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言情小说 > 医品太子妃 > 正文 第七百七十五章 两王争一女,打开了!
    邵颜茹掉进湖里,被楚琉玥救上来!

    这个消息震的楚琉周哪还有心思在皇后娘娘那里呆下去,找了一个借口,就匆匆的让太监推着轮椅离开,根本没注意到楚琉宸转过来的眼眸里带着几分意味深长。

    秋大夫的医术不错,虎狼之药下去之后,楚琉周已经可以简单的行走,只要不用力没什么大问题了,但是为了养伤,一般都是坐着轮椅的。

    这事是一个宫人来报的,报信的只说兴国公府的大小姐掉到了湖里,至于是和楚琉玥一起落水的事情,则是楚琉宸漫不经心的问出来的。

    问了当时有谁在,还问了怎么掉下去的,又说现在的情况如何,林林种种。

    原本楚琉周也没在意,但是被楚琉宸三言二语一问,立时勃然大怒,楚琉玥这是想在自己这里抢人了,所以才会弄出这么一遭,否则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出门正巧遇上,就相邀着一起游玩,到了废弃的园子,直接去了去了湖心岛,那一处原本就很偏,去那里干什么,至于后来的事就更加的巧了一些,围栏断了,楚琉玥掉下来,拉着邵颜茹,把人给拉了下去。

    如果说不是故意的,楚琉周还真不相信。

    兴国公府是他看中的人,楚琉玥居然这么不要脸的来抢,这口气楚琉周着实吞不下去,特别是看到楚琉宸一副了然于胸的笑容,刺心刺目。

    兴国公府一定得站在自己这边,邵颜茹名声俱毁没事,就当个庶妃进自己的周王府。

    心里这么想着,急匆匆的往废园而来。

    进院门的时候,有侍卫看到他过来,忙退后行礼,被他冷冷的睨了一眼之后不敢多言退了下去。

    邵宛如在侧边的回廊下看到楚琉周过来,身子微微一侧,装着没看到这边的情景,玉洁也乖巧的低下头,一副畏畏缩缩小丫环的样子。

    两个人都背对着园子中间,所以“看不到”楚琉周怒冲冲的过来。

    正屋门口还站了一个小太监,楚琉周眼尖立时看到,知道楚琉玥必然在里面,使了一个眼色,跟着他过来的侍卫上前一把把正要说话的小太监的嘴捂住,拉到一边去。

    楚琉周坐着轮椅到了门边。

    门虚虚的合着,听到里面传来邵颜茹和楚琉玥的声音,一听之下,楚琉周差点气炸了肺。

    他一直以为邵颜茹对自己是颇有情义的,兴国公府也是一心一意的跟着自己,没料想居然听到不一样的声音,什么叫两个人之间往日的情份,如果楚琉玥和邵颜茹早有情份,那他又算什么?

    自打小的时候,他和邵颜茹的关系就不错了,私下里偶有书信来往,原本只是说说孩子间的事情,慢慢的变成了男女之间的情谊,楚琉周也是早早的就认定了邵颜茹,要让邵颜茹进周王府的。

    最早的时候,宫里替他选王妃,他还怕邵颜茹在玉慧庵里住着没赶上,特意让人去私下告诉邵颜茹,只是当时邵颜茹说她身体实在不行,怕是不能参加选秀,在玉慧庵里养病,解释说外面都在传她静心学画,是怕皇后娘娘觉得她身体不好,不考虑让她成为周王妃。

    那时候楚琉周还特意的表示,就算皇后娘娘替他选了周王妃,他以后也可以让邵颜茹登上周王妃的位置。

    如果说楚琉玥说的是真的话,那往日自己的一片心意就是错付了,虽然他顾及的最多的也是兴国公府,但这也不能说他对邵颜茹全无情义。

    楚琉玥和邵颜茹这个贱人一起暗算自己?

    这个想法突兀的出现在脑海中,气的他三尸神跳,脸色铁青的再也听不去,让侍卫一脚踢开屋门,然后站起身大步就走了进去。

    屋内的楚琉玥还抱着邵颜茹,两个人相依相偎,这时候感情正好的样子,没料想会突然之间出现这么一个变故,没反应过来,就看到楚琉周脸色铁青的冲了进来,额头上火叉头青筋都暴了起来。

    进来之后看到他们两个居然抱在一起,一把拎起楚琉玥的脖领子,挥手上去就是重重的一拳。

    楚琉玥直接就被打蒙了,被着站起,后退几步踉跄着往地上倒去。

    不过他也是习过武的,反应还算快,在倒地的瞬间,一手撑地,稳住身子之后,站了起来,眉眼间露出厉色:“二弟,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我还想问问你们两个奸夫淫妇想干什么?”楚琉周气的失去了理智,满眼的血气,冲着楚琉玥的脸上又狠狠的打去,跟着他的太监一看不好,急忙过来扶他,生怕他再有个闪失。

    楚琉玥第一次吃了亏是没注意,眼下已经注意了,自然不能让楚琉周再打住,伸手一把握住楚琉周的拳头,大吼道,“二弟,你疯了!”

