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 > 正文卷 第八百一十三章 娲族的传承(3)
    伏羲神都。

    对羲武乐、羲不白的凌--虐还在持续。

    一滴滴新鲜热血滴入烈酒,一个又一个‘认清了现实’的地下土著部族的首脑们,端起血酒一饮而尽,然后跪拜在地,向风戎献上了自己的忠诚。

    一队一队的部族战士被风戎整编,浩浩荡荡的开赴四面八方。

    风戎颁发了命令,要求他们将每一个征服的州,每一个征服的郡,每一座征服的城的高层都带到他的面前,依样画葫芦的让他们跪地投降。

    看着这些曾经高高在上的‘贵人’,匍匐在地上像一条狗一样的向自己摇尾乞怜。

    这种感觉,太好了。

    风戎觉得,这就是‘人皇之道’。有无数的‘盘古遗族’的‘族类’跪地投诚,这就是‘万族俯首’,这就是‘八方朝拜’,这就是‘人皇大道’。

    所以,风戎指了指被吊在杆子上的羲武乐、羲不白等人,轻描淡写的说道:“给他们治治,服用一些补血生肌的好药,不要就这么轻松的死了。”

    “后面,还有很多人,等着放他们的血歃血为盟呢。”

    风戎说着说着,就忍不住大声的笑了起来,他笑得前俯后仰的,志得意满到了极点。

    笑着笑着,风戎就忍不住看向了风熵舰队消失的方向。他悻悻然的咬着牙,低声哼哼道:“你占两个国朝,我只占一个……可是有什么打紧?我这里,可是有这么多地下族群投靠。”

    “老二,你就永生永世的做老二吧……伏羲神国,妥妥的是我的。你,别想插手。”

    “是吧,舅舅?”风戎回头,想要从白素心嘴里得到让自己安心的肯定。

    可是白素心已经带着他的王命令牌,统辖禁军前去收服各地去了,他身边只站着几个一脸媚笑的老太监。

    风戎有点腻味的向几个老太监挥了挥手,好似赶狗一样让他们站得离自己远一点。但是下一瞬间,他突然回过神来:“你们这群老狗,一个个都傻了么?杵在这里干什么?赶紧给本王找几个水嫩、水灵的宫女过来伺候。”

    “就你们这几张老菊花脸,能有那等出水芙蓉赏心悦目么?”

    几个老太监呆了呆,然后一个个屁颠屁颠的转身就跑。他们突然想起来了,自家的主子的癖性,不就是在小丫头子身上有点特殊的爱好么?

    还没跑出几步,风戎又皱起了眉头:“对了,墨竹垸那边,记得和他们联系一二。虽然,本王懒得理会那些杂务,可是毕竟是父皇交给本王的军机要务,多少也得……搭理搭理。”

    几个老太监急忙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忙不迭的向风戎磕头应了一声,然后一个个犹如跳蚤一样的蹦起来飞跑。

    墨竹垸的事情,有同僚在那边打理,是不会出错的。

    再说了,墨竹垸不就是负责戎机殿的那点屁事么?那些勾心斗角的秘密情报,哪里有帮忙自家主子找俊俏的小丫头来得重要?

    伏羲神都外,厚厚的浓云中,巫铁已经盘坐在这里大半个月了。

    外界的时间流速恒定不变,巫铁、沧海道人、五行道人身上的时间流速,已经达到了可怕的速率。外界一日,他们身上,已然是千年流逝。

    巫铁身上,这些年来辛辛苦苦积攒的修炼资源,已经全部耗空。

    这些年收割的神魂结晶,也已经燃烧了七成以上。

    他的身上,已经不见半点儿大道道纹,只剩下一片浑浊,却又透着一丝清灵清亮的灰色。

    灰色的长发,灰色的肌肤,灰色的眼眸,甚至他身边的空间、时间,一切大道法则都被他的身躯染成了灰色。

    在他体内,五脏六腑、骨骼神经、经络血肉、皮肤血管,乃至骨髓大脑等,都被灰色的混沌神光包裹,似乎又回到了天地没有开辟之前,那种混沌原始的状态。

    一片灰茫茫的神光中,唯有一条条复杂的多螺旋结构的光龙在扭曲跳动。

    灰色的神光在侵蚀这些光龙,从最简单的双螺旋流光开始,一条条的,宛如庖丁解牛一样,灰色的神光如刀,一点点的切开这些多螺旋的流光,从中剖析出一点点和姆大陆所在的这一方宇宙虚空迥异的大道法则。

