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其他小说 >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 > 正文卷 第477章 欣欣生气了(第一更)
    蜀都少年宫地处西一环,占地数十亩。

    这地方常年承办各种各样的活动,尤其以省团委举办的居多。

    平时这里就办一些展览,又或是各种各样的培训活动。

    不少教育培训机构选址在此,显得既上档次,又有格调。

    因为蜀川青少年美术大赛,今天这里比往常更热闹些,停车场里停满了车,有好有坏,人来人往。

    沈崇三人下车,他与李鸿牧打了个眼色,让保镖们不用跟得太紧。

    有他在旁边,欣欣的安全有保障,不用搞得排场太大。

    他不想太特立独行标新立异。

    封吹雪对这地方熟,她带路,三人沿着小路弯弯绕绕穿过人群进到里面。

    这一路沿途过去,孩子有大有小,家长有老有少,绝大部分人都身背画板颜料,看起来踌躇满志。

    欣欣看着沿途不少大孩子,比自己成熟好多,个头也高好多,她竟出奇的有点紧张。

    牵着的小手稍稍用力,沈崇感受到欣欣的心情变化,他轻轻捏捏欣欣的手掌,笑道:“欣欣你害怕吗?”

    欣欣抬头看了看封吹雪背上的画板,又看看爸爸,粉嘟嘟的笑脸一下子涨红,“我……我才没有在害怕呢。我一点都不怕!”

    沈崇给她这色厉内荏的样子逗乐了,笑道:“其实啊,爸爸小时候每次参加比赛或者考试之前,也会紧张呢。”

    欣欣抬头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沈崇,“啊?爸爸也会害怕?”

    在她心中爸爸无所不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超人。

    骤然听到爸爸这样说他自己,欣欣难以理解。

    她倒是没意识到,自己这一问,就真成了承认自己怕了。

    沈崇点头,“我当然会害怕,每个人都会害怕,我们都有自己害怕的事情和东西。”

    欣欣想了想,“那爸爸你最害怕什么啊?”

    沈崇笑笑,“我怕欣欣你生病,怕你不开心,怕你不好好读书……”

    “啊……爸爸你怕我啊!”

    沈崇拍拍她的肩膀,“对呀,所以欣欣你现在马上要比赛,还是和十几岁的孩子比赛,害怕是正常的。你看,他们比你高这么多,你拿画笔的手多小,他们的手多大。换成是我的话,也会害怕。”

    欣欣这下脸不红了,很倔强的捏紧拳头,说道:“对……对不起爸爸,我也不想害怕的。”

    沈崇摇头,“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你并没有做错什么。害怕是种情绪,我们生下来就有。因为懂得害怕,我们才能努力的改变自己,变得不再害怕。害怕什么,我们就克服什么。这不是很好吗?只要我们没有因为害怕而躲起来,而是勇敢的参加比赛,就已经是成功了。你看爸爸,虽然害怕欣欣你生病,但其实人哪能一辈子永远不生病。可就算欣欣你哪天病了,我们去医院看医生,把病给治好不就行了吗?”

    欣欣重重点头,狠狠捏拳,“嗯!”

    旁边的封吹雪简直想给沈崇比个大拇指,沈先生在教孩子时的才思敏捷,真不谈了。

    “你们刚在说什么?十几岁的孩子?”

    就在此时,沈崇旁边突然探出张大脸,这是个油腻的中年妇女,满脸写满了八卦二字。

    她一边诧异的问,还一边用手指指着欣欣。

    沈崇不喜欢和陌生人套近乎,略不耐烦,“对啊,怎么了?”

    中年妇女倒吸口凉气,回头看了眼身边自家孩子,一个身高近一米六,体型壮硕的小胖敦儿,又看看欣欣,“可你家孩子看起来不像十几岁啊!”

    沈崇翻白眼,“谁说我孩子十几岁了?你这人哪来这么多事?”

    中年妇女思索几秒,终于反应过来,大声惊叫唤着,“你家这孩子看起来最多六七岁,意思你给她报的是青少年组?”

    沈崇反问一句,“对。不可以吗?管你什么事?”

    旁边的封吹雪赶紧拽他袖子。

    严格意义上,这事真不可以。

    虽然报名表里没有明文规定,但那也只是因为几乎不可能有人在青少年美术比赛里这样跳级参赛。

    但在具体报名时,工作人员还是会要求报名者出示户籍证明,查验年龄。

    主要是为了防止超龄选手以大欺小,但六岁的娃报名10~14岁的青少年组,通常也会被拒绝。

    毕竟这样太儿戏,又不是办家家。

    不然等评委打分时,别人都拿出像模像样的作品,六岁孩子却画个鬼画桃符出来,岂不闹笑话?

