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言情小说 > 首辅家的小娇娘 > 正文 第一卷 第1043章 相信
    孤老觉得小秋的担心太过多余,“你都自身难保了……”

    “我见到了,总不能当做没看见,邢凡也是为了找我才会来这里。”

    孤老撇撇嘴,低声嘀咕着,“这脾气,跟那小子一模一样。”

    “见机行事吧,我也不能有什么举动,肖潇那小子精怪着呢,稍稍露出破绽都能让他察觉,总之,我们先去玄口,肖潇暂时不会动他。”

    孤老说话的时候,脸上依然带着谦卑的笑容,在外人看来,他是时时刻刻在讨好着小秋。

    没有人怀疑他们,他们真的顺顺当当到了玄口附近。

    “这里的人少了许多,想来是罗修他们引开了。”

    孤老满意地四下看看,然后开始脱掉那身伪装,随意扔开。

    “这里面,是任何人都不可能混进去的,只能硬闯,丫头,你可跟紧了啊。”

    小秋脸色严肃地点点头,“我会的。”

    ……

    邢凡正在跟肖潇一块儿听下面人的汇报,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小秋和孤老的任何线索。

    肖潇让人出去,“你也别太担心,没有消息,就是个好消息,他们一定会来这里……”

    就在他说话的当口,忽然两人猛地抬头,齐刷刷地看向一个方向,从那里爆发出来的强大的气息。

    “那是……玄口的方向?”

    肖潇脸色剧变,怎么可能,他们怎么可能在那里?

    “是那个高人,是小秋姑娘!”

    邢凡不顾一切地冲出去,肖潇眼睛危险地眯起来,也紧随其后。

    那些愚蠢的东西,居然将人给放了进来?玄口那个地方,他容不得任何人破坏!

    ……

    孤老此刻就破坏的肆无忌惮,张牙舞爪,气势全开。

    小秋一直都知道孤老是个厉害的,但她不知道孤老能有多厉害。

    这会儿她知道了,基本就是没人能够阻止他的那种厉害,她就奇怪,有他在,肖潇是怎么当上霸主的?

    “看到前头那块平台了没?就是在那里布阵,便可以出去深渊,你先去。”

    孤老将所有人的攻击都挡下,小秋身子轻盈跃起,站在了高台之上。

    上面还残留着淡淡的阵法痕迹,在边缘居然还有一把白玉做的椅子,铺着厚厚的垫子。

    谁会来这里坐着休息?

    “我可真没想到,你们能来这里。”

    小秋一惊,本能地退后,险些从高台上摔下去。

    肖潇不知何时出现在小秋的面前,脸上噙着无害的笑容,像模像样。

    邢凡急切地过来,“小秋姑娘?”

    小秋将伪装去除,“我没事,你怎么样?”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邢凡总算安了心,心有余悸地看向以一敌百的孤老,“幸好赶上了,这次要不是枭皇,你恐怕就要遭到毒手。”

    小秋愕然,“你在说什么?枭皇、枭皇才是想对尊上不利的人,若不是孤老,我根本来不了这里。”

    “不是的,枭皇一直帮我找你,那个孤老,他想带你来玄口,就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为了能在这里亲手了结你,他是不是还教了你不少东西?”

    “可……”

    “那就是了,跟枭皇说的一丝不差,你相信我,我和枭皇是来救你的。”

    小秋只觉得荒谬,邢凡在说什么?他是被别人夺舍了吗?肖潇说什么他就信什么?

    肖潇嘴角噙着无奈的笑容,“她落在孤老手里,不相信我们也正常,不过她能平安无事,就已经是万幸了。”

    “邢凡,他才不能相信,他对厉天涧一直抱有恨意,是孤老救了尊上。”

    “枭皇与尊上年幼的时候就认识,互相扶持才有今日,若不是枭皇,尊上恐怕就要命丧孤老的手里,哪里还能出去深渊,成为战皇魔尊?”

    邢凡完全不为所动,句句都在为肖潇解释,无论小秋说什么,他都认为她是被孤老所蒙骗了。

    “如今没事了,枭皇会帮我们离开深渊,尊上见到了你,一定会很高兴的。”

    肖潇转身,背对着他们,嘴角慢慢上扬,“是啊,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他回头,笑容变得十分值得信任,“你们等着我,我先收……先处理了孤老的事情。”

    他在玄口吃过一次亏,在孤老手里吃过无数地亏,若还没有长进,这些年,他就真的白活了。

    “孤老,没想到当时碰到的人就是你,你可真是豁的出去,我再也没有想到,你能将自己伪装得如此彻底,连我都没能认出来。”

    孤老冷冷地看着他,“你向来自负,这有什么奇怪的?”

