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言情小说 > 京都诡怪秘谭 > 正文 第一章 钩玄馆

正文 第一章 钩玄馆

    晚霞燃尽,残阳如血。

    暮色里,年迈的石田一郎越发显得暮气沉沉,只是几声轻微的咳嗽,就使得他整个后背都佝偻了下来。

    老人站在了京都御所外95号的一座原木结构的建筑前,仔细地打量着这座名不见经传的建筑。

    “就是这里了!”

    老人望着头顶上面的“钩玄馆”金漆匾额,在暮色中闪耀着金辉,十分醒目。更醒目的,则是大门两侧的木柱上铁画银钩般的一副对联:

    景孚为文,钩玄猎秘,古文奇字镇瀛州;

    观象于天,编经织纬,河图洛书安天下。

    “镇瀛洲,安天下?”石田一郎摇了摇头,眉头紧蹙:“嘿!好大的口气啊!就算是神社的大神官和阴阳寮的大阴阳师,也绝不敢如此狂妄夸口!啧啧……看来冢本这老家伙真的已经老糊涂了,居然会推荐我到这种鬼地方来碰运气?”

    他是京都阴阳寮的首席大阴阳师,一直负责镇守京都。

    前一段时间,秽土幽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以至于瀛洲四岛上遍地鬼门洞开,无数的秽土邪灵和幽冥鬼物从鬼门中逃了出来,肆虐八方。

    半个月之前,他在封禁鬼门的过程中,意外受到重创,伤及体内的阴阳师本源。

    这些日子以来,他已经将瀛洲四岛上所有的顶级医者强者和医生全都拜访了一遍,然而所有人都对他的伤势束手无策。

    前两天他已经立下了遗嘱,准备给自己办后事了!

    没想到来访的伏见稻荷大社冢本大神官看过他的伤势之后,却向他竭力推荐了这家“钩玄馆”,并说这座钩玄馆内更是充满了诡秘力量,馆主唐泽谦更加神秘,或许能够治愈他的伤势也说不定,因而强烈建议他过来试试。

    石田一郎觉得:试试就试试吧,了不起也不过当场逝世。

    所以,他来了!

    ——可是看到对联的那一刹那,老人便又有些后悔了!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就当是进去看一看备受冢本那老东西推崇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吧!”

    石田一郎缓缓地推开了“钩玄馆”的门。

    刚踏入门内,他便感觉到一股无法言喻的清凉感从四面八方涌来,将他团团包裹住。

    就像是被三伏天的烈阳熏烤了几个小时之后,突然走进了空调房,那种美妙的感觉差点没让他爽的当场哼出声来。

    石田一郎大为惊讶:这里果然有一股与外面的灵气截然不同的神秘力量!莫非钩玄馆的这位馆主竟然是一位结界师?

    “欢迎光临钩玄馆!”

    一个犹如提琴般优雅动听的嗓音忽然在不远处响了起来。

    石田一郎抬头看过去,不由得微微一愣:只见一个年轻帅气的有些过分的年轻人正在望着他,嘴角的笑容犹如和煦的晨光,令人不由自主地生出一丝好感。

    “想必你就是馆主唐泽谦君吧?我叫石田一郎,是伏见稻荷大社的冢本大神官介绍过来的!”

    其实老人心中很诧异,若不是对方先开口,他居然一直都没有注意到这年轻人?

    难道是因为自己伤重濒死,灵觉已经下降的缘故?还是因为这钩玄馆中的某个特殊的结界屏蔽了自己灵觉感知的缘故?

    “原来是石田老先生,请先坐下喝杯茶吧!”

    “谢谢!”

