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历史小说 > 水浒任侠 > 330章 水路并进,谁说没地盘养兵?
    “贯忠所言,正是我的意思。”萧唐向许贯忠笑着点了点头,继而说道。

    按说女真人建立金国后于1125年灭了辽国,1126年时便马不停蹄地南下侵略大宋,一个国家改朝换代时历来都是最动荡的时期,何况辽国内的民族除了他们这支人口数量并不算充实的民族,还有契丹、汉人、奚人、渤海、室韦诸部,灭辽后女真人却可以迅整合军队再次动战争,根本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萧唐的想法就是就算无法阻止女真人崛起,也不能让他们篡辽的过程会按正史中那样顺利。

    宋金两国狼烟四起时,金**队中有极大比例的士兵为契丹人与汉人,这些人对撕毁兄弟盟约的宋国咬牙切齿地痛恨,而且他们也与其他民族一样,被女真人将辽这个庞大帝国灭掉时那股所向披靡的力量所震慑,所以他们望风而降,心甘情愿地做了金国的子民。萧唐则是想在这段历史时期多添几分变数。当辽国内各地豪强、诸多族裔现他们不止有向女真降服这一条路走时,他们还会臣服于那支来自于白山黑水中的野蛮剽悍的民族么?

    虽然眼下萧唐在绿林中实力有限,可是比起大宋更加混乱不堪的辽国境内,也更适合萧唐扶持的势力生根芽、茁壮成长起来......

    萧嘉穗一点就通,他立即与萧唐、许贯忠开始推敲由海路向辽地输送力量的细节与可行性,在论及选择在辽境绿林内何处设立据点时,萧唐又别出心裁地提出了自己的主张。

    萧唐的策略,是在明朝时期与后金屡次战役中死死牵制住了同样势头正猛的满清人,曾开创了海岛军事重镇东江镇的左都督平辽总兵毛文龙所给他的启。

    毛文龙设镇的皮岛可驻兵数万(后来在后金占领辽东全境时,更有大量的难民涌入皮岛避难,史载:“是后辽民皆卷入海岛,接屋甚盛,依作一都会,东南商船,来往如织,近海草木,尽于樵苏”),做为牵制后金并招抚安置辽东难民的基地长达十五年,更何况除了皮岛周围还有双岛、薪岛、绯缎岛、大溪岛等许多岛屿,毛文龙在辽地不敌骑**湛的后金军队,可是设立海上重镇后屡次袭扰不善水战的后金,一时间“数百里之内,望风归附”,“归顺之民,绳绳而来”而震动辽东全境。这种战略在明代战争史上验证了他的可行性,自然也能适用于萧唐的策略方针。

    关键的是,这些岛屿在现在的历史阶段与无主之地没甚么两样,高丽虽曾在皮岛等地设立西北面兵马使,可是女真诸部与高丽国生战争后,大多数岛屿早已荒废。直到几百年后,颠覆高丽的李氏朝鲜才又在那里设立牧场,置监牧官。现在这些岛屿人烟稀少,就算萧唐走海路至此设镇建寨,也不会招来大辽、高丽等国官军的讨伐。

    明朝的汪直、清朝的张保仔.....这些海贼枭雄都曾在面对整个国家的通缉讨伐时来去自如,宋神宗之后海禁政策虽日渐宽松,而那些岛屿现在属于远离宋国的化外之地,辽、金军队虽然能骑善射,可却又都不善水战,届时又有谁能够阻止萧唐在那些根据地展势力?

    “正是风雨欲来之际,外有强邻觊觎,内有奸臣当道......”萧嘉穗沉吟说道:“少主此计,确实是关乎于我等兴衰的大事,打造海船,以及招揽纲梢公、船工舵手之事固然可以用海贸通商的名义为掩护,可是招揽绿林中精通水性的能人,与操练水军等事宜也甚是紧要。”

    萧唐点了点头,这时有三个人忽然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如今梁山水军中张横张顺、李俊以及童家兄弟等让都见过了,除了他们五人之外,不是还有三条好汉依然蛰伏在渔村之中?

    念及至此,萧唐又说道:“密州市舶司那边我已命萧安留意善于造船,以及精通航海之术的人才。江南绿林中多有善水的好汉,待梅展前辈于两浙、福建路招募旧部时也会留意......而且据我所知,济州梁山泊边石碣村中,有兄弟三人以打渔为生,也做私商买卖。这三条好汉不但精通水性,而且义胆包身,为江湖义气敢赴汤蹈火,同生同死,若得他们三人相助,必能当得大用。”

    许贯忠闻言说道:“能得萧大哥如此夸赞,那兄弟三人也定是奢遮的好汉,不如现在便使人请他们来入伙?”

