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历史小说 > 崇祯聊天群 > 正文 1024 毕业
    朝廷军队虽然和洞吾军队没有会战,都只占着各自的城池按兵不动。可双方的斥候战,却一直在交手,并且很激烈。原因自然不言而喻,谁要取得了斥候战的胜利,就能把对方打成聋子,瞎子,主力打胜仗的优势就会大大提高!

    明军夜不收的装备好,士气高;而洞吾斥候则对地形更为熟悉,对环境更为适应。在一开始的时候,算是打了个旗鼓相当。不过随着斥候的消耗,洞吾这边的斥候损失多了后,有点难以后续的态势。而明军夜不收这边,经过锻炼后反而有越战越强的趋势。

    但不管如何,明军夜不收也消耗了不少,这不,连富御蛮这样的把总,都带了人出来参与斥候战了。

    这边正低声说着话时,忽然靠外侧的树上响起了几声鸟叫。旁人听了不会觉得有什么,可富御蛮一听,顿时一个激灵,立刻站了起来,往外走去。其他军卒一见,也都没再说话,纷纷跟上。

    靠近官道后,富御蛮抬头看向一颗大树,上面有一名夜不收,也看到他了,给他打着手势。这让富御蛮有点疑惑,因为树上的属下告诉他,是北边有人过来,而不是南边。

    北方来人,应该是自己人。可这条路上都是自己负责,要是有人过来,自己应该知道啊!

    不管如何,富御蛮一声令下,顿时,他的手下纷纷靠近官道埋伏了起来。

    “得得得”地马蹄声,由远及近传来。富御蛮看到,就是穿着明军军服的,难道真是自己人?他用手示意下,于是,一个手下前行,往北走了十多步,上了官道摇手示意对方停下。

    三骑飞驰而来,看到官道上有人拦着,是明军士卒,那马便稍微减缓了一点,不过速度还是很快地过来。

    “喂,你们是那个营的?要去干什么的?”官道上的夜不收稍微退向边上,同时大声问道。

    那三个骑士似乎互相看了一眼,而后其中一人嘴巴在张,但是听不清楚。声音实在有点低。

    路边扶着的富御蛮看得眉头一皱,心中立刻警觉了起来。

    “问你们话呢,哪个营的?”那夜不收见离得近了,便再次大声问道,“先下马说个清楚!”

    可那三人听了,不但不回话了,甚至还提高了马速,快速冲了过来。

    那夜不收一见,立刻知道不好,便急忙往边上山林躲去。可高速奔跑的战马,已经到了他身边,领头的那个骑士,不知何时手握一把刀,只是轻轻一带,就见鲜血喷向空中。

    几乎与此同时,富御蛮猛地大喝一声:“射!”

    说话的同时,他已经拉弓射箭,“嗖”地一箭射了出去。

    一名骑士几乎在弓弦声响起的时候就中了箭,从马上掉了下来。

    其他明军夜不收跟着射箭,却是慢了一步,被剩下那两人冲了过去。不过最终还是有一箭,射中了逃过去的其中一匹马腿上,战马失去平衡,那骑士倒也了得,连忙跳离战马,翻了几个前滚翻后就站了起来。

    冲过去的那名骑士见此,好像想调转马头来救他。可失去战马的那个看到富御蛮他们从两侧山林中冲了出来,便立刻转身向他同伴挥手道:“走,快走!”

    随后,他竟然拔刀自刎,丝毫没有犹豫。

    正往前冲的富御蛮见此,不由得一愣。这么决然的洞吾斥候,还真是少见。这个念头,也只是在他脑中一闪而过。紧接着,他又连忙张弓搭箭,他的手下也纷纷照做。

    只是很可惜,最后那名骑士见同伴自杀,他便没有停下,催马疾驰,虽有一箭射中了他的肩膀,却也让他跑掉了。

    富御蛮皱着眉头,上前检查了这两名洞吾斥候,感觉很是有点蹊跷。实在是这几名斥候来得诡异,表现也很诡异。真是很可惜,没有抓到一个活口。他们的身上,也没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收拾了同袍的遗体,富御蛮带着手下回转大营。这一路上,他沉默不语,想着刚才的这事。

