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修真小说 > 我的师兄绝世无双 > 正文 第280章 慈悲的圣地

正文 第280章 慈悲的圣地

    北长青的确是一个老实人。

    至少。

    他是这么认为。

    不过,老实人并不代表就好欺负。

    这圣地老仙儿也不知平时就这么大架子,还是故意摆这么大的架子,若是在外面摆这么大的架子,北长青也懒得搭理,可到了无为派山脚下还摆这么大架子,这就有点太不把无为派当回事了,这个臭毛病,北长青可不惯着,若是今儿个忍了,日后凌云圣地只会更加蹬鼻子上脸。

    他现在多多少少也能理解,自家那师傅为何当年羞辱凌云圣地,就冲圣地这帮老仙儿趾高气扬的态度,北长青这个老实人都有点搂不住怒火。

    中妄老仙儿气的浑身发抖,指着北长青却是说不出一个字来,片刻之后,怒瞪着赤心长老,喝道:“赤心!难倒这就是你们无为派的待客之道?”

    老仙儿看起来面红耳赤,怒极反笑,大声喝道:“了不起!真是了不起!你们无为派真是好大的威风啊!”

    赤心长老只是象征性的训斥了北长青一句,又象征性的向中妄老仙儿赔了个不是,而后便邀请三十余位老仙儿一同入山门。

    若是寻常之时,换做其他门派,哪怕是日曜宗、明霄宗这等大宗巨头的弟子,胆敢对他们如此不敬的话,圣地老仙儿定然不会善罢甘休,立时就会出手教其做人。

    只是面对无为派的北长青,中妄老仙儿即使内心再愤怒,却也只能默默忍受着。

    倒不是惧怕无为派,也不是忌惮徐道林,而是担心,若是闹的太僵,那么他们此次就会白跑一趟。

    没法子。

    只能忍受着。

    中妄老仙儿冷哼一声,拂袖离开。

    其他圣地的老仙儿也都没有说什么,跟着赤心长老踏入山门。

    待他们全部走进山门之后,雷浩一手搭在北长青的肩膀上,对其竖起大拇指,称赞道:“行啊小子,两年不见,脾气见涨啊,都敢当面羞辱圣地的老仙儿。”

    “这帮圣地老仙儿在咱们无为派山门脚下还摆这么大架子,岂能惯着。”

    “倒也是,你小子刚才发脾气的时候,别说,还真与你那混蛋师父有几分像似,嘴上的花活都是一套一套的。”

    当今天下,无论是嘴上的功夫,还是手上的功夫,雷浩都只佩服徐道林一个人。

    徐道林年少之时,凭借一张嘴,能把活人气个半死,雷浩就曾亲眼目睹徐道林口吐莲花把一位老前辈硬生生羞辱的怒火攻心,口鼻喷血,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徐道林为人粗鄙恶俗,再难听的话都能从他嘴里说出来,与其相比,北长青怼起人来多少显得有些太过轻狂,缺少那么点儿无赖流氓臭不脸的粗野劲儿。

    遥想当年,徐道林撒起来泼,那可是瞪着双目,张着大嘴,完全是贴着对方的脸怒怼,怼完之后还不忘在对方脸上狠狠的吐一口不知道酝酿了多久的老陈痰。

    用雷浩的话来说,瞧徐道林怼人,那简直就是人生一大享受,比他娘看两大宗门厮杀都要精彩。

    ……

    无为派,大殿之上。

    中妄老仙儿倒也没有啰嗦,直接开门见山,言明此次是为北长青与他们凌云圣地圣女的仙缘而来。

    “三年前,北长青拔出我凌云圣女的冰清玉剑,打开了仙缘天誓,这是一件好事儿,也是一件喜事儿,更是一段天赐仙缘。”

    “当时,我圣地所有弟子都极力反对此事,但我们这些内殿长老并未反对,非但如此,因为北长青连累我凌云圣女渡劫失败之事,圣地弟子还要前往无为派讨一个公道,也都被我等压了下来,为此,我们内殿长老还下过禁足令。”

    听见中妄老仙儿这么说,坐在对面的雷浩内心很是冷笑,暗道这中妄老仙儿真是睁着眼说瞎话。

    他曾从八面玲珑的红缨仙子那里专门打听过圣地的态度,当时圣地弟子极力反对,这事儿的确是真的,他们都想找北长青讨公道也是真的,内殿长老下禁足令同样是真的。

    有一点是假的。

    圣地的内殿长老只有寥寥两三位赞成这段仙缘,其他内殿长老皆反对,尤其是中妄老仙儿、风量子、玉琼枝等人更是第一个跳出来反对的,甚至听红缨仙子说,圣地弟子想要来无为派闹事儿,也都是中妄老仙儿在背后扇动的。

    之所以中妄老仙儿当时没有跳出来,原因很简单,仙缘天誓是圣女亲自立下的,也得到了内殿长老的承认,若是直接反对的话,无疑等于自己打自己的脸,落个没信誉的名声。

    “尽管北长青连累我凌云圣女渡劫失败,但是我等都相信他并非有意为之,故而并未怪罪于他。”

