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其他小说 > 抗日之全能兵王 > 正文 第1180章 粮草先行
    几乎是同时,在鄞江。

    浙东海防总队直属炮兵团团长包达夫大步走进作战室,大声道:“报告!”

    正背对着门口在忙碌的钟毅闻身回头,看见是包达夫,便立刻笑着说道:“老包,你来了,来,喝口水。”

    一边说着话,钟毅一边亲自给包达夫倒了杯水。

    包达夫接过水杯一饮而尽,再用衣袖一抹嘴说:“参座,有什么事您吩咐。”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钟毅摆了摆手,又说道,“就是想从你们炮兵团借调车辆。”

    “借车?”包达夫的脸上便立刻流露出一抹苦色。

    上次钟毅组建鄞江物流公司时,专门从米国订购了一批卡车,包达夫是软磨硬泡,也顺带着给炮兵团磨了五十辆道奇卡车。

    有了这五十辆道奇卡车,再加上原先的一百余辆大板车,炮兵团的机动力就有了质的提升,现在包达夫敢拍胸脯说,鄞江市范围内,只要道路畅通,他的炮兵团完全可以在一天之内到达并且展开。

    看到包达夫面有难色,钟毅道:“怎么,不愿意啊?”

    “没,没有。”包达夫心下一凛,连忙摇头道,“不存在。”

    “不存在就好。”钟毅点点头道,“老包你放心,只是借,我又不会黑了你的卡车,非但不会黑了你的卡车,等这一仗打完了,我再给你五十辆卡车。”

    “参座你说的是真的?”包达夫大喜道,“完了再给我们炮团五十辆卡车?道奇的?”

    “对,再给你们炮团五十辆卡车,还是道奇牌!”说到这一顿,钟毅又道,“除这五十辆道奇卡车,我再送给你十二门榴弹炮,75mm口径的!”

    包达夫越发大喜过望,急切的道:“参座你可要说话算数。”

    “瞧你那点出息。”钟毅没好气道,“我什么时候言而无信过?”

    “这倒是。”包达夫挠了挠头,又道,“不过参座,我看校场外面已经停了好多卡车、板车以及三轮车,少说也有上千辆,你要这么多车干吗?”

    “上千辆,上千辆你就觉得很多吗?”钟毅说道,“还是太少!”

    停顿了下,钟毅幽幽的说道:“如果有可能,我真希望能有上万辆的卡车!”

    “上万辆的卡车?!”包达夫咋舌道,“参座,我们要这么多的卡车做什么?”

    “当然是用来运输给养。”钟毅说道,“有道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如果没有足够的给养输送到前线,这一仗咱们是绝打不赢的。”

    包达夫道:“合着这些车辆都是用来送给养的?”

    停顿了下,包达夫又道:“可咱们浙东海防总队就九个团,而且防区距离鄞江市区最远也不过五十里,似乎用不着这么多车辆以及民夫吧?”

    钟毅摇头:“这些车辆还有民夫可不是给海防总队准备的。”

    “那是给谁准备的……”话说到一半,包达夫忽然反应过来,又道,“参座,合着是给第十集团军和第四十一集团军他们准备的?”

    钟毅闻言轻嗯了声,眸子里隐隐掠过一抹忧色。

    此时国军各个战区的后勤保障有多差,恐怕再没有人比钟毅更清楚。

    而国军各个战区中,后勤保障最差的,就要数顾树同治下的三战区!

    三战区的各个部队,广大官兵那真的是连饭都吃不上,天天饿肚子,运气好的时候一天能有两顿稀的,运气不好直接就喝西北风。

    这种情形,如果呆在军营里边不出动,勉强也能维持。

    但是如果想要行军或者打仗,那就绝对不行了,一来官兵们没体力,二来呢官兵们难免会想,都要上战场了,这一上战场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所以在临死之前捞一顿饱饭吃,这他妈的总不算过分吧?

    所以,这时候如果后勤保障跟不上,那是要出大事的!

    然而指望第十集团军自己解决后勤?根本就没有可能。

    所以,钟毅必须提前给第十集团军、还有第四十一集团军准备好给养,绝不能让参战的广大官兵饿着肚子上战场跟小鬼子拼命。

    皇帝还不差饿兵呢,是吧?

    ……

    次坞镇通往诸暨的公路上。

    第六十二师师部及独立团的行军队列已经停下来。

    钟光仁难以置信的道:“总座真的转任闽省主席兼绥靖主任了?”

    陶柳也懒得多费口舌,直接将手中电报递过来道:“你自己看吧。”

    钟光仁接过电报看完,一张脸便立刻沉下来,道:“嬲你妈妈憋,我这本家真是要翻天了,总座竟然都压不住他。”

    “主要还是时机不对。”陶柳摇了摇头,说道,“眼下对于党国和校长来说,正值用人之际,所以肯定会向着钟毅,刘总司令这个时候跟钟毅过不去,那不是打校长脸?又岂能有好果子吃?所以调任闽省主席真是一点不意外。”

    钟光仁连连点头又道:“刘总司令都在钟毅手下吃了憋,我们就更不用提,看来只能原路返回,仍旧回次坞镇了。”

    “退一步,海阔天空。”陶柳摆摆手,回头吩咐副官道,“去把赵团长找来。”

    “是。”副官答应一声,转身策马走了。

    过了没一会儿,一个扛着上校军衔的军官就骑马赶过来。

    这个上校不是别人,就是独立团的团长赵澜。

    “师座,副师座。”赵澜于马背上敬礼道,“你们找我?”

    钟光仁点了点头,又道:“赵团长,刚接到前敌参谋部命令,让我们师原路返回,仍回次坞镇一带布防,所以,你赶紧命令部队掉头吧。”

    “啊?”赵澜闻言一愣,蹙眉道,“掉头?原路返回次坞镇?”

    “对。”陶柳说道,“情况发生了变化,现在上面又要我们回去。”

    赵澜咽了一口唾沫,道:“师座,卑职没什么,反正有战马代步,可是弟兄们却全凭两条腿行军,这来来回回的走冤枉路,我担心弟兄们肚子饿,会闹事啊!”

    “那就耐心跟他们解释。”钟光仁没好气的道,“命令必须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