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历史小说 > 独断大明 > 正文 第1436章 烽火再起
    孙承宗正在审阅这一年的军队改革计划,见秦良玉进来,放下笔,道:“出什么事情了?”

    显然,孙承宗之前已经听到外面动静,秦良玉没有废话,递过密信,道:“陕西又出乱子,看样子还不小。”

    孙承宗接过来,看了眼,没有在意,顿了一阵,道:“前一阵子,军情处密报,说从江南,有钱粮大规模的汇聚向陕西,看似合理,但透着怪异,有几个出处还查不到。”

    秦良玉听着孙承宗的话,不由微怔,道:“元帅的意思是?”

    孙承宗放下这封密信,道:“这件事是内阁‘新政’引起的,警备总部那边应该有能力处置。”

    警备总部前身是兵部下辖的各地总督府,孙传庭改制,将它改为隶属内阁的警备总部,分为四级,总部,地方三级,每个省警备兵力至少一万。

    陕西的地方比较特殊,现在还是农庄制,警备略有不同,但应对一些盗匪当是很容易。

    秦良玉会意,陕西移民出来最多,现在剩下的人口,可能不足三百万,地广人稀,又被集中起来,若要出大乱子,根本没有条件,算不上民变,最多是一些土匪流寇,凭借当地警备厅的兵力,轻松可以弹压。

    秦良玉沉思片刻,道“这封信,是否要转递到内阁?”

    孙承宗道:“转一下吧,再告诉熊廷弼,让他注意一下。”

    熊廷弼接替秦良玉,做了西方战区大都督。

    秦良玉道:“好,我去见一下首辅。”

    孙承宗微微点头,有些疲惫的拍了拍肩膀,看了眼外面,摇了摇头,继续低头看着。

    秦良玉走了一圈内阁,孙传庭看着秦良玉递过来的密信,面沉如水,眼神里闪烁着怒光。

    待秦良玉走后,召集内阁众人过来。

    傅昌宗,周应秋,赵晗,沈珣都在,一个个脸色一样不好看。

    周应秋冷笑一声,道:“还是有些人不死心,看来这次流放的还不够!”

    沈珣连忙阻止,道:“江南这一次已经有些伤元气,再继续下去,于国不利。”

    江南被轮番清洗,尤其是这一次,大规模的流放,着实有些伤害。再继续,就要影响国本了。

    孙传庭自然没有打算将江南真的血洗一遍,那后果太严重,目光转向傅昌宗。

    傅昌宗神色冷峻,道:“孙阁老那边既然转过来,那就说明,还没有到达民变,需要军队镇压的程度,命陕西警备厅调动,扫灭匪寇就是。”

    孙传庭也是这个意思,点头道:“就按傅阁老的意思办。对了,关于农庄制,你们觉得什么时候可以结束?”

    农庄制是李邦华在朱栩授意下建立的,主要是为应灾,暗地里的目的就是防止大规模的民变,现在陕西人口稀薄,灾情可控,按理说,可以进行划分土地等工作了。

    周应秋想了想,道:“这件事是李邦华做的,太子册封大典后,李邦华将调回京,任户部侍郎,到时候,还得让他去收尾。”

    赵晗顿了顿,道:“现在放开,是否有些早了?‘新政’今天已经引出民变,如果放松,怕是乱子更大。”

    孙传庭面无表情,片刻道:“嗯,这件事先放着,等李邦华进京,我再与他谈一谈。”

    众人没有意见,陕西的事情算是处理完,傅昌宗便道:“皇家商贸集团那边动作很快,已经在全国各地买下田亩超过两千万亩,已经上报户部,请求拨款,他们无法继续垫资了。”

    孙传庭听到银子就皱眉,工部那边提前拨出去近千万,用来继续工部停滞了几年的工程,并且还规划了数个大工程。

    其他的,更是花钱如流水,国库眨眼睛就干了。

    但皇家商贸集团那边垫资,是出于对内阁的信任,更多的怕是乾清宫的面子,不说皇家商贸集团是否真的没银子,顾及背后的朱栩,孙传庭也不能继续要求垫资。

    孙传庭抬头看着傅昌宗,道:“户部还有多少银子?”

    傅昌宗道:“赤字八百万,这还是削减各部门,各地预算后的结果,下半年官员的俸禄,现在还没着落。”

    孙传庭神色不动,心里有一丝不耐。

    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从皇家银行那边拿钱,因为是‘借贷’,是有利息,要还的。

    对于恨不得将一分钱掰开两半的孙传庭来说,利息是一笔大数字。

    “我来想办法,让皇家商贸集团那边不要停,做好计划,银子很快到位。”孙传庭道。

    傅昌宗猜测孙传庭可能要从皇家银行借钱,也没有多言。

    沈珣道:“礼部那边的编撰的《景正改革纲要》、《儒言正说》、《景正改革二十八注》等已经成文,我打算在太子册封大典之后,公开刊印。”

    孙传庭这次展颜,道:“恩,草本先拿过来,我们先看看,议会那边再审议一下,确保没有漏子。”

    “好。”沈珣道。

    不等他们再说,孙传庭果断的道:“离年中还有时间,诸位找个时间,再去地方走一走,盯着他们,催一催进度,压力不能全在内阁。”

    众人接二连三的点头,这一年内阁对‘新政’推动力度前所未有,地方上也终于不再做缩头乌龟,这民间自然是沸反盈野,几乎是全民反对,压力不是一点半点。

    但陕西的事情,远没有他们预计的那么简单,没过两天,陕西的紧急信鸽再次飞入帅府。

    震动了孙承宗,秦良玉等人,不得不出大元帅府,来到内阁。

    孙传庭目露厉芒的盯着这封密报,冷声道“也就是说,陕西警备厅出动了两百人不但没有剿灭匪寇,还全军覆没?”

    秦良玉面色凝重,道:“从这封信来看,这群盗匪没有向以前一样进攻府县,而是在偏远的村落流转,攻击农庄,继而聚集更多的人。警备厅不熟悉农村地形,被埋伏,全军覆没也不奇怪……”

    孙传庭看着信上,匪徒口号‘重分田亩,不做官奴’八个字,神色冷漠。

    这八个字,是专门针对农庄来的,对于这些失去田亩,依托庄园生存的百姓来说,极具诱惑力,加上对实物,衣服等分配的不满,出入行动的限制,这些百姓很可能会被擅动,成为乱民,在陕西成星星之火,再次燎原。

    孙传庭盯着一阵,抬头看向孙承宗,秦良玉道“已经裹挟数千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