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网游小说 > 网游大相师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死玉(二合一)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死玉(二合一)

    “桌子?桌子有什么问题,难道摆的地方不对?”

    水墨画眉一脸惊疑,诧异的看着左旸。

    “不是,我是说它。”

    左旸又走近了一些,手指直指摆在办公桌上面的一样东西。

    “这是……”

    水墨画眉定睛望去,看到的是一个使用黄色玉石雕刻而成的小摆件。

    这个摆件大概有一般的馒头那么大,稳稳的摆在办公桌上面,造型居然是一只……水墨画眉仔细辨认了一下才道,“蛤蟆?可是这只蛤蟆怎么只有三条腿?”

    “这不是蛤蟆,它叫三足金蟾,是一种祥兽。”

    左旸笑了笑,说道,“传说中,金蟾本是一只法力高深的神兽,下到凡间由于不懂事所以为祸人间,一日它遇到了吕洞宾的徒弟刘海,刘海击败了金蟾,并在打斗中将金蟾的一条腿给打断,因此便只剩下三足了,金蟾被击败后感谢刘海对他的不杀之恩便一直跟随在刘海身边慢慢被刘海教化后弃恶从善,便用它无上的法力吞食金银矿脉,并口吐钱财施舍于穷苦之人,发散钱财,人们感谢它,称其为招财蟾。”

    “还有这样的传说,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呀?”

    水墨画眉听完便闪起了星星眼,一脸崇拜的道。

    “再后来,人们就用它的形象来铸造或是雕刻成为摆件,然后根据风水相师的指导和高人开光,摆在家里有招财进宝的作用,除了这种三足金蟾,较为常见的还有貔貅摆件……”

    左旸耐心的解释道。

    “这个貔貅我知道。”

    水墨画眉抢着说道,“传说中貔貅这种神兽特别能吃,而且还从来不拉屎,所以它也有招财进宝的寓意。”

    “呃……”

    左旸无言以对。

    这姑娘虽然说的倒是没错,但这种说法未免有些直白了,一般人说起来总得用“吞万物而不泄”、“只进不出”之类略微含蓄一些的词汇吧?

    但这是这姑娘的特性,左旸也就不发表什么感性了……

    水墨画眉倒还没忘记自己到底干什么来了,紧接着又问:“所以说,这个三足金蟾到底有什么问题,你倒是说呀?”

    左旸凝神望着这只三足金蟾。

    三足金蟾与貔貅不同,它们一个吐一个吞,因此摆放的位置和方向也不相同。

    三足金蟾摆放的时候,必须要面向自己,这样才能将好运源源不断的传递给自己;而貔貅的话则要面朝门口,从而将来自门外的四面八方的运势吸纳进来。

    这只三足金蟾摆放的朝向完全没有问题。

    当然,真正懂得风水的人,还会根据房间主人的生辰八字来推算这种摆件摆放的最佳位置,从而让摆件的作用发挥到极致。

    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哪怕位置不对也不会对水墨画眉的父亲产生严重影响。

    因此,真正问题其实在于……

    “你看这只三足金蟾的右边,看出什么来没有?”

    左旸示意道。

    “右边?”

    水墨画眉凑过来,瞪着眼睛仔细看去,然后很快就发现了这个黄玉摆件上面唯一存在的一丁点小“瑕疵”,回头说道,“我也没看出什么特别的来,只是你说的这个地方好像有一个小红点,这样的瑕疵可能会影响这个黄玉摆件的价值吧?”

    “这不是价值的问题,那个小红点也是最近才出现的。”

    左旸点了点头,说道。

    实际上,他根本就不需要去看这个小红点,仅仅只是通过观气入微的能力,便已经极为清晰的看到这个三足金蟾上面散发出来的血色煞气,同时心中也早已有了答案。

    “最近才出现?”

    水墨画眉一愣,蹙着柳眉的问道,“所以说这个小红点是不是特别不好的预兆,我爸出现现在的情况就是因为它吧?”

