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言情小说 > 重生娱乐圈女神:神秘大导演 > 正文 第2639章 离婚(17)
    顾白与荆家彻底决裂的事情,如今是人尽皆知。荆氏集团与白氏集团“分道扬镳”的决定,不单单是事实,更是强有力的证据。

    除此之外,最令人讶异的当属荆家单方面的“阻止”四个孩子重聚。

    荆家倒也不是不守法的不许白家探望甜甜与满满,只是他们以叶静嘉身体抱恙,满满身体羸弱为由,一方面缩短见面的时间,同时也并没有安排叶静嘉与蜜蜜、明明的每周见面安排。

    就连原本甜甜蜜蜜因在同一所学校,课间可以见面,也因为甜甜的转学导致姐妹二人彻底没有办法碰面。

    周末,蜜蜜只能留在白家和明明在一起。

    岑云作为蜜蜜的生活助理,虽然有意在此期间好好的走进蜜蜜的内心,但很遗憾,蜜蜜比之前愈发的抗拒岑云,甚至某日发生了用水杯砸岑云的恶性举动!!!

    “为什么要砸岑助理?”在国外忙的焦头烂额的顾白只能通过视频质问蜜蜜的行为举止,“无论你如何讨厌岑助理,都不应该做出这样的举动。”

    “对,我就是讨厌她!为什么你还不把她辞退!你明明知道我讨厌她,为什么非要把她留在我身边?!”蜜蜜愤怒的瞪大眼睛反问父亲,“你到底是不是我的爸爸,我爸爸不会这样对我!你是谁?!你把我的爸爸还给我!”

    “蜜蜜!”顾白眉头微皱,面露怒意,“你已经不是小朋友,你应该知道,不是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顺你的心意,你要学会接受……”

    不等顾白说完,蜜蜜已经尖叫着打断他的话:“我不!我不要接受那个害我妈妈流产的后妈!我不!绝不!”

    说着,蜜蜜已经挂断视频。

    待顾白打过去的时候,蜜蜜直接拒接。

    父女之间的关系,瞬间恶化。

    “对不起。”待顾白处理完手头的事情,回到帝都后,在机场见到的接机人正是宁宁,她满脸指责的一再道歉,“我不知道事情会发展成现在的模样,我,我真的不是有意的针对叶静嘉,我以为那是你。”

    顾白匆匆点头,“不是你的错。”

    见顾白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宁宁忙问:“白叔叔,你是要去荆家看叶静嘉吗?我和你一起去好不好?我向她道歉,真的,我真的特别想向她道歉。我特意去过荆家,可是人家不让我进。白叔叔,你就带我去给她道歉吧,求求你好不好?”

    “这确实不是你的错。”顾白上了私家车后,看向跟着他上车的宁宁道:“你不用这样。”

    “不,我要的!”宁宁忙反驳,“如果不是因为我的粗枝大叶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一切,我真的很对不起叶静嘉,也,也恨不起叔叔,”

    见宁宁的眼泪都要掉下来,顾白看向宁宁,再三确定:“你真的要去?”

    “是,我要去!”宁宁抿嘴坚持,“我自己做错的事情,自己要承担。”

    见状,顾白没有再拒绝,果真带着宁宁前往叶静嘉所在的医院。

    当天的道歉,自然是无功而返。

    原因很简单,叶静嘉不见二人。

    足足坐了14个小时飞机的顾白被前妻拒之门外,不知为何头痛欲裂。

    “白叔叔你没事吧,我帮你揉揉。”说着,宁宁已经上手为顾白按摩太阳穴,边按摩她边骄傲的说:“虽然以前我的专业课学的不好,但是按摩的手法还是可以的,舒不舒服?”

    顾白闭着眼睛,感谢道:“很舒服,谢谢。”

    “如果舒服的话,以后我常常为你按摩。”说着,宁宁的脸颊绯红起来,她偷偷的瞄了一眼正闭着眼睛的顾白,眼神中满满都是爱慕之意。

    “他们两个真的在叶静嘉所在的医院外的走廊这样说?”

    当天傍晚,顾白与白叙凡,顾白与宁宁的对话便不知被和人丝毫不差的外泄。得知此消息后,某件书房的几人当即面露狂喜之色。有人甚至已经连声欢喜道:“天助我也!天助我也!我要立刻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父亲,我们的大计终于可以开始实施!今后,我们再也不用担惊受怕!藏头藏尾!”

    “要不要再等等看?”可是另有小心之人人提出不同的想法:“这会不会是顾白与叶静嘉设计的圈套?父亲不是说要谨言慎行,小心之小心,以免所有的努力付之一炬!”

    “肯定不会有错!”被称作小弟的男人立刻反驳,“他们夫妇二人素来最疼爱孩子,绝对不可能拿肚子里的胎儿做文章。再说,你们没见判给叶静嘉的大女儿已经转学?再说,那个宁宁可是与顾白真的有情,悄悄顾白说的话,可真是宠爱有加啊。”

    “可是,会不会是假怀孕,假流产?”谨慎之人自然是处处担忧,“我总觉得两个人不会轻易的离婚,似乎有猫腻。你们忘记当初我们见他们夫妇的时候,他们看起来可真是非常恩爱。”

    “三姐,绝对不会有错!”

    “万事小心方才不会有错。”

    正在二人争辩的时候,有人站出来道:“怀孕与流产的事情,确实为真。我已经托人查过,叶静嘉是真的怀孕,真的流产。流产的胎儿也是顾白的亲生骨肉。”

    “二哥,这都是你查的?!”

    “自然不是,是白叙凡,他似乎是怀疑叶静嘉,想以此为要挟吧。不过无论如何,这件事情必然是真的。至于其他的事情,我倒是不敢打包票。”二哥摇头。

    “好了!不要再争执,如今我们需要做的是将所有的消息告诉父亲,是否真的开始行动,自然由父亲来决定。最近这段时间,你们安分守己做好自己的事情,万万不可以在此时出任何岔子,不然到时候提头来见我!”始终没有开口的中年男人如此决定。

    散会后,中年男子叫住“三姐”:“这件事情,万万不可以让老五知道。”

    “大哥你放心,我明白。”三姐虽怜悯五妹的遭遇,可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也只能委屈她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