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卷 第四百八十六章 昙渊大师
    方七少在楚休耳边一直在唠叨着,这人的话痨绝对是一种病,好像一天不说话他就能憋死一样。

    楚休也是被他给唠叨烦了,所以忽然道:“宗玄的实力我见过了,的确很恐怖,现在的我不如他,那位列龙虎榜第一的张承祯又如何?你有没有跟他交过手,是胜还是败?”

    方七少顿时被楚休给问的一愣,随后神色便蔫了下去,哼了一声道:“反正都是怪物,不过张承祯那家伙比宗玄要好说话一些,像这宗玄,根本就是无法沟通。”

    楚休没说话,他看方七少的表情便知道了,他应该是跟张承祯交过手或者说是切磋过的,而且他还输了,输的很惨的那种。

    否则他若是能够占得一分便宜,以方七少的性格都能够吹出花来。

    说到张承祯,楚休貌似也发现了,这一次前来迎接昙渊大师,在场别说是四大道门的人,就连一名道门出身的武者都没有。

    不过想想倒也正常,昙渊大师毕竟是佛门圣僧,道佛之间的矛盾一直都是存在着的,哪怕现在昙渊大师是名满江湖的大德圣僧,道门也不会有人前来迎接,否则的话,那岂不是灭自己威风?

    所以对于这件事情,道门索性就直接装作不知道了,压根就连一个人都没来。

    而就在众人都在迎龙滩上苦苦等待时,远处的海面上,一艘巨舰破浪而来,船帆上还绣着一只惟妙惟肖的巨鲸。

    这巨鲸是东海数十个海岛中,最大的商会鲸天会的标志,鲸天会来往东齐和东海之地,虽然不是东海之地最大的势力,但却是财力最为雄厚的商会。

    此时在巨舰的船头上,一名老和尚目光凝望着一条黑线般的陆地,眼中露出了一抹复杂和追忆的神色。

    这老和尚真的是很老了,眉毛胡须都已经是灰白一片,脸上的褶子都好似能够夹死苍蝇一般。

    他身上穿着的也只是一身寻常的灰色僧袍,上面还打着补丁。

    他全身上下唯一比较亮眼的便是他脖子上挂着的那一串佛珠,表面光华无比,佛光自生,一看便不是凡物。

    这老和尚便是名动天下的佛宗大德,被整个东海之地视为万家生佛一般的人物,圣僧昙渊!

    此时看着那东齐的土地,昙渊大师的心中波澜顿起,有着无数的感概,但最终却都是化成了一声长叹。

    少小离家老大回。

    昙渊大师离开东齐的时候已经不小了,而回归之时也不是年龄大了,而是已经快死了。

    其实昙渊大师的年龄并不算太大,他今年也只是刚过百岁而已。

    武道宗师寿元三百年,就算昙渊大师曾经在真火炼神境中只停留一天,但他保留武道宗师境界的三百年寿元还是不成问题的。

    但只可惜昙渊大师这些年来在东海之地传播佛法,化解戾气仇怨,自身却也是没少跟人交手,有时候甚至是一人之力去力敌一个大势力,长久以来,他已经全身都是暗伤,纵然现在还保留着武道宗师境界的实力,但自身的寿元却是已经接近枯竭了。

    昙渊大师一名武道宗师结果现在却是落得如此下场,在外人看来似乎是有些不值得,但在昙渊大师自己看来,他却是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人这一生总要有一样东西值得你用生命去坚持,昔日昙渊大师中年东渡海外,传播佛法,化解戾气仇怨,那时候就连昙渊大师自己其实是很迷茫的。

