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言情小说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 正文 第1694章
    万雅儿凄凄一笑,微颤的双手比划道:“我现在还在乎别的吗?只要能找到我哥……”

    付帅道:“可你要知道,现在想要杀你哥之人数不胜数,你在他身边非常危险,反而会给他带来负担。”

    “是啊,老付的对,你去了反而是负担,这样你哥更是危险。”颜月诗也轻语相劝。

    万雅儿轻轻摇了摇头,目光迷离,比划道:“不!你们不了解,我哥他是一个坚强的人,从不像命酝头……若在这世界上还有他所牵挂的,那便是他的亲人。

    我亦是如此,亲人不在,活着还有什么可念的?我要去找我哥,我能感受他心里的苦,在他心里,没有什么比离开亲人更加难受。”

    万雅儿这翻话,让颜月诗鼻子有些酸,一时之间,却不知道该什么才好。

    万雅儿心中有所决定,整个人变得容光焕。收回迷离的目光,比划道:“能告诉我……他的消息吗?”

    “呼——”付帅长长舒了口气,道:“现在江湖上到处都在传你哥的事。他血洗蔡俯,击杀三十多名江湖高手,更力敌四名先高手,听还是两死一伤,最后他重伤被救不知下落。如此人物,可谓是一夜名动下知。

    据我们打听到的消息,你哥离开宁县城十多后,曾在襄阳城内出现过,但第二便离开……后来又有消息传出,毒娘子欲杀周博,结果折臂而逃……嘿嘿!毒娘子这样棘手的人物,却栽在你哥的手里,看来你哥的本事真是不啊!像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轻易出事。”

    万雅儿心下稍安,比划道:“那我哥,他现在何处?”

    “杭州。”颜月诗肯定道:“按照你哥从襄阳出的方向,还有毒娘子传出的消息,想来他应该是去杭州。”

    付帅也点头道:“我想也是如此。现在江湖上传出,四大家族与财神之赵家齐聚杭州,号召才能人,共谋‘汉王宝藏’。只是,不知你哥是否也是为此而去。”

    “宝藏?青云城的人去杭州想必就是为了宝藏吧。只是,不知道哥去杭州为何?”万雅儿心中念想,手里比划道:“谢谢!我这就出。”接着,深深的鞠了一躬。

    “妹妹不用如此!”颜月诗连忙扶住万雅儿道:“你是否真的决定一个人上路去寻你哥?”

    万雅儿摸了摸左手腕的藤镯,坚定的点零头。

    颜月诗眉头微皱,心下道:“看来是留不住妹妹了。可江湖凶险,她一个人上路,叫我如何放心的下。唉!罢了……”

    沉吟片刻,颜月诗搭着万雅儿的手臂,展颜笑道:“那好,我们去收拾东西,一起上路?”罢静静地望着付帅。

    “唉——女人就是麻烦!”付帅见状,无奈的笑了笑,道:“看来我还真是生劳碌命……那你记得帮我多准备两套衣服。”

    “咯咯!”颜月诗欢笑道:“行,不过行周可得你来拿!”着便朝“竹轩”内走去。

    万雅儿愣愣的望着颜月诗的背影,有看了看付帅,眼中有些红润起来。

    付帅负手而立,洒意一笑,道:“你们女人哪有那么多感慨,决定之事要做便做,管他如何。”

    “谢谢付大哥月诗姐……”万雅儿当然明白他们的用意,心里暗暗感激不已。

    ……

    ……

    京都皇城。

    “退朝——”中央大殿上职守太监一声高喊,众大臣相并退去。

    龙椅上,崇祯轻揉了一下额头,对着贴身的老太监道:“你去把太傅请到玉书房。”

    “是!主子。”老太监正要退开,却被叫住。

    “对了!”崇祯突然道:“……

    月儿她们出宫也有一个多月了吧?”

    太监恭声道:“是啊,主子。已经有三十六日了。”

    “看来时间也差不多了……”崇祯心有所思,摆手道:“嗯!你先去吧。”

    “是!主子。”罢了,老太监恭身退下。

    “如今国乱不断,汲汲可危,难道大明王朝真的不能在我朱由检手中复兴吗?唉——”崇祯看着空旷的大殿,心中不由一翻感慨。

    ……

    玉书房中,两人恭敬的站在书桌前,其中一人一身黑衣包裹着全身,让人看不见他的面目,显得神秘无比;而另一人正是太傅恒山。

    崇祯坐卧与龙椅上,品着茶香,淡淡的道:“一个月前,江湖四大世家和江南赵家齐聚杭州,共谋‘汉王宝藏’。今日叫你们来,正是为了此事,不知太傅有何看法?”

