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狂暴逆袭 > 正文 第一六〇九章 内出血
    第一六〇九章内出血

    “平了他院子的,抢了他酒的,都遭了天谴。

    我怎么办?我是不是也要去自首?”

    他不知道这些自首的家伙,是怎么发现自己遭遇天谴的。

    他作为一个“看客”,之所以出现在现场,并紧跟着来到执法院。

    可不是因为爱看热闹。

    而是他自己,昨晚上做了一个梦。

    梦见一个处于混沌之中的威严身影,告诉他。

    “坏事做多了,去到执法院自首吧。

    否则就要被天谴。

    天道循环,报应不爽!

    莫要自误!”

    对此,他晨起的时候,觉得心中沉闷,但是没有当回事。

    然而心中总是拧巴着,觉得今天若是不去看一看,自己就心里不舒坦,老是有一个阴影在心中滋生壮大。

    所以,鬼使神差一般,就出现在鲍老爹的酒坊外。

    他以为,看梦境是否应验,先看看金湎。

    那家伙做的坏事,比自己可是多多了。

    自己至多就是一个有组织的盗贼首领,从未动手抢过人,杀过人。

    仅仅说水流云小院和水流西的长生酒这一件事情,因此死掉的攻击一方流浪汉,以及守护一方老孙家的强者有多少?

    死了这么多人,罪过比自己大多了吧?

    然后,跟着来到执法院,墨老板完全懵了。

    整个执法院,挤满了声称攻打过水流云小院,抢走过水流西长生酒的家伙。

    要自首,求审判,要坐牢。

    听听这些家伙和金湎的狂怼吧。

    因为听从了金湎的安排,做下了天怒人怨的坏事,此时遭遇天谴,不自首就要被活活地,一粒粒细胞炸成虚无。

    “天啊,你真的看不下去了吗?

    天道有情,这是给了我一条出路?

    要不然,我是不是也要被一粒粒细胞,从里到外的开炸?”

    越看越是心惊,越看越是觉得,自己的内脏细胞,已经开始作怪。

    仿佛有第一颗细胞,已经蠢动,要开炸一般。

    墨老板此时,竟然浑身发冷,有了强烈的尿意。

    而他不知道的是。

    林西一晚上在宝家的密室之中沉睡。

    其实睡着的,只是一具化身。

    他的本尊,施展神形百变秘术,忙乎了整整一个晚上。

    只要是参与过攻打水流云院子,抢过他长生

    酒的,包括盗走了鲍老爹星币的墨老板,都被林西光顾。

    林西找到他们的手段很简单,沿路隐匿飞行,催动生命本源,感应喝过长生酒的家伙,一感应一个准。

    生命本源汁液,本身就已经足够他感应了。

    更不用说,这汁液之中,多少融合着他的一些宝血。

    林西同时开启血脉纠缠的话,每一个喝过长生酒的人,都历历在目。

    找到这些家伙,林西直接就丢进去一张幻境力符。

    使得这些家伙,每一个都认为自己在做梦。

    而梦到的景象,就和墨老板的梦境,一般无二。

    同一个梦,数以万计的人做过,但是没有人当回事。

    老子做的坏事多了,什么时候遭过天谴?

    天是啥?

    老子是无神论者!

    从昨天晚上开始,就不断的有人从内脏开始,一颗颗细胞开始炸裂。

    就像是瘟疫传染一般,数以万计的喝过长生酒的家伙,都开始内出血。

    内出血这种事情,在天机族人之中,是不存在的。

    科学医学发到到这种程度,怎么会有这样的病变出现?

    除非是正在战时,那可能被对方打得内出血。

    然而,整个生命科学院医学分院,从昨天晚上开始,就迎来了大批的内出血患者。

    检测是能够检测到,甚至能够清晰地看到,一颗颗细胞爆炸的过程。

    但是,超时代的医学,竟然无法阻止这种爆炸的持续发生。

    至于原理,根本就搞不清楚。

    直到最后,大批的内出血患者相互交流一下。

    才知道,自己这些造过孽,做了大量坏事的家伙,都做过同样一个梦。

    自己是遭了天谴了。

    让天谴离开自己的唯一办法,按照梦中那个混沌强者的指引,那就只有自首了。

    然后,这些家伙发现,自首的念头一发生,内脏细胞的炸裂速度,立即减缓。

    确定要前往执法院自首之时,细胞炸裂的速度,减缓到最低。

    动身前往执法院,并高呼我要自首时,细胞炸裂竟然全部停止。

    有些不信邪的,见到细胞炸裂停止了,直接就想转身离开。

    然而,刚刚起了这个念头,大量的内脏细胞,就开始炸裂。

    尼玛啊!

    反复试验之后,大批的坏人,坚信这就是天谴。

    特别是那些怕的要死,宁可坐牢,甚至将牢底坐穿,也

    不愿意看到自己一点点炸死的,更是受创的内脏,有了恢复的迹象。

    这就更加坚定了,他们要自首,求审判的决心。

    墨老板看着数以万计的家伙嘴角的淤血,一个个疯狂叫嚣,要重新做人的家伙,终于听到自己的心脏上,一颗细胞炸裂的声音。

    “我……也要自首……”

    墨老板心中出现这个想法,大批蠢动欲炸的细胞,顿时安静下来。

    正在疑惑,是不是幻觉,或者仅仅是一个意外之时。

    啪啪啪!

    连续三颗细胞,同时炸裂。

    一口淤血,顿时涌出来。

    直接就亡魂皆冒,朝着执法院,此时临时搬出来的审判台冲去。

    “我也要自首。

    我是摸金手的老大。

    我盗刷了鲍参军的星卡,但是雇佣我的,却是金湎那个孙子啊!

    我有罪,我认罪,我求求执法院,秉公办案,将我这个坏人审判,但是也绝对不要放过幕后黑手。”

    墨老板竟然是,存在了无数万年的盗窃组织,盗窃了无数大户人家,甚至城主府财政司,无数星币的,摸金手的老大。

    “尼玛啊,这可是挖出大人物来了。

    摸金手一向盗亦有道,这一次,怎么将手伸向一个老残废,一个傻小子?

    似乎违背了他一向的宗旨啊!”

    “又是特么金湎。

    这个家伙简直是丧心病狂了。

    毁掉水流云小院,抢走水流西长生酒,盗刷鲍老爹星卡。

    这是要彻底灭了水流云和水流西啊!

    人家水流家族,硕果仅存的姐弟俩,和他什么仇,什么怨?”

    此时,大批的执法军军士,手持盾牌和法剑,将要自首的所有人,都挡在审判台不远处。

    审判台上,一个身穿法袍的大法官,此时铁青着脸坐上了高背靠椅。

    “现在,对水流云小院被夷平一案,水流西长生酒被抢一案。

    鲍参军星卡之中,加盟费被盗刷一案,并案处理,当场立案。

    本大法官,沈步青,主持此案的审理和判决。

    下面,你们自首的,一个个上来,陈述真实案情,但有一句虚言,所有陈述,皆不采纳。

    第一个自首的,上来陈述。”

    沈步青,执法院第一大法官。

    也是金家最忠实的附庸家族,沈家的老祖。

    此前,做出对三个案件不予立案决定的,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