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科幻小说 > 里院 > 正文 第四卷 第十三章 情蛊
    喂!你们大家这是什么表情啊!?

    为什么所有人得知是情蛊之后,都是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没听到小一刚才在说吗?

    长到心脉里去了啊!

    取不出来了啊!!

    虽然我没在心胸外科轮转过,但我晓得这种手术的难度呀!

    情蛊你们就这么不在意吗?

    那是因为没长在你们身上啊!

    嗯?

    情蛊?

    呃……貌似在我有限的知识里面,好像的的确确不会对身体造成什么损害把?

    当然前提是……下蛊的人……一直都喜欢你……

    这个时候,不仅王曦,所有的人,都用一种充满着怀疑的眼光,望向了小一。

    能下情蛊的必然是巫,而情蛊的作用是什么,不言而喻,那么既是王曦的女友身份,又是一名巫,小一自然便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小一虽然平时犯迷糊,但这个时候还是立刻明白了过来,道:“我才懒得用这种手段来对付他呢。以前那些用情蛊的女巫,我觉得都是一些失败的人。”

    说完,她来到何雨宇面前,把胸脯一挺,意思非常明确。

    何雨宇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伸出手,放在了小一的胸前,良久,她对一旁的陈日津道:“陈师姐,要不你再看看?”

    于是,两个老辈子都前后摸了小一的胸脯一把,这要是让魏诗语看到,还不得激动来当场晕过去?

    “的确不是小一,她的体内,并没有情蛊。”陈日津最后总结道。

    小一立刻神气了起来,道:“看吧,我就说嘛,勾引你,还用得着情蛊吗?钟院长教过我,对付你们男人,最好的武器是……”

    王曦立马拦住她!

    从钟珥原嘴里说出来的这些话,绝对不是什么清纯的东西。

    不是屁股就是胸,不是mei tui就是腰……

    “那又是怎么一回事呢?”王曦自言自语道。

    情蛊,顾名思义,就是和爱情有关的一种蛊虫。

    它的描述和记载,有非常多的版本,后面也有着很多传说和故事。虽然各不相同,但大体上来看,其作用还是一样的。

    最早,是由巫所炼制,用于给心上人下蛊。

    但是这里有一个概念被很多人理解错了。

    那便是情蛊,必须是一对。

    如果要下蛊,那么除了给对方下之外,还得在自己身上,也种下情蛊。

    如此,才算完成整个下蛊的过程。

    这对蛊虫,也分主次。

    一般巫给自己身上种下的,是主蛊,而给心上人种下的,是奴蛊。

    这样,在经过一段时间之后,自己的心上人就会在不知不觉当中,对自己产生好感。

    这才是情蛊的真实用途和功效。

    绝对不会像部分传言当中,种下之后,对方便对你百依百顺,爱得来死心塌地。

    这之间,肯定还是会有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也就是蛊虫长入心脉的这段时间。

    但是这里有一个问题。

    奴蛊的主人会渐渐对带有主蛊的人产生好感,心生爱慕。可主蛊的作用,却仅仅是指明对象。意思是告诉奴蛊,我在这儿,不要乱放电。所以,拥有主蛊的人,对被种奴蛊的人的那种爱意,并不是因为情蛊,而是发自内心,在种蛊之前便存在的。

    这东西就不靠谱了。

    主蛊之人,有一天突然变心了,不爱了,怎么办?

    他或者她,身上有主蛊,奴蛊奈何不了他,那么情况就反过来了。

    以前是这方求而不得,迫不得已种上了情蛊,可现在呢,又是那方深陷情网,可却再无办法。

    可不过怎么也算相爱一场,对于巫来说,在那段被太医院打压的黑暗时光中,这些都是算不可多得的美好事物。

    不爱就不爱了,大家好聚好散。

    我身上的是主蛊,可以随时抽身而去,你没办法,那我就放你一条生路,你也继续前行,再寻姻缘。

    具体怎么做呢?

    既然奴蛊长入了心脉,再也无法取出。那么我就把身上的主蛊给取掉,让你渐渐对我不再那么迷恋。

    主蛊自然是可以随意取掉的,这对下蛊之人并不是什么难事。

    “快说!谁对你下了情蛊!”小一觉得这种桥段就像抓住了负心汉一般,理直气壮得很。

    王曦道:“我还想知道呢……而且,我属于受害者好吗?”