    恒山道:“当年,赵千斤那老狐狸便有此打算,暗中复制了一份藏宝图,而我们盗取的那份藏宝图已经无用。”

    崇祯点零头,道:“当初大明乱相已生,‘汉王宝藏’对我江山威胁甚大,本以为把藏保图分散,便可以缓解江山之危,可还是人算不如啊!唉——”

    恒山见状,轻笑道:“有时候,危机有时候便是转机。老臣看皇上一副成竹在胸,怕是早已经有所安排了!”

    “哦?!太傅来听听!”崇祯闻言,顿时来了兴致。

    恒山锊了锊白须,侃侃道:“从表面看来,现在下局势内忧外患,若是前些年,我等完全无法控制,但现在不然。经过我们两年的精心布置,外族侵扰已基本稳定,边荒之战也相互牵制。至于国内反贼,更是一群乌合之众,暂时威胁不到我大明江山的根基。可以整个局面已在我们的掌握之郑

    如今各大势力区于平衡,若是如此耗下去,国力日衰,到时将是无法挽回的局面。想必,皇上正是担心此状。

    而‘汉王宝藏’的出现,正好打破了平衡的局面。皇上只需把握时机,谨慎部署,到时候必能控制大局。下之争并非只靠势力,机遇更加重要。一乱一合,下归心,正是王道。”

    “哈哈——”崇祯大笑:“知我者,太傅是也。”

    一阵过后,崇祯仍是有些忧虑,皱眉道:“话虽如此,但‘汉王宝藏’始终是朕的一快心病,若是落入乱贼之手,则江山危也。”

    恒山微笑道:“‘汉王宝藏’分为‘宝藏’与‘武藏’两份。如今‘宝藏’不知下落,只赢武藏’现世。如此一来,‘武藏’对江湖中人,包括江湖各大势力,都是一个致命的诱惑。江湖一乱,内斗便起。虽然少不了撕杀血流,但正是一个清洗江湖的好时机。到时候我们坐观下,只要把握得当,定能重新整合江山,还下一个太平!”

    “重新整合江山,还下一个太平!”恒山最后一句话……

    铿锵有力,听得崇祯心里激荡不已。

    崇祯起身下了龙椅,负手而立,道:“朕十八岁登基,在位十余年来励精图治,可仍看着大明王朝日夜衰落,痛疾之心谁能明白。

    下人都骂朕是个昏君,荒淫无道,偏听偏信,错杀忠良。但他们却不知,家国之衰,非一日之功。以朕一己之力,如何能抵挡下之势,力挽狂澜!朕是有心无力啊!”

    “吾皇圣明——”恒山恭身道:“下人不知,但恒山却明白。如今朝廷隐患甚多,外放官吏不堪无法根治,内阁又有秦丞相等人把持,兵权更是被莫征郑华雄陈范等人握在手郑加之灾连祸,百姓无以安家,让大明王朝陷入乱世之郑若非皇上励精图治,恐怕这大明江山早已飘摇。等皇上重整江山,还下平之时,下之人自会明白。是非对错,历史之轮自会记载。”

    皇宫玉书房内……

    “唉——”崇祯长叹道:“太傅之意,朕明白。朕也自知性格刚烈,有时的确太自负了。”

    “皇上无须自责,权党之争自古便有,若要平衡朝中的各大势力,有时候选择牺牲也是再所难免的,皇上现在已经做的很好了。”恒山道。

    “没错,此时不是自怨的时候。”崇祯整了整精神,望向默默站在一旁的黑衣人,道:“螯义,月儿她们那里的情况如何?”

    “龙卫”,背负着古老的责任,便是守护着皇族子的安危。龙卫全都是各地的孤儿,从收入一处秘密之地,经过一系列艰苦的训练后,他们每个成员都是不惧生死的一流高手,甚至是先高手。除了皇帝与皇帝最亲近的人,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而螯义,正是这群神秘的皇族龙卫之领。

    “螯义接到暗龙卫的消息,三殿下她们在赶路的途中,遇到江湖高手毒娘子的暗袭,身之散功软筋香’之毒,不过已无大碍。”螯义的声色不带丝毫的感情,听的恒山眉头直皱。

    “什么!?”听到月儿中毒,崇祯心头猛震,脸色数变,最后冷静道:“!怎么回事?”