    一切,都是不同的。

    非常迥异的道韵正投射在巫铁的神胎中,演化为崭新的,充满异域风情的道纹。

    姆大陆所在的宇宙虚空,大道道纹凝聚如龙,而这些来历莫名的大道道纹,其形态或者狰狞扭曲如毒蟒,或者邪异阴邪如蜈蚣,或者骄狂肆虐如魔凤,或者狠辣邪毒如邪蛟……

    总之,这些大道道纹具体显化的状态,和巫铁之前凝聚的、恢弘大气犹如神龙的大道道纹迥异。

    就算是性质相近的,诸如同样的寒冰道纹。

    巫铁之前领悟的寒冰道纹,就是纯粹的冰冷,刺骨的冰冷,冻结一切的冰冷。

    而从一条十二道流光组成的十二螺旋流光中剖析出来的,最基础的寒冰道纹,在纯粹的原始的冰冷之外,却又多了一丝狠毒阴邪的腐蚀性,多了一丝灭绝生机的死亡意境。

    巫铁隐隐察觉,这种属性的寒冰道韵,和幽若身上的寒冰气息隐隐相同。

    这,是幽若出身的世界酝酿的独特天地大道。

    一丝丝深蓝带紫的道纹不断融入巫铁的神胎,然后融入巫铁的身躯。巫铁隐隐的,对幽若所属的冰灵神族,又多了一些了解。

    “不过这颜色,真丑。”

    百忙之余,巫铁还有心情腹诽这道纹的色泽。

    盘古大道,寒冰道纹是纯粹的、纯净的、毫无瑕疵的近乎透明的白色,那等洁净无瑕的冰冷的白,让人赏心悦目,让人从灵魂到身躯都好似焕然一新的洁净。

    但是冰灵神族的这种寒冰道韵,强大,可怕,可是就算单纯从色泽来说,巫铁都不喜欢。

    不过,出自生灵的本能,巫铁开始参悟这些繁复而多变的多螺旋流光中蕴藏的大道妙理。

    没有任何理由的,巫铁觉得,他应该这么做,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时间在流逝。

    在巫铁、沧海道人、五行道人的身上飞快的流逝。

    突然间,巫铁的脑海中,响起了娲姆的声音,一字一句,极其缓慢,好似故意拉长的音调在巫铁的脑海中响起。

    巫铁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他顿时明白了事情的因果。

    娲姆在用某种类似‘他心通’的神通,在遥空对巫铁说话。但是娲姆用外界正常的语速和巫铁交流,或许她一弹指间说了一个字,这个字传入巫铁脑海,放在巫铁身上,或许已经过了好几天。

    所以,在巫铁身上,是每隔几天时间,才有一个音调慢悠悠的出现。

    巫铁当即将一缕神魂之力放出,让他穿出了自己营造的时间结界,直接和外界的娲姆联系。

    瞬息间的功夫,大量的信息不断的涌入巫铁的脑海。

    知识,传承,娲族这些年来积攒的无数知识,就连老铁的知识库中都没有含括,更加丰富、更加玄妙、更加精深的知识就好像潮水一样,不断涌入巫铁的脑海。

    随着这些知识一起传入的,还有娲姆和娲族大主母所谓的‘真实’。

    巫铁的心,变得莫名的沉重。

    这就是,‘真实’?

    这就是,自己的先祖选择的‘戎’和‘祀’的道路?

    面对天穹之外诸神的窥视,姆大陆上的人族,将姆大陆上的人族部族,分成了三个群类。

    最重要,最根本的,是‘人字命场’。

    ‘命场’,人族传承的性命要害,一块块广袤的大陆,其上的环境蛮荒而荒古,各族遵循最古老的生存方式,用肉身直面天地宇宙,用精神直面万般灾劫。

    与天斗,与地斗,与自然灾劫、洪水猛兽厮杀搏斗。

    在最极端的原始环境中淬炼肉身,淬炼精神,保持人族最原始的本色,犹如传说中的苦行僧,在极端的苦行中繁衍生息,挖掘‘盘古遗族’最原始、最终极的力量。

    在‘人字命场’上,一如巫铁曾经听说过的那般,人人生而为‘真人’!

