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言情小说 > 京都诡怪秘谭 > 正文 第二章 式神木雕

正文 第二章 式神木雕

    “石田老先生,你的问题若说严重,确实是很严重的,说不严重,其实也真的并不算太严重!在普通人看来,或许已经是天大的麻烦,但是对我而言,还真的算不上什么太严重的大问题!”

    听了这番话,石田一郎的神色顿时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虽说经过刚才的一番交谈之后,石田一郎觉得这位年轻的馆主可能确实还有些真材实料,但是当面说出刚才这番话,未免就显得有些太狂妄了。

    ——被秽土中的阴毒鬼火伤到了本源都不算大问题?那什么才算是大问题?

    毕竟,瀛洲四岛上所有顶尖高手和医生都试过了,根本无法拔除这源自秽土幽冥的阴毒鬼火。

    这时,唐泽谦忽然站起身,从左侧的博古架上,取下一枚猫眼石雕琢的生肖鼠项链,递给石田一郎。

    “老先生不妨带上这块猫眼石项链试试,它有降火化煞的功效,应该能对你有不错的疗效!”

    “呃?”石田一郎瞠目结舌。

    怎么好好的,突然就搞起推销来了?

    莫非冢本那个老狐狸被人给骗了!

    这位年轻的馆主根本就不是什么神秘而强大的高手,而是一个江湖骗子?

    只是一块很普通、很不起眼的猫眼石的项链而已,怎么可能治得好秽土中的阴毒鬼火造成的暗伤?!

    石田一郎只觉得这简直太可笑了!

    咦……等等……

    就在这时候,石田一郎突然感觉到子鼠项链上传来一丝清凉的寒意,顺着他的手掌渗入体内,沿着手腕上的经脉迅速蔓延到全身,让他陡然生出一种无法言喻的舒适感,配合着刚才进门后感觉到的那股由外而内的清凉,内外夹击,竟然真的将他体内的阴毒鬼火给扑灭了!就连他腹中隐隐被火烧的灼痛感,竟然也在一瞬间就奇迹般的消失了!

    嘶!!

    “这……这怎么可能?”

    石田一郎心中无比的震惊,难以置信地看向了唐泽谦。

    他刚才可是差一点就怀疑对方是江湖骗子了!

    这一刻,大厅内有些昏暗的光线,洒落在对面那个年轻人的身上,顿时透出了一股不可言说的神秘来。

    这时候,石田一郎忽然想起之前冢本大神官曾经对他说过的一句话——钩玄馆内有许多无法用常理解释的诡秘!

    现在看来,确实很诡秘啊!

    唐泽谦竟然只用一块普普通通的猫眼石,就轻松地压制住了令他痛不欲生的秽土阴毒鬼火。

    这可是五大神社的大神官和阴阳寮最强的大阴阳师都没能做到的事情啊!

    ……

    唐泽谦抬起头,漆黑的眼眸里倒映着最后一缕橘红色的霞光。

    “不过,石田老先生你的身体比较虚,短时间内恐怕难以彻底康复,石田老先生暂时不要往北方去了!最好是去南方疗养,在琉球住上几个月,自然就能痊愈了!”

    南方暖和,可以有效的减少风湿性关节炎的发作。

    唐泽谦这点常识还是有的!

    与此同时,石田一郎已经彻底心服口服了。

    他本以为自己的伤病已经药石无医了,但是没想到的是,馆主阁下只是随手拿出一块平平无奇的猫眼石,就彻底压制了他体内的暗伤……

    对了,还有北方!

    石田一郎从未透露过自己是在镇守京都北方的鬼门受的伤,没想到唐泽君竟然一眼就看出来了。

    这位年轻的馆主简直就像是一座令人看不透的深渊啊!

    这样一位实力强大的高人,为什么非要表现出来的一副平平无奇的普通样子呢?!

    沉吟半晌之后,石田一郎决定不去深究,馆主阁下既然选择隐藏实力,想必是有什么特殊的目的,自己没必要去穷根究底,假装不知道就行了!

    于是,他转移话题道:“馆主阁下,这项链的费用……”

    唐泽谦露出灿烂的笑容道:“能与老先生在钩玄馆相遇,便是我们之间的缘分,钱财什么的,不过是身外之物而已,偶尔用来修缮一下这座馆舍罢了!老先生就看着给吧,就当是随喜结缘了!”