    当老人默默打量着唐泽谦的时候,唐泽谦也在打量着眼前的老人。

    唐泽谦本是华夏某个短视频平台不入流的十八线小演员,通告很少,收入微薄。

    但是三个月之前不知道怎么撞了大运,得知自己在瀛洲还有一位远房表舅,表舅过世后,竟然给他留下了不菲的遗产。

    于是他才不远万里从华夏来到京都,继承了这位素未谋面的远房表舅留下的遗产“钩玄馆”。

    这几个月来,他为了尝试将“钩玄馆”中的风水摆件和装饰品卖出去,不得不努力翻阅了表舅留在钩玄馆中那些关于玄门五术“山医命相卜”的资料。

    没想到,看着看着,他居然觉得这种神秘文化很有意思,于是便捧着资料自学了起来。

    然而,毕竟没有名师指点,学来学去还停留在“皮相”的阶段,始终还是个菜鸟。

    反倒是他“装模作样、八风不动”的拙劣演技,有了很大的突破。

    这些日子,倒也凭借着不错的演技和口才卖出一些齁贵齁贵的风水摆件。

    刚刚石田一郎提到的冢本大神官,就是一位已经来照顾了好几次生意的老客户。

    此时,从镂空的木窗中透进来最后一缕橘红色的夕阳,恰好映照在石田一郎的背上,将老人的整体轮廓都投影在地面上。

    唐泽谦从地上的阴影中看到老人藏在袖子里的手似乎正在微微的颤抖。

    他不禁有些讶然——因为从表面上看起来,这位老人的状态似乎还不错,眼神犀利,红光满面……没想到实际上身体已经这么差了,真是可怜啊!

    想到这里,唐泽谦的目光不禁变得更加柔软了起来:“石田老先生,其实您没有必要强忍着!虽然从表面上来看你的状态还不错,但那不过是你自己强行控制的结果,在我这里,大可不必如此……”

    石田一郎不禁愣了一下,瞳孔微缩。

    对面的年轻人身上连一丝一毫的灵力波动都没有,怎么看都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自己都还没开口,他便一眼看出了自己身上有暗伤,完全是靠着强行压制才能维持表面的镇定?

    看来这年轻人还是有些真材实料的,怪不得老狐狸冢本会竭力推荐他。

    唐泽谦见老人没有反驳,便知道自己猜中了,心中窃喜不已:看来今天又有机会多卖几件化煞改运的风水饰品出去了!

    于是,他清了清嗓子,继续道:“老先生的命格属木,一旦被虚火点燃,看起来旺是旺了一些,但是火最旺的时候,往往也是木将燃尽之时。”

    石田一郎不禁皱起了眉头,心道:木将燃尽……莫非我真的是大限已至了!这秽土幽冥中的阴毒鬼火确实很邪门,连瀛洲四岛上最顶尖的阴阳师和大神官都无法将这阴毒鬼火从他体内拔出干净。

    唐泽谦整理了一下思路。

    他很清楚上了年纪的老人就没有不怕死的,只要把话题往这方面带就行了,不愁老头不跳到沟里来。

    没看这几十年来,各路卖保健品的无良奸商都发了大财么?

    “石田老先生,你这虚旺之症有点特殊,医院估计是检查不出病因的,更不可能治得好!”

    石田一郎闻言,神情变得苦涩起来,他早就已经对自己的伤势不抱什么希望了,这一次纯粹是听了冢本大神官的建议,抱着死马当死马医的念头来的。

    “老先生的身体看起来似乎保养的很好,但是虚火上升导致了阴阳失调,想必老先生手脚的关节常常会有像是被烈焰焚烧一般的灼痛感吧?”

    老年人嘛,身上总会有各种老年病的,结合石田一郎刚才藏在袖子里的手微微颤抖的情形,唐泽谦判断:老头要么是轻微的中风,要么就是风湿性关节炎犯了。

    ——看老头有时候还能强忍着不抖,说明应该不是中风!

    ——中风了绝对是控制不住的!既然不是中风,嗯,那肯定就是风湿性关节炎了!

    ——风湿性关节炎一旦发作,好家伙,那四肢关节里面肯定是像火烧一样痛苦不堪!!

    石田一郎点了点头,神情却显得有些讶异。

    唐泽谦说的没错,他被秽土鬼火所伤之后,鬼火趁势侵入了他的体内,一直都无法驱除干净,因此在这段时间内,他每天都有一种仿佛被烈焰灼烧、五内俱焚的感觉,令他痛苦不堪。

    即便是以他六阶大阴阳师的实力,有时候也还是会出现控制不住身体关节的情况。

    只是,石田一郎也没想到,这位年轻的馆主竟然一眼就看能穿自己是被秽土鬼火伤到了阴阳师的本源,以至于阴阳失调……

    不说别的,单凭这份眼力,就能显出唐泽君的不凡来!

    可是,他为什么要刻意表现出一副平凡而普通的样子来呢?

    甚至还不惜动用了某种特殊的手段,掩盖掉了身上的灵力波动?

    石田一郎有点想不明白,忍不住心中好奇起来:这钩玄馆之中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唐泽谦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便知道自己肯定猜对了——没跑了!这老头肯定是得了风湿性关节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