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网游小说 > 无耻术士 > 第一卷 初出茅庐的术士 第七十五章 被我们斯蒂芬桑承包了!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徐楠虽然没有使用【失智之触】,但伊芙琳居然很快接受了这种说法。

    她很自然地开始和徐楠分享自己的情报

    原来,牟鹿子爵一直是军部大臣布局在北方的一枚棋子,目的,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在合适的时机,发起一场战争!

    而这场战争,自然是指向更北方,那神奇而充满异域风情的土地诸神们都未曾染指的神秘土地,艾法莉亚!

    当初北地诸国在神明们的强迫下和艾法莉亚的文明进行了长时间的交锋,战况十分激烈,双方都是元气大伤,北地诸国并没有占到太多便宜;以至于后来在诸神盯上了地球之后,北方诸国从战场上撤退的速度一个比一个快。

    尽管也有些国家眼馋艾法莉亚文明相对于北方大陆独特的气候环境,但艾法莉亚人保卫领地的强烈决心吓退了这些贪婪者。

    和平持续了很久很久。

    但徐楠也清楚,和平永远都不会是人类生存的主题。

    斗争,才是!

    东部王国这些年修生养息,在南方吞并了不少小国,在北方大陆虽然称不上称王称霸,但也已经有了一定的地位,不然当初伊芙琳的父亲,莱茵王国的现任国王也不会娶下背负着凯撒姓氏的女子。

    现如今,东部王国的内部局势颇为微妙,按照祖传规矩,每一个嫡系王子王女都有资格竞争国王或者女王的地位,包括伊芙琳在内,只不过在王国的四个继承人里,她是最不被看好的。

    这一切看似和牟鹿子爵没有关系,但政治格局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在伊芙琳抽丝剥茧地描述下,徐楠渐渐明白了自己究竟要面对什么。

    牟鹿子爵只不过是一个明面上的幌子,真正可能对他产生致命危险的,是东部王国的军部,再往后,就是极有可能继承王国皇冠的大王子殿下!

    在东部王国,军部向来就是大王子的自留地,除了国王本人之外,从军多年的大王子拥有极高的威望,很多军部大臣,都相对明确地站边大王子;只不过碍于东部王国的祖传规矩,暂时还没有公开表态罢了。

    所谓的四个继承人公平竞争本身就是一个笑话,坐拥东部高地堡垒之国的大王子,和被困在王国飞地冰风领的伊芙琳比起来,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上的对手。

    伊芙琳的父亲年事已高,东部王国的夺嫡之争也渐渐进入了白热化。

    只是,大王子虽然貌似是大势所趋,但另外两名竞争对手也各自有各自的基本盘。

    这场角力注定没有那么容易分出个胜负。

    大王子本人貌似失去了耐心。

    于是乎,或许是他本人,也或许是他的幕僚提出了一条绝佳的策略。

    发动战争!

    东部王国已经在富强的道路上走了一段时间了,国内贫富差距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拉大,甚至产生了不少内部矛盾;前段时间,国王陛下似乎有意无意地提到了这个话题,很显然,转移王国内部矛盾,是成为下一任储君的必要条件。

    而众所周知的是,战争就是最好的策略。

    尤其是北方的艾法莉亚文明。

    他们在多年的和平之后,渐渐选择了裁军,甚至开始和被北方人做生意野火城里就有一些艾法莉亚的商人,他们对待冰原人们的态度虽然仍然高傲,但已经不似以前那么抵触。

    王国军部认为时机已到。

    教会的消息显示,新世界(地球)被孤悬于南大陆,至少北方大陆的国家想要去分一杯羹是不太可能了;眼下整个世界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南边,北方诸国是被遗忘的国度。

    这个时候选择开战,不仅没什么风险,而且极有可能斩获令人惊喜的战果。

    如果能攻克艾法莉亚人死守多年的藤蔓边境,对东部王国不仅是战略意义上的突破,更有获得神明青睐的可能性。

    “王国内部的教会还是很多的,只不过没有谁能一家独大。”

    “白昼之神教会占据主导地位,但似乎这一任主教和我们王室有非常深的血脉渊源的关系,对内政干涉不大,只是保持了极高的自主权。”

    “其余教会都在试图获得更高的地位,但在白昼教会面前,他们也不敢造次。”

    谈到这里的时候,伊芙琳的表情明显变得有些困惑。

    徐楠理解她的困惑。

    一般来说,这种现象在北地诸国来说是非常不正常的。

    各大教会都有自己的基本盘,而且伴随着诸神的强势与否,教会对国家内政的干涉是非常严重的;最严重的,教皇本人的权力远远凌驾于国王之上,轻一点的,也是拥有很大的话事权。