    和洞吾的斥候战,原本大明这边已经逐渐占得上风了。可到了年前的时候,洞吾那边突然像发疯了一般,增强了斥候的力量,甚至是用数量代替质量,短时间内,重新扳回了局面,不过代价是损失巨大。

    之前的时候,富御蛮倒也没什么想法,有可能是洞吾的他隆王重视斥候战,这也是常有之事。可今天,那几个斥候这么反常的行为,忽然让他联想着这一切,似乎好像有别的意思。

    这么想着,他便决定要向上禀告这个可疑之处。

    一天后,阿瓦城内,那名逃脱了的斥候就站在他隆王的面前,向面容严峻地他隆王禀告着什么。等他说完之后,就见他隆王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在重赏了那个斥候之后,他隆王便传下旨意,半月之后,大军开拔,向北进发,誓与明军决一死战!

    大年初八,崇祯皇帝驾临京营,来到大明高级武备堂。

    广场上,寒风呼啸,两个方阵并排,各有几十个人,人人身体挺拔,昂首挺胸,似乎这么冷地寒风对这些人没有一点影响,又或者是被冻成了雕塑,一动不动地站着。

    崇祯皇帝这次依旧穿着他那身金盔金甲,不过他是有条件,里面穿得很保暖,外面看不大出来。如此一来,就显得崇祯皇帝同样不逊于他眼前的这些大明军人。而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毕竟这里是武备堂,要是自己过来的时候,却冻得和弱鸡一样,全身裹在厚厚的棉袍中,虽然没人敢说什么,可还是有点突兀。

    面对底下众人,崇祯皇帝站在台上,缓缓扫视过其中一个小一点的方阵,在他左侧,看着每一张脸说道:“这个年,你们连一天休息都没有,辛苦了!”

    听到这话,李自成等人,不由得稍微楞了下。他们没想到,高高在上的天子,对于他们这些武人,竟然一开口就是慰问。虽然这个慰问对于后世来说,是很普通,很司空见惯的事情。可在这封建王朝,却是稀罕了,更别说,这个慰问,来自于皇帝。

    一时之间,小方阵中的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感激之意。而边上那个大方阵的将士,则不由得有点羡慕地看着他们,得皇上慰问,大明军人有几人能有此待遇?

    李自成身为小方阵中官职最高的主将,当即抱拳回奏道:“陛下冒着严寒,才是辛苦,请陛下保重龙体!”

    “今日,是你们的毕业典礼,朕是祭酒,自然要来。“崇祯皇帝听了,微微一笑说道,“这点冷,又算得了什么?哪怕下刀子,只要朕能过来,都是会过来的!”

    一听这话,李自成等人刚有点平复下去的心情,顿时又激动了。自己这些人何德何能,竟然让皇上有如此之待遇。其他人要是听到了,还不羡慕死!皇上如此隆恩,就算以死报君,也是值了!

    李自成他们的边上这个方阵,都是这次进京阅兵中的大明将士中选拔出来,要进大明高级武备堂的新生。今天虽然是李自成他们毕业的日子,可同样是这批新生入学的日子。听到皇帝如此重视李自成他们这些老学员,那看过去的眼神,真不要有多羡慕,有的人简直恨不得自己站在那边方阵中。

    崇祯皇帝其实并没有忽略他们,说完刚才这番话后,他就转头看向右侧的这个大方阵,语气坚决地宣布道:“以后这将是定例,大明高级武备堂的将士毕业离校之际,朕都会亲自过来,看着诸位将士毕业,过来送送你们。“

    原本的时候,他都想好了,还要在毕业的将士中挑选出学习成绩优秀的那些,亲自颁发奖章,以资鼓励。不过由于这第一批毕业生都是要去西伯利亚,为大明开疆拓土。每个人在未来,都将为大明的将来去努力奋斗,因此,这第一届,他就不厚此薄彼了。不过以后,这个事情还是会做起来的。

    来自辽东战场上的大明高级武备堂新生们,听到皇上的这个承诺,顿时从李自成他们那边收回了羡慕的目光,一个个更是昂首挺胸,看向崇祯皇帝的激动眼神,表达了他们此时的心情!

