀人的话对方早已经死了不止千百遍”吗?

    这眼神杀人,倒是跟符兄五雷斩邪符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如果两者配合得当,那就是如虎添翼,相得益彰。

    在神魂斗法中,或许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惊人效果。

    不过一听《天魔圣功》这么个很高调,很中二的功法名,晋安乐呵呵一笑,看来对方不止是王张这个名字是假的,估计连这个什么《天魔圣功》名字也是假的,随口胡诌。

    对方应该是想蒙骗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初哥。

    能骗一个是一个。

    镶金戴玉才有逼格,才能趁机哄抬更高物价。

    至于对方口中所说的那位先祖,把话反过来听就是,其那位才智双绝的先祖,最后应该是创立精神武功失败,走火入魔暴毙了。

    这时候,老管家已将对方默写的那几页手稿,递交到晋安身前。

    晋安接过手稿翻看起来。

    晋安怎么说也是步入一流高手之列了,身上就有三本一流武林秘籍,眼界自然早已今非昔比了。

    虽才只是几页手稿,而且还是删删减减的粗略纲要,但晋安稍稍一琢磨,便看明白了个七七八八。

    晋安眉头一皱。

    大夫人见到晋安皱眉,还以为晋安是心有不满,或者是这门精神武功秘籍是假的,当即问晋安:“晋安道长,这精神武功可是存在什么问题吗?”

    晋安并未马上回答大夫人的话,而是又仔细揣摩一遍后,这才开口道:“这精神武功倒没什么问题,真倒是真的。”

    大夫人面色神色一松,随后问:“那晋安道长为何又皱眉?可是对这精神武功秘籍不满意?”

    晋安这回是看向坐在对面的那名中年男子:“这《天魔圣功》应该不入流吧,连三流武功都很勉强吧?

    听完晋安的话,对方刚想要发怒,想要勃然大怒反驳晋安。

    “王先生你先不需要急着反驳我。”

    “这心魔劫的成功率应该很低吧?”

    “更确切的说,应该是非常低才对吧?”

    “我能否请教下王先生,这心魔劫的成功率在多少?”

    晋安二连问,问得对方原本色厉内荏想要佯装发火的样子,变成沉默坐着不言不语了。

    晋安见对方并没有想回答的意思,这摆明就是你爱买不买,坐等鱼儿自愿上钩的心态。

    你上当了也不关我的事。

    这年头,江湖武林上的精神武功秘籍稀缺,他是吃定了晋安不会轻易错过眼前这个难得的机会。

    面对对方这个傲慢态度,晋安倒是没生气,也没恼怒,做生意吗,有坐地还价的,也有坐地起价的,这都是很正常的事。

    谁要心态先失衡,谁就先在生意场上输了。

    晋安拿着手里的手稿,继续不温不火的说道:“而且这门《天魔圣功》还有一大弱点,必须是心志坚定者才能修炼。”

    “如果碰上对方意志力坚定,而自己心志定力又不如对方时,不仅失败反噬,就连自己也会身陷心魔幻觉里,算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武功吧。”

    “所以我才会说这门《天魔圣功》精神武功,连三流武学都算不上,只有与相同实力的人对战搏杀时,才能有些奇效。但这种奇效,本身还有很高的失败率。一旦碰到高手,必死无疑。”

    这门《天魔圣功》,实在是有太多缺点了。

    而且对方还只出售上半部残卷。

    可以说很鸡肋。

    若换作常人,肯定不会选择吃力不讨好的修炼这门精神武功。

    有这时间,精力,修炼普通的三流武学,二流武学,都比修炼《天魔圣功》有自保之力。

    但是没办法,晋安目前最急缺的就是精神武功秘籍了,哪怕再差,他也没有挑挑拣拣的机会。

    好在他有敕封!

    这门精神武功秘籍,晋安势在必得,所以他才会一而再贬低《天魔圣功》,试图激怒对方,从而好坐地还价。

    对面那位王张先生,很是吃惊的看着晋安。

    想不到晋安年纪轻轻,却对武学方面的见识、见解却一点都不单薄,甚至武道见解很深。只是面对几张粗糙手稿,就能把《天魔圣功》的优缺点,分析了个七七八八。

    面对看起来一点都不好哄骗的晋安,这为王张先生始终沉默。

    一副你爱买不买,我就是吃定了精神武功秘籍稀缺,我就是吃定了你很缺武功秘籍的样子。

    “不知这王先生,打算以什么价格出售这门《天魔圣功》?”

    坐在对面的王张先生,这回终于开口,他疑惑看一眼晋安:“何家大夫人还没告诉晋安道长你?”

    “早在晋安道长来前,大夫人已与我谈好卖价,这门《天魔圣功》只以物易物,我急缺一株疗伤的百年药材。”

    “而何府作为府城三大药材商之一,恰好就有这么一株疗伤用的百年药材。”

    “何家这位大夫人已经同意我的请求,只要晋安公子满意这门《天魔圣功》,掌眼过秘籍是真,就同意王某我以物易物的要求。”

    晋安意外看了眼大夫人。

    他自然明白疗伤用的百年药材,意味着什么,没想到大夫人居然肯为他主动支付这笔交易。

    不过,一听到对方不是提什么过分要求,只是要求一株百年药材,晋安倒是觉得这买卖很便宜。

    不对。

    是太便宜了才对。

    当然了,这最主要还是因为晋安习惯了拿百年药材当饭吃,百年人参,百年何首乌到了他手里,都是跟嚼糖果零食没两样。

    百年药材,也只不过是一百阴德而已。

    光是晋安上次在何府除魔五通神,就一次斩获到一千阴德,这就是个无本买卖啊。

    “既然大夫人已与先生你谈好价格,那我也不便再压价,以免给何府名誉,给大夫人名誉造成损失。我先谢过大夫人对我的恩情,但大夫人的这份大礼对我实在太过贵重,我不能收下。”

    “说来也是巧合,我刚好就有一株符合王先生要求的百年药材,王先生可否等我片刻,我回去取取便来。”

    晋安此言一出,这回是轮到大夫人目光惊诧,大感意外的看向晋安了。

    皮肤红丽透白,红唇润泽,身上透着成熟风韵的大夫人樱唇轻启,正要开口说话,可话还没说出口,已被晋安断然劝阻了:“大夫人,我无功不受禄。”

    “我先谢过大夫人的好意,但这份贵重大礼我确实不能收受,否则我与那些挟恩图报,窥觊何府家产的伪君子又有什么区别?”

    “大夫人今日替我找到精神武功秘籍的恩情,我已紧记在心,不会忘了大夫人今日恩情。”

    其实,晋安家里哪有什么恰好就有百年药材。

    他回到道观,顺路花一钱银子,买来一只高档礼盒,回道观敕封出一株百年药材后,再用高档礼盒封装好,重新回到何府。

    而接下来的以物易物交易就很顺利了。

    大夫人又设宴请晋安与王张先生后,待宴席结束,晋安怀揣残缺秘籍,迫不及待回道观,打算敕封,修炼精神武功秘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