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言情小说 > 京都诡怪秘谭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嗷嗷嗷

正文 第七十二章 嗷嗷嗷

    浓浓的鬼雾刚起来的时候,附近一家花鸟市场的老板,“蹭”的一下,就从屋子里窜到了大街上,脸色难看的跟大便一样。

    “搞什么鬼?不是说要再等一等吗?怎么提前把阵法启动了?”

    店老板立即转身返回店中,打开了一个兽笼,对里面的哈士奇道:“苍空,你马上去京都御所外围查探一下,看看到底是哪位大人开启了阵法!”

    哈士奇从笼子里窜了出来,甩着大舌头道:“嗷嗷……我这就去……嗷嗷……”

    它一边窜进了门外蔓延过来的鬼雾里,一边扯掉了身上的皮毛伪装,露出了狼头人身的面目,疾驰而去。

    店老板犹豫一下,又打开了一个笼子,放出两只呆萌的松鼠,对它们道:“苍空这家伙思维跳脱,不太靠谱,我不太放心它,你们俩向来是我们妖怪里面最怂的……”

    两只松鼠“呸”的一声,各自吐出了一枚坚果,狠狠地砸在了店老板的脸上。

    店老板痛的惨叫了一声,连忙改口道:“你们俩生性谨慎,轻易不乱冒头,绝对比苍空这家伙靠谱的多!你们俩也悄悄跟过去……一旦打探到确切的情报,立即回来禀告!”

    “这还差不多!”

    两只松鼠直接窜出门外,钻进了不远处路面上的灌木丛里,消失不见。

    等它们走后,店老板还是有些不太放心,他皱着眉头凝思半晌之后,果断地拉开了通往里屋的房门,进入柜子后的密室之中。

    他在一张脏兮兮、滴满了蜡烛油的桌子上坐了下来。

    然后支起了一面倒扣在桌上的镜子,并且轻声诵念燃烧火焰的咒语,随后手指轻轻捻动,就在指尖搓出了幽蓝的火苗。

    店老板将一根蜡烛点燃后,放在了镜子前面。

    诡异的是,镜子里面竟然看不到蜡烛的投影,自然也看不到店老板的投影。

    就好像那不是一面镜子,而是一个幽深黑暗恐怖的洞口,仿佛连光线进入其中都会被扭曲一般。

    店老板伸出手来,在镜子面前微微一晃。

    他的手上的皮肉就好像是墙上的石灰一样脱落下来,血肉冒出白烟,嗤嗤作响。

    很快,他的手就变成了一只黝黑丑陋的爪子。

    他的喉咙中发出古怪而嘶哑的声音道:“妖法布施,谨此恭请,阴翳降临!”

    “嘭!”

    镜子里面突然爆燃起一团蓝汪汪的火焰,好似幽冥鬼火,一个看不清楚真面目的身影阴沉地喝问道:“何事?”

    “墓坑鸟大人,京都御所的阵法突然启动了,大量的鬼雾已经将整个上京区都笼罩住了,相信用不了多久,整个京都城,都会被鬼雾淹没……”

    镜中的墓坑鸟似乎愣了一下,暴怒道:“谁让你们这时候启动阵法了?蠢货!!我上次不是交代过吗,要往后延迟一阵子!!”

    他和姑获鸟商议好了,要等七个老鬼先去打前阵,弄清钩玄馆馆主唐泽谦的虚实,掌握他的底细,免得一步走错,满盘皆输。

    据说七只老鬼也没有贸然行动,只是派出了一个女弟子潜伏到了钩玄馆中,估计暂时还没什么进展!

    谁特么在这时候把阵法给启动了?

    当初为了在京都御所的御苑之中布置那座阵法,他们采取了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手法,死伤了十几个夺魄级的妖怪,三个枯萎级的高手……

    本来是要用那座阵法开启鬼门,孵化“鬼母之卵”的,结果没想到影子幕府的那帮人太废物,“鬼母之卵”居然在半路上被钩玄馆的人劫走了!

    鸭川三角洲上孵化的“河梨帝母”被悟能和尚打败之后,幽暗鸟和两个附丧神又接连命丧钩玄馆……

    直到这时候,墓坑鸟和姑获鸟才意识到情况不对劲,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钩玄馆只怕不好对付!

    于是才蛊惑七大鬼王出手。

    正因为中间发生了这么多事,墓坑鸟和姑获鸟决定先忍一忍,虽然他们可以立即启动阵法、开启鬼门,把秽土幽冥中的鬼灵要妖怪放出来作乱,但是开启阵法的动静太大,万一被钩玄馆馆主觉察到,搞不好就会功亏一篑!

    那当初为了布置这阵法而死的妖怪们,岂不是全特么白死了?

    所以,墓坑鸟他们才一直引而未发,就是想等一个合适的机会!

    店老板一脸懵逼地道:“不是我们启动的!我突然看到外面鬼雾弥漫,一看正是从御所方向扩散的,还以为是墓坑鸟大人你们启动了阵法!!”