    肖潇笑出声音,“我很奇怪,你为什么总要与我作对?从前的厉天涧是,如今这个姑娘也是,你明明不喜欢多管闲事。”

    “我想做什么,与你何干?”

    “嗯,也是。”

    肖潇弯起眼睛,“不过我也不是当年的我,或者孤老以为,之前能赢过我一次,还能赢我第二次?”

    “哼,那是自然。”

    小秋也同样这么认为,可是出乎她意料的是,孤老居然并没有占上风。

    肖潇的声音里隐含着得意,“吃过一次的亏,我绝不允许自己吃第二次,你确实厉害,连我也不是你的对手,可这里是玄口,是我花费了多大的心思,专门为你设计的坟墓,你该感谢我才是。”

    孤老的力量受到了莫名的干扰,他皱起了眉,将眼罩拨开,都没有抵抗住源源不断从身体里流失的情况。

    “义父!”

    小秋见状,想要过去帮忙,却被邢凡紧紧拉住。

    “你去做什么?你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小秋一愣,再去看邢凡,却从他的眼睛里看到某些特别的意思。

    邢凡看了看肖潇,又转过眼来看她,他无法多说什么,如今肖潇不在这里,正是最好的时机。

    小秋立刻就领会了他的意思,丝毫不敢耽搁,开始布阵!

    ……

    肖潇此刻,完全沉浸在成功的喜悦当中。

    实力强悍如孤老,不也是最终要落在自己的手里?他肖潇想要做的事情,总会有做成功的一日!

    “当初,你执意护着他,让我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打算一次次落空,后来,我恳求你也帮帮我,你这么厉害,一定可以破除我身上的禁制,可你都不肯!”

    “我技不如人,无话可说,如今你再看,是不是很后悔,当初没有杀了我?”

    肖潇眼色有些疯狂,只在梦里出现的场景,如今终于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这种滋味真是妙不可言!

    孤老的余光扫到了高台,原本一言不发,此刻却忽然冷笑起来,“我当初会帮他,是因为我觉得,比起你,那小子更有决断,更对我的胃口。”

    “那根本与你无关!”

    “是啊,是与我无关,可我高兴。”

    肖潇表情狰狞,猛地触发禁制,孤老身子一颤,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缓了一会儿,他才继续说,“至于我不肯帮你……当初对你的禁制,我确实也不是全无办法,不过仍然是那句话,我高兴。”

    “这个老东西……”

    肖潇气急败坏,“死到临头,还如此……”

    他忽然一愣,孤老的性子可不是这样,他怎么会突然说这么多话?

    肖潇忽然回头,刚好看到高台上,一束浅淡的光芒绽放。

    他的眼瞳骤然收缩,根本顾不得孤老,飞身上了高台。

    小秋的阵法已经成型,只等激发几个方位的灵气便可启动。

    “邢凡!”

    邢凡心里一沉,他跟小秋姑娘两人都离开这里,看来是不行了。

    他快速地说,“小秋姑娘,请你立刻离开,尊上没有你不行,我来拖住他。”

    “邢凡……”

    邢凡忽然笑起来,“我这条命,是尊上救回来的,能平平安安将小秋姑娘送回尊上的身边,值了。”

    小秋还想说什么,邢凡将她推到阵法中间,“难道要我们一个都走不了吗?”

    小秋不再犹豫,这是邢凡和义父争取出来的时间,她绝不能辜负!

    须臾间,肖潇已经来到了邢凡面前,他满脸怒容,“你一直在骗我?你根本就没有相信我。”

    邢凡面容严肃,“你让我怎么信你?你或许真的跟尊上自幼认识,但关系恐怕并不是你说的那样,在集聚地里,那个被你杀掉的人所说的主上,就是尊上吧。”

    “那会儿你就怀疑我了?果然是厉天涧身边的人,是我小看你了。”

    肖潇的脚往前刚走半步,邢凡立刻挡住他,“我不会让你接近小秋姑娘,你想要找她,是想拿她将尊上引来,我绝对不会让你得逞!”

    肖潇笑起来,“你阻止不了我,邢凡,你让开,我不想伤了你。”

    邢凡不为所动,肖潇无奈地叹了口气,“我给过你机会,那就没办法。”

    肖潇忽然出手,邢凡立刻就感受到巨大的压力,不愧是枭皇,深渊的霸主。

    所以这会儿如果小秋姑娘不能离开,就真的走不了了。

    邢凡彻底豁出去,拼死拖出肖潇,小秋心里着急,竭尽所能地催动阵法。

    那道光亮越来越亮,她将自己的血滴入阵法当中,她与厉天涧共用一个仙元,便算是与外面有了连接,阵法就此启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