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其他小说 > 恋爱流怪谈游戏 > 正文 157. 万丧丛中过

正文 157. 万丧丛中过

    姜樱悄悄睁开眼,注视着从影子里冒出来的黑球。

    这东西是叫做小毛球吗?

    好丑。

    “去周围找找,看有没有她的身体。”夏怿的声音,进入了她的耳朵。

    她立即激动起来,没想到这个男人还帮她寻找身体!

    就算是丧尸,只有一个脑袋的丧尸,和有着全身的丧尸也是两码事!

    在她的期待中,小毛球跑到外面,搬来一具具少了脑袋的身体。

    夏怿拿着脑袋,一个个往上安。

    “这个有脖子,肯定不是。”

    “这个太小了。”

    “这个太老了。”

    门外的街道上,堆满了无头尸体,但没有一具可以拼得上。

    夏怿试着丢笔,但那个神秘的女声没了提示,笔尖都是随机朝向。

    “这下子怎么办?”夏怿陷入沉思。

    他看了看手上的脑袋:“也许应该抱着去找,要是离得近了,脑袋就会发出声响,越响越是接近?”

    姜樱闭着眼睛,在心中吐槽:我才不是探测器啊!

    “或者去最厉害的丧尸那里,从它身边的宝箱里面偷?”夏怿再次猜测。

    这不是rpg游戏!我的身子怎么可能放在宝箱里!姜樱忍耐吐槽的欲望。

    “对了,”夏怿一敲手掌,“也许根本不需要找脑袋,拎个活的丧尸过来,砍掉头往上一安就行了?”

    怎么可能行!你以为是果树嫁接吗!

    夏怿听不到她的心里话,他让小毛球抓来一只女丧尸。

    不要啊!

    看着夏怿残忍的剁掉丧尸脑袋,要将自己往上安,姜樱在心中哀嚎着。

    她虽然变成了丧尸,但一点儿不想和别的丧尸亲密接触。

    可她无力反抗,只能闭目接受。

    “不对。”夏怿停下手。

    你终于发现这个办法不行了吗!

    姜樱的心中一阵激动,可夏怿并没有放弃。

    在她的注视中,夏怿扫了眼丧尸身体:“这个太小了,换个大的。”

    大的?这具丧尸身体不是已经成年了吗?

    三秒后,姜樱猛地反应过来。

    色批!变态!

    小毛球出去找了半个小时,才拉来一只身材合夏怿心意的女丧尸。

    夏怿将女丧尸脑袋摘下,插上女友的,果然身体一动不动,脑袋也没有醒来的迹象。

    失败了。

    将身体丢到门外,夏怿捧着脑袋,在水池里清洗。

    他反思:“莫非尺寸还是不合适?”

    你以为是螺丝配螺帽吗!根本不是尺寸问题!

    趁着在水里,姜樱咬了夏怿一口泄愤,她咬得轻,夏怿只以为是手指碰到了牙齿,没有放在心上。

    洗完,夏怿捞出脑袋,用吹风机吹干。

    一般的丧尸脑袋,干瘦、皮肤僵硬,但这个脑袋除了苍白了一些之外,和人类脑袋一样。那苍白不止没有拉低脑袋的美貌,反而让她更加梦幻起来,就如同陶土娃娃一般。

    拿着脑袋,夏怿越看越满意,mua的亲了一口。

    姜樱整个脑袋僵住。

    刚刚发生了什么!

    你干了什么!

    我还是个脑袋啊!

    你果然馋我脑袋!

    就算你费心费力帮我找身体,这件事也不能原谅!

    姜樱在脑海中思考夏怿的一百种死法,不过这需要她动手去做,而她现在没有手。

    夏怿将她放在了桌上,她借着放下的力道,滚到桌角自闭。

    弱小、无助、还可怜。

    夏怿找了一个大背包,来到桌前,既然附近找不到女友的身体,那么就可以离开了。这里是一个城中村,屋子有些简陋,呆惯了大房子的夏怿,有些不适应。

    浴室连浴缸也没有!

    他拿起旅游地图研究,不远处的别墅区不错,不过别墅低矮,透过窗户看到的都是丧尸,很倒胃口,还是高楼好一些。

    恒联市是一个偏远市,夏怿找遍地图,只找到一个高楼,而且不是高层豪宅,而是高层公寓。

    这时候,他又想到了巨人丧尸,有些迟疑起来,万一巨人撞倒了一楼的承重墙,楼塌了,那他必死无疑。

    高层太危险了,还是算了,找个别墅住着吧。

    “你觉得呢?”夏怿拿起脑袋问。

    姜樱一头雾水:我觉得什么,你倒是把话说全。

    “既然你同意了,那就这么定了。”夏怿点点头。

    我同意了什么?!

    夏怿只是无聊自言自语,根本没有和脑袋解释的想法,第二天一早,他将脑袋放进背包里,出了门。

    不远处游荡着几只丧尸,夏怿慢慢靠近,确定了脑袋的作用还在,丧尸没有攻击自己。

    他拍拍背包:“做得好,隐秘之首。”

    别乱给我取名字啊!姜樱在背包里吐槽。

    有了女友的脑袋,夏怿方便了许多,他大摇大摆的走在丧尸中间,遇见拦路的,就一脚踢开。

    夏日的烈阳有些晒人,他从旁边一只丧尸头上拿了鸭舌帽,又从路边拿了一辆自行车,快速前进。

    ……

    路边的商铺楼上,两个女人和三个男人,躲在窗边,观望外面的情况。

    “蜘蛛呢?”

    “在那,两只都在一起。”

    “等它们离开我们再出去,唉,又要拖延好久,还是怂。”

    “已经很棒了,除了我们,还有什么人敢在街上跑来跑去?”

    话音未落,夏怿骑着自行车,从楼下经过。

    “???”

    “!!!”

    “那是什么!”

    “他怎么敢!”

    “快叫住他,前面有蜘蛛!”

    “不能喊,大声叫的话我们就完了!”

    “蜘蛛过去了!”

    五人的心沉了下去,判了下面的男人死刑。

    如果在空旷的地方,自行车可以甩开蜘蛛丧尸,但路上丧尸遍布,自行车的速度无法提上去。

    眨眼间,蜘蛛丧尸到了自行车前,五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叮

    骑车人按了一下铃,从蜘蛛丧尸身边路过,蜘蛛丧尸望了望他,没有追赶。

    “?”

    没等五人疑惑,自行车一个脚刹停了下来,骑车的男人走到一只蜘蛛丧尸面前,拿走了它脸上的墨镜,戴到自己鼻梁上。

    “???”

    看着自行车消失在街角,五人纷纷卧槽。

    “什么鬼,丧尸为什么没有袭击他!”

    “他居然抢丧尸的东西!”

    四人的神情惊愕,还有一个女人一言不发。

    “凝语你怎么了?”四人看向不做声的同伴。

    同伴看着自行车消失的方向,怔怔的说:“那好像是我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