    人生百年,昙渊大师的前半生很平庸,武道资质平庸,佛法资质平庸,出身一个小寺庙当中,或许这一辈子都将如此度过。

    但也不知道为何,甚至就连昙渊大师自己都不知道,当初他为何会忽然生出了东渡海外的想法。

    或许是一时冲动,或许也是他深藏在心底许多年的念想。

    如今几十年的光阴已经过去,海外之地虽然没有彻底沐浴佛法,但却已经有着大小寺庙建立,原本各个海岛之间因为利益纷争不死不休,其中许多的仇怨也是被他化解。

    而昔日籍籍无名的昙渊和尚,也是变成了现在的圣僧昙渊。

    低头叹息了一声,昙渊大师从怀中拿出了一枚玉简把玩的。

    这是他的好友,东海灵鳌岛天枢道人送给他的东西,用来帮他寻找弟子的。

    其实对于武道来说,昙渊大师并没有那么的太过执着,武道武道,以武止戈之道,昙渊大师的手中不是没有沾染过人命,但他救的人,却是要比他杀过的人多十倍甚至是千百倍。

    所以在东海之时,昙渊大师也一直都没有来得及去寻找弟子,直到现在他发现自己寿元不多,这才动了寻找传人的心思来。

    以昙渊大师在东海之地的名声,他想要寻找弟子还是很简单的,但可惜,这些人中他却并没有满意的。

    对于弟子,昙渊大师的要求并不高,对方可以不是和尚,也可以是其他门派的弟子,甚至是道士都无所谓。

    但昙渊大师唯一希望的便是自己这一身的武功能够用来救人,而不是杀人。

    善恶这种东西并不是光看名声外表就能够看出来的,有时候一个大恶人的一念之仁,却也能够救下千人万人,而在东海之地的那些年轻武者那里,昙渊大师却只看出了他们对于武功的执着,所谓的善恶,则是被他们放到了最后。

    所以这一次昙渊大师才准备来中原之地落叶归根,顺便也挑选一名弟子。

    只不过可惜,老天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所以就算是中原之地人杰地灵,也没有多少时间留给他自己挑选考验了。

    所以昙渊才向天枢道人求来这么一个玉简的。

    天枢道人乃是东海灵鳌岛的一个散修武者,名气很大,虽然有着武道宗师境界的修为,但他真正出名的却是他那天机演算之术。

    和尚能跟道士成为朋友,这点在其他人看来很奇怪,但昙渊大师却跟天枢道人乃是至交好友,双方在一起交流闲谈,也从来都没有道佛之见,你是你,佛是佛,道是道。双方没有关系,两个人看的可以说都是很通透了。

    得知自己的老朋友命不久矣,天枢道人也是十分悲伤,所以他动用了自己最强的力量,卜算出了符合昙渊大师要求的弟子,并且送给了他四句批语:

    路逢华盖遮两口,潜龙在渊心难守。

    落笔点睛聚风云,如蛾扑火挽狂澜。

    批语的意思很明显了,这一次昙渊大师想要的弟子应该是出身朝廷,华盖遮了两口便是一个‘官’字,只要是官,那便是朝廷出身,这一次昙渊大师踏入中原,定然会遇到一个出身朝廷的武者。

    潜龙在渊心难守指的是对方现在还只是一条潜龙,自身没什么名气,甚至就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前路在何方。

    落笔点睛聚风云则是指昙渊大师自己,他将功法传给了对方,就如同画龙点睛一般,给了对方汇聚风云,笑傲天下的实力。

    而最后如蛾扑火挽狂澜则是指对方在未来会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力挽狂澜,救下了千千万万人。

    而且天枢道人还生怕批语有些模糊,导致昙渊大师选错了人,所以天枢道人还用自己的一口精血换来了一道模糊的天机,将其封存在玉简当中,只要昙渊大师遇到跟批语有关的那个人,玉简便会绽放出光辉来,双重保证,绝对不会出错。

    若是楚休在这里的话,他差不多会明白为何昙渊大师最后会选择李元了,这是因果,也是宿命。

    李元乃是东齐朝廷出身,这次他若是未死的话,肯定会跟随太子前来迎接昙渊大师,这样一来,他便符合了第一条。

    而李元本身名气不大,对于前路自然也是有些迷茫,倒也符合第二条。

    最后两条则是指的李元的未来,在得到了昙渊大师的传承之后,他也的确是如同画龙点睛一般,彻底汇聚风云,一飞冲天。

    而最后一条则是指李元在东齐衰弱危难之时,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力硬抗北燕,最后力挽狂澜,成为东齐的镇北王、大将军。

    而之所以天枢道人推算出来的弟子是后期手中也是沾满了鲜血的李元,还是因为因果。

    因果这种东西很玄奇,哪怕是善恶,都不能用来分辨因果,有些时候你做了一件善事,却可能导致更大的恶,而有时候你杀了一个人,却是能够拯救更多的人。

    若是未来没有李元为东齐力挽狂澜,那北燕势必会攻破东齐,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身处中原腹地的东齐自然也不是那么容易覆灭的,必然会跟北燕厮杀到底,而那个时候西楚则也肯定会插上一脚,趁乱牟利。

    如此一来,三国大战重演,天下间必将血流成河。

    而若是有了李元力挽狂澜,他则是能让北燕知难而退,将战争控制在一定的程度,也不给西楚插手的机会,如此一来,虽然也有死伤,但活的人却无疑会更多。

    不过无论怎么说,李元的存在导致了三国杀孽减少,他虽然杀了很多人,但却也间接的救了千千万万人,所以在天枢道人的推演当中,李元无疑是很符合要求的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