    ‘命场’中诞生的人族婴孩,体内绝无‘血脉枷锁’,更无所谓的神魂、神胎,唯有一道先天灵光被强悍的先天身躯包裹着、保护着。

    那就是‘神明境’,而且是趋于神明境大成极致的‘神明境’。

    这些婴孩,诞生后的境界高得惊人,他们还在婴孩时,就能格杀猛兽,力举万斤。

    他们是人族,真正的种子,真正的火种,娲族真正的核心精锐力量,就在‘命场’中引导这些火种、种子繁衍生息、储存实力。

    ‘命场’上的人族族人,一个个都和巫族典籍中记载的上古大巫一样,生而非凡,强悍绝伦。

    ‘人字命场’,有姆大陆天生的诸般恐怖的天险保护,一些太古遗留的奇异存在环绕周边,天穹之外的诸神若是敢于降临‘人字命场’,其一呢,他们难以找到进入的门径,其二呢,命场上凶险无数,想要找到那些规模渺小的部落都不是容易的事情。

    所以,长久以来,诸神已经放弃了对‘人字命场’的骚扰和打击。

    辛辛苦苦搜索数十年,不见得能找到一个蛮荒丛林中的小部落,耗费巨大的力量,或许只能收割三五个人头,诸神不蠢,他们不会做这么没效益的事情。

    围绕着‘人字命场’,就是燧朝所属的‘地字战场’。

    顾名思义,‘地字战场’属于绝对的热点地区。在这里,人族组建了一个个犹如燧朝一样强大的、独霸一方的神朝。

    诸神一次次降临,然后被这些‘地字战场’的神朝一次次的迎头重击,哪怕豁出去神朝崩碎、苗裔灭绝,也要给与诸神一次次沉重的打击,从他们身上撕扯下一块块血淋淋的血肉。

    如此疯狂鏖战,在这些神朝中锻炼出了一支支精锐非常的军队,同时也向诸神展示了人族拼死决战的意志。

    每一个‘地字战场’,都是一块硬骨头,在诸神的沙盘上,这些‘地字战场’都属于绝对的危险禁区。

    所以,类似燧朝,诸神在燧朝的东西南北四个方向,扶植了四大异类国朝和他们对峙,阻挠燧朝的发展壮大,但是诸神已经极少亲自插手针对燧朝的战事。

    最大的牺牲,最悲壮的存在,就是‘天字猎场’。

    ‘猎场’,谁的‘猎场’?

    诸神的猎场。

    猎物是谁?

    盘古遗族,为猎物。

    这里,位于人族疆域最边缘地带;这里,疆土渺小,物产贫瘠;这里,文明残破,传承不全;这里,功法缺失,高手寥寥;这里,就是一片肥美的韭菜田,诸神可以肆无忌惮的肆意收割。

    巫铁所在的,就是天字甲一号猎场。

    诸神最为关注,最为瞩目,下了最大的精力来算计,同时也收获最丰的猎场。

    诸神的收获最丰美,人族在这里的牺牲就最惨重。

    过去的二十万年中,天字甲一号猎场的伏羲神国,曾经有六次几乎被彻底灭绝,是羲族、娲族直接从其他的‘地字战场’和‘天字猎场’抽取大量弱小部族,直接洗去了记忆后填充进来,才维持了伏羲神国的运转、繁衍。

    这等秘史,一直以来,只有伏羲神国的神皇、娲庐部落的主母两人知晓。

    ‘猎场’,‘猎场’。

    诸神在这里花费一点点不大不小的力量,就能获取最丰富的收获。

    以诸神内部的勾心斗角,以诸神内部的奢华慵懒,既然有一处地方可以源源不断的获取他们急需的珍稀资源,而且这些珍稀资源可以满足他们各族的诉求……他们为什么还要去开辟新的猎场,去和那些‘战场’上的强大人族势力拼命呢?

    但凡是生物,都有懈怠之心的嘛!

    尤其是幽若、乌头他们,还有他们之前的两任统领,这些诸神部族的年轻人进驻之后,他们当头绝大部分人更是好逸恶劳,整天蹲在神宫中逍遥度日,又有谁真的下苦工在姆大陆经营?

    渐渐地,在娲族大主母们的引导下,诸神的目光早就不再关注姆大陆上那些难啃的危险地带,他们的目光,重点集中在了天字甲一号猎场上。

    天字甲一号猎场的伏羲神国付出了无比惨重的代价,地面世界的三大神国也相应的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但是这些代价,在人族的高层看来,是值得的。

    用这一地的牺牲……换取了其他地域大致的安宁。

    从人族整体形势来说,这是绝对值得的。

    巫铁接收了娲姆传来的信息,以及娲姆从五彩神石中得到的诸般娲族秘术。

    “牺牲么?”

    “生存么?”

    “可是,这不是我想要的。”巫铁低声的喃喃自语:“无论是人族,还是邪魔,打上门来了,就要迎头打回去!”

    “我管你燧朝有多么重要的战略意义……敢掳走我的女人,我就砍掉你们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