    “我是疯了,居然被你们两个这么暗算,好,好好,我们现在就去见父皇,问问你这个玥王就是这么对待兄弟情义,就是这么暗中谋算兄弟媳妇的吗!”楚琉周这时候是想到什么说什么,怎么愤怒怎么说,手拼命的想从楚琉玥的手中挣扎出来。

    见实在挣扎不出,也恼了,伸起另一个只手照着楚琉玥的脸上砸下去,他今天还真不怕事情闹大。

    “二弟,什么二弟媳妇,我怎么不知道你要娶邵大小姐!”楚琉玥反应极快的明白过来,两手拼命的抓住楚琉周的手,大声的道,他这时候也恼了,今天发生的事情跟楚琉周一点关系也没有,他象疯狗一般来闹什么。

    邵颜茹瑟瑟发抖,整个人半摔倒在床边,哆嗦成一团,不是因为冷的,她是害怕的,眼中都是绝望。

    皇家兄弟为她起了争执,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况且她还私下里和两个人都有来往,眼见着这事就要揭出来了,可偏偏她现在一点办法也没有。

    “邵颜茹和我是青梅竹马的情份,我们两个早就私订了终身,你横插一脚算什么,我早早的就答应了把周王妃的位置留给她的,她也对我芳心暗许!每每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也总是对我情意绵绵。”

    楚琉周咬牙切齿的道,现在这话是怎么难听怎么说。

    楚琉玥和邵颜茹敢暗算自己,敢一起对付自己,自己这里就绝对不会给他们留面子。

    “什么,邵大小姐和你两个……”楚琉玥是真的蒙了,愕然的抬头去看邵颜茹,看到她吓的青白的脸和绝望的眼神,一时间忽然悟了。

    猛的一把推开楚琉周,楚琉玥上前几步,直到邵颜茹的面前,一把拎起邵颜茹的领子,这会没有再顾及她世家千金的身份,拖死狗一般的把她拖了起来:“邵颜茹,你居然脚踩两只船,一方面想当我的玥王妃,另一方面居然想当二弟的周王妃!你这个贱人!”

    “你说她脚踩两条船?”看到楚琉玥气的脸色都狰狞的样子,楚琉周倒是冷静了一些,冷哼一声,“她早就答应进我的周王府,难不成她也答应大哥进玥王府了?”

    “她自然是早早的便这么答应了,这次选秀也是为了进我的玥王府!”楚琉玥的话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缝里蹦出来的,两眼阴狠的瞪着邵颜茹,仿佛要把她千刀万剐似的,他向来会谋算,也觉得自己谋算的都不错。

    没想到居然被个女人骗了,而且还是一骗这么多年。

    终年打雁的居然叫雁啄了眼睛,又是在楚琉周面前这么丢脸,这让他如何不怒,伸手冲着邵颜茹脸上就是狠狠的两个巴掌,而后又重重的一脚踢在了邵颜茹的胸口,踢的她身子倒仰着晕了出去,一口血便喷了出来。

    “小姐,小姐!”书棋惊叫着向邵颜茹扑过来,一边大怕的哭叫起来。

    邵颜茹的身子歪倒在地,这一次是真的晕过去了。

    正屋中乒乒乓乓的声音,一听就打起来了,邵宛如微微转过身,注意力在正屋,脚下却没有移动,她现在如果过去,也不会有好果子吃,那两位现在怕是怒发冲冠了。

    邵颜茹脚踩两条船,搭着两头,而且还是皇家的两头,让这两位向来自视甚高的皇子情何以堪。

    这会正是最羞耻的时候,谁去看谁倒霉,大家都是很拎得清的,不管是谁带来的侍卫都没有往前进去,任凭屋子里打成一团。

    太医早已经被惊动,出了看了一眼之后,也乖乖的回去,装做没听到什么声音,继续给厢房的那两位落水的小姐诊脉,心里哀叹,怎么就这么倒霉,居然今天轮值,早知道怎么都得请个假,不来才是。

    就怕这两位爷闹完了之后,会迁怒到这院子里所有的其他人。

    园子口又来了一大群人,这一次来的有侍卫、宫女、太监,站在当中的却是一脸温和从容的楚琉宸。

    进门之后左右看了看,立时就看到了邵宛如,缓步走了过来,这几步路走的那叫一个稳健自然,仿佛没听到当中屋子里发出的声音似的。

    “邵五小姐,可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楚琉宸过来温和的问道,俊美的眸子挑了挑,这样子还真的就象是才到这里,先了解一下情况似的。

    邵宛如侧身恭敬一礼,困惑的摇了摇头:“臣女其实也是后来来的,来了之后玥王殿下就说大姐晕了,然后让臣女照看一下,太医来诊治过后又去诊治另两位落水的小姐,臣女在这里等太医开方子,然后好象周王殿下来了,冲进了玥王殿下和大姐呆着的正屋里!臣女方才背对着这面,其实也没看清楚,只是看到院子里多了许多侍卫、太监,猜想的。”

    邵宛如道,三言两语把事情从她身上摘出来,她原本就什么也不知道,不是吗!

    “二哥也进去了?”楚琉宸大惊,转身大步往正屋走去,他身体不好,走的虽然急却也快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