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其他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正文 第五三零章 红海行动 十八
    形状怪异的‘薯条’表面炸衣和看上去一样酥脆,伴有非常浓郁椒盐香味。咬破炸衣紧接着牙齿就感觉到柔软的触感,像是咬碎最新鲜的嫩豆腐,柔滑的小碎块在嘴里流淌。一股子类似蛋黄和油脂混合的奇妙脂香在口腔中弥散,微甜中带有淡淡的咸味,咽下之后回味中还带着一点点微苦。

    这真是一种很奇妙的感受,明明是一根‘薯条’吃起来却有肉类的脂感和鸡蛋黄的浓香,搭配上外层炸衣里的椒盐简直无可挑剔!虽然有些奇怪但是绝佳的口感很轻松的让薙切绘里奈把那些疑点抛之脑后,全身心的投入对美食的品鉴。

    看着薙切绘里奈一粒接一粒的将香脆的椒盐蜂蛹送进嘴里,符华提着的心稍稍放下淡雅的微笑问道“这道菜可是难得的珍馐啊,薙切小姐觉得怎么样?”

    “非常完美!外层椒盐味的脆炸衣配合咸鲜滑嫩的內馅真的是无可挑剔。”薙切绘里奈评价简短,但赞美之意溢于言表,言罢又塞了一只椒盐蜂蛹进嘴里。

    “喜欢就好,那薙切小姐就多吃一些。”

    从开饭到现在江云枫一直一言不发,只是闷头扒饭举止十分反常。平时一直萦绕在自己耳边的絮絮叨叨突然归于平静,这让即使是沉浸在美食中的薙切绘里奈也觉得非常不适应,于是对低头扒饭的江云枫说“你是不是生吃了那虫子身体不舒服啊?”

    “啊?噢~没有,没有!身为食物链顶端的广东人,怎么可以轻易就被几只蠕虫击败,如果不是有法律和伦理的限制,我还想亲口尝尝福建人的味道。”江云枫舔着嘴唇不坏好意的看来符华一眼。

    细皮嫩肉的符华被江云枫那毫不掩饰的欲望眼神瞪得汗毛倒立,轻轻挪动圈椅往薙切绘里奈身边靠了靠才有安全感。

    “这么一大碗你一个人吃完了?那种东西不但长相恶心而且还不卫生以后尽量少吃一点!”明白广东人对吃执着的薙切绘里奈知道江云枫是不会停止作死的脚步,但凡被他逮到的东西首先就是探索能不能入口。

    “这么多我一个人吃的反胃都吃不完。”

    “那去哪了?”薙切绘里奈又夹起一筷子,周围的空气突然寂静,围坐在餐桌旁的所有人目光都注视着被她送入嘴里的香脆食物。

    薙切绘里奈开始还疑惑大家不继续吃饭都停下来看着自己干吗?突然在脑海中留下深刻印象的肥硕蠕虫缓慢的与餐桌上‘薯条’重合,二者之间的差异只是外面的一层香脆的炸衣。

    ‘哒啦’

    木制的碗筷掉落到餐桌表面发出的清脆的声音,先前那肥硕的蠕虫光是看一眼都觉得无法接受,如今自己不仅接触了而且还嚼碎吞进肚子。薙切绘里奈双手捂住自己的嘴,面色瞬间煞白美目含泪的瞥了江云枫一眼,转身朝着洗手间跑去,就连被她撞到在地的符华也不管不顾,很快洗手间里就传来阵阵痛苦的干呕声。

    餐桌旁的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都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符华和江云枫更是互相把锅甩给对方,说是对方的错。

    符华指责江云枫不该用蜂蛹来做菜。

    江云枫则反驳符华知情不报,犯了欺君之罪。

    。。。

    深夜十点,江云枫来到厨房准备给没有把晚饭吐得干干净净的薙切绘里奈和符华做一些滋补的宵夜,端出一个水里飘荡着许多淡红色半透明絮状物的水盆来到灯光的正下方,水盆里浸泡的是江云枫在攀登曼德勒山时在半山腰的小山洞里发现的意外收获—燕窝,而且还是产量及其稀少被尊为极品中的极品的血燕窝。

    那个小山洞力供奉着佛像不断的有信众上香礼佛,让江云枫没有下手的机会只能不断的在洞口附近徘徊寻找合适时机。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上完香的信众起身离开,下一批到来的香客还有一点距离,机会来了!