    “那其实不仅仅只是一个小红点,你现在看到的这个小红点只能算是冰山一角罢了,真正的玄机藏在里面。”

    左旸简单的透露出了一点信息,随即又道,“你现在把这玩意儿装起来,它是救你爸的关键所在。”

    “好。”

    水墨画眉应了一声,便手脚麻利的用办公桌上的纸巾将其厚厚的包裹起来,塞入自己的小背包里面,这才有道,“左旸,你能不能跟我详细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想知道。”

    “先去医院吧,事不宜迟,等到了医院当着阿姨的面,我会解释的。”

    左旸说道。

    “嗯,我们走。”

    水墨画眉点了点头,便快步向外面走去。

    结果刚一打开门,两人便撞见了此时依然站在门口的刘秘书。

    “啊哈,我担心你们找不到要找的东西,所以就没走。”

    刘秘书神色略微有些局促,不过掩饰的倒是不错,很快便非常的笑了起来,问道,“怎么样,拿到要找的东西了么?”

    “拿到了,谢谢刘叔叔。”

    水墨画眉礼貌笑道。

    两人说着话的同时。

    左旸却十分敏锐的注意到这个家伙的余光一直都在若有若无的向办公室里面瞅,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这让左旸更加怀疑这个家伙有些问题……

    于是。

    左旸随手便将门给关上了。

    “那就好。”

    刘秘书看了左旸一眼,却笑眯眯的对水墨画眉道,“这样我就放心了,要是不急的话去我的办公室坐一会吧,我给你们泡壶好茶?”

    “不用了刘叔叔,我还有点别的事,改天再来麻烦你。”

    水墨画眉婉言拒绝道。

    “好吧,既然这样,我送你们出去。”

    刘秘书做了个请的动作,带头走在了前面。

    ……

    片刻之后。

    目送水墨画眉驾车带着左旸除了市政府大院的大门,刘秘书脸上的笑容便立刻消失不见了,而后这个家伙快速转身进了市政府大楼,直奔三楼水墨画眉父亲的办公室而去。

    等到打开办公室的门,走进去只是看了一眼里面的办公桌……

    刘秘书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难看,隐隐露出了一抹心虚之色:“这……”

    “难道已经被发现了?”

    “不可能的吧?那个大师亲口跟我承诺过,这种方式神不知鬼不觉,甚至比慢性毒药还要隐秘,绝对没有人能够发现的……”

    “但杨眉为什么偏偏带就走了这个摆件?这到底是为什么?”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这个摆件是我送给杨刚(水墨画眉的父亲),并且亲手给他摆在办公桌上的,如果他知道了其中的问题,第一个怀疑的人肯定就是我,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彻底完了……”

    “我必须得去找那个大师问问,让他看看我的面相是否出现了问题,再看看有没有别的办法能够化解!”

    ……

    二十分钟后,手术室外。

    “嫂子,你别担心,大哥他吉人天相,肯定不会有事的。”

    水墨画眉的阿姨拉着水墨画眉的妈妈不停的劝慰,刚才见到左旸与水墨画眉离开之后,她和水墨画眉的叔叔就又折回来陪着水墨画眉的妈妈了。

    其实这两个人打心底里也非常不希望水墨画眉的父亲出现任何的状况。

    毕竟,他们两个开的那个饭店,就是靠水墨画眉父亲的位置在撑着的,如果他出了什么事,大树倒了,人走茶凉,他们以后的生意恐怕也要非常艰难了。

    “是啊嫂子,你也别太担心了,我哥打小命就硬……唉,嫂子,眉眉回来了!”

    水墨画眉的叔叔也是苦着一张脸劝道,结果话刚说到一半,他就看到了正快步从电梯里面走出来的水墨画眉和左旸,立刻嚷嚷了起来。

    “唰!”

    听到这话,水墨画眉的妈妈猛然精神一振,整个人几乎弹跳起来,眼睛望向电梯口,果然看到了水墨画眉与左旸二人。

    但这一次,她首先关心的不是自己的女儿,而是毫无血缘关系,甚至之前连一丝好感都没有的左旸。

    “小伙子,怎么样了?”

    直到此时,水墨画眉的妈妈心中还是有一个解不开的疑惑……在这个节骨眼上,左旸和水墨画眉去她丈夫的办公室到底干什么去了?

