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剑宗旁门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剑宗要亡了?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剑宗要亡了?

    神符子告辞了,他与苏礼之间的因果随着那一册符书的送出其实已经不存在了,但是他与万民之愿依然有欠,所以只能独自上路走上偿还这些因果的修行路。

    这从侧面也反应了修行一路上的风险和变化,有时候哪怕是人在家中坐也是会有天降横祸。

    苏礼则是继续研读《山海归藏》,他在学习《地阵篇》的时候忽然间对那《寻龙篇》又有所得,所以忍不住又抽空将《寻龙篇》也回顾了一遍。发现果然又有全新收获……如此一来,他要想学习完整部《山海归藏》就真不知要到什么时候去了。

    这是一部能够研习毕生的宝典,而且更重要的是《山海归藏》更多的是传递一种对待山川河海的态度、方法,这给了后人无数超脱或者说是更进一步的机会。

    正是因此才有了后人续上的第十篇章《十翼》吧,那是有所成者回过头来留下的足迹,也是一种纪念。

    就在苏礼研读的过程中,他却是没想到他的师叔弈星天剑景晨又来找他了,而且这次还是与韩嫣结伴而来的。

    说起来他修习《山海归藏》全篇已经有一个多月,沉迷之中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已经好久没见韩嫣了……

    倒是察觉到过几次她在门口徘徊,但是她没有进来,他也就没有出去。

    “景晨师叔?”苏礼有些意外地将这个客人引入房内。

    景晨先没说话,只是进门打量了一下苏礼的房间……这是一间很普通的石室,但是打扫得很干净一点也没有他想象中男孩子该有的乱糟糟。

    而这房间内没有床铺,只有靠窗的地方铺了一条大毛毯。

    大狗肉肠懒洋洋地靠在窗口打着瞌睡,它肚子上黑白两色皮毛交界的地方还有一个明显的人形陷坑……显然苏礼之前正很惬意地靠在那里。

    在有了大量邪道修士灵魂当做口粮之后,肉肠的体型简直是一天一个样,如今已经是有当初苏礼遇到的那头追杀它的妖虎那么大了。

    有一件事赤老终究是料错了,虽然得知肉肠的正确喂养方式竟然是恶人灵魂,但是苏礼却并没有因此而杀戮……他只是明码标价地用自己绘制的高级符箓来收购!

    于是一切就显得轻松惬意了,苏礼整日宅着读书学习,结果肉肠的‘口粮’就源源不断地被提供了过来……

    赤老觉得自己想要脱身还是指望苏礼老死吧,这家伙就从来没有让赤老称心过。

    刚刚过完十三岁生日的苏礼一点也没发现有人正无比殷切地期盼着他寿终正寝。他只是收拾一下自己刚在重新回顾的《寻龙篇》然后等待景晨发话。

    景晨其实很羡慕苏礼这种能够优哉游哉地读书提升自己的心态,哪像剑修,总是以战斗磨砺自身,很多时候都是身心俱疲。

    “这一次我来找你,是宗门内有一件重要的任务要交给我们去完成。”景晨语气郑重地说道。

    苏礼立刻做出洗耳恭听状。

    韩嫣也是同样,她最近一段时间出了几次任务,心态与气质相较于之前已经发生了许多变化。

    自从进门起她就显得有些不苟言笑,仿佛不再如同先前相处时那么轻松自如了……苏礼有些不明白,但是韩嫣自己憋在心里不说他也就没有去问。

    “我剑宗与邪道三宗门之间的战斗还将继续下去,而且规模已经不可避免地扩大到了世俗世界之中。”景晨脸色凝重地说道:

    “冥土派和千尸门的发源地是北魏,如今北魏大军已经进入了动员阶段似乎随时准备越境攻伐西秦。这显然是早有准备的为了配合邪道三宗门而定下的攻势,西秦君臣只能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应战。”

    “北魏这么做有什么好处?西秦的军队战力很可怕的。”苏礼有些迟疑地问。

    “北魏军队的战力也不差,更重要的是如果有修士辅佐参与的话,战争的方式恐怕就不会是以普通士卒的能力为主体来进行了。”景晨回答道。

    “所以我们的任务是要辅佐西秦军队,保护西秦军队中的高级将领?”苏礼说着想起了当年一同作战对抗胡人入侵的镇北将军宋锐。

    但是景晨的回答却是让苏礼很意外:“不,我们的任务是去西秦帝都安阳城……西秦大军需要人照看,但是别忘了我们西秦的皇帝和文武百官更需要保证安全!”

    完全没料到,景晨竟然是让他们去大后方呆着!

    虽然道理没错,但这种事情她不会答应的吧……苏礼看向韩嫣,心中琢磨着。

    但出人意料的是今天的韩嫣显得分外沉静,她听了这个安排之后非但没有表示不满,反而还默默颔首似乎对此安排表示赞同。

    苏礼感觉奇怪极了,他也就是宅了快两个月吧?和这女人也就差不多一个月没见面而已,怎么变化就这么大了?

    “如此,我们收拾一下就上路吧。”景晨说道。

    但是苏礼是叫住了他问:“师叔,请问我师父和师祖他们现在如何了?”

    剑宗怎么样他不在意,但是他对自己的师门却很上心。

    “他们都很好,而且不出预料的话,再过一段时间他们也都会作为支援前来剑阁了。”景晨回答道。

    苏礼心中却是沉甸甸的,他的思维可要比他年龄所体现的要成熟得多,忍不住问:“事情已经到了这么糟糕的程度了吗?就连旁门的门主都要出动了,那么宗主是不是也快要出手了?”

    要是事情演变成元婴真君之间的大战,那么剑宗以一敌三恐怕还真的会很吃力……

    “不碍事的,只是剑阁的后勤压力有些大,所以需要旁门门主们亲自坐镇调度罢了。”景晨似乎是不在意地答了一句。

    随后他就转身离开,对两人说道:“给你们一个时辰收拾东西,我们在剑阁底层碰头。”

    韩嫣看了看苏礼,露出一个像是挤出来一样的笑容道:“我先去收拾东西,一会儿见了。”

    苏礼点点头。虽然他明知道韩嫣身上肯定也出了问题,但是与这相比他更担忧自己师父和师祖的情况……

    “这情况已经很明显了。”赤老久违地刷起存在感来,苏礼当宅男的时候他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好寂寞的。

    “什么?”苏礼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你们的那位姬练宗主正在给剑宗安排后路啊!”赤老语不惊人死不休。

    “怎么说?”

    “你毫无疑问是旁门的最佳传人,撇开器门的炼器手段,其他三门其实都有涉猎而且都还做得不错。而韩嫣那丫头在剑修一道上的天赋是不用质疑的,只是尚需雕琢。而那景晨,他一直掌管的都是剑宗的传法殿,你能想到什么?”

    苏礼迟疑了一下,随后语气有些艰涩地说:“景晨师叔,是护道人?”

    这一刻,哪怕是苏礼都有些不由自主地担忧了起来……这剑宗该不是要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