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历史小说 > 水浒任侠 > 1955章 幅员辽阔,西辽政权
    便如辽朝开国太祖耶律阿保机伊始,契丹耶律氏便与萧氏建立起唇齿相依,紧密的如一块铁板也似的姻亲关系,只除辽世宗耶律阮时期两后并立的汉族女子甄氏,辽朝在长达两百多年的国祚延续时期皇后都是清一色的契丹萧氏女子。如今齐朝却是关系相对转变,萧唐纳耶律答里孛、耶律余里衍为嫔妃,当然也有出自于与国内契丹各部,乃至当初辽地出身的诸族势力君臣关系更为稳固的目的。

    毕竟萧唐所建立的齐朝,疆域是继承了辽国的全境领土,而开国功臣派系又相对特殊,与皇帝关系最为紧密的当然是曾一并共聚大义的心腹兄弟,既然与萧唐亲疏有别,那么其他派系的臣子,尤其是也曾建立政权统治过这大片土地的族人也未免会有些异样心思。而作为国祚曾达两百多年,可说北地出身的几乎所有朝中臣子都曾做过辽人,其中包括当初不愿归顺金人而为萧唐招揽过来的,也有在征服覆灭的过程中先后投降归顺的,无论心诚与否,尤其以契丹部族为例的确是为势所迫,萧唐灭亡金朝,虽可说是报了契丹族的亡国之仇,但是如今顺势而为的建立齐朝,对于身份转变终究会有些排斥心理的原辽朝官民,又将会有多少?

    做最坏的打算,如今契丹、女真诸部虽然面上臣服恭顺,但是当中也未尝不会有人暗怀鬼胎,有打算趁着齐朝国事动乱时举兵复辟的野心......

    而政治婚姻从古至今也实属平常,如今联姻原辽朝宗室契丹氏,也是在向国内的契丹族裔表明君臣无分彼此、共同进退,如此也能最大程度上团结原辽朝一方势力。

    诚然如此方式,男女双方全因为共同双方面的政治目的与利益结合,起初几乎没有感情基础,然而凡事也都有个例外,耶律答里孛、耶律余里衍起初处于危难关头为萧唐所救,如今又被接引至大名府,从她们言谈举止看来也似是对萧唐芳心暗许。而席宴过后,大名府宫城后苑深夜时分,几日的时间内,两处嫔妃所住的轩阁巫山云雨、其乐融融,当然个中细节,也是无法详叙个分明.......

    ※※※※※※※※※※※※※※※※※※

    而随后几日,于西陲边庭传来的机密军情,也登时教萧唐密切关注起来。因为这则机密声息的来源出处,却又由如今尚在夏国军中担任要职,暗中却与李世辅密遣心腹至夏、齐两国边境知会韩世忠所掌管经略府下辖边关巡检司精细军校会合,随即这则机密军情以飞鸽传书,便被立刻发至大名府枢密院来......

    当初率领残部西往,并得原辽朝北庭都护府治下众蕃部支援的耶律大石行军万里,借道西州回鹘国,过可敦城(后世蒙古国布尔干省青托罗盖古附近),军力日益强大,而挫败西域忽儿珊诸方势力,使得回鹘、回纥众部前去降附。辽人大军随后又西行至起儿漫地界时,耶律大石得麾下文武拥戴册立为皇帝,号称葛儿罕。又奉上汉制尊号曰天佑皇帝,建制延庆,而所选用的国号,自然也仍是辽朝。

    而位于后世新疆喀什、和田地区的东喀喇汗国时局动荡,似乎也已登基称帝的耶律大石有意趁势扩张于中亚地区的势力疆域,非但与雄踞于中亚、西亚地域的塞尔柱帝国剑拔弩张,耶律大石也已遣使至夏国交涉来往,而如今在西夏军中得受提拔重用、官居要职的李世辅自然也得知耶律大石复辽朝国号,建制称帝,也是愈发壮大的这一消息,情知事关重大,遂也立刻按先前趁着许贯忠、柴进、乐和与夏国交涉往来时密议定下的联络方式,速要向萧唐禀明这则机密军情......

    “耶律大石,他果然做到了......”萧唐在看阅过军情密文之后也不由长声说道。他也很清楚想必现在的耶律大石,已然得知对他有亡国大恨的女真金朝竟然已经覆灭,而他的故国疆域,却是尽然落入由他萧唐所建立的齐朝统治之下。

    萧唐还记得,正史中耶律大石建立西辽政权之后,可不是只打算移乡另立门户便就心满意足,他建国称帝之后仍是矢志要光复昔年辽朝故国,与金国仍是处于势不两立的敌对关系。而金国为了彻底荡灭耶律大石这支辽朝余孽势力,由完颜粘罕调兵遣将,也曾派出燕云汉军与女真军马一万人先行尝试攻取原辽朝漠北边陲之地,而也为西辽集所占的可敦城,又有大批民夫运粮随行,然而劳师远征,因为茫茫沙漠的的阻隔以失败告终。

    相反的耶律大石也调动西辽精锐兵马,调遣七万军马以青牛白马祭天,振奋军心、东征金朝,然而结果按正史所载也是“行程万里,无所得,牛马多死,勒兵而还”......

    随后几年内西辽与金朝双方军旅倒也曾相遇有过交锋,然而本地国土疆域因路途遥远,若要强行劳师远征,则完全遵循着“谁先动手,谁就惨败”的这一定律,胜的一方也是无力乘势扩大战果。而耶律大石建制延续南北面官制,治下子民南面农耕,北面游牧,虽然国力日渐强盛,也无力发动起劳师袭远的大规模伐金战事,久而久之,恐怕耶律大石也意识到了一味的劳民伤财试图东征收复故国疆土,非但难以成事,反而要动摇西辽国本,而正史中的金国则是觊觎中原富庶江山,与宋廷对持攻伐,彼此双方也不得不形成绝对说不上和平共处,然而却也只得分别于有大漠戈壁相隔,路途极是遥远的东、西两侧干蹬着眼却不动手的局面。

    然而至少如今称帝建制,正值锐气方张、雄心勃勃的耶律大石,想必也仍是要收复旧时辽朝江山为己任。就算与他有切齿大恨的女真金人已经亡国了,但唤作他萧唐趁势代辽立齐,又怎能坐视不理?

    就算如今西辽方自建国时日不久,想必中亚那边的局势,也仍按原本的轨迹由耶律大石挥军大败塞尔柱帝国,使得高昌回鹘,东、西喀喇汗国以及花剌子模等国度先后臣服,建立治下包括契丹、汉、塔吉克、回鹘、畏兀儿、突厥、葛逻禄、高车康里、乃蛮...甚至阿拉伯、波斯、犹太人等诸多民族子民,疆域北到伊犁河,西达咸海(后世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两国交界处)、怛罗斯,西北逾过巴尔喀什湖,东至昆仑山、阿尔金山(后世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东南部)与吐蕃、黄头回纥接壤,东南辖哈密、若羌隔塔克拉玛干沙漠与西夏为邻的庞大帝国。

    眼下西辽虽然战略的重点须放在于中亚地区称霸,可按耶律大石心思,也很有可能仍是意图发动东往光复故国疆土的远征战事......萧唐心中暗念,又不禁长舒了口气,而喃喃念道:“大石林牙...当年你我也算是相处的投契,如今却是天各一方,彼此都已经建制称帝...虽金国已灭,但想必你仍见不得故国乡土却是换做齐朝国号,仍意图中兴辽朝,而势必要与我为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