    坐在护栏上装作看风景的江云枫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立刻跃下护栏发足飞奔冲进小山洞,纵身跃上佛祖莲台踩着佛像手臂接力一跳,将洞顶入口处的几个血燕窝巴拉下来揣进怀里,扶起被掀翻的高脚盘,堆好散落的贡品擦去佛像金身上的脚印,低声道了一句对不起立刻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伸手从水盆中捞起泡发好的血燕窝,江云枫借着灯光仔细的挑拣出夹杂在这些淡红色果冻状燕窝中的细小绒毛和杂物,清水反复漂洗直到燕窝不含一丝杂质才捞出分装在两个小碗,倒一点清澈的纯净水养着不是其脱水变干。

    果篮里挑选出两只最大的雪梨,一刀切去带把的尾部。换小刀挖去中心的果核的部分果肉制成小碗,挖出的果核被丢弃果肉则切成小丁与沥干水分的血燕窝一起放回雪梨小碗,投入两粒冰糖和几颗桂圆干与枸杞,最后分别给雪梨小碗里放入一枚对半切开扣掉枣核的红枣,把切下的尾部盖上封住小碗。

    江云枫把这两个内容丰富的雪梨小心翼翼的送上临时拼凑出来的蒸锅,猛火蒸三十分钟大功告成。已经被蒸得软趴趴的雪梨放在大小合适的碗里,挑掉顶端封盖雪梨渗出的梨汁已经把血燕窝完全浸没。果冻状的燕窝与红润的枸杞一同漂浮在香甜的梨汁,干瘪的桂圆和绵密的红枣也被蒸地软烂,让人食指大动。

    一手一盏江云枫端起插着汤匙的梨盅脚步轻快的上楼,路过符华的房间隔着们大声说“班长,来大小姐房间吃宵夜了!”

    房间内传来符华的答复,意思是打完手头上的一关就来。

    江云枫来到薙切绘里奈房间门前,刚想敲门却发现房门是虚掩着于是推门而入。面容憔悴的薙切绘里奈被开门的声音吵醒,躺在床上虚弱的看着进屋的他。

    “那个...实在抱歉,是我的错!我只是想让大小姐尝一下难得的珍馐,没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为此我特地做了这个,权当做赔罪吧。”江云枫拉过椅子坐在床边,双手捧着梨盅递过去。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被蜂蛹折磨的不轻的薙切绘里奈本能的向后靠,避开江云枫递来的东西。

    “这回不是虫子了,不信!大小姐你看!”江云枫见薙切绘里奈不断往后躲,马上就要从另一边掉下床铺。握住汤匙舀起一汤匙展示给她看。

    晶莹剔透的果冻状物体与鼻尖嗅到的水果清香让薙切绘里奈放松了警惕,弱弱的问“真的不是虫子?”

    “不是,保证不是!”江云枫把胸脯拍的啪啪作响。

    接住梨盅的薙切绘里奈先是仔细观察内容物,除了一些红枣桂圆枸杞之类的滋补食材就没有发现什么可疑成分,这才舀起一勺浅尝即止,口感香甜顺滑,果冻胶质含量有些高有些弹牙,总体来说像一碗热的凉粉。

    “对不起,打扰了。”符华扶着房门探头看来一下房间内的情况才走进去,在江云枫的指点下端起桌上属于自己的那盅一看不由得惊呼“江云枫,你发财了!居然炖燕窝做宵夜!!”

    薙切绘里奈听到燕窝这个词立刻停下手上的动作,用平静的可怕的声音说“符华同学,麻烦你解释一下什么是燕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