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言情小说 > 京都诡怪秘谭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诡异

正文 第六十三章 诡异

    穆慕警部的确是警视厅最优秀的警部,还是明年警视厅副总监的候选人。

    但是这都是内部消息,从未对外公开过,别说外面的人根本不可能知道,即便是警视厅内部,也只有少数的管理层才知道这种事。

    唐泽谦自然也不可能知道这一点!

    难道真的是通过这个随口说出的“一”字测算出来的?

    这实在是……太令人震惊,太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了!

    所有的一切情绪,都毫无遮掩地展现在了穆慕警部的脸上。

    只不过,唐泽谦并未因为她的震惊而沾沾自喜。

    这段日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总觉得自己的玄门五术上的造诣提升的越来越快了,有时候,只是脑子里灵光一闪,好像真的能看透一个人的命运一样。

    他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渡过“腥手期”,奔到了真正“腥加尖,赛神仙”的道路上。

    这一次也不例外。

    在听到穆慕警部说出“一”字之后,他的脑海中仿佛就自动生成了很多的画面。

    “从‘一’引申出来的‘甲’字,说明了穆慕警部是目前警视厅中最优秀的警部。而从‘一’引申出来的另一个字,“申”同样也包含了很多有趣的东西……”

    唐泽谦笑容满面地继续说道:“‘申’这个字排在地支的第九位,代表的生肖中的‘猴’,是聪明顽皮、一刻也不安分的动物,这说明穆慕警部也是一个不安于现状的人,很有上进心,很希望能够在职场上有更大的发展……这一点,还可以从‘申’的谐音‘升’字来解读,穆慕警部应该是警视厅的警部之中最有希望‘升’官的……我在这里提前恭喜祝贺穆慕警部了……”

    穆慕警部已经彻底懵掉了!

    因为唐泽谦全都说中了!

    她虽然是女性,但却一点都不安于现状,不想永远在警部的职位上厮混。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这些年才会那么拼命地把搜查二课带的蒸蒸日上,为的就是能够让上官能够看到她的能力。

    但是,这些怎么可能从一个简简单单脱口而出的“一”字之中看出来?

    这一刻,她眼中的唐泽谦身上顿时笼罩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再想想刚才,连御所执事斋藤鹰和警视厅总监高仓泰都要主动登门前来拜会唐泽谦……她心中顿时打起了退堂鼓。

    她轻轻的咳嗽了一声道:“多谢你的吉言!今天天色已晚,我就不打扰了!明天就麻烦阁下把白灵送回去吧!”

    “没问题!”

    然而,一旁的“白灵”却突然怯生生地问道:“穆慕警部,我想在欧尼桑这里多住一段时间可以吗?我不想一个人回到空荡荡的家里,连做噩梦惊醒了也没有人能安慰我……”

    穆慕警部本能地想要拒绝,但是张了张嘴,看到“白灵”那一脸期待令人怜惜的模样,不禁叹了一口气:“你想要住在这里,也要唐馆主同意才行啊……”

    “欧尼桑是好人,他一定会同意的!”“白灵”眼巴巴地看向唐泽谦,“对不对?欧尼桑!”

    唐泽谦眼角跳了跳,心道你当着这么多人这么问我,我就算不想当个好人都不行了!

    他只好笑眯眯地点了点头。

    穆慕警部见他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也就懒得在多说什么,只是在她的工作日志上简单的写了几句话,做个标记,等过两天再来回访就是了!

    等到穆慕警部离开之后,“熏”把“白灵”送去继续睡觉。

    唐泽谦一个人坐在椅子上,脑海中有个挥之不去的古怪念头:我到底是怎么看出那照片中的槐树下面有问题的?

    是幻觉?

    还是因为“腥加尖”之后,真的能窥见隐藏起来的命运轨迹?

    他左思右想,还是觉得幻觉的可能性比较高,后面这个实在是有点不太靠谱了!

    不过……

    犹豫了一下之后,他决定做个试验。

    他回屋去找了一把铲子,在后院的花丛中挖了一个坑,然后随手埋了一件风水挂件进去。

    把土填好之后,他从不同的角度拍了几张照片。

    等到他将照片掉出来仔细端详的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他竟然真的从照片上隐隐约约的看出了埋东西的位置,以及那件风水挂件的轮廓。

    他先是头皮一麻,随即又开始怀疑是不是他自己的心理作用,毕竟东西是他自己埋的,知道那里有东西也很正常。

    想了想之后,他连忙把“熏”又拖了出来,指着照片问她:“熏,你帮我看看,这照片上能不能看出藏着什么?”