    看着给的意思,其实就是唐泽谦自己不好意思要价太高,回头再把老头给吓着。

    不管怎么样,他今天把老头忽悠的一愣一愣,装逼效果还是挺不错的。所以他才干脆大方点,说随喜结缘,他估计着老头肯定也不太好意思给得太少。

    石田一郎点了点头,心想:馆主这话确实有高人风范,对于阴阳师、结界师而言,钱财的确是身外之物、世间的俗物。

    有很多东西,根本就不是钱可以买的到的,比如唐泽谦用来治疗他体内阴毒鬼火这条项链,单从材质来说,不过就是块普通的猫眼石,但是从功效来说,却足以抵得上他这个六阶大阴阳师一条命,那这东西该用多少钱来衡量呢?

    根本没办法衡量啊!

    石田一郎想了想,随手扫了钩玄馆的二维码,转了一百万过去。

    不过,他觉得一百万实在是有点太少了,于是,他又从怀中掏出了一件木雕放在了桌上:“这是我前不久在北方的时候刻的木雕,虽然不算什么太贵重的东西,但是却颇有纪念意义……便留给唐泽君闲暇的时候把玩吧!”

    唐泽谦早已经心花怒放、喜出望外了,瀛洲的老年朋友都是这样人傻钱多吗?只是随手卖了一条猫眼石项链而已,居然就赚到了一百万!!

    因此,他此时看着石田一郎的时候,就像是看着一架行走的自动取款机一样!别说老头额外还送个木雕当添头,就算是送他一泡牛屎,他也会觉得这牛屎正散发出难以描述的清香!

    他不经意间看了这件掌灯女子木雕一眼,只见那女子的面目被刻画得栩栩如生,木雕的眼神都能够自然流动,仿佛随时都会活过来一样……

    咦,他心中忽然泛起一丝不对劲的感觉。

    这种感觉好像有点瘆人啊,就好像他真的被一双不知道藏在哪里的眼睛给盯住了一样。

    难道是木雕上面这女子的眼睛?

    唐泽谦愣了一下之后,又笑了起来,木雕上传来的独特手感告诉他,即便这件木雕有着再高的艺术价值,它也只不过就是一件木雕而已。

    他对木雕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不过这好歹是人家石田一郎的一番心意,于是随手摆在了桌旁的博古架上:“那就多谢老先生的一番美意了!”

    石田一郎见他收下,顿时松了一口气,微微露出一丝喜色。

    这件木雕是他迄今为止炼制的最满意的一件阴阳师式神道具,是他前段时间镇守比睿山鬼门的时候,用活捉到的一只“枯萎级”的“青行灯”炼制而成。

    “青行灯”这种鬼怪最擅长用诡异和恐怖的游戏来戏弄普通人,等到人们产生恐慌的时候,它就会点燃手中的鬼灯,打开鬼门,将人们拉入秽土之中,沦为恶鬼的食粮。

    比睿山的鬼门洞开后,短短一个月的时间,这只“枯萎级”的青行灯就已经害死了一百九十多条人命了。

    为了捕猎这头“青行灯”,即便是六阶大阴阳师石田一郎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所以后来才会在摧毁鬼门的行动中受了难以痊愈的重伤。

    石田一郎将“青行灯”炼制成木雕式神道具之后,只要用灵气灌注进去,就能点燃鬼灯,灯光照耀之处皆化为结界,防御力极强。

    就连伏见稻荷大社的冢本大神官看到之后都十分眼馋这件作品,一直想要据为己有。

    没想到唐泽谦却丝毫没将这样一件难得的宝物放在心上,只是随手丢在了博古架上。

    石田一郎心中那点自得瞬间就湮灭了!

    是啊,不过是一件“枯萎级”炼制的式神木雕而已。

    刚才唐泽君不动声色就压制自己身上的秽土阴毒鬼火,那可是“毁灭级”的秽土鬼王耗尽全部精血凝成的阴毒鬼火啊。

    ——这么看来,这位馆主阁下真正的实力,恐怕还在冢本大神官和他这个六阶大阴阳师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