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其他小说 > 抗日之全能兵王 > 正文 第1181章 给养
    “行,卑职坚决执行命令。”赵澜点点头,又道,“不过在掉头之前,能不能先让弟兄们吃顿饱饭?”

    陶柳跟钟光仁对视了一眼,两人的脸色瞬间便垮下来。

    按说,赵澜的要求真的不过分,只是求一顿饱饭而已。

    弟兄们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打仗杀鬼子,难道还不该捞一顿饱饭吃?

    可是,问题是,他们真的拿不出粮食来,虽说现在已经是七月间了,但是今年第一季的早稻谷还没收上来。

    就算是收上来,他们第十集团军也分不到多少斤军粮。

    分到第六十二师头上的军粮那就更少,不足五十万斤!

    区区五十万斤,全师九千多官兵均分,每个人不过区区七十斤粮食!

    而且,这还是稻谷,不是大米,稻谷碾成米之后至少还有四成损耗,虽说剩下谷壳也就是糠勉强也能够吃,但那毕竟是糠。

    就这,还不能够按人头分下去。

    因为战区长官部拨付的经费严重不足,不仅导致全师官兵的军饷很难按时发放,甚至就连用于购买军需物资的经费也是严重短缺。

    别的军需物资还可以省着点用,但是鞋服真的不能省。

    比如鞋子,就算草鞋也要钱买,现在甚至于就连一人一双草鞋也是很难保证了,这种情况下怎么保证部队的战斗力?

    所以只能从官兵嘴里抠出一部份军粮,卖了换钱再用来购买鞋服。

    所以现在,他们六十二师的军需处是真的没有粮食了,真没有了。

    看到陶柳和钟光仁不吭声,赵澜便苦着脸说道:“师座,副师座,一天就只能吃两顿稀的,要是呆在军营里边不出来,勉强还行,可现在却要行军,而且还要在天黑之前赶回次坞镇,弟兄们的身体实在扛不住,真扛不住!”

    钟光仁跟陶聊交换了一下眼睛,说道:“师座,要不然去跟附近的老乡借点粮?”

    陶柳没好气道:“军官需早就去借过了,但根本没借到,老百姓早就把他们的口粮藏起来了,除非纵兵抢,否则根本借不到粮食。”

    钟光仁听了后,脸上便流露出尴尬之色。

    自从民国二十六年冬他们入驻浙省以来,向浙省百姓打下的借条已经无数张,却从来没有一张兑现过,所以老百姓现在很讨厌他们。

    比如这次,他们六十二师一路南下诸暨,沿途经过的村庄就没一处冒炊烟的,怕他们看到炊烟去借粮。

    不仅如此,老百姓甚至还把粮食藏起来,防他们就跟防贼似的。

    你还别说,有些部队的军官还真就敢纵兵抢劫,甚至还敢杀人,比如说河南,汤恩伯的部队就经常这么干,所以老百姓痛恨汤恩伯的部队,更甚过小鬼子,以至于到了44年的豫湘桂战争中,河南老百姓竟然帮着日本鬼子打国军!

    当然了,汤恩伯的部队抢的不只是粮食,连老人家的寿材都抢。

    抢了去做什么?当然是卖钱,做生意嘛,这些木料可值老钱啦。

    汤恩伯甚至不无得意的在日记之中写道,今年(1944年)料可获利两亿元,这两亿元都是搜刮民脂民膏来的,老百姓能不痛恨他?

    由是,汤恩伯成了水旱蝗汤四大害之一。

    但是陶柳和钟光仁终究没有汤恩伯那样的冷血。

    所以,直接纵兵抢粮这样的事情他们干不出来。

    就在陶柳、钟光仁相对无语的时候,前方忽然之间喧哗起来。

    紧接着,原本停在公路上的独立团官兵们便纷纷坐到了地上。

    钟光仁、陶柳急上前,才发现官兵们已经知道了即将要原路返回次坞的消息,所以一下子就炸了锅。

    来回跑冤枉路,还不给吃饱饭。

    这他妈的谁能受得了?受不了!

    “妈的,不走了,老子不走了!”

    “就是,不走了,有种就枪毙老子。”

    “老子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打鬼子,还不兴吃顿饱饭?”

    “皇帝还不差饿兵呢,常校长难道连满清皇帝都不如?”

    “统帅部每年下拨那么多经费,浙省百姓每年上缴那么多粮,老子就不信,还轮不着咱们国军将士吃上几顿饱饭!”

    消息迅速扩散到了全团。

    过了没一会,全团官兵都不干了。

    甚至不只是独立团官兵,就连师部的伙夫、马夫也都不干了。

    看着坐满了一地的官兵,钟光仁、聊柳也是目光呆滞,没辙。

    赵澜哀求道:“师座,还有副师座,你们就拨点儿粮食,让弟兄们吃顿饱饭吧。”

    陶柳的目光掠过自己还有钟光仁的坐骑,眸子里顿时掠过一抹决绝之色,说道:“赵团长,你把我还有钟副师长的坐骑杀了,再让弟兄们挖点野菜,先煮上几大锅,无论如何也让弟兄们吃顿饱的!”

    “啊,杀马?”赵澜便有些傻眼。

    对部队来说,马匹可是很宝贵的。

    就在这时候,一个通信参谋急匆匆跑过来。

    “师座!”跑到陶柳跟前,通信参谋说道,“鄞江前敌参谋部急电。”

    “不听!”陶柳勃然大怒,恶气恶气的道,“老子这都火烧眉毛了,没功夫听那姓钟的瞎基巴指挥,有本事他先给老子来几万斤粮食!”

    通信参谋轻呃了一声,道:“师座,说的就是给养的事。”

    “什么?给养?”陶柳神情猛一动,劈手将电报夺过去。

    匆匆看完电报,陶柳的眉宇之间便立刻流露出一抹喜色。

    钟光仁便问道:“师座似乎挺高兴,我那本家说什么了?”

    “好事,好事。”陶柳将电报递给钟光仁,道,“钟参谋长给咱们第六十二师准备了五十万斤玉米面,这会运粮的车队已经从鄞江出发了,首批五万斤明天就能够送到!”

    次坞镇到鄞江,再往多了算也就两百多里路,骑自行车很快就到。

    “真是太好了!这可真是及时雨啊!”钟光仁也是喜形于色,道,“钟参谋长这可真的是帮了咱们大忙了。”

    因为心情大好,两人对钟毅的称呼也成了参谋长。

    顿了顿,钟光仁又道:“钟参谋长还说了,这只是首批物资,后续还要给咱们六十二师送至少一万套秋装,以及至少一万双胶底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