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言情小说 > 龙抬头 > 正文 1810 他不死,谁死
    站在薛安平的角度,他绝对想不到我是冲着通天丸来的,更想不到我会这么大胆,竟然跟着他上楼了。

    拿到了通天丸,薛安平还是很得意的,甚至一路哼起了小曲儿,马上就要从天玄境三重升到天玄境四重,怎么可能不开心呢?

    可惜啊,要被我劫走喽!

    看到薛安平进了书房,我也二话不说跟了上去,打算看看他把通天丸藏在哪了。

    薛安平关上了门,但是并没把门关严实,还露着一条小缝。

    我就趴在门前,通过小缝往里张望。

    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我吃惊地发现,书房里竟然还坐着一个人,身材瘦小,个子也不高,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不是皮特,还能是谁?!

    这位a+级的改造人,怎么来这里了?

    我本能地认为,皮特肯定是来偷袭薛安平的,当场就想冲进去帮薛安平。可是转念一想,我要这么快就进去,不就说明我在跟踪薛安平吗,就算干掉皮特也没法解释这个事了,不如先等一等,他俩打起来了,我再进去助阵,这样事后还能解释,我是听到声音才上楼的。

    所以我便按兵不动,继续趴在门外,但饮血刀已经拔出来了。

    看到皮特的薛安平也很震惊,诧异地道:“你怎么来了?”

    我还以为两人这就要打起来了,但是没有,皮特仍旧稳当当地坐在椅子上,冷冷地道:“我为什么来,难道你心里不清楚?”

    薛安平竟然什么话都没说,面色平静地看着皮特。

    皮特缓缓站了起来,这时我才看到,他肚子上还包着纱布,是我昨天劈他的那一刀。我心里想,皮特伤还没好,竟然也来偷袭薛安平,这胆子也太大了吧。

    看来就算我不出手,薛安平也足够干掉皮特了。

    但是薛安平并没动手,还是很平静地看着皮特。

    皮特又冷笑着道:“通天丸到手了吧?”

    咦,他怎么知道通天丸的?

    我还正诧异着,薛安平已经点了点头:“是,到手了。”

    接着,薛安平便从袖口里拿出紫檀盒子,给皮特看了一眼,接着放在了旁边的书架上。

    皮特无疑更恼火了,咬牙切齿地说:“薛安平,当初我配合你杀掉另外两个a+级改造人,才助你得到这颗通天丸,结果你却把我伤了,这事怎么说吧?”

    我去,趴在门外的我当然更吃惊了,那两个a+级改造人,竟然是皮特帮着薛安平干掉的?

    薛安平可以啊,竟然把皮特都策反了,洪社一统天下还不是迟早的事?

    薛安平没说话。

    皮特怒火中烧地道:“我助你得到通天丸,你把唐人街让给我,这是咱俩说好的吧?为了配合你演戏,不让你的名誉受到损失,昨天才特意安排了那场事件,这样就算唐人街给了我,也是下面的错,和你这个老大没有关系。我已经做得够好了吧,你却把我伤了,到底怎么个意思?!”

    惊骇真是一波接着一波。

    每当我以为眼前的事件已经足够震撼的时候,更震撼的事件总是尾随而来,狠狠打我的脸。

    我是怎么都没想到,薛安平和皮特之间竟然是有交易的,皮特帮助薛安平干掉两个a+级改造人,薛安平得到梦寐以求的通天丸后,则把唐人街让给战斧……

    这里面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一时间我竟然都有点接受不了。

    就听皮特又咬牙切齿地说:“薛安平,战斧和洪社是死对头,在别的城市都杀得如火如荼,唯独咱俩始终相安无事,就算假装打过几次,关键时刻也总是被警方驱散……因为咱俩早说好了,甭管战斧和洪社杀成什么样,咱俩也要和平共处,就为了两个字,赚钱!

    这些年来,咱俩一直处得还算不错,亚菲特给我派来两个a+级改造人,说是让我们几个一起把你干掉,我反而帮着你干掉他俩,我做得够意思了吧?因为这事,我没少被亚菲特骂,他说我是废物、笨蛋,三个a+级改造人都干不掉你,不行的话趁早滚蛋,别霸占着加城。

    我没办法,才跟你要唐人街,也算是扳回一局,好给亚菲特个交代。你也答应了吧,说不就是个唐人街,给我也就是了,现在到底什么意思,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不然我就把咱俩的事,统统告诉陈近南,我不好活,你也别想好活!”