    “世人皆知,北长青三渡天劫失败,而且渡的还是黑暗不详的天罚之劫,他这种存在,毫无疑问是乃天妒之命,更是被苍天诅咒的天之骄子,说句难听的话……天妒之命,既是大福大运却也是大劫大祸,古往今来,但凡天妒之命者,无一例外,皆在天劫中陨落。”

    “实不相瞒,当时很多同道中人纷纷前来劝说,劝我们圣地不要承认这段仙缘,他们都认为若是我们凌云圣女与你这种天妒之命结成仙缘道侣的话,非但会连累我们凌云圣女终生无法渡劫成仙,更甚至会害死我们凌云圣女。”

    “对于众多同道之人的劝说,我们圣地一概没有理会,非但没有理会,反而更加坚定促成这段天赐仙缘。“

    “北长青的天妒之命,我们圣地深表同情,同情之余亦感惋惜,我们不想看见北长青这等万古不出的绝代天骄因此而陨落,正因为如此,我们圣地才更想促成这段天赐仙缘,希望可以凭借我们凌云圣地的万古传承帮助北长青逆天而行,渡劫成仙,日后造福天下。“

    话锋一转。

    中妄老仙儿又盯着赤心长老等人,脸上的神情也从惋惜变为愤怒,喝道:“而北长青呢,拔出圣女的冰清玉剑之后,竟然从未前往我们凌云圣地拜访过,哪怕一次也没有。”

    “我们不准圣地弟子前来无为派讨公道,而他北长青却在无为派羞辱我们圣地弟子。“

    “这些我们都可以忍,让我等无法忍受的是,北长青既然已经拔出圣女的冰清玉剑,我等也已承认这段仙缘,他却没有洁身自好,在外面勾三搭四,与千雪仙子,还有红缨仙子都传出各种绯闻。“

    “更离谱的是,他竟然还跑到东墟,逛窑子,喝花酒,与那些肮脏的窑姐儿搂搂抱抱,甚至还在大庭广众之下与黑寡妇亲亲我我,还亲口承认是黑寡妇包养的小白脸。“

    “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中妄老仙儿越说越愤怒,怒瞪着坐在角落里的北长青,喝斥道:“老夫且问你,你对得起我们圣女吗?对得起我们凌云圣地的信任吗?”

    “我们圣地不顾众弟子的反对,执意要促成你与圣女的仙缘,而你呢,不但辜负了我们圣地的好意,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们圣地的底线!”

    “是可忍孰不可忍,我等在此代表凌云圣地证实宣布,你与圣女的仙缘到此终结!”

    要说这中妄老仙儿不愧是渡过三道寿劫的老仙儿,还真是活成精了,演技功夫不可谓不了得,若是在地球上定然是一位荣获三届奥斯卡影帝的老戏骨。

    那惋惜的神情,那同情的眼神,那坚定的目光,那诚恳的态度,就好像他说的都是真的一样。

    从他嘴里说出来,凌云圣地就像真是普度众生的神圣之地一样,而他们这群圣地老仙儿更是一群救苦救难的活菩萨。

    他的意思明摆着就是要告诉无为派,你看我们凌云圣地是多么伟大。

    徐道林以前带给圣地奇耻大辱,我们圣地完全不计前嫌,别人都劝我们不要承认北长青与圣女的这段仙缘,说北长青是天妒之命,是个短命鬼,不仅会连累圣女,还会害了她。

    可我们圣地可怜北长青,不忍心你英年早逝,还准备借助圣地的万古传承,帮北长青逆天而行。

    而你北长青呢。

    不知感恩也就罢了,竟然还在外面逛窑子,让我们圣地丢尽颜面。

    我们圣地一忍再忍,你北长青却不知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现在我们圣地已经忍无可忍,决定了断你与圣女的这段仙缘。

    在圣地这帮老仙儿看来,赤心长老等人定会赔礼道歉,希望他们再给北长青一次机会。

    可让他们感到奇怪的是,待中妄老仙儿说完之后,赤心长老一句话也没有说,就连那刺头儿雷浩也只是张张嘴,不知道嘟囔了一句什么。

    确实。

    如果北长青愿意与圣女结成仙缘道侣的话,赤心长老肯定会赔尽笑脸,说尽好话,问题是,在此之前,无为派上下连续劝了两三天,北长青压根就不想与圣女结成仙缘。

    再赔什么笑脸儿,说什么好话,已经没有丝毫意义。

    只是……

    北长青并不这么认为,他的确不想与圣女结成仙缘道侣,也料定这回圣地肯定会拿东墟的事情做文章,他也丝毫不在意,可是你圣地不能什么屎尿喷子都往老子身上扣吧?

    更让北长青不爽的是,这圣地老仙儿竟然还他么的装作出一副慈悲为怀的态度,还说同情可怜自己?

    老子需要你们同情?

    老子需要你们可怜?

    这帮老仙儿也忒他么的不要脸了!

    北长青本来想着趁着圣地老仙儿前来,把这件事儿彻底说清楚,以后互不相欠。

    谁知道圣地这帮老仙儿如此不要脸。

    既然如此,那么北长青今儿个就得好好掰扯掰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