    小一听了后,觉得好像有点道理,顿时眉笑眼开,对王曦道:“算你过关。”

    王曦觉得自己胸口更闷了……

    柳瑗之前一直在旁边一言不发,这时,他轻声道:“嬴莹师妹。”

    他总觉得,嬴莹和小师弟之间的感情,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

    一方面,嬴莹师妹的确人长得很漂亮,身材又好,家世也不错,自身实力在同辈中能算优秀。有这种条件,干嘛非得赖着小师弟。可另外一方面呢,她和小师弟之间的那些事情,全都合情合理,相互之间的那种感觉并不是凭空出现的,全都是有着这样那样的回忆支撑起来的。更为关键的,是这混小子三番五次地……在古代怎么说来着……辱人清白……好几次,都坦诚相见。把这些因素考虑进去,又觉得不是那么突兀和奇怪了。

    这样想来,即使没有情蛊,一切也水到渠成。

    可柳瑗也看得出来,在王曦的心中,小一是毫无疑问的no.1,要让小师弟必须做个抉择出来,比如嬴莹和小一同时掉进水里,会先救哪个。他觉得,小师弟选择小一的概率,要大得多。

    所以,如果真要怀疑嬴莹师妹,那就只能想,这个情蛊并不是为了让王曦喜欢上她。这一点,没有情蛊,嬴莹师妹也能够做到的。

    既然不是这个目的,那么就只剩下另外一种解释,是要为了把小一比下去。

    可是,虽然小一很水,这还是有班门弄斧的嫌疑啊……

    毕竟小一可是正统的巫脉出身啊。

    王曦用手摩挲着下巴,道:“不对,肯定不是嬴莹师姐。师姐这次受伤那么重,在抢救结束病情稳定之后,全身上下,都照了个遍,那些片子我都看过的。柳师兄你是师姐的主管医生,应该也都全部过目了。呃……对吧,小一?”

    小一很肯定地道:“对,情蛊是实体,照片能看得出来,而且我记得嬴莹师姐做的是增强ct,虽然我看不懂片子,但看得懂ct室的报告,不可能心脏上这么大一个异物,他们居然漏报掉了。”

    柳瑗听得王曦提及自己,也才反应过来。

    的确,自己作为主管医师,对嬴莹的病情非常清楚,她的体内不可能有情蛊的。

    那这……又作何解释?

    “会不会这个人其实还并没有出现?”一旁的杨允佶突然出声道。

    从提到情蛊开始,他的双眼就散发出异样的光芒,可是没过多久,就消失不见,因为他发现身旁的廖韩帅老是把眼光在自己和余婉之间来回移动。

    “什么意思,杨主任?”王曦问道。

    杨允佶道:“具体的,我还没有想好,但就是这么个意思,你被种了情蛊,但这个正主,还没有出现在你身边。所以,我觉得接下来,凡是出现在你身边的陌生女性,或者说有各种各样理由来接近你的女性,都该留意了。绝对没好事,相信我。”

    廖韩帅道:“王曦,听杨主任的,没错,杨主任可是爱情方面的专家啊!”

    杨允佶白了他一眼,懒得和他废话,接着道:“不然的话,就没法解释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人家埋下的一个伏笔。”

    王曦点点头,只好如此了。

    哎,虽然这又不是什么伤身体的蛊,但要让自己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一个人,还真的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当然了,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算了,可一旦知道了,事情就变味儿了。

    “你别用这种眼光看我啊,我都说了不是我,我那么可爱,全靠自己的努力,才让你喜欢我的。”小一道。

    王曦道:“那我们暂时,就先不管它?”

    小一道:“必须留着啊,我倒要看是哪个小骚蹄子给你种的,放心,只要她一现身,我看你的表现,就知道。”

    “这么厉害?”

