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言情小说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 正文 第1696章
    “怎么可能?如此远的距离,他怎么可能现我们??”袁海惊起一身冷汗。来不及疑惑,强控制自己冷静下来。身为一名杀手,失去冷静便等于会失去生命。

    “嗖——”转念之间,利箭再次射出……

    众人都已躲到树后,暗自松了口气,也不担心再有人被射中。

    可就在他们心神松懈之时,利箭附着一层白光射向树木。而大树如摧枯拉朽般被箭支轻轻穿透,射中躲在树后的一名杀手,一箭穿喉,连叫喊的声音都无法出。如此一来,又是一名敌人死在周博手里。

    无声的恐怖在众杀手的心中蔓延。如此下去,谁能活命?

    袁海心中更是惊惧,暗忖道:“好凌厉的箭法!不简单的人,难怪能在黑榜下活着……既然他已经现我们的踪迹,避无可避,那也无须再潜行。不如战决,一战生死。”

    比了个手势,袁海轻喝道:“放出信号,改变计划。先投放毒雾,再围而绞杀。”

    “是!”

    ……

    “砰——”

    天空中一声信号响起,随后无数毒雾弹被投入周博附近。转瞬的工夫,林中弥漫着毒雾,无数蛇虫鼠蚁立刻死去。

    “此次的敌人与以前的不同。有组织有纪律,应该有人指挥。不过,想要对付我,就必须要付出代价。哼!”周博暗暗揣测,经过他刚才那一招“打草惊蛇”,已经得知敌人的一些情况。

    以灵识为媒,树林百丈之内的一切都在周博掌握之中:“东南方向敌人最多,本该避让攻其弱点。可如此杀局,敌人怎会算漏。现在看来,只有反其道而行,才不会落入敌人的陷阱之中。”

    看着周围浓浓的毒雾,周博脸上泛起一丝冷厉。也不去理会,仍就抽出身后的箭支,朝着东南方向射去……

    “嗖——”……

    “嗖——”……

    每一支利箭射出,便会带走一个敌人的性命,唯有染血的草木证明他们曾经活过。

    ……

    短短半刻的工夫,已有八人死于周博箭下。如此猎杀,到底谁才是猎物?谁又是猎人?

    丛林内,毒雾弥漫,不时传来痛苦的惨叫,绕是听得人毛骨悚然。

    经过多年杀戮的洗礼,袁海本以为自己已经对生死无所畏惧,可就在今天,他却犹豫不觉。

    这里的杀手全都是组织精心培养出来的精英,如今看着他们一个个死去,就算他是冷血之人,也免不了心有所动。

    收到一个又一个属下传来被袭的信号,袁海心中突然生出一种退让之意,甚至开始后悔当初的计划,毒雾非但不能给对方造成伤害,反而成了对方掩护的方式。现在他们无法现敌人的踪迹,但敌人却能准确的猎杀他们,此消彼长,死伤惨重,已是骑虎难下。

    “长老!”

    “长老……”

    短短时刻便死去如此多人!众人的催促,容不得袁海多作思虑,立刻作出一个决定,拼死一博。毕竟死去的人不能白白牺牲,否则他回去如何向组织交代。

    于是,袁海决断道:“立刻出信号,所有人服下解药冲进去。能杀死周博者,直升一级。”

    “是!”

    “上——”

    ……

    血衣门的杀手渐渐逼近,死伤也越来越多。

    丛林内早有周博布置的陷阱,若是平时使用,只能挥一半的威力,但在毒雾的掩护下,至少也能挥八层的威力,硬是拖住了后方杀手的追击。

    周博射完手中的箭支,把长弓别在身后,随即跳下大树,朝着东南方向直奔而去。而林中的毒舞却丝毫阻碍不到他的步伐。

    周博一路小心的移动,游走在敌人之间。靠着冷静的头脑和精准的判断,一有机会便拔刀斩杀,没有半点犹豫。

    ……

    “啊——”

    “小心……”

    ……

    “在你后面……”

    “啊——”

    ……

    不得不说血衣门的杀手的确悍死。在如此不利的环境中,在周博的全力扑杀之下,居然还能舍命一击,让他也身中数刀。不过,以周博现在‘锻骨’小乘之境的外功,自然无碍。

    敌人的血和自己的血交织在一起,周博此时就如血海中重生的修罗,不断的收割着敌人的生命。仅仅一刻之后,死伤在陷阱之下的已有五六余人,而死在他手中之人也有十余。

    “长老,这样下去我们必会全军覆灭。该如何是好?”旁边一名杀手焦急道。

    “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短短时间内,血衣门的杀手只剩下小半不到。袁海见状心急如焚、怒火冲天,但更多的还是无奈。

