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修真小说 > 环球封神 > 正文 第47章 截教咒术

正文 第47章 截教咒术

    江小天悄悄走出培训大厦,沿着墙壁边缘溜到大门口,左右看了看没有看门人,于是脚下一个加速,溜出大门。

    溜出去的时候他还在想,堂堂特策中心门口连个门岗都没有,的确是挺离谱的。

    大门外面已经有一辆黑色轿车在等候,正是唐千雪来的时候坐的那辆,她的两名随从坐在车里,都是一脸惊愕的看着靠近过来的江小天。

    “这小子……不是当时在开班典礼上口出狂言的那个么?”

    “后来他还挑衅小姐,现在小姐竟然让我们专程来接他!这是怎么回事?”

    这两名随从接到唐千雪的电话,让他们送一个人回市区去。

    万万都没想到,竟然会是江小天!

    江小天自然不管那么多,他跑到车前开门上车:“到市区的南华小区,快!”

    驾驶位的人嗯了一声,发动汽车驶离这处山沟里的基地。

    汽车在山路上飞驰,司机看了江小天一眼,忍不住开口:“请问……千雪小姐和你是朋友?”

    江小天楞了一下,随后啊了一声:“算是吧,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经常讨论学习上的心得。”

    吱——

    司机的随从手一滑,差点把车开到山沟里去,吓得江小天连忙伸手扶住车门:“小心!”

    司机把方向盘稳住,之后一脸惊讶的望向江小天:“千雪小姐和你一起吃饭?还一起讨论?”

    江小天一脸镇定,点了点头:“没错啊,我们相谈甚欢,(吵架)气氛热烈!”

    司机和后排的另外一个人都是一脸震惊,他们都跟随在唐千雪身边数年,自然很清楚这位大小姐的脾气。

    唐千雪这种眼高于顶的名门天才,绝对不可能多看一眼面前这个貌不惊人的小子!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事实似乎又的确如此,唐千雪打电话吩咐他们送江小天回家,要知道这辆车是唐千雪的专用车,她还从来没借给外人用过。

    车上的两个人惊疑不定,不过对江小天都明显尊重了很多,汽车一路疾驰,半小时后赶到了小区门口。

    江小天说了声谢谢,打开车门冲进小区,一口气跑到家门口,掏出钥匙打开大门。

    “小芽!小芽!”

    屋里没人回答,江小天心中升起一股不安,他快步冲上楼梯来到妹妹的卧室。

    江芽躺在床上,盖着一层被子正静静的在睡觉。

    江小天松了一口气,走到床头:“小芽,小芽~”

    江芽唔了一声,缓缓睁开眼睛,看到是江小天,顿时吃了一惊:“哥,你不是在封闭集训嘛,怎么回来了?”

    江小天伸手摸了摸江芽的头,温度不高。

    “我听说你身体不舒服,所以回来看看。”

    江芽皱了皱眉:“我……今天下午突然感到有些发晕,所以就回家来吃了点药,躺一会就好了。”

    江小天皱起眉头:“不行,我还是带你去医院检看一下吧。”

    “不用啦~”

    江芽双手撑着坐起身来,没想到身上的被子滑落,显出赤裸的上身。

    “呀——!”

    江芽惊呼一声,连忙抓起被子把身体遮住:“哥哥你……流氓!”

    江小天郁闷的后退两步:“和我有什么关系,你这个丫头,怎么大白天还裸睡!”

    江芽的脸憋得通红:“我……我哪有!我回来吃了药就睡了,躺下的时候明明穿着衣服的!一定是哥哥搞的鬼!”

    咻、咻、咻——

    江芽随手拿起床边的玩偶、枕头、手巾向江小天扔过来,打的江小天节节后退。

    江小天狼狈不堪的退出房间:“别闹了,你先把衣服穿好,不要着凉!”

    回到楼下,江小天伸手挠了挠头,尴尬中感到一丝不安。

    小芽儿以前根本没有裸睡的习惯,现在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还有白玲玲提到的红色的眼睛,到底是什么问题?

    就在江小天疑惑不解之际,江芽突然在楼上喊了一声:“哥,你上来一下。”

    江小天叹了一口气,重新爬上二楼:“你穿好衣服没有,别再拿我撒气了啊~”

    走进江芽的卧室,江芽已经穿好了校服,手上拿着一张纸,满脸的疑惑。

    “哥,我在书桌上看到这个,好奇怪。”

    江小天接过纸张,扫了一眼:“这不是你的笔迹么,有什么奇怪的?”

    江芽摇了摇头:“但是我不记得有写过这些东西呀,太奇怪了!”

    江小天拿起纸张,慢慢读出来:“截教五雷金光咒。烟霞凝瑞霭,日月吐祥光,野卉绯绯,回朝霞碧,道德光华飞紫雾,先天无极吐清芬……”

    这篇文字和之前的炼气秘籍一样,也是一门功法!

    只不过之前的炼气心法是阐教的,而这个咒术是截教的!

    江小天抬头望向江芽:“小芽,这个口诀是什么人教你的?”

    江芽一脸茫然:“我……我完全不知道啊,这上面写的我一句都读不懂!”

    江小天心中疑惑不已,重新望向手中这张纸,因为修炼过练气秘籍,所以他能读懂这张纸上写的是什么。

    这的确是小芽的笔迹,她怎么会写出这种东西?

    江小天沉默片刻后,把纸张收起:“这个应该是我无聊的时候写的,刚才随手扔在你的写字台上了。”

    江芽一脸惊讶:“哥哥你写的?那为什么会和我的字迹一样?”

    江小天唔了一声:“我仿照你的字迹嘛,不然怎么冒充你给我自己写请假条。”

    “哥哥你不像话!”

    江芽抡起拳头对着江小天一顿乱锤:“竟然冒充我的笔迹给自己写请假条,无耻,无耻!”

    江小天笑着后退:“好啦好啦,你赶紧再睡一会,我来做晚饭。”

    江芽收回拳头:“哥哥你做的饭我吃完后就真的要生病了!还是我来吧!”

    “对了哥哥,你不是在封闭培训么,怎么能就这么逃出来,快回去吧!”

    “没事,我请过假了。”

    江小天随口应了一句,他当然知道偷跑出来的严重后果。

    连吐一口饭都要被开除,逃跑的话肯定更惨。

    但是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了,小芽现在的状态没搞清楚,江小天绝对不能把她一个人放在家里。

    咚咚咚——

    门口响起敲门声,江芽咦了一声:“这是谁来了,我去开门。”

    江芽快步跑到门口把门打开,呀的惊呼了一声:“学姐,你来了啊!”

    门口站着的正是白玲玲,她伸手推了下眼镜,隔着江芽望向屋里:“江小天是不是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