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修真小说 > 御灵真仙 > 正文 第1559章 一盘大棋
    苍云宗总舵,钦天院中,一身紫衣华服的中年男子面南而坐,气度雍容。

    在其前方,是白衣执事模样的宗内弟子垂眉而立,恭候着坐在案前的这位阅览密函。

    这名紫衣华服的中年男子,正是当今的苍云宗宗主孙卓。

    二十年间,虽不至于沧海桑田,但许多人和事情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对于天下巨擘和各方势力而言,最大的一件事情,便当要数天界开辟,筹谋天庭。

    但对苍云宗人,尤其是内外两门那些尚未晋升地阶,见识天下格局的弟子们而言,孙卓接任宗主之位才是最大。

    孙卓养望数十年,曾历任宗内功德院功曹长老,管事长老,又调任天道盟,从捕风使,捉影使,到掌旗,司刑,参军,副盟主,盟主,步步高升,平步青云,却又走得踏实无比。

    直至十年前,返回宗门接任宗主,乃是众望所归,水到渠成。

    他连天道盟主都当得,认识天下各方修士高手,甚至高层的巨擘大能,人脉,威望,名声,乃至于在诸天资粮和天道所钟的加持之下,连自身修为都晋升到了天阶的境界,又有谁能不服?

    现如今,苍云宗的宗主,已经不再是一个需要挂职大长老,利用长老会决议才能发号施令的首脑,而是以自身职权为重,长老会退居二线,转为参谋的真正主宰,帝王般的人物。

    这颇有几分中古时代,各方宗主乾纲独断,执掌势力大局的意味。

    当然,顶尖巨擘的层面,仍然还有人居于宗主之上,但却也只是就其个人而言,对于宗门,反倒没有那么重大的影响了。

    如今这位白衣执事模样的弟子,所知的也只是这位宗主,太上长老之流,那是云游四方,缥缈无踪的神仙人物了。

    天地人分,诸道井然有序,神仙就该有神仙的样子,自然不会再理宗门俗务,这是如今之人的共识。

    孙卓看完密函,挥了挥手,让他先行出去。

    等到白衣执事离开,他才转身对坐在房中另外一边的两位耄老道:“雷翁,果然不出你所料,玄阳宗人把那于三德给藏起来了。”

    被称作雷翁的老者抚须而笑:“毕竟是天阶大能,便是大宗,也不易出。”

    孙卓也不冷落另外一位耄老,问道:“邢老,你怎么看?”

    邢老却是面色肃然,道:“玄阳宗人所谋叵测,应启禀苍天,巡天捕杀!”

    原来,薛少华和于三德自以为做得周全的安排,在他们这边,却是如同筛子,破漏不堪。

    孙卓早就知道了此事的前因后果,甚至还知道于三德如今所在的位置和状况!

    “所谋叵测吗?”孙卓闻言,却是淡淡一笑,不以为然道,“其实像他们这般所谋叵测之人,何其之多?”

    “自从二十年前,覆灭二教,定鼎天下以来,师弟祂已臻至大成巅峰之境,所求唯有圆满了。”

    “但圆满之境,需要融汇更多道途和本源,乃至于斩灭七情,离断六欲,以太上之心彻底斩出自我,炼虚合道,才能成就。”

    “一旦开始这一步,便将要如同过去的玄天之流,本尊意志陷入沉眠,而且本能的吸纳更多道途和本源,再也无法逆转。”

    “祂虽成功击败玄天,但却也算是步了玄天后尘,将要踏上彻底化身天道的不归之途,即便是之前的神魂两分,本命归流之法都再难承受天道的浩瀚伟力。”

    “于天下修士而言,天道上位,灵气复苏,此乃无上功德,但于自身而言,却并非超脱,登临彼岸之途,反倒有几分牺牲自我的意味……”

    “师弟祂素来便知过犹不及的道理,甚至就连自己的宫殿,都命名为‘守中宫’,便是要时刻提醒自己,大道守中,不唯极致,却没想到,此间凶险莫测,竟然还有此一劫。”

    “不过这种事情,似乎无法避免,只是各自手段能否应对而已。”

    “祂也不是没有后手,这招创立天庭,斩出天帝化身的借假修真之法,便是其在本命灵物之外的‘回归’的手段,与自然之灵开启灵智,冥冥之中诞生真意,是殊途同归。”

    “自然之灵有信民,玄天有太上诸天二教,有轮回诸古修,而师弟祂,自然也有我们,有天庭,有诸天盟,有护道人……”

    “但我们应当明白,于三德等人,只不过是小打小闹,甚至就连他融炼玄天本源本身,都未必就是在损害苍天利益,反而是在帮助苍天……”

    “他们这般的举动本身,也在算计之中……”

    他言语之间,透露出了一个惊人的内幕。

    雷翁闻言,不禁笑了起来,深感佩服道:“确实如此,他们看似偷偷修炼,逆天成道,但实际上,争夺的是玄天的利益。”

    “这等人物,无论最终为巡天卫所捕杀,还是成就逍遥真仙,洗白自身,那道本源,都不再归属玄天了。”

    “倒是那‘伐天盟’……联络各方界主,欲求斩灭天道,才是真正不可饶恕!”

    他说到这里,笑容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肃穆。

    孙卓轻叹一声,道:“只可惜,那‘伐天盟’至今依旧神秘低调,连我们的人马都难以潜入其中啊!”

    “我虽然执掌天道盟多年,也在诸天盟中接替元老之位,但所能调动的力量当中,并无任何一人打入其内部。”

    “或许,那于三德,会是一个突破口。”

    邢老问道:“那我们接下来如何做?”

    孙卓想了想,道:“动用师弟送给宗内的顶级武力,‘蝉部兵人’吧。时机也不必太早,等到于三德炼化本源,自以为无忧之时出手为好。”

    雷翁抚掌称叹:“妙啊,如此一来,既可让他们松懈,不及防备,也可彻底炼化玄天本源,不再有被其回收之虞。”

    邢老思虑良久,也点了点头,赞同道:“宗主谋事周全,我并无补充。”

    孙卓道:“那就这么定下了,且让他再逍遥几月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