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修真小说 > 通天神捕 > 正文卷 第四百七十八章 收个小弟好办事(求月票)
    的确,大理寺提刑官就一个五品小官而已,搁在药堂一个四品药师眼中的确不够份量。

    而大楚的大理寺少卿的官职就高得多了,正三品大员。

    关键是大理寺、刑部和都察院合称为‘三法司’,相当于最高法*院,实权也不可小视。

    “那你在这里发呆也没用啊?”萧七月问道。

    “反正人请不来,那案也破不了。我想等林药师出来后再求一下情,看看是否有办法。而且,我看你还在这里,还是赶紧离开吧。不然,太晚就出不了皇都了。”展离还真是热心过度。

    “我只是一个乡下来的小人物,你堂堂提刑为何如此关心我?”萧七月直接问道。

    “因为,你打跑了异族人,扬了我大楚风范,你是真汉子。我展离不愿意看到你如此年轻就死在那个狗屁的小王子手上。”展离说道。

    “好吧,看在你如此关心我的份上,我也正好要进药堂去办事,你跟我一起去。”萧七月说道。

    “命都快没了你还有心情去办事,赶紧走啊。”展离都急了,干脆一把抓了过来,看来,他是要用强,直接把萧七月给捋走。

    只不过,萧七月身子一个轻晃就落空了。

    展离一愣,再次弹身扑将上来。

    不过,萧七月脚步还在往前走,没作丝毫停留,不过,展风招招落空。

    这‘九曲迷幻星辰步’果然不凡,耍起展离这个太英境武者来好像玩儿似的。

    展离十几次出手都落空了,干脆停了下来。

    他明白了,自己是盐吃萝卜瞎操心,敢情是这小子还是个不折不扣的高手。

    自己也是大意,刚才这位萧公子一招干伤那个巨目国侍卫长‘娄赢’时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上。

    毕竟,娄赢再怎么差但他也是巨目国皇子的侍卫长,肯定不弱。

    不过,即便你是个高手,如此年轻,但也不可能能高到那里,跟拥有整个巨目国势力的王子相比,差得太远了。

    “展提刑,你们大理寺的实力很强大啊?”萧七月一边走一边笑问道。

    “强大,怎么可能?跟锦卫府相比,咱们太弱了。回回抓人都得请求他们帮助,为此,遭人百眼也不晓得多少回了。”展离摇了摇头,一脸苦涩。

    “不强大你一个五品提刑官实力可是不弱于锦衣卫右副都指挥使莫大人?”萧七月转头看了他一眼。

    “萧公子指的是莫云涯莫大人吗?”展离一抱拳问道。

    “没错!”萧七月点了点头。

    “那没有可比性。”展离摇了摇头。

    “这话我该怎么样理解?”萧七月问道。

    “这事要一分为几,首先,莫大人是皇亲国戚,他的实力跟职位是不相符的。

    你看,锦衣卫左副都指挥使蔡振大人可是半步元丹境强者,这才是实至名归。

    而我们大理寺少卿‘洛召’的实力才达到太英九重楼境。

    两人官品相当,地位相当,但是,实力差了好几个层次。”展离说道。

    “这就奇怪了,大理寺少卿是正三品大员。而展提刑你才五品,你的实力居然不弱于少卿,这大理寺也太委屈你了是不是?”萧七月问这话自然大有深意,其实,早从展离的人气回顾之中看到了他的官场之路很不入意。

    一个堂堂的太英九重楼境强者居然只是个五品小官,京城就是高手如云也没到把太英九重楼境当打杂工使用的地步吧?

    萧七月初到京城,自然是想笼挌一批有实力的手下跑腿儿。

    不然,事必躬亲,自己还不得累死,而且,也浪费修炼时间。

    “唉!朝中有人好作官。

    展某草根出生,能混到今天这个位置已经是祖坟冒烟了。

    每次回到展家村,我就是英雄。

    好些人都说我在京城当大官,以我为荣,实则,展某惭愧啊。

    有好几次族里祭祖,我都不敢去。

    不过,展某又怎么啦?草根出身又怎么啦?我并不认为我天生就是卑微。

    所以,别人在努力,我比别人更努力。

    在大理寺也有十来年了,我破获过的大案不下百起,抓捕归案的江洋大盗也有十几个,为人洗血伸冤,为国为民。我展离上对得起皇上,下对得起百姓,唯独对不起的就是我的父母兄弟。

    为了处理案子,我已经有几年没回家了。

    至今还孤独一人,不是我不想成家。可是,我拿什么成家?”展离一脸悲怆,堂堂七尺男儿眼眶也有些湿了。

    见萧七月看着自己,展离马上擦了一下眼睛道,“呵呵,失礼失礼了,虫子飞进眼睛了。”

    “以你的身份要找个大家闺秀并不难吧?何以到现在还未成家?”萧七月也有些意外的看着他。

    “不难,这个怎么说,太难了。

    一来,展某我十二岁考得武举人,十五岁中武进士,从此后就进入大理寺。

    一直到现在,展某一年的俸禄一半都寄回家给生病的父母。

    还有一半用来修炼提高,所以,到现在,惭愧啊,在京城十几年了,居然还住在大理寺的公房内,连个安家立命之所都没有。

    现在,更是连修炼用的灵药都买不起。

    不然,以展某我‘天生异象’的根骨,早就应该踏入半步元丹了。

    三十出头了,一无所有,不过,展某并不后悔。”展离一脸悲壮。

    “你就不懂得出去捞些酬劳?以你的身手,随便的找些活计干干也能赚不少。”萧七月有些无语了,堂堂太英九重楼境强者,居然落魄到这种地步。

    “拿国家俸禄就该为国分忧,为民办事。出外捞银子,那展离我成什么人了?”这家伙,真是愚蠢得可以了,萧七月都想抽他一个嘴巴。

    “你的意思一生只拿俸禄,只有官府的奖励才拿?”萧七月问道。

    “当然。”展离昂首挺胸,一幅无愧于天地架势。

    “你不是帮大理寺办了那么多在案吗?那奖励也不少吧?”萧七月有些奇怪了。

    “不多,而且,太英境之后,每提高一个等级是何等的难?为了修炼,那些全投进去了。到现在,还欠着药铺上万两了。”展离摇了摇头,一脸愁眉苦脸了。

    “你自已都如此窘迫了刚才还拿了几百两给我回家,你经常这么干吗?”萧七月有些佩服这家伙了。

    “这个不一样,萧公子你是为了我们大楚跟巨目国王子相抗,你是展某佩服的人。不过,不好意思,展某身上就剩下几百两了。”展离摇了摇头。

    说着两人进了方天楚国药堂大堂上。

    这大堂犹如楚王宫一般高大,堂上人来人往,而一些昂贵的药材灵丹都摆在药架上,令人眼花缭乱。

    展离虽说眼珠子都差点要贴在那些高级灵丹上了,但是,眼神却是清明。

    “海王丹,好东西啊,还是五品的。”展离啧啧赞叹。

    “想要吗?”萧七月问道。

    “想!不过,我买不起。”展离摇了摇头。

    “我初到京城,人生地不熟,现在又撞上了巨目国王子的事,正需要一个保镖。你给我当一个月保镖,这海王丹就是你的了。”萧七月说道。

    “丹我不要,保镖我也不干,我还有公事,抽不开身。不过,帮你可以。”展离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