    “熏”莫名其妙地接过照片,上面是东倒西歪的几株花木、还有湿不拉几的一片泥土,除此之外,什么都看不出来。

    于是她摇了摇头。

    唐泽谦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精彩。

    ……

    高仓泰和斋藤鹰匆匆忙忙地赶回了那棵长着大槐树的院子。

    他们找到了之前唐泽谦说的那个位置,高仓泰有些犹豫地道:“斋藤君,你说下面真的会是一块墓碑吗?”

    “自然!”斋藤鹰点头道,“唐泽君虽然看起来很年轻,但却是一个我始终都看不透的人,他的言行举止、为人处世的方式都隐隐透着诡秘,往往会超出我的预料之外。

    比如说他的钩玄馆中所售卖的那些法器,高仓君想必也都看到了,是不是心中觉得很奇怪……”

    高仓泰点点头,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当时确实觉得这些法器怎么看着有点太粗劣了,好像是景区贩卖的廉价的纪念品、现代的工艺品……”

    斋藤鹰点头道:“我第一次也是这种想法,差点怀疑唐泽君是个骗子!但是,当我无意中发现法器之中蕴含着无比充沛、无比恐怖的灵气的时候,当场就惊呆了!”

    “难道唐泽君是一个喜欢假扮乞丐、流浪汉、普通人的神秘高手?我记得有很多的小说和电影里,都刻画过这种有怪癖的强者,他们往往喜欢游戏风尘,不让人们发现他们的真面目……”

    “不仅如此!”斋藤鹰沉吟道,“他售卖的法器虽然看着像是假的,但是威力却比一般的法器更大!而且更让我觉得难以理解的是,这样一件表里不一的法器,想必炼制起来是极为不易的,应该要耗费不少的精力和吸血,怎么都应该卖个高价才对……

    可是,唐泽君卖给我的三件法器,一共都不到十万块。你还记得当初你刚刚胜任警视厅总监的时候我送你的那件护身符吗?”

    “当然记得,短短几年里,那件护身符已经救了我两次了!”

    斋藤鹰道:“那件护身符是我拜托一位炼金术师好友帮忙炼制的,没有收钱,但是光是材料的费用就用了几十万!可是唐泽君售卖的那些法器,威力只怕足足是那件护身符的几十倍,但是售卖的价格却不到护身符的三分之一……”

    “这……”

    高仓泰不禁也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算了,不想那些了!斋藤君先帮我把下面的墓碑挖出来吧!”

    斋藤鹰随手掐了一个印诀,召唤出两个黑黢黢的晶石傀儡,迅速在大槐树地下挖掘起来,好像挖土机一样,不过短短几分钟,就将那块墓碑挖的暴露出来。

    淡淡的阴森气息从墓碑上缓缓地释放出来,渐渐地萦绕、扩散到院子的角落里。

    这气息十分清淡,若有若无,与恶鬼的阴郁执念截然不同,因此上次斋藤鹰过来的时候,居然没能发现。

    斋藤鹰脸色凝重地道:“还真是被猜中了啊!”

    高仓泰愣了一下:“猜中什么了?被谁猜中了?”

    “钩玄馆内唐泽君身边那个疑似‘枯萎级’式神的女孩子当时曾经小声地嘀咕过,说这大槐树下的墓碑极有可能是附丧神的躯壳。失去了神魂的附丧神躯壳,会释放出微弱的阴气,不足以致命,却会让普通人头疼发热,正好跟美智子的病情有些相似……”

    嘶!!

    高仓泰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这么说来,钩玄馆所透露出来的种种,还真是有些诡异啊!!”

    说完之后,他掏出了那件“祥猪献瑞”的木雕,仔细翻看一下,犹豫道:“那还要不要将这件法器埋在槐树下面?”

    斋藤鹰点头道:“唐泽君和他的钩玄馆确实处处透着诡异,但应该没有恶意,否则也不会指点你找到美智子生病的根由!之前他半卖半送赠予我的几件法器,对我的帮助极大,帮我化解了御所中好几次危机,要不是有那三件法器,影子幕府的那些爬虫,只怕早就在御所中为所欲为了……”

    高仓泰深吸一口气,将那件“祥猪献瑞”木雕埋进了槐树下,然后把土埋好。

    不过短短的十息时间,就看到那颗槐树似乎脱胎换骨了一样,一缕一缕的灵气顺着干枯的槐树皮缓缓的上升,每上升一寸,干枯的树皮必然脱落,随即生出全新的树皮来。

    新生的树皮看起来质地十分坚硬,简直跟铁木差不多了。

    斋藤鹰和高仓泰目瞪口呆地看着灵气升腾到槐树的枝叶上,瞬间就让早已经过了花期的槐树枝头,绽放出异香扑鼻的“槐花”来!

    更轻盈的灵气,便顺着那“槐花”的芳香,从高处洒落下来。

    刹那间,满院灵气与花香,犹如仙境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