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剑宗旁门 >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六章 立教之议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六章 立教之议

    夏铭眼睁睁地看着苏礼把一位上界大能的脑袋给埋了,还浇了点水……他是从里到外地懵逼,却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敢问。

    但是下一刻,他就察觉到了这地煞翻天覆地的变化!

    只是短短的片刻,原本被煞气侵染的大地就恢复了清净,并且他能够感受到这里的地脉也被某种力量强行接续了起来,使得这里的天地元气慢慢地又充盈了起来。

    然后何止是充盈啊,这地下洞窟霎时就变得仿佛是洞天福地一般!

    浓郁的天地元气开始聚集,其中以木行元气为最。

    整个地下空间都变成了一片翡翠色,倒是有些像先前苏礼经历过的神树空间了。

    而后那地面的裂隙中一枝嫩芽长出,并且快速抽枝发芽长成了一株小树。

    小树变大树,大树变巨树……只是在一刻钟内,繁密的枝叶就将整个地下洞窟撑满,并且开始一直往上生长。

    苏礼和夏铭见状连忙土遁到了上方……果然,这位上神怎么可能让自己留在那种狭窄阴森的地方?

    两人来到地面之上,立刻安排门人弟子们撤离地面上的东西……这里原本是煞风谷,现在却是成了剑宗门人大批量聚集的地方。

    因为大家都拼尽一切地在这里修炼提升着自己啊!

    只不过现在,看起来这有助于修炼的煞风谷怕是要成为历史了……

    众人刚刚撤离,却见地面忽然就有巨大藤蔓冲天而起!

    随后藤蔓交缠之下形成庞大的树干,如同一座山峰般蹿上云霄。

    原本苏礼以为这恐怕会是要成长为如同海中神树一般的参天巨木,却没想到这棵巨树只是树冠笼罩原本的整个煞风谷之后,就停止了继续生长。

    随后树冠茂密绿茵形成,煞风谷内剩下的空间立时便积蓄起了无穷元气。

    而后风云起,包括剑崖在内的方圆百里都仿佛成为了一片洞天福地,天地元气浓郁极了。

    霎时间,一棵神树从煞风谷内拔地而起,与那只剩下半边的剑崖遥相呼应,令这原本被煞气侵染的大地骤然间就变了一番模样。

    “这是怎么回事?”玄虞子拎着剑就跑了过来,他还以为要有架可打呢。

    自从上次把神剑谷的那位阳神狠狠揍了一顿之后,他发现自己竟然已经迷上了这种和大能掐架的感觉了。

    夏铭嘴角抽搐一下,然后指着苏礼说道:“那是他带回来的‘祥瑞’,小心照看着,我去找长春子长老过来……”

    照看这种神树,还是让‘专业对口’的长春子来吧。

    这次倒可以说是真被夏铭给料中了。

    长春子看到这棵神树的时候当场就愣了,随后两行清泪忍不住就流了下来。

    “神君在上,小子长春,见过了!”

    他恭恭敬敬地跪拜,完全是执弟子礼。

    苏礼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于是就拉着不明就里的夏铭悄悄离开,将时间交给这两人吧。

    夏铭还有有些闹不明白呢,结果苏礼却是悄声说道:“长春子老师可能是椿她最忠实的信徒了吧,你得知道‘万树花开’本就是来自于椿的!”

    夏铭这才了然……看起来剑宗与这位春神的因果本就是纠缠颇深啊。

    他明白剑宗立教的事情要好好商议一下了,所以不免通知所有的剑宗高层参与商讨这件事……

    苏礼跑得慢了点,很无奈地也被拖着参加了这次宗门盛会。

    “别到处乱跑啦,乖乖在这听一会儿,这可是难得的宗门大事,你早点参与进来也可以多学点。”已经稳固了境界的师祖又开始耳提面命。

    对于蘅玉仙子的说教苏礼只能唯唯诺诺,然后还真带着点学习的心参与到了这次宗门大会中去……

    剑宗内的所有高层都来了,主持者自然是夏铭,玄虞子就在他身侧,凸显了两人的身份最高。

    随后就是已经有些明白是怎么回事的玄素,长春子则是依然在与椿倾诉,所以没有来。

    这几位大前辈过了,这才是当代的宗主以及一系列的长老。

    苏礼看到了在姬练右手边站定的乩剑,很是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位妥协派的乩剑长老在宗门内实际还是地位颇高的。

    而后则是十位元婴真君整齐站列,凸显如今剑宗之鼎盛之势!

    虽然基本都是刚刚渡劫的真君,但只需要再积淀一段时间,以剑宗此时的声势已经远远超过东洲任何一个大派了。

    只是他们的对手是独霸极北之地的乾荒大教,所以他们依然不敢有任何放松。

    苏礼看着这一排的自家真君站在面前,才是真正切切地感受到了自家宗门如今的强大。

    “今天召集大家来,是为了商议我剑宗立教一事。”夏铭正色说道。

    立教……这可是修真门派一个质的飞跃!

    东洲历史上也有大教兴起,其中最接近的就是那泰岳神教了……而任何一个教派的兴起,无不预示着盖压当世的强横。

    一时间众人都是露出了野心勃勃的神色……剑宗门徒,正是要这样!

    “但是这样一来,我宗恐成为东洲修真界的众矢之的!”

    这个时候出来泼冷水的唯有乩剑了。

    由此苏礼大概也明白为啥乩剑在宗门内有不俗的地位了……感情他就是姬练身边专门负责唱反调的人啊!

    别误会,这不是在和姬练作对,而是有些时候太过万众一心他这当宗主的也会很难办。

    就像现在,正需要有这么个人提出不同意见,才能让其他人去思考这其中的利弊……否则剑宗这帮子杀才,可不会去考虑那么多。

    夏铭听了点了点头,他说:“乩剑所虑乃是正理,然我剑宗唯有立大教才能镇压气运,使我剑宗永恒强盛而不只是强横一时。”

    乩剑又来唱反调了:“但是祖师,气运一说虚无缥缈,仅仅是为此而改变剑宗原本格局成立大教,是否有些太过草率了?”

    夏铭一时也有些为难,不知该如何在不暴露春神秘密的情况下来说服门人。他此前已经决定,神树成因完全可以推倒苏礼和长春子身上,而大椿上神的存在则必须彻底保密,非阳神真仙与宗主不可知。

    但是这样一来如何解答乩剑的疑问倒是成了问题,因为他自身也对气运一说了解不深。

    却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苏礼的蘅玉师祖却是忽然说道:“关于这一点,我倒是可以为诸位解答一二。”

    是了,这位师祖不但精通旁门各道,更是精通命学……她一定早就推测出了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