    全都弄清楚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在整个米国境内,乃至全世界,洪社都和战斧斗得如火如荼,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当然各自都视对方为死敌。

    但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加城之中代表洪社的薛安平,和代表战斧的皮特却不想打,多年来都和平相处,就算偶尔起了纷争,也是装模作样混战一番,接着就被警方给打断了……

    死掉的那两个a+级改造人,以及昨天圆轮广场上的纷争,其实都是他俩安排好的。

    我就说嘛,薛安平好歹是天玄境三重的高手,怎么可能打不过皮特,原来是打算故意输给对方的啊……

    在战斧和洪社针锋相对的大环境下,这两人的友谊还真是难得。

    可惜,因为我的出现,扰乱了他们俩的计划,搞得皮特现在十分被动,没办法向亚菲特交差了,以至于满肚子的怨气。

    皮特如果把这一切都告诉陈近南,后果肯定不堪设想,陈近南这么痛恨战斧的人,势必大发雷霆,肯定会要了薛安平的命!

    薛安平终于没办法再沉默了,开口说道:“皮特,你先不要着急,这事完全是个意外……昨天不是我伤你的。”

    “不是你,是谁?!”皮特急得都跳脚了,指着自己肚子上的伤口说道:“不是你伤的,难道是鬼伤的?”

    “是王丹尼。”薛安平说:“就是干掉亚力士的那个家伙!”

    “他?!”

    “是的。”薛安平继续道:“这家伙的实力深不可测,我都不知道他是天玄境几重境界!但他御气伤人使得这么熟练,八成是天玄境五重境界往上的了,真是太可怕了……就是他在人群之中劈出一刀,悄悄以气伤了你的。”

    其实我只有天玄境二重境界,就因为露了那么一手,才让薛安平误会了。

    皮特经常和薛安平来往,显然知道御气伤人是个怎么回事,当时脸色就变了:“这么厉害啊……那怎么办?”

    “不光是你发愁,我也发愁。”薛安平说:“现在他立了大功,照道理我必须提拔,整个洪社都看着呐!可是他那么强,迟早会威胁到我的地位……”

    皮特一听,立刻说道:“那简单啊,咱俩联起手来把他干掉!”

    薛安平摇摇头说:“我是想干掉他,但不用你出手了,这会儿他就在楼下,刚喝了我下了毒的茶水,不到一个小时就会肠穿肚烂,七窍流血而亡!”

    薛安平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摸出个小药瓶来,笑着说道:“如果没这个解药,他算是死定啦!等他死了以后,咱们再好好谋划下,我肯定把唐人街割给你,咱俩继续和平相处!”

    皮特也“哈哈”地笑起来:“可以!可以!薛安平,狠还是你狠啊,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放心,咱俩合作这么多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好,那我就先走了。”

    皮特乐得不清,道了声别,便从窗户翻下去走了。

    依旧趴在门外的我,脑子当然一阵阵的眩晕。起初我看他俩合作,互相欺瞒各自上级,为的就是和平相处,还暗暗觉得有趣,不关我事,我就不用管了,一会儿偷了通天丸就走,还是到盛顿城去找南王等人。

    结果薛安平话锋一转,竟然要干掉我,还给我下了毒!

    他妈的,这人简直坏到极点了。

    薛安平说是不出一个小时,我就要肠穿肚烂、七窍流血而亡,但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觉得自己的肚子已经有点疼了。

    我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把薛安平给杀了,真他妈不是个玩意儿啊,谁说洪社都是好人了,这不就是个坏种吗?

    陈近南可能是个英雄,但选人的眼光还真不咋地,前有吴悠,后有薛安平,也太差劲了吧。

    薛安平简直就是个老鼠屎,洪社上上下下都在和战斧抗争,他却悄悄和战斧的人来往。在他心里,根本没有什么荣辱和是非观,单纯就是为了一己私利,为了继续跟皮特和平相处,唐人街这种代表华人符号和历史文化的地区也能割让,为了自己的位子能够稳固,连我都要毒杀,就因为我很强!

    什么玩意儿,什么东西!

    他不死,谁死?

    他要杀我,那我就杀了他,我张龙从来不是好惹的。

    当然,我也保持着一点理智,没有立刻冲进去和他拼命,毕竟我还有毒在身,而且我是天玄境二重的实力,真打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我要冷静,得想办法把毒解了,再把通天丸偷过来,最后再杀薛安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