    “当然了,在小骚蹄子面前,你就会变成大猪蹄子!哈哈哈哈。”小一在那里没心没肺地笑着。

    经过这么一个小插曲,气氛到活跃了不少。

    王曦看了看李小洛她们,现在已经快探查了有两百多人了,但队伍依旧排得很长。

    何雨宇道:“等回到本土,你再请你老丈人看一眼吧。”

    王曦连忙答应下来。

    一切异常的现象,都必须引起重视。

    因为它不仅仅只是当事人的事,而可能是一系列事件的一个开端。

    既然能在无意之中发现了这个情况,其实是好事,至少可以做一些猜测和准备,不至于临到头来抓瞎。

    “好了,该查我们了,免得王曦到时候说闲话。”杨允佶见事情告一段落,便对陈日津道。

    “好,余主任,杨主任,廖主任,那就麻烦了。”

    杨允佶拱拱手,道:“有劳了,等会儿我们查完,再询问一下其他里院,看看他们……他们……他们……婉儿姐……我喜欢你……他们的……探查结果……可惜我们……是怎么样的……我觉得……不能在一起……下辈子……其实还有一个推论……靠!!婉儿姐!!把我拿下!!”

    杨允佶说到一半的时候,甚至便突然开始有些恍惚了,讲话也语无伦次,但大体还是听得懂,他在说两件毫不相干的事情。直到最后,似乎他反应了过来什么,才挣扎着最后的力气,吼了出来,接下来,他便瘫软了下去,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一股黑色的雾气,自他体内飘然而出,犹如一道流星,急速向外逃窜。

    杨允佶有气无力地道:“拦住……我知道的情报……它一定都晓得了……”

    说完,便彻底昏死过去。

    大家此时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找到内鬼了!!

    就是杨允佶主任!

    哦,不,这么说也不对!

    应该是那团黑雾。

    看他如此轻易便可以从杨允佶身上抽身而出,便可知道,它对杨允佶的夺舍刚完成不久。再加上杨允佶在出发前就被查过,没有任何问题。那么就肯定是之后才发生的事了。

    那团黑雾的速度很快,又十分灵活,在人群中到处窜动。

    但这里是哪里,是里十院。

    下面的人可不是围观群众,不会出现一群人惊慌失措的情况。

    所有的人,纷纷举起了刀,也不追着它砍,首先各自站稳身形,不给它制造混乱的机会,只要它敢近身前三步,便砍他丫的。

    有些日本医师更是夸张,在黑雾刚出现的时候似乎是受惊了,匆忙之中,把二口女这种妖怪都给招了出来。然后立马意识到这违背了里院的作战纪律,赶紧收了起来,还四下张望,看看有没有被自家主任发现。

    李小洛本和自己的副主任小田千佳子此时在探查一名部下,见此情况,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摸出一枚玉佩,单手握拳,将其捏为齑粉。

    “陈姐,它逃不出去的,今天的阵法,是我亲自布的。”李小洛道。

    陈日津轻轻笑了一下。

    中大奖了!

    哪怕你是阎罗王,今天你也不可能走得出去,除非你可以把我整个里十院,全都给揍趴下!

    真要那样的话,那我这个院长也不用当了!

    她右手凝出永康,化为三尺长锋,双脚略一点地,竟是亲自出手,射向了那团黑雾。同时她的左手也摸出了一枚玉牌,将其捏碎。

    看样子,陈日津本人,也对阵法进行过加固。

    这里那么多自己人在场,打斗起来肯定不会是什么攻击大阵,只能是效果坚不可摧的囚困阵法。

    那团黑雾没料到陈日津的速度这么快,本想再次返回人群之中,让他们彼此束手束脚,可没料到完全没有机会。

    每个人都把自己身前的三尺之地守得死死的,根本不来追他,它连一丝空隙都找不到。

    无奈,这团黑雾只好向wai wei游走。

    但这个时候,王杏、朝比奈一心、彭铁、潘文礼四名主任也各自抽刀,加入了围追堵截的队伍。

    黑雾见状,立刻改变路线,对于此时的它来说,机会只有一次,那便是需要一个有点儿分量的人质。

    不是夺舍的那种,而是凭借着自己的本体,能够将其击杀的弱小的人质。

    而它呆在杨允佶的灵台之中时,便知道,现场有那么两个绝佳的目标。

    一个叫王曦,一个叫张小一。

    此时,陈日津和各大主任全都下场来追它了,机会难得!

    正当它不断地改变行进路线,准备不知不觉朝着这二人摸过去的时候,才发现,有一个人,自始至终,就没有移动过脚步,似乎看穿了它的所有意图。

    何雨宇好整以暇地将王曦和小一拉在了自己的身后,呷了一口茶,轻声道:“我身上有伤,你应该知道,不来试试吗?”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