    萧唐寻思一番,说道:“若是让寻常人去请,他们兄弟三个未必肯来,何况还须叫他们知晓咱们在绿林中谋划的大计,小乙锦口绣心,而张顺兄弟不止精于水性,也是能说会道之人。此事还须他们两个亲自去那里,来说那三条好汉入伙。”......

    ※※

    与萧嘉穗、许贯忠商议事毕,萧唐走出厅房长长地吁了口气,这些时日下来诸般要事萦绕心头,在这时萧唐漫步与自家府邸之中,眼见庭院内树影婆娑,偶尔微风迎面拂过,使得萧唐在这时心境才无比平静与安宁。

    就在此时,忽听幽幽一阵萧声传来,缠缠佳音钻入萧唐耳中,轻撩着他的心房。萧唐循声向后宅的方向踱去,三回两转后,就见李师师坐在杨柳树旁凉亭中吹奏玉萧,唐芃秀亦然坐在一旁,在萧声的感染下她幽幽一叹,脸上满是怨怨哀哀之色,端的惹人怜爱。

    李师师觑见唐芃秀神色,她拿开玉萧,向唐芃秀问道:“芃秀姐姐,你怎么了?”

    唐芃秀回过神来,她忙说道:“没什么,妹子你萧吹得好,直教我听得入神。”

    李师师眨了眨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她又问道:“姐姐可是在想萧唐哥哥?”

    唐芃秀的芳心不由地又是一跳,她明眸泛起丝丝羞意,玉净羊脂似的俏脸忽然间浮起一抹俏丽的嫣红,浑然不见平时那股的活泼灵动劲儿。

    李师师见状温言劝道:“芃秀姐姐与萧唐哥哥已定下终身,这段时日萧唐哥哥只是诸事繁忙,待他闲下来时定要娶姐姐过门的,姐姐也不必心急。”

    唐芃秀又好气又好笑,她瞟了李师师这个小丫头一眼,轻啐道:“去你的,谁心急了?哪个又要嫁给那个臭家伙了?”

    虽然唐芃秀嘴里如此说,可心里没由来得又是阵惆怅,她时常妻不是妻、妾不像妾地出入萧府,虽然萧唐与自己相处时也甚是体贴温柔,可他忙起来时根本见不到个人影。毕竟唐芃秀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几日见不到自己的情郎,也难免叫她患得患失,胡思乱想起来。

    而李师师见唐芃秀蛾眉微蹙、幽幽怨怨的模样,她也不由得哀伤自怜。自己在萧府内又是甚么身份?萧唐不拿她当婢女看待,李师师往常除了如在青楼时那般练习琴棋书画,歌舞仪态,只是与苏瑾娘、唐芃秀等时常叙叙闲话,可是唐芃秀好歹有个奔头,李师师却只能这般不主不仆、不妻不妾地在萧府内安居下去。

    虽然初见萧唐与燕青时,红鸾星初动的李师师便对风流倜傥的燕青怦然心动过,可是燕青是个洒脱不拘,不爱受人拘束的人物,李师师自小在青楼中也见惯了男女之间的分分合合,她一腔思慕之情得不到回应,久而久之也让她的心思淡了下来。

    而替自己赎身的萧唐有功名官身,又生得英俊阳刚,更何况他待自己爱妻苏瑾娘如何李师师都看在眼里。这也叫她不免动了些心思,若能给萧唐做妾,岂不也是她最好的归宿?李师师毕竟年纪尚小,又是个姑娘家,还羞于去暗示萧唐纳自己为妾,更何况苏瑾娘待她亲如姐妹,李师师又怎好主动上去与苏瑾娘争宠?

    唐芃秀、李师师这对大小佳丽各自怀揣着心思,不约而同地各自幽幽一叹。萧唐见了也有些心怀不忍,他轻轻干咳了几声,唐芃秀与李师师就如两只受惊的小兔子“噌”地一下就窜起身来,她们心慌地望将过来,就见她们心中正念着的那个男子,就定定站在不远处。

    唐芃秀羞窘地后退了几步,吃吃地说道:“你你你......你甚么时候来的吖?”

    萧唐揉了揉鼻子,微笑道:“听到师师奏萧这才寻了过来,师师端的冰雪聪明,这萧吹得着实愈加优美。”

    “萧唐哥哥过奖了......”李师师正说着,她瞧了瞧萧唐,又看了看唐芃秀后,便又向萧唐盈盈拜道:“萧唐哥哥、芃秀姐姐你们聊,奴家先行告退了。”

    说罢李师师也不顾唐芃秀出言挽留,一溜烟儿地便去了,只剩下萧唐与她独处时,更叫唐芃秀手足无措起来。萧唐凝视着眼前这个眉目婉然、娇艳如花的少女,又想到一路走下来他们两人之间的点点滴滴,他心下微微一叹,暗念道:风风雨雨都已走了过来,如今也该许给芃秀妹子一个名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