    原本封吹雪是打算阴悄悄的把欣欣带进比赛会场,等比赛一开始,别人都全神贯注着画,哪怕被人暗中说点不是,也不会闹得太厉害。

    毕竟别人家长也不想影响到自家孩子的发挥,等最后结果出来,哪怕欣欣发挥失常,也不会比别的孩子差,水平就摆在那里,自然没人说闲话。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沈崇在外面提前给说漏嘴了。

    这下可不得了。

    油腻中年妇女先是深吸口气,声调抬高八度,“怎么就不管我事?我家孩子今年十三岁又八个月,师承西南美院卓大师,在卓大师门下学艺六年,今年卓大师才允许我家孩子出来参加比赛。咱们为了孩子付出这么多年心血,就是想着这比赛正规,想来证明一下自己。你这娃娃五六岁就来了,算什么意思?”

    沈崇白眼直翻,真是服了。

    这事儿精中年妇女,你上辈子是个八卦阵吧!

    他将欣欣护在身后,“没什么意思,我家孩子有什么水平,就参加什么组。你管不着!”

    油腻中年女人显然是个纵横菜市场多年未逢一败的狠角色,顶杠挑事绝对是一把好手。

    她的人生信条里就没有怂这字。

    “什么叫我管不着,咱家孩子既然参了赛,那当然就有监督比赛公平的权利!大家都来评评理啊,你们看看这都叫什么事?你们看这家人的,这个娃才四岁多!居然和咱们十几岁的孩子一起参赛?这不是搞笑吗?”

    她这大嗓门儿,就跟个高音喇叭似的,震耳欲聋。

    周边人群的注意力顿时被吸引过来。

    欣欣的个头与她旁边那小胖墩初中生的差异实在太大,果然觉得违和。

    沈崇也是服了。

    这油腻大妈有套路。

    第一次套近乎时,问欣欣是不是六七岁。

    后来聊着聊着,变成五六岁了。

    现在她为了增强仇恨值,激发别人同仇敌忾的心境,居然都给下滑到四岁去了!

    特么我要六十岁老头,和你多聊几天都能返老还童!

    油腻大妈见气势已成,再度朗声道:“三四岁的娃能画出个什么东西?大家都扪心自问,都想一想,咱们为了带娃学画画花了多少精力多少心血?好不容易等到个团委的省级比赛,咱们为这比赛辛辛苦苦准备好几个月。这家人倒好,带着小朋友来办家家呢?你们想让自家娃的心血和胡涂乱抹的玩意儿一起评分吗?”

    “有道理。”

    “这比赛有问题。”

    “朋友你该不会是报名填错表吧?不然现在去和组委会说说,给你家娃改到六岁以下组?”

    “朋友不是我挑事啊,也不是我看不起你家娃啊,凭良心说,我们的孩子少说都学了五年,多的甚至快十年,你孩子才这么大点岁数,和我们一起比赛也不太好。输得太惨对小孩子成长不利的。”

    众人纷纷凑上前来,你一言我一语。

    有人讲得难听,有人晓之以理,但总之就是突出一个不看好,突出希望沈崇乖乖退赛,别去丢人现眼。

    沈奶爸气得嘴唇直哆嗦,真想一拳头给油腻中年大妈脸上糊过去。

    封吹雪在旁边死死拽住他。

    吵归吵,可绝对不能真出手打人,不然事情只会越闹越大,欣欣还真可能被取消参赛资格。

    不过,沈崇这呲牙咧嘴几欲暴怒的样子还是有点效果。

    油腻大妈显然只擅长打嘴仗,见人高马大的沈奶爸有动手打人的倾向,寻思自家男人不在,更不希望儿子搅合进去,往后缩了两步。

    她准备开溜,临走前撂狠话,“反正这件事情我肯定不服,等会我进去就要找组委会的人问个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对!我们要举报!”

    人群里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屁精悄悄一吆喝,果然不少人纷纷赞同。

    沈崇深吸口气,想着欣欣在身边,自己不能动手,这话题聊久了也会让欣欣不开心,转身抱着欣欣就要走。

    就在此时,李鸿牧等一群保镖从后面从了上来,这群人高马大的黑色短袖t恤汉子往那一站,将人群和沈崇三人隔断开。

    原本闹闹哄哄的场面瞬间哑火,再嚣张的嘴炮帝看见这群墨镜保镖那气势凛然的样子,肩膀上那一块块形状分明的健硕肌肉,三炮也闷不出个屁来,怂了。

    这群家长算是明白了,这家人还真有背景,来头相当大。

    “欣欣我们走,别理他们。”

    沈崇深吸口气,看在咱家宝贝的份上,我饶了你们。

    他拉了把欣欣,扭头就走。

    一行人走出去好几步,欣欣终于幽幽说道:“爸爸,他们不想让我参加比赛。”

    沈崇心道刚才那群杠精可能惹欣欣不高兴了,正打算说点什么哄哄她。

    不曾想,欣欣猛的捏紧她右拳,说道:“爸爸你说过,他们想让我害怕,我就偏偏不怕!我不怕他们!我一定要赢!我要赢得他们不准再说我不行,我不允许别人这样和我爸爸说话!”

    小姑娘拳头捏得好紧,腮帮子咬得好鼓。

    她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