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历史小说 > 卦妃天下 > 正文 第2663章 你真的是我弟弟么
    “为什么就走到了这一步呢?”夜摇光有些难受。

    心里不由怨怪起薰弋,若非她搞出那么多事情,他们在江南就能够功成身退。

    那时候就是做人留一线,日后他们和萧家还能够好相见。

    “阿湛,你真的是……”夜摇光到现在依然不愿意相信。

    “所有的证据都证实是。”温亭湛回答夜摇光。

    夜摇光心思复杂,她突然觉得很混乱,柳氏的音容相貌,柳氏和温长松的温馨情意,这些都是她亲眼所见,而承郡王和柳居晏的话,又都在她的耳畔重复,这些也都是她亲耳所闻。

    柳居晏是温亭湛的亲外祖,承郡王是明德太子的亲舅舅。

    虽然温亭湛和柳家没有半点情分,可柳居晏这个人并不是坏人,德行也是值得认可。没有什么理由能够让他去冤枉自己的亲外孙。

    而且混淆天家血脉,那是灭九族的大罪,柳居晏哪里敢轻易开口?

    承郡王更是不可能站在温亭湛这边,他是个忠君爱国的人。又是个睿智的人,他如何会不知道温亭湛之于朝廷的重要性,如果可以,承郡王比谁都希望温亭湛和皇家没有半点关系。

    如此一来,温亭湛就可以继续一心一意的辅佐萧士睿,与萧士睿才是最好的结果。

    “不应该是这样才对,母亲、母亲不是那样的人……”夜摇光接受不了。

    温亭湛什么都没有说,而是深深的闭上眼,将妻子紧紧揽入怀中。

    夜摇光靠着他,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从来没有如这一刻这么心乱如麻。

    “摇摇,你去缘生观等我吧。”突然,温亭湛开口道。

    “你把我支开?”这是夜摇光的第一反应。

    “不是,我向你担保,我绝不会有事,必然会去缘生观寻你,你把金子留下来陪着我就好。”温亭湛握着夜摇光的双手,目光清澈真挚的向夜摇光解释,“陛下不论要如何和我鱼死网破,都不会伤及你们,我只是想到你的雷劫,也有些担心是在我最关键时刻应验,那会让我分心,也无人能够帮着你。”

    “若是不在这段时日,待我把这里的事情了结,我就陪着你静静等待。”

    见妻子依然犹豫不决,温亭湛又道:“你现在怀着身孕,留在这里也是给自己增加烦扰。有金子在,我若有遇上要劳动夫人之事,立刻传信给夫人,夫人如今的修为,又有空间,来此也不过半个时辰。去了缘生观,也不用为那些官眷心烦。”

    温亭湛说得句句在理,现在她留下也不能帮助温亭湛什么。尤其是她的身上还悬着一个雷劫,冥族长说不久,广明又急着给她送避雷珠,夜摇光觉得距离雷劫肯定已经不远。

    她留在这里,只会让温亭湛分心为她担忧,去了缘生观,有千机师叔他们在,就算雷劫真的来了,也有千机师叔他们在,不让温亭湛看到,也少让他心里不舒坦一次。

    帝都的事情看起来很凶险,但夜摇光是相信温亭湛的能力,就像方才的事情,他想让单久辞成为解毒人,便是帝王出手,也无法改变他定下的结果。

    还有就是关于温亭湛身份的事情,夜摇光现如今脑子非常的乱,离开这个是非中心,也许她能够沉下心想明白。

    带走温桃蓁和温叶蓁,也算是少给温亭湛留点后顾之忧。

    “卫荆他们呢?”夜摇光询问,“要对他们做出安排么?”

    “我已经安排好,你好好养胎,所有事都交给我便好。”温亭湛轻声道。

    夜摇光静静的看了温亭湛好一会儿,在温亭湛隐含期待的目光下点头:“好,我明天就带着桃桃和叶蓁,去缘生观。”

    如果这样能够让他少一点牵挂,早一点应对眼前的事情,那就尊重他的想法。

    和夜摇光谈妥之后,温亭湛就一心进入了研制解毒之法,已经有了眉目,大概再试验两次,也就能够肯定。

    夜摇光第二日,就带着孩子们离开了帝都,将金子留在温亭湛身边,千叮咛万嘱咐,有什么要第一时间告诉她,才离开。

    她前脚才刚走,喻清袭便着人来请,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夜摇光回来这几日,喻清袭几乎每日都派人来请,但都被温亭湛给拦下,而她也不知道为何这些日子东宫总是一桩桩的事情不断,她和尚玉嫣两个人堪堪能够摆平,就没有时间登门寻夜摇光。

    “你去回复太孙殿下,便说我寻他。”温亭湛打发了喻清袭派来的人。

    这个内侍一脸茫然,他是太孙妃派来,而睿国公却让他去回禀太孙殿下。

    心里泛着嘀咕,内侍也是不敢懈怠,回了宫就把这件事先禀报喻清袭,喻清袭沉思了会儿,才转告给了萧士睿,萧士睿几乎是扔掉了手上所有事情,直奔睿国公府。

    彼时的温亭湛正在花园里,观赏着夜摇光留下的白鹤芋。

    听到身后逐渐靠近的脚步声,温亭湛的指尖轻轻拂过白鹤芋洁白的花瓣:“士睿,你当真以为我不敢对你下手么?”

    “允禾……”萧士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说过,管好孔家的人,否则休怪我无情。”温亭湛目光渐冷,“我的耐心也是有限。”

    “允禾,你不应该这样做,你把皇爷爷逼到这个份儿上,皇爷爷心狠起来,他什么都做得出来,你收手可好,我答应你,日后绝对不会再去烦扰你和摇姐姐。”萧士睿走到温亭湛的面前请求。

    温亭湛仿佛充耳不闻,他的视线一直落在花上:“你摇姐姐已经去了缘生观,我不希望我和你们家的事情,再牵连上她,你若再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我会让你尝一尝我对付人的手段。”

    “允禾,皇爷爷他没有多少日子了,你有千百种法子抽身,为何一定要用这样的法子?皇爷爷到底做了什么让你如此记恨?”萧士睿不懂,他差了很多东西,每次他快要查到,都被掐断,他知道这是温亭湛所为,“允禾,你告诉我,你真的是我弟弟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