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言情小说 > 京都诡怪秘谭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呀!

正文 第三十九章 呀!

    “其实在这之前我就跟幽暗鸟大人提过,这家看起来很普通的钩玄馆可能只是个假象,毕竟自从石田一郎、濑户蒙音、赤松弘进了一趟钩玄馆之后,异诞大人的计划好像就开始便宜原本的轨道了……”

    开明兽妖一边自吹自擂地表功,一遍叹息道:“可惜幽暗鸟大人它根本不听我的,非要派那两个鬼灵进去一探究竟……”

    “结果那两个鬼灵的尸身进去之后没多久,一出来就被寄生了!”

    墓坑鸟眯起了眼睛,寒芒闪烁不定:“此前我们对钩玄馆主唐泽谦的重视不够,这是一个极度阴险、极擅伪装、极其凶残的存在……开明兽,你去把今天发生的事情通知所有的妖怪,让大家务必提高警惕。在异诞大人交给我们的任务完成之前,我不希望再听到又有谁莫名其妙的被杀死了这样令人沮丧的消息!”

    开明兽妖斩钉截铁地道:“是!我马上就去办!”

    它轻轻一跃,跳上了刚才风神雕像所在的位置,又化作一尊风神雕像,但是头上却飞出了八张脸,疾驰而去。

    过了一会儿,忽然又有一张脸偷偷地从地下潜了回来,藏在了风神雕像脚下的泥土中。

    ——还是给留一条后路比较好,万一遇到危险,至少也能保住一张脸!

    墓坑鸟仍在原地冥思苦想,忽然,它脑中灵光一闪,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鸟喙:“糟了!难道是此前送去京都御所的另一枚‘鬼母之卵’孵化出来了?

    可是在平安神宫御神子的干涉下,那枚卵并未能送到御所中灵气最充沛的地方,交给最适合它孵化的宿主啊?

    没有合适的宿主和特殊的灵气阵法,一般的环境里根本不可能达到让‘鬼母之卵’孵化的条件……”

    “不行,不行!我得马上去一趟鬼门那里,找姑获鸟当面谈一谈才行!看看日野俊光体内的那枚‘鬼母之卵’孵化出来之后,到底有没有漏网之鱼流落在外面!

    如果杀死幽暗鸟的,真的不是漏网之鱼的话,那我们的麻烦可就大了!”

    ……

    钩玄馆中。

    唐泽谦正在灯下看资料,他已经看到了玄门五术在瀛洲的钱途——随便忽悠一下那些有钱的老头子,都能赚到千百万。那要是努力提升了自己的专业水平,腥加尖之后,他说不定也能富可敌国呢!!

    他看的是测字方面的资料。

    测字其实是一个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过程,并且用高度敏锐的感官和你在汉字上的文化素养结合起来,读取隐藏在文字背后信息的过程。

    一个测字高手必须熟练的掌握文字的几大原则,要善于对汉字进行组合分解、并察颜观色,结合外因条件、综合分析,才能掌握被测者的心理动向,解决问测者的疑难问题,因此一个测字高手,必定是一个学识渊博的心理学高手。

    正所谓不明觉厉,唐泽谦越看越觉得有道理,有时候忍不住击节赞叹,猛拍大腿。

    一旁的“熏”忍不住啐道:“拍你自己的去!”

    “都一样!都一样!不管拍什么,其实都是为了表达我内心深处的那种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赞叹之情……”

    “滚!”

    长腿熏目含桃花,妖娆可人,她也跟着看了许久的资料,实在没搞明白这书有什么好看的,能让唐泽谦这么“忘我!”

    她忍不住有些好奇地问道:“测字真的管用吗?随便写一个字就能预测过去未来?这是糊弄鬼呢?”

    “怎么可能是糊弄呢?!”唐泽谦摇头道,“文字,尤其是像汉字这么古老的文字,每一个文字在造出来的时候,其中往往都蕴含着玄机的。

    比如说‘男’字,什么是男人?在田间用力耕耘的那个人就是男人啊!咳……这个是字面意思,不是开车啊!”

    熏斜睨了这个口是心非欲盖弥彰的男人,懒得理睬他。

    唐泽谦讨了个没趣,继续道:“再比如说贪婪的‘婪’字,为什么贪婪要用‘林’和‘女’合在一起来表达呢?不管是西方神话中在林中蛊惑亚当偷吃禁果的女人,还是华夏古代传中酒池肉林中诱惑君王的女人,都可以归结为贪婪的‘婪’字……只可惜一般人根本看不透而已……

    因为古人对文字心怀敬畏之心,而今的人因为互联网信息爆炸,获取知识变得非常容易了,因此淡化了对文字的崇敬感,同时精通文字的字形、字音、字义以及隐藏密码的人,却越来越少了。

    比如说这个字……”

    说着,他在纸上写了一个“则”字。

    “你认识吗?”

    熏翻了个白眼:“这是则字!姑奶奶我八百年前就认识了!”

    说完之后,她忽然心中一惊:呀!怎么把老底给泄漏了!这么一来,他岂不是知道我是活了好几百年的……

    然而,唐泽谦却浑然不觉,笑着道:“没错!这的确是‘则’字,规则、法则、原则的意思!那你知道‘则’字为什么要这么写吗?”

    熏摇了摇头,她之所以认识这个字,是因为她活的够久,而古代的瀛洲汉语汉字是官方通用的,但是她又不是华夏的鬼灵,哪里会知道“则”字为什么要这么写?

    “则字左面是一个贝壳的‘贝’,右面是一个铡刀。组合起来的意思就是用铡刀在贝壳上面刻出刻痕来,这其实是在暗示了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自然法则,其实是承载在贝壳的刻痕和纹理上的。比如说华夏古代神话传说中的《洛书》,其实就是龟背上的刻痕……”

    说着,他指了指左侧墙壁上的河图洛书。

    熏听的一愣一愣的,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还是假!

    “熏,你要不要试试测个字?我之前给平安神宫的御神子测过一次,她当初就被我折服了!”

    熏摇了摇头道:“我不信!”

    唐泽谦道:“不信就随便写一个字呗!”

    昏黄的灯光下,沉静下来的“熏”秀眉微蹙,在这一刻竟显露出一丝明媚不俗的温婉气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