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剑宗旁门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二章 心剑观想术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二章 心剑观想术

    苏礼用了一周的时间教会了持穗‘烧菜的本领’,然后他的日子就很享受了。

    这丫头在厨艺一道上其实很有天赋啊,只是她不知怎么的又和苏礼较劲上了……

    “老师,你说这些东西该怎么做成美味佳肴呢?”持穗搬了一大篓的螃蟹来到了苏礼身边,一脸憋着坏的笑容。

    江河湖海边,世人都将螃蟹当成是一种害虫。因为它们在产卵季节爬上河岸总是会将岸边的庄稼幼苗给夹断,而且这种生物又攻击性极强很难清理……

    苏礼的口水就流出来了。

    他才想起来,这世上还没‘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啊!

    所以他二话不说就煮了一大锅开水,切了点葱姜片就将这些螃蟹都丢了进去炖了起来……

    十分钟后揭开锅盖,伴随着热气升腾,他拿出一只大螃蟹掰开了蟹壳,看着里面鲜黄的蟹膏只觉得美极了。

    “好吃。”苏礼就吃了起来。

    肉肠在旁边看着觉得眼热极了,终于在吃饭的动力下体内妖力自主流转,炼化出了一双灵活的手掌……

    它终于可以和它的主人一样用手掰开蟹壳吃螃蟹啦!

    持穗简直不敢相信,她眼中十分可怕丑陋的东西竟然还真的可以吃啊……这人真可怕。

    然后她也在旁边吃了起来……总觉得这几天跟着苏礼一起胡吃海塞的,她的脸都‘肿’了一些。

    乩剑痛定思痛,觉得不能让苏礼再这么祸害他家的持穗了,所以决定要给苏礼找点事情去做……

    于是在这一天,他找到了苏礼并且很是直白地说道:“我要传授你一门无上妙法……心剑术!”

    “!”苏礼表情一下严肃,然后捂着心口说道:“那个我学不会。”

    “……”乩剑如鲠在喉,真是好有自知之明啊。

    不过好在他早有准备,说:“的确,一般心剑术都必须要掌握一项剑意才能够进行学习,但如果我跟你说,我有办法没领悟剑意也能让你掌握心剑术呢?”

    心剑术可以说是剑宗内门弟子标配,乃是一门可以用双眼出心剑之绝技,攻击直接针对心灵,神妙无比。

    “那我要学,需要我付出什么吗?”苏礼连忙问。

    乩剑淡定地回了一句:“你先能学会了再说吧。”

    这话说得……真是让苏礼很是有些不爽的感觉啊。已经多少人跟他说过类似的话了?

    但是乩剑已经开始认真地教授了起来……

    心剑术对于剑宗弟子来说从来不是困难,因为如果能够拥有剑意那就是明白道理就能学会了。

    可是如果不会剑意……那么理论上是学不会的。

    所以剑宗那么多大佬和苏礼交好,他也没学会这门简单实用的绝技。

    但乩剑师叔却说出了一种特殊办法……

    以至诚之心观想一柄神剑,可以是现实中已然存在的,也可以是自己心中描绘出来的……总之以观想之法将这柄神剑牢牢地烙印心中,通过这长时间的观想慢慢地于心中描绘、熟悉、了悟这柄神剑的特性。

    直至神剑有灵与心灵呼应,由此心剑术成。

    而常规的心剑术修炼方式,却是以自身剑意为根骨筑心剑而成。所以这样的心剑术是能够随着修炼者自身的阅历、境界提升而不断增强的。

    但乩剑的心剑术却是从一开始就限制死了框架上限,剑成时是什么样,以后也永远是那个样子。

    这种感觉很微妙,苏礼不得不以一种用看‘同道中人’的目光看向乩剑……这位师叔祖,该不会其实也没掌握剑意吧?

    这种‘恶意’的目光当场让乩剑很是蛋疼,同样恶狠狠地瞪了苏礼一眼然后说道:“勤加练习吧!”

    就走了。

    苏礼的猜测其实很准,这乩剑果真是没有领悟剑意的。

    乩剑的剑道天赋不差,甚至各方面综合天赋可能比姬练还要高。

    但他就是悟不到剑意,因为他的心性与剑修的刚猛精进格格不入……他领悟不了一个执剑者真正的信念在何处。

    所以事实上乩剑算不得剑修,只能说是一个剑法不错的法修……

    但是他又渴望拥有剑意,所以才会花费大量的时间琢磨出这么种没有剑意也能掌握心剑术的办法吧。

    苏礼大概明白这乩剑师叔祖的意思了……让他把时间都放在心剑术上,别去‘祸害’持穗了……

    而不管他愿不愿意,他都被强行闭关了。

    左右无事,他也就干脆在护剑堂找了个临窗能看见东洲大地的房间果真闭关了起来。

    心中观想一柄神剑……那么他首先要有个观想的目标来。

    按照他的经历来看,除开长春剑这种‘滥竽充数’的,可称为神剑的就有玄虞子的重钧剑,玄素的冷芒剑还有夏铭的知秋剑。

    论强大,那绝对是知秋神剑当仁不让。

    但是他对知秋神剑的了解不深,观想起来恐怕事倍功半。

    而冷芒剑他虽然了解,但还是那句话:不合他的性子。

    唯有重钧剑他其实用得很顺手也很熟悉,只是真的要选择重钧剑吗?

    这个选择不会差,届时有重钧真意和穿云意加持,他心剑术的威力也差不了。

    但是按照乩剑所说,他的心剑术一旦定型也就意味着威力定死了,如果这么草率地做决定他心里又有些不甘心。

    犹豫间他来到了窗口,目光远眺东洲大地,最后下意识地开始寻找起天裂山剑宗的位置。

    在这遥远的天空哪怕拥有穿云意,他也很难看清这地面上的一切。只是凭借自己出色的地理知识首先框定了范围,然后才在那群山之间找到了那座被削尖了的山峰……

    苏礼的思绪不由自主地就飘向了剑宗那边,心中也回想着如今这因为山门大阵自爆而被削尖了山崖……

    当时他站在这座山崖之下与剑宗众门徒一同祭奠往昔,就觉得这山崖看起来真像是一柄冲天而起的神剑啊。

    这半边断裂的山崖如同剑锋,但其实却标志着剑宗往昔峥嵘的结束以及耻辱与仇恨的开端。

    当时站在它的面前,几乎所有的剑宗门徒都怀着一颗炽烈的仇恨之心期待着大复仇。

    “以它为观想目标会怎么样?”苏礼突发奇想。

    这座山崖如同矗立于大地的剑锋,它是剑宗往昔的荣耀如今的耻辱。它浑身煞气纠缠,就仿佛是剑宗门徒的恨意凝结……或许,它便是如今的剑宗之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