    像东部王国这样,白昼教会当老大,却不管事儿的,实在太少了。

    这或许和那位北地的传奇教皇有些关系。

    徐楠留了个心眼,回头准备用失乐园的情报机构,查一查那位究竟是什么来头,免得以后在东部王国一个操作不慎,招惹了不该招惹的家伙。

    总而言之,教会的情况给了东部王国极大的积蓄力量的能力;取而代之的是军部的话语权增强。

    大王子的算盘昭然若揭:发动一场针对艾法莉亚的战争,只要战胜,待他凯旋归来之际,就是加冕为王之时!

    这几乎是一个明牌的策略,所有清楚内幕的人都能看出来。

    但问题就在于,该如何发动这场战争?

    无论是地球,还是普罗世界,师出无名的战争,总是会遭到唾弃的,大王子当然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更何况,摆在挑起战争面前最大的难题还没解决呢!

    那就是野火城,一个冰原人自治的边陲小镇。

    当初攻打艾法莉亚的时候,野火城就是最重要的据点。

    现如今,想要重新发动战争,至少要确认这座城市是自己的后勤基地。

    于是乎,大王子插手王国的情报机构,伪造了【蛮荒开拓令】!

    经过一番精心的谋划,关于野火城城主蛮荒开拓令的消息甚嚣尘上,对于大王子的人来说,他们只需要在关键时刻站出来,掌控住傀儡城主就好了。

    但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蛮荒开拓令的消息倒是传的蛮快的,图梅尔.苏也顺理成章地买到了这块令牌可一个阴谋家的出现,打乱了这一切的布局;而徐楠和葛雷的乱入,更是导致了野火城的事件被推向了一个凡人无法掌控的高潮!

    “听伊芙琳所说,大王子本人是非常虔诚的白昼教会的信徒来着……”

    “他估计也没想到,自己精心编制的一个计划,居然会被费尔兰多看上了吧……”

    徐楠不怀好意地揣测着。

    事实也的确和徐楠猜的差不多。

    野火城的秘密让费尔兰多直接插手了此事,虽然没有降下神谕,但是以圣者之躯直接警告了大王子,吓得王国特务人员直接就逃离了野火城。

    然后就是天国和炼狱在野火城那惊心动魄的一夜了。

    事情过后,费尔兰多估计是不吱声了,而大王子那边,多半也是被吓了个半死。

    他虽然是凡人,但身边总有些有本事的家伙,推测出野火城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种天神、魔鬼、传奇混乱入戏的局,怕是他长这么大都没见过的。

    按理说,他应该急流勇退的。

    但有时候,人类的理智很难战胜贪婪。

    对于已经三十八岁的他来说,王冠近在咫尺,实在难以割舍。

    在确认费尔兰多对此事已经失去兴趣之后,他再度下令,对野火城进行试探。

    而牟鹿子爵,这枚多年前就被安插在野火城附近的棋子,终于发挥了作用。

    占领塞巴隆的粮仓只是第一步。

    如果徐楠继续退让,恐怕接下来就是直接派兵接管野火城的城防了。

    ……

    “政治真是复杂啊……”

    听完伊芙琳的分析,徐楠摇了摇头,他虽然猜到了一些东西,却没想到一个小小子爵的异动,背后竟然隐藏着这么多弯弯绕绕。

    这特么和网文里写的不太一样啊!

    遇到这种弱智反派,不直接a过就完事了吗?

    徐楠委屈啊。

    “现在,你明白牟鹿自己背后的人了,会怎么办呢?”

    伊芙琳咬了咬嘴唇,有些期待地看着徐楠。

    徐楠沉思片刻:

    “干就完事儿了!”

    虽说貌似对手从牟鹿子爵变成了大王子,看上去档次提高了不少,但这并不能吓退徐城主

    守护自己家绿宝石矿的决心!相反的,伊芙琳的情报让他变得更加警觉了!

    “想要打仗?没门啊!”

    “老子要绿宝石矿是为了和平发展,开血汗工厂过一把当资本家的瘾的!”

    “就算真的要打仗,也得等老子完成商业转型,改卖军火了才行啊!”

    对于大王子的算盘,徐楠坚定地说不!

    伊芙琳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不过她还是犹豫了一下:

    “可是我那位王兄的实力……”

    徐楠大大方方地挥挥手:

    “没事儿,你有你那位王兄的联络方式吗?”

    “你就这么跟他说……”

    “野火城这块地,被我们斯蒂芬桑承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