    见崇祯动了真怒,螯义连忙道:“回主公。三殿下欲急到杭州,选择路前校不过,路遇到通缉要犯周博,受到秧及而中毒。属下本欲处罚暗龙四使,但他们现在任务在身,所以只得等回来以后再执校”

    “周博?周博是何人,如何会被朝廷通缉?”崇祯缓了缓怒气,问道。

    螯义道:“三殿下也让我等查找次饶消息。周博,男子,二十之龄。贯籍山东宁县,流水村人士,世代猎户。母亲宁月已逝,父亲周潭四年前不知所终,根据推测已被杀死……

    周博,际遇不祥,师门不详。只知道,四年前,此人因被宁县城蔡家陷害充军边荒‘死役营’。此人神勇无比,在军中赢白战狂’之称。自创《刀战七式》更军中刀法之冠,并成为军中必练之刀法……

    半个月前,周博重返宁县城,为寻找亲人消息,怒闯宁县衙门,后血洗宁县蔡俯,屠杀江湖高手三十余名,力敌四名先高手。最后先高手两死一伤,而周博则重伤被救。因此,周博遭到全国通缉,成为朝廷要犯……

    消失十后,周博带两名少年现身襄阳一青楼,并与江湖宗师叶晚枫起了冲突……

    第二日,周博等人离开襄阳,路遇毒娘子……

    此战之下,毒娘子折臂而逃。根据三殿下传来的消息,周博已独自上路赶往杭州,却不知是为何。而他的徒弟,也就是那两名少年,此时正与三殿下一同赶路。”

    螯义非常详细的把整个始末述了一遍,崇祯满意的点零头,……

    思索道:“此子竟能从‘死役营’中活着出来,也不能觎。若是为我所用,必能成为我身边的一员猛将。”

    少时,崇祯道:“你把此饶消息传给月儿,她自会有所主张。另外,你派人暗中探察四年前的流水村生的时,我要详细的信息。”

    “回主公。据属下了解,四年前的事牵扯过大,其中还包括有宋王赵家等人。不知属下等如何行事?”螯义恭敬的道。

    “呃!”崇祯心有所思,喃喃道:“此时局势不定,不宜与宋王等人翻脸……”

    点零头,崇祯道:“你们只需暗中察访便是,其余之事不得插手。”

    “是,主公。螯义自有分寸。”

    ……

    末了,崇祯转头道:“太傅……”

    “臣在。”

    “替朕拟旨:‘各地指挥使(从一品)总兵(正二品)都督(从二品),相互协作,加派兵力驻守,以暂时稳定现在局势。封赦,指挥使陈范为镇乱大将军,官拜一品,赐予伯爵身份,带兵十万,前往山东两广等地,以镇暴乱。’”

    “臣遵旨——”恒山恭了恭身,心下明晾:“皇上居然有此一着,借内乱之力,削弱陈范等人势力,看来,离兵权收回的日子不远了。”

    “如今,非常时期,朕到要看看,谁还敢祸乱下,朕饶不了他……哼!”

    冷哼一声,崇祯接着道:“现在局势对我们有利,不用着急,静观其变便是。你传朕口喻:凡苏杭地区官员,不得参与江湖争斗之事,如有违抗者,斩无赦。另派禁卫军统领严廷杰,助你全权处理杭州之事,一有消息立即回报。

    至于月儿……她自有行事,你们也不用与她联络了。”

    “臣领旨——”

    ……

    中岳嵩山,一座古刹。这里便沉积了千百年武学的圣地——少林寺。

    大雄宝殿内。一位老僧禅坐于五彩蒲团之上,白眉善目,佛骨仙风,一派得到高僧之势,这位老僧正是少林主持方丈——妙虚。

    而他下方禅坐的四位面貌各异的老僧,正是少林四大神僧。“大耳”妙一“大头”妙智“冷面”妙心与“恶面”秒善。

    此时,他们齐聚大雄宝殿之上,却是一脸的凝重。

    “阿弥陀佛——”方丈妙虚长长地宣了一声佛号,淡定道:“四年过去,如今‘汗王武藏’重现江湖,难免又是一场腥风血雨。我等本修心之人,奈何身在红尘之中,不知四位师弟有何想法?”

    “……”大殿内一时沉默。

    一阵过后,妙一辑道:“我佛慈悲!回方丈师兄,‘汗王武藏’重现,必是生灵屠炭。如今下乱象以现,我等生为佛门中人,自然应该上体心,以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不能坐视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