    所做的事又和救自己的丈夫有什么关系?

    只不过现在她已经顾不了这么许多了,有句话叫做病急乱投医,现在这种状况下,只要有人能够救得了她的丈夫,怎么样都可以……

    否则的话,她刚才又如何会将所有的积蓄拿出来交给左旸?

    说句老实话,如果不是医院不允许病患家属进入手术室,而她对于医术什么都不懂又不敢添乱,她真想冲进去自己动手。

    “阿姨,不必担心,我已经找到问题的根结了。”

    左旸笑着点了点头。

    “真的么!?”

    水墨画眉的妈妈脸上立刻露出了惊喜之色,此时左旸这句“不必担心”,可比水墨画眉的阿姨和叔叔说上一百遍、一千遍更加有用。

    “嗯,拿出来吧。”

    左旸回头对水墨画眉说道。

    却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水墨画眉早就已经将那个被层层纸巾包裹着的三足金蟾摆件拿了出来,呈现在了她的母亲、叔叔和阿姨面前。

    “这是……?”

    三人立刻全都凑了过来,想要一看究竟。

    “慢着。”

    左旸却忽然又伸出手来将三人挡了回去。

    “怎么了?”

    这次就连水墨画眉在内,四个人全都一脸疑惑的看着左旸。

    “阿姨,还记得你之前答应过我的条件么?我这人特别小心眼,非常容易记仇。”

    左旸嘴上对水墨画眉的母亲说着话,眼睛却看着水墨画眉的阿姨,意有所指的说道。

    “……”

    四人都是一愣。

    然后。

    水墨画眉、水墨画眉的母亲、水墨画眉的叔叔全都一齐看向了水墨画眉的阿姨,他们的目光之中没有一丝同情,多的反而是……嫌弃与催促!?

    “我说你们……”

    水墨画眉的阿姨气的都笑出声来,一家子人居然因为一个刚认识不久的外人针对起自己来了,天底下还有比这更令人郁闷的事?

    不过她倒不敢跟自己的嫂子和水墨画眉撒泼,只得揪住自己的男人破口大骂道:“好你个姓杨的,你这眼神是什么意思……”

    “别废话了行么?”

    水墨画眉的叔叔却直接打断了她,一甩胳膊催促道道,“让你出去你就快点出去,耽误了大哥的事你担当得起么你?”

    “咳咳咳……”

    水墨画眉的阿姨没想到自己的男人居然会说这种话,一口气直接没喘过来,憋得咳嗽了好几声才终于顺了气,刚想再说点什么……

    “老二,你先把慧芹带出去行么?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水墨画眉的母亲终于说话了,此时她的脸色并不怎么好,语气也比平时要强硬许多。

    “嫂子……”

    水墨画眉的叔叔也是一愣,他也是满心的好奇,想要留在这里见证左旸的神奇之处呢,结果没想到自己老婆这么一闹,自己的机会也被剥夺了。

    “好吧,嫂子,我就在外面候着,有事随时叫我。”

    但看着水墨画眉母亲那不容商量的目光,躺在手术室里面的又是自己需要仰仗的大哥,他也不敢再说些什么,只得强压着好奇心回头拽住自己的老婆向外面走去。

    一直等到他们二人彻底走了出去。

    左旸才冲水墨画眉点了下头,道,“打开吧。”

    “哦、哦。”

    水墨画眉连忙应了一声,手脚麻利的将包裹在三足金蟾摆件外面的丝巾层层解开。

    但打开之后,看到三足金蟾摆件此时的样子,她的脸色却是又变了一变,一脸怪异的道:“唉?这是怎么回事?之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三足金蟾摆件右侧的那个只有针尖小红点已经变成了硬币大小的一个大红点,除此之外,这个大红点中间的位置,还露出了一抹黑色!

    “这是……”

    水墨画眉的母亲则是不明所以的看向了左旸。

    “你们可听说过死玉?”

    左旸先是问了一句,说完也不待两人回答,便自顾自的解释了起来,“古时流传的道法中,有一种常用于封存无法被超度的冤孽的特殊方式,封存冤魂所用的容器就是玉石,而封存了冤孽的玉石,就叫死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