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修真小说 > 环球封神 > 正文 第97章 白狐的协助

正文 第97章 白狐的协助

    白狐操纵江小天的右手,在纸上写下一句话:把珊瑚炼成法器,我就可以帮你通过鉴灵终选。

    江小天这下可是吃惊不小:“你知道我要参加鉴灵终选?你这只狐狸怎么连这都知道!”

    他的右手没有再动,随即一片白光从右手上散溢而出,在书桌上重新凝聚成那只白狐的身形。

    白狐就这么蹲在书桌上,一双火红的眼睛定定的盯着江小天。

    江小天心中满是疑虑:“你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帮我,我妹妹经常梦到自己变成狐狸,是不是你搞的!”

    吱——

    白狐发出一声鸣叫,随后低下头来,用舌头轻轻舔了舔江小天的右手。

    江小天感到手背上一阵酥痒,连忙把手抽回来:“你讨好我也没用,快把你的目的说清楚!”

    白狐摇了摇头,随后一个飞跃从书桌上跳回地面,跑到那颗七宝珊瑚近前,用爪子拨了拨这颗珊瑚。

    吱——

    在发出最后一声鸣叫后,白狐转身向外跑去,灵巧的身形一闪就从门缝间穿了过去,随后消失不见。

    “不要跑!”

    江小天喊了一声追到门外,但是客厅里空空荡荡的,根本就没有那只白狐的踪影。

    江小天站在原地,无奈的伸手挠了挠头。

    从目前这只白狐的所作所为来看,它并没有对江小天展现出敌意,甚至之前还传授了五雷金光咒给江小天,帮了大忙。

    虽然不能完全信任白狐,但目前只有先把那颗七宝珊瑚炼制出来再说。

    反正炼制出来的法器也是自己的,不炼白不炼。

    想到这里,江小天返身回到屋里,走到书桌前拿起那张写满字迹的纸张。

    他有修行练气秘籍和五雷金光咒的基础,对这种法诀已经可以很快的领悟,大概看了一遍后,就已经明白了这篇炼器心解的主要内容。

    这篇炼器心解主要内容是一个名为“灵脉”的概念。

    所谓灵脉就是灵气流动的轨迹,天地万物都有灵脉的存在。

    就如同人体内有经脉,大地有地脉,江河有水脉,天空有气脉,等等等等,无一例外。

    这些灵气脉络中大部分都是锁死的,需要外力去激活。

    激活大型的灵气脉络需要使用阵法,而激活炼器材料中的灵气脉络,则需要注入灵力进行疏导和打通。

    炼气心解就是打通材料内部灵脉,让这些原材料发挥出真正力量的一种炼器手法。

    具体的炼器过程需要修炼的人把自身灵气注入到材料中,遵循材料中的气脉流动,将其逐一疏导贯通。

    当完成炼器过程后,就会发挥出材料原本的力量,甚至外形也会有所改变。

    这片炼器心解写的极为详细,而且不仅仅是针对这一颗七宝珊瑚,就算将来拿到其他炼器材料,也一样可以用这种方式来炼器。

    看来那只白狐真的不像是要害自己,否则它为什么留下这些功法。

    江小天是个孤儿,他很清楚这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那只白狐三番五次的帮助自己,肯定是有所企图。

    他回忆起最初那一晚,在滨江路上斗的天昏地暗的两道光芒,最后白色光芒用火焰压制红色光芒,曾经提到过名为“双生之影”的封印。

    难道这只白狐是被封印了,需要自己帮她解开封印,所以才会帮助自己,之后再让自己帮它解开封印?

    江小天举起手中那颗七宝珊瑚,在灯光的照耀下,珊瑚表面流动着一层令人炫目的异彩。

    “这些只有等白狐下次出现的时候再问,现在还是先把这块珊瑚炼制出来吧。”

    ……

    就在与此同时,在江小天所在小区后方的长江江面上,正漂浮着一条三十多米长的豪华游艇。

    一条小船靠在游艇边上,两个人顺着舷梯正在爬上游艇,正是消失了一段时间的王光华和蒙面的枪女!

    两个人爬上游艇甲板,王光华举目四望,四周船舷上有不少警卫来回走动,一个个神色严肃,看上去煞气十足。

    几名警卫围了上来:“是枪女么?”

    枪女点了点头:“我之前已经禀告过吴会长,今天带一位朋友来见他。”

    那几名警卫点了点头,随后招了招手:“吴会长在顶层大厅里,你们跟我来吧。”

    王光华四下打量,哼了一声:“这么豪华的游艇,这吴会长的派头可真是够足的啊!”

    枪女转头望向王光华:“相对于无仁堂的财力来说,这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吴会长在等我们,快走吧。”

    王光华嘴角闪过一丝冷意:“让我在药材堆里躲了七八天,希望你们的吴会长能给出一个让人满意的解释!”

    枪女没有再说什么,因为蒙着面也看不出她的表情变化,两人随着那几名警卫,向船舱走去。

    众人走进船舱,坐电梯来到顶层,来到一处装饰的富丽堂皇的大厅里。

    这大厅的墙壁和地面各种镶金嵌玉,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射出万般光华,让人不由自主的眯起眼睛。

    王光华下意识的举手挡住眼睛,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哈哈哈哈……”

    一个沙哑苍老的声音从大厅中央响起:“这位就是王先生么,我等你很久了。”

    王光华放下手,抬头向前方望去,在大厅中央的沙发上坐着一个身材矮小的老者,正望着他开怀大笑。

    这老者一身唐装手拄拐杖,面容苍老无比,头发也稀疏到没有几根,脸上密密麻麻的遍布皱纹,一眼看过去简直就像个干瘪的核桃。

    虽然这老头貌不惊人,但他一双眼睛中却是精光四射,扫视之下让人胆寒!

    而且老者身后还站着四个大汉,各个都是膀大腰圆,宛如四座铁塔,气势十足。

    枪女率先走上前去,给老者鞠了一躬:“吴会长,我把王光华带回来了。”

    吴会长扬起手摆了摆:“辛苦了,你先退下,我要和这位王先生说几句话。”

    随后他望向后方的王光华:“王先生,久闻大名,今日终于得见,幸会,幸会。”

    王光华冷哼了一声:“吴会长既然手眼通天,为什么不早点来见我,让我在无仁堂的药材仓库里躲了七八天!”

    吴会长呵呵笑了两声:“老朽虽然来迟了,但这几天也不是没做事情,前几天我给你找到一个替身,把特策引去了云南。”

    “现在那个替身自焚而死,特策已经终止了对你的搜查,你暂时是安全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