    崇祯皇帝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中也高兴。他明白,这大明高级武备堂里出去的这些将士,是天子门生,将会是自己最强有力的支持者。如果以后要说信任,这些人绝对比其他人要更能信任。对此,他很欣慰!

    军权在手,不是嘴巴一说,就能到手的。也不是换个心腹将领,这军队就一定能用的。只有像大明高级武备堂这样的毕业生分布到大明各处军队中的各级军官后,大明的军权才算真正抓在手中。哪怕身居高位的武将有什么心思,可只要底下大部分军官心向皇帝,那就不会翻起什么浪来。而这,才是解决武将坐大之患的根本手段,而不是以文治武,用文官压着武将,把武将压成哈巴狗一样!

    当然了,军权抓在手中,解决自古以来武将坐大之患的手段,还要有其他。比如,军队不能是某人的私军,哪怕是戚家军也是不行。军中有各级监军,主要职位的军官来自大明高级武备堂,是天子门生等等,这些手段加起来才算比较稳妥。

    否则的话,哪怕大明朝同样是以文制武,照样不会稳妥。有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土木堡之变时,明英宗被俘,也先攻打京师,当时的武将石亨在京师保卫战中立下大功,更是被明代宗赐世袭诰券,加封太子太师,甚至封侯。可就算如此的待遇,却换来了他最终成为了夺门之变的主要将领,帮明英宗复辟重登大宝。当然了,他没有好下场,这是后来的事。可他这个事情,却证明了只靠个别高级将领就想掌握军权,是多么不靠谱的事情。

    这些想法,在脑中一闪而过。崇祯皇帝转头看到李自成这个方阵,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道:“大明高级武备堂的新衙门,在年后就将启用。只是很遗憾,时间太紧,你们必须回转归化,把你们所学的传授给你们的部下,为出征北地做好万全准备。不过你们记住,你们是大明高级武备堂的第一批毕业武人,在大明高级武备堂的堂史上,都将留下你们的资料!来,每个人都看着朕!”

    李自成等人一听,有点诧异,不知道皇上这话是什么意思,原本就抬头看着的,此时一听,就一个个严肃着脸,更是聚精会神了。

    如果是后世的人,估计会立刻猜到,崇祯皇帝这是要干嘛?

    没错,崇祯皇帝是利用聊天群的拍照功能,给他们拍了一个毕业照,留档在聊天群中,并且回头会让丹青圣手把他画出来,挂到大明高级武备堂的纪念厅里。

    崇祯皇帝稍微点了下头,微笑着宣布道:“好了,等回头,朕会让画师把你们这时候的画像画出来,保存在大明高级武备堂中,以后立下大功者,将单独挂像,配以功勋说明,为后进将士之榜样!”

    一听这话,左侧这个小方阵中,不少人的脸上,第一时间是露出惊愕之色,随后便是狂喜,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他们没想到,皇上竟然对他们如此上心,恩遇如此之多。自己唯有拼命努力来获取殊荣。光宗耀祖,留名后世,莫过于此!

    李自成根本就没想到,自己原本只是一个驿卒,却有了这么好的机会,有了美好前程。他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只要自己不负陛下所托,完成北地之事。那么在大明高级武备堂出来的诸多将士中,必然是最为荣耀的那一个之一。以后在大明军中,必将是其他将士羡慕瞻仰之榜样!

    呵呵,北地的冷算什么,沙俄又算得了什么,老子努力干,一定要把荣耀拿在手中!兴奋中的李自成,下意识地跪地抱拳,大声表态道:“为陛下效死,万死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