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剑宗旁门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被欺负了

正文 第四十一章 被欺负了

    侍剑台的管事真人道号枢明子,是个看起来很和善的圆脸中年人模样。

    枢明子看到苏礼倒是没有严辞审问,反倒是放宽他心地说道:“小童子不必担心,贫道只是要查明你这些符箓来历是否正常,如果真是完全由你所作那么就算你兑换得再多贫道也不会继续过问……只要你不觉得吃亏就好。”

    苏礼听了觉得有道理,这么个金丹真人是也没必要和他这样的新晋旁门弟子过不去,于是他就坦白了他的‘萝卜章’,毕竟这枚萝卜章是他和他的师父孤棹子一起研究出来的,他也没觉得告知宗门会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但是枢明子听了却是眼睛微微一亮……因为这是种他从没有听说过的东西,他可以却定有了这种符印,至少低阶符箓的产量将会出现跃升。而其实对于一个宗门来说平时消耗最多的也就是这种低阶消耗品了,这对于宗门后勤实力的提升不无小补。

    “这是你的发明?如果真是这样贫道自然是无话可说。”枢明子的语气更和善了,但还是说道:“但是毕竟我对符箓涉猎不多,而且你也属于符门弟子,所以我还是叫符门门主神符子来确认一下吧。”

    “好吧……”苏礼有些迟疑,倒不是心虚什么的,而是他才知道符门竟然还有一名门主……孤棹子大约是闭关太急忘记交代这事情了。

    苏礼注意到这位枢明真人也是翻了下身上的身份玉牌发送了一道讯息,没过多久天边就有一道流光划过,随后就看到一名老道周身带着绚烂的符文印记越空而至……一般人是不能在宗门内飞行,但是几位长老以及旁门门主却不在禁令之内。

    “这是‘御符飞行’吗?”苏礼看着那景象嘀咕了一句,这画风倒也是蛮华丽的,只是因为恐高的毛病他现在对于飞行这方面的事情已经不太上心了。

    “差不多吧……”枢明子居然回应了苏礼一声……只是这个细节来看,这个执掌着侍剑台的金丹真人恐怕还真的是蛮和善的一个人。

    不过还没等苏礼回应,那神符真人就已经降落在了他们面前同时对枢明子冷淡地说道:“贫道已经查过符门内给剑宗本门订制的物资,并没有任何缺失记录。你说的这批活血符和符门无关。”

    出场首先二话不说先撇清符门的关系,怎么说呢,给苏礼的感觉总是不那么好。他感觉这个神符子并不是个好说话的主。

    “和符门还是有关的,毕竟这位弟子苏礼是你们符门名下。”枢明子指了指苏礼然后说出了‘萝卜章’的事情。在末了还补充一句道:“如果这是真的,那可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发现,这是个好苗子。”

    “何为符印?容贫道过目再做评说。”神符子却依然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苏礼听了也没多想,就又将自己的‘萝卜章’递给神符子。

    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这神符子在看到‘萝卜章’的时候明显是神情愣了一下,随后眼中竟然浮现一丝严厉,竟然是五指猛然用力收拢……

    虽然那‘萝卜章’的材质悄然间发生了一些改变,但是其本质上依然是萝卜,在稍稍一滞之后就被神符子给整个捏碎了!

    “这……”枢明子惊了一下,随后想要说什么。

    苏礼也见状则是心头猛地一沉……一个‘萝卜章’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他想要的话随时可以再刻一个出来。他所在意的是神符子的这个态度……他感觉自己的什么东西被践踏了。

    这位神符真人将手中捏碎的粉末随手撒开,然后冷然说道:“这是奇巧邪道,若是推广开来符门弟子还有谁会愿意沉下心来练习制符的基本功?你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多花精力在符箓练习上面……孤棹子的亲传弟子,可别给他丢人啊!”

    苏礼暗自咬牙,心中骤然一股戾气生出让他很想要顶撞几句或者做些什么。这股戾气来得很应景,让他差点就冲动了。

    但他还是发现了不对劲并且很快忍耐了下来然后低下头沉默一下之后才抱拳缓缓说道:“听门主教诲,苏礼以后不敢了。”

    他选择认怂,因为不认怂还能怎么样呢?对面是个老牌金丹真人而且还是符门门主,他的师父孤棹子也就是刚结丹而已。而且他作为弟子就应该要有弟子的自觉,不能给师父孤棹子添麻烦啊……

    况且这一次,他似乎的确是欠考虑了一点,这修真界也并不是像他想的那么纯粹美好,很多时候和世俗也没多大区别呢。

    “你知道就好。”神符子挥挥衣袖冷然离开,对于苏礼的俯首帖耳他也挑不出错了。

    这老道士来得快去得也快,而当他离开之后枢明真人才看着苏礼苦笑道:“不要气馁,我想神符子师兄也是为了符门绝大多数人才这么对你的。”

    “为什么?”苏礼疑问但却并不太纠结了,因为刚才的教训让他知道自己该对任何人都有所保留而不是继续那样毫无防范地暴露自己的秘密……这种错误,犯一次就够了。

    “因为符门许多弟子都是要依靠向剑宗本门的批量供货来获得稳定贡献值的,你的符印固然可以大大提升制符效率,但却也会让这批依靠向宗门批量画符供货的符门弟子失去收入来源……你得知道,管理一个势力总是要考虑绝大多数者的利益,这很难的。”枢明子一边说着一边心里问自己:为什么要帮那个冰块脸收拾残局?

    “是这样啊,我知道了。”苏礼不可置否,随后又问:“那么我先前兑换得到的那一千贡献值是否要退还?”

    枢明子听了心中总是有些不是滋味儿,他摆摆手说道:“之前贫道就说过了,只要来历干净侍剑台就不会拒之门外,这些贡献值已经是你的了,你想要怎么用都可以随你的心意来进行。”

    “多谢师叔,苏礼记住了。”苏礼的确是记住了,至少这个枢明真人还是个可以进行交往的人,至于那位神符子门主……他已经决定以后能避就避比较好。

    他没有再多做纠缠,在得到了应得的贡献值之后就返回符门孤棹子的住处。这一次他觉得自己实际上没什么亏的,但是心里面是真的不爽到了极点,他需要一个人静静然后思考接下来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