    ……

    “呼——”

    就在众人无计可施之时,一阵微风徐徐吹过,驱赶着毒雾。

    风声萧萧,片刻之间,毒雾便随风散去。

    “天助我也!”袁海台头望去,满是惊喜。连忙命人在兵器之上涂上剧毒,快前行。

    没有毒雾的阻碍,度不知比刚才快了多少,几个起落便追了上去。

    ……

    大风突起……

    ,吹散四周的毒雾,显现出两个身影。

    “啊——”

    一名杀手眼如铜铃般,惊惧的望着周博,随即缓缓倒下,胸口却插着一把断仞。

    “不好!”周博看了着散开的毒雾,随手丢弃断剑准备离开。可敌人却及时感追道,没有给他多余的时间……

    “咻咻……”细细的破空声直向周博而去,正是敌人的暗器。

    “呃!”暗器虽快,但在周博眼中却不及自己箭的一半,这便是质的差距。脚步一错,轻轻闪身躲过了暗器的偷袭,接着撑刀驻入地上,大口喘吸着。

    回头望去,暗器射入远处的一颗大树,瞬间的工夫大树开始枯萎,直到腐烂。d

    “好毒的暗器!”淹了淹口水,周博暗暗提醒自己不可大意,否则今日难逃一死。

    ……

    就在周博停顿之际,袁海两个起落便落在周博面前,挡住他的去路。而其余的杀手也6续围了上来。

    袁海已经看不清周博的真正面貌,只见他白散乱,一脸的血,张狂且凶恶。

    “周博,我们还是低估了你。不过……你仍得死!”袁海死死的盯着周博,仿佛想要把眼前这人活吞了一般。死了这么多属下,全都是组织的中坚力量,叫他如何不怒。

    群战,周博从未有过退缩。即使遇上比自己厉害许多的人,也未必能奈何得了自己。这一点,他对自己很有信心。

    周博横眉扫视了周围一眼,冷冷道:“我会活着。”话音刚落,整个人便急退两步,拔刀而起——“怒战式”……

    “布阵灭杀!”袁海怒喝一声,整个人腾空而起,掌含内劲,直奔周博而去。

    周博步法急踏,躲开袁海含怒的一击。现在的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量在去硬碰。

    可他刚一多开,便被其余杀手围困在阵法之中。

    “天罗”阵乃是血衣门的主要杀阵,人越多,威力就越大。只是如今二品杀手与三品杀手死掉一半,只有一品杀手三人无恙,阵法勉强可用,但威力却小了许多。

    “杀——”

    ……

    避重就轻,以强击弱。这便是周博现在选择的群战之法。只见他来回穿梭于杀阵之间,对敌人逐个击杀,阵法根本束缚不了他。

    虽然身上多处受伤,但对周博来说却算不了什么,体内七情之气快运转,几个呼吸便修复了伤势,就连敌人兵器上的荼毒也被完全清除体外。除了感到阵阵疼痛,其余并无大碍。

    “喝——”袁海见状心中焦急,大喝一声又一次扑上前去。

    周博正要挥刀,见一个人影扑来,连忙一个错步,身子急转,闪开一旁。刀势一顿,续而向另一方攻去……

    面对周博如死亡般的刀法,这些杀手连护体罡气都没有,根本无法能挡其势,只能一个个被歼灭。

    “死了!都死了……”袁海牙齿紧咬,心中大恨,自己等人的暗杀隐若之术在周博身上毫无用处,就连度身法也比之不及。面对周博那种凶悍的刀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属下被杀。

    ……

    看着最后一个手下死在自己面前,袁海已经陷入癫狂。不顾当初门主的叮嘱,咬断口中的虎齿。顿时,一股腥辣的味道灌喉而入,令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力量,强悍的力量。

    “周博”袁海青经暴露,面目狰狞的对着周博道:“本座已服下‘仙丹’,二个时辰内,功力提升三倍……这次看你如何跑!本座不把你碎尸万段,就誓不为人!”

