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言情小说 > 傅先生,偏偏喜欢你 > 正文 是你真的依仗不了!
    “虽然咱们因为团团的关系,可以算得上是亲戚,可我也在乎我的生命安全!”岑墨朝烟灰缸里点了点烟灰,“所以你要是不做,那就我来做!”

    “威胁不到你,阿展我留下还有用!”傅怀安开口道,“杀人是下下策,如果什么都能用杀人解决,这个世界还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不到必要时刻我不打算走这一步……”

    “幸亏今天晚上问你了,不然……我的人今天就要动手除掉阿展了!”岑墨走到落地窗前,侧身倚着落地窗一旁的墙壁,朝手中烟灰缸点了点烟灰,动作带着几分慵懒随意。

    “你想沾手军火生意?!”傅怀安转了话题。

    岑墨颔首,眼底带着几分薄笑:“是啊,没有比军火和毒一品更赚钱的了!只是……毒一品这方面我不打算再沾手!可手下有一大批人要养活,所以就只能考虑军火!”

    岑墨说毒一品时,垂眸吸了一口香烟,唇角溢出的白雾掩住他眼底沉沉的暗色。

    这些年自打岑墨取代摩洛哥最大的黑帮头子成功上位接手了摩洛哥这一片,早就想要把毒一品这一块儿停下来,但是这个组织在岑墨进来之前,主要的敛财手法就是毒一品,岑墨当初没有坐稳位置所以不能贸然停下来,只能寻找时机。

    最重要的是想要成功停下来,就必须找到其他能够取代毒一品的敛财手段,要让组织内部的人能够赚到和以前一样多的钱,甚至比以前更多的钱,这样才能让组织内部那些元老级人物闭嘴。

    岑墨曾经深受毒一品的侵害,内心里是恨极了毒一品,想要停下毒一品的念头自打从接受这个组织开始,就没有断过。

    只是,岑墨和傅怀安不同……

    傅怀安是自己白手起家,一手自己建立的自己的王朝!

    傅怀安对自己组织的管理方法,如同管理军队一般,傅怀安的命令就是绝对的,除了傅怀安当初身边的顾青城和陆津楠唐峥他们,没有人可以反驳。

    而岑墨,是后来者上位,组织内部的派系和元老,那些门门道道阴谋诡计……远要比别人想象的更多。

    说的更直白一些,岑墨就像是登基了多年的皇帝终于亲政,在外人看来已经是万万人之上,可只有自己知道,他的权力和威慑力目前却不如朝内辅政大臣那么强大。

    尤其是当岑墨和钟茉莉解除婚约,其威慑力就更加大打折扣。

    所以岑墨做起事情来束手束脚,有太多的牵绊和顾及,总得顾及到了方方面面才好有所动作,不像傅怀安和顾青城可以随心所欲。

    这一次停下他们组织最大的敛财手段,岑墨是要冒很大风险的!

    很有可能会有人想要毒一品军火双线走,也有可能保守派不愿意尝试从来没有碰过的东西……更愿意用自己熟悉的手段继续敛财。

    说不定,原本就并不怎么齐心的组织,会因为岑墨的动作瓦解也说不定。

    岑墨的每一步都走的其极艰难小心翼翼。

    岑墨的难处,傅怀安清楚的很……

    可这个世界一直都是这样,每个人都有每个人需要克服的东西。

    当初傅怀安白手起家,和顾青城他们把一个纯然纯新的组织带领到这一步……何其艰难?!

    岑墨等于白捡了一个已经建立好的王朝,但想要完全把这个王朝攥在手心里,不费些精神怎么行?!

    “我不建议你沾手军火,不是怕你抢饭碗,是因为政一府里你没有强大的支持力,这事儿你做不了!”傅怀安双腿交叠靠坐在沙发上,单手把玩着沙发抱枕上的流苏,“德罗尼家族敢做,是因为背靠美国一政一府,等于手里拿着正儿八经的军火营业执照。”

    “那你呢?!”岑墨看向傅怀安,“你的军火生意依仗又是什么?!”

    岑墨知道“道德先生”军火发家,军火生意做的极其大……

    但傅怀安有很多生意不做,比如毒一品、比如人口买卖!

    如今傅怀安除了军火生意之外,他组织里的小组也接手其他的委派任务,在顾青城的带领下,那些小组甚至已经逐渐取代了杀手排行榜上杀手的地位。

    傅怀安看向岑墨勾唇:“我的依仗……告诉你你也无法变成你的!”

    傅怀安这话不假……

    这些年傅怀安曾经一手创立的帝国在顾青城的带领下,涉猎范围越来越广!尤其是那些让人闻风丧胆的小组经手的业务越来越多,世界各国各界那些站在镜头前光鲜的政客或者是名人富豪的黑暗面,在傅怀安他们面前暴露的……也就越来越多。

    只是,这些东西,傅怀安不愿意轻易去用,这是这一行最起码的操守。

    尽管如此,那些人也算是欠了顾青城人情,顾青城只要张口,他们也就有所顾忌不愿意也得帮忙,好在顾青城也不是那种揪着不放的人,只要这个忙不在对方正常的能力范围,顾青城从不勉强,从不要挟。

    这也让顾青城在职业操守这方面,收到了不少好评。

    除了在水城威尼斯那一次,林暖被掳走,顾青城硬是用爆出手中的黑料来要挟意大利军方高层出手找林暖。

    岑墨问这话,也没有真的指望傅怀安能告诉他……

    毕竟这是别人的生财手段,哪怕如今傅怀安和他因为团团被连在一起,哪怕傅怀安已经住进了自己的家里,哪怕他们做任何事情如果遇到对方在其中都会有所顾忌。

    岑墨点了点头,深吸一口香烟,白雾模糊了岑墨的五官,他皱着眉,思绪陷入了自己的无尽麻烦中。

    “不是敷衍,是你真的依仗不了!”傅怀安幽深的眸子望向岑墨,成熟的声线沉着有力。

    岑墨直起身从落地窗前朝着茶几方向走来:“你把那么大一个组织交给顾青城,就不怕顾青城架空了你,夺了你的权?!”

    这是岑墨一直以来的疑惑。

    岑墨在知道傅怀安就是道德先生时,有些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