    墓坑鸟暴跳如驴,吼道:“七只老鬼还没做出决断,我们怎么可能在这时候动手?要么是隐藏的针法被人发现了,要么就是出了什么意外导致阵法开启……”

    店老板犹豫了一下道:“我已经让几个手下去查探了……”

    “还查探个屁!”墓坑鸟阴森森地道,“这么大的动静,傻子都知道出事了!很快整个京都的高手全都会被吸引过去的,更何况,还有一个近在咫尺的钩玄馆……你马上撤离,继续留在那里会有性命之虞!!”

    “嗨!”店老板忙不迭地点头。

    墓坑鸟想了想,又道:“走之前,一定要把联络点所有的痕迹都清理干净!另外,这面根据阴阳宝鉴仿制的阴阳镜可以留下来,但是不要暴露的太刻意了,让人一眼就看出来是在栽赃,可以把它藏在密室某个隐蔽的角落里,但是一旦有人进了密室就一定会搜索到的地方……”

    “墓坑鸟大人,这……这有点太浪费了吧?”店老板有些不舍地道,“当初为了打造这面阴阳镜,我们可是耗费了不少资源,还用了九只小妖怪来血祭……”

    墓坑鸟“哼”了一声,突然从镜子里探出一只手来,一把就抓住了店老板的脖子,将他举到了半空中。

    “混账东西,你是在教我做事吗?”

    店老板脸色憋的发青,根本说不出话来,拼命地挣扎,却根本摆脱不了。

    好在墓坑鸟并不打算直接弄死它,否则的话这店铺中的痕迹就没人清理了,加上店老板的尸体被人发现之后,很多原本不想暴露的事情恐怕就再也瞒不住了!

    “嘭!”

    墓坑鸟将店老板扔了出去,砸在后面的墙壁上,震落无数的粉尘。

    “我们之所以带着大队人马出现在京都,目的就是为了让各方势力疲于奔命,互相猜疑,最好是能引发混乱和混战……只要能实现‘异诞’大人的这个既定目标,别说是死掉几个小妖怪,就算是包括我和姑获鸟在内所有的妖怪全都死光光,那也是值得的!听明白了吗?”

    店老板慌慌张张地爬起来,顾不上喉咙里传来的痛楚,大声回答道:“嗨!哇嘎力嘛希哒!我马上照办!!”

    ……

    鬼雾之中,狼头人身的苍空正在迅速靠近京都御所。

    就在这时候,他忽然发现在不远处视线隐约可见的地方站着一个怪人,正带着一脸寒光地盯着他。

    苍空悚然一惊道:“幽……幽暗鸟大人,你……你不是被人类杀死了吗?怎么会?”

    对面的怪人不是别人,正是京都妖怪中的三大巨头之一的“幽暗鸟”。

    当然,是已经被血眼小人寄生的“幽暗鸟”!

    那“幽暗鸟”发出“赫赫赫”的怪笑声:“被人类杀死了?怎么可能?什么样的人类能杀得了我?”

    ——明明是我“血眼鬼帝”杀了这只蠢鸟!

    苍空不禁露出了二哈般恍然大悟的神色,它猛地一拍大腿,嗷嗷叫道:“我就说嘛,幽暗鸟大人乃是我们京都妖怪三巨头之一,怎么会轻易被人类杀死,肯定是诈死!”

    对面的“幽暗鸟”赫赫一笑,向苍空靠过去道:“哪有什么诈死?不过是诈尸罢了!!”

    说完,“幽暗鸟”突然伸出了爪子,“噗”的一声戳进了苍空的胸口,想要将它的心脏掏出来。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它居然什么都没掏着。

    苍空被吓了一跳,痛的嗷嗷叫了两声,连忙往后狂退,鲜血如喷泉一般涌出来,把周围的鬼雾都染红了。

    “你不是幽暗鸟大人!!”苍空口中喷着鲜血,嗷嗷吼叫起来,“幽暗鸟大人不可能不知道我苍空生来就是没心没肺的,怎么可能用黑虎掏心这么愚蠢的招数来杀我?!”

    “血眼鬼帝”气坏了!

    它寄生在“幽暗鸟”体内,只能掌控“幽暗鸟”的尸体,并不能掌控“幽暗鸟”的记忆,因此倒是没想到这只妖怪居然是个生来就没心没肺的东西。

    于是,“幽暗鸟”的体内突然有好几只血红的眼珠子掉落下来,没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鬼雾之中。

    短短三息之后,就听到没心没肺的“苍空”发出“嗷嗷嗷”的惨叫声,匍匐在地上不敢动弹。

    血眼小人忽然觉得,就这样杀掉眼前这个蠢物,简直一点乐趣都没有!反正这货是个没心没肺的,估计连死字是怎么写的都不知道!

    倒不如寄生个活的,没事可以遛一遛,听它“嗷嗷嗷”的叫几声,反而更有意思!

    “正好,主人身边还缺一条看门狗,就把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送去给主人看大门好了!闲的鸡疼或者闲的蛋疼的时候,还能指使这家伙去跟钩玄馆的豹猫来一场猫狗大战……”

    于是,血眼小人分出一个眼珠子,拖着血线,“吱溜”一下,窜到了“苍空”的额头上,先在它的额头上钻出一个洞来,然后钻进它的肉里,很快与它的血肉生长到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