    “呼……呼……”

    “人若杀我……我必杀之……”周博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喘息道:“你服的是‘聚神丹’吧!此药乃是江湖禁忌……自残增功,弑杀成性……没想到你居然不顾一切,使用禁药。也许在你们的世界里,没有应不应该,只有强与不强。我为了我的亲人活着,但你们却不知道自己还活着。实在可笑,可悲……哈哈——”

    “聚神丹”是周博听万先生提起的,此药的确神奇,能在短时间内增加数倍功力,但副作用却过大。先不说药效过后,会让体内经脉受伤无法恢复。而且服用此丹之人会狂性大,杀虐成性。所以,在江湖之上,服用此丹者具是武林公敌,称之为禁药。

    袁海神色一顿,随即怒吼道:“周博……我,要你死!死——”

    一声暴起,袁海右手袖中暗藏短剑,再次冲向喘息中的周博……

    “哼!”周博冷哼一声,举起残破的大刀,迎向袁海……

    “呼——呼呼——”刀风破空,与拳脚来回交错,瞬息工夫便交手十来招。

    若在平时,二人单打独斗,袁海毫无胜算。就算服用‘聚神丹’,想要胜过周博也非易事。只是现在,周博在被追杀之时体力消耗甚大,虽然伤势无碍,但直到现在仍没有缓过气来。

    以前战场之上,周博面对的都是一些普通士兵,就算是人再多,也不会费太多力气。可面对袁海这样服用了‘聚神丹’的高手,与之交手一阵后,他便有些无力再续了。

    “砰——蓬——”……

    “哈哈——杀!老子要杀了你”袁海越战越勇,拳脚疯狂的砸向周博,震的四周气荡四射。

    面对袁海如洪流般疯狂的攻击,周博大感无奈,只能苦苦防御,希望对方药劲一过,到时便有机会了。

    ……

    ……

    二人一攻一防激战甚久,周博体力已经快要透支,如此下去,生死难测,哪还有什么机会。

    头脑越来越昏沉,周博仍努力控制着自己的灵台清明,全力抵挡袁海的进攻。

    袁海暗恼,心里烦躁不已,早没有刚才的张狂。自己疯狂攻击了这么久,可还是无法重创周博,如此下去,药力一过,他还凭什么去杀死周博。

    “有种就与本座一决生死!喝——”袁海眼中寒光一闪,战意再次提升,整个人如离弦之箭,直射周博。

    “娘的!拼了!”

    周博同样憋屈的很,只能防守却无法反击。现在体力也渐感不支,若不拼命,难道等着被宰吗?

    “杀——”周博双手握刀,一声怒喝,阵阵浓……

    烈的杀气向周围扩散。白张扬,仿佛回到战场杀斗一般。

    “生死式”——杀气纵横,生死两立。

    周博将体内所有的“七情之气”灌入双手,猛地斩向袁海……

    “哼哼!周博……你这次死定了!敢与我硬拼,尝尝我功法的厉害……”袁海心中早有算计,就在周博挥刀斩向自己之时,身子突然在空中违反常理的闪向一旁,再折向周博的左侧……

    “怎么可能?!”周博一惊,不曾见过如此诡异的功夫。于是强行收势,不顾血气逆转扭转身子。

    “噗——”一股血箭从周博口中射出,直向袁海面门。

    关键之时,他突然想起在破庙内,龙俊耍毒娘子的那招。心中自嘲:“没想到自己也会用这种招式。”

    “什么!”袁海袖中藏剑暗扣,正要射向周博心脏之时,一股血箭却直射面部而来。

    “吒啊——”

    猝防不及之下,袁海被血箭射中双眼,出历声的惨叫。他本能的一抖,袖中藏剑却已放出……目标正是周博左侧。

    ……

    时间在周博眼中仿佛静止,一把短剑印入他的眼眸,慢慢靠近自己。

    “轰——”

    周博脑中一声巨响,心中转过无数念想……仿佛有父亲的教诲和关怀……小雅的依偎和思念……爷爷的帮助与尊敬……还有朋友的倾诉……

    “我能死吗?!我凭什么证明自己的存在?凭什么?!我要活着!我要活着……”周博心里拼命的撕喊着,眼中神光暴射透着坚毅,那是一种坚定的不屈。在强大的求生意志下,他撤回左手,不顾一切的抓向飞来的短剑。

    “嗤——嗤——”剑若泥鳅,在手掌之中轻轻滑过,一条红红的血痕染满剑身。

    周博指若精钢,死死钳住剑身,手掌传来阵阵生痛……就在剑尖抵住胸口之时,短剑终于停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