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言情小说 > 我什么没干过 > 正文 第42章 出路
    《好汉歌》一出,在这梁山之上,那真是神鬼辟易,无人能挡。

    尤其又是齐鲁大地的乡音,虽然形式新潮,但群盗只觉得是唱到了自己的心坎里。

    很快地,在场就没有能够冷静的人了。

    又冲出几个会敲大鼓的,和陈玉一起伴奏,所有的土匪们都引吭高歌,声振屋瓦。

    一首歌唱完了,所有人都肆意大笑,发觉这才是好汉们的行径。

    林广河二话不说,直接给陈玉满了一碗高粱酒。

    “先生真懂我辈心声,在下感激不尽,请满饮此酒。”

    陈玉也不客气,接过海碗,当着众人的面,一口气全闷了。

    见他如此豪爽,尤其是一大碗酒下肚,竟然脸色不红不白,群盗哄然叫好,纷纷冲他竖起了大拇指。

    最起码,在这梁山之上,陈玉的酒量绝对是首屈一指的。

    这人能说会道,武功高强,酒量如海,群盗们真是敬佩不已。

    唯独陈玉自己清楚,就这二十度都不到的烈酒,对他来说,跟白水有什么区别?

    小样,哥在后世跟领导吹过五十三度的烈酒,还会在乎这个?

    一碗酒下肚,陈玉的热血也沸腾了,再次抓起鼓槌,喝道:“咱们再来!”

    这一次不是《好汉歌》了,陈玉换成了《男儿当自强》。

    反正对付这些糙汉子,歌曲怎么热血怎么来就对了。实在不行,后面还有《笑傲江湖》呢。

    果然,群盗们彻底疯了,把偌大的一个梁山都变成了ktv,玩的不亦乐乎。

    至此,陈玉终于得到了梁山群盗的认可,成为了这里人人敬仰的先生。

    林广河也好,群盗也罢,在陈玉的诱导下,都已经意识到了往日的错误,决定痛改前非。

    这一天,大家尽兴而散,原本好好的一场婚礼,自然是没有了下文。

    曲终人散,无人醒转,陈玉也终于可以和聂小倩重逢了。

    他跑到聂小倩的身旁,关心地问道:“你还好吧?他们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聂小倩目如星光,嘴角抿成了一条缝。

    “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你不是不要我吗?”

    陈玉愕然,没想到这女人还在计较这个。

    “就算是作为朋友,我也会关心你啊。我这人啊,就是心善,哪怕是看到受伤的阿猫、阿狗,我也会关心一下的。”

    聂小倩气急,挥起粉拳捶他。

    “你这人……谁是阿猫、阿狗?”

    陈玉抓住了她柔嫩的小拳头,唏嘘不已。

    “你安然无恙,那可就太好了。只可惜你姥姥死了,今后只剩下你一个人了。”

    聂小倩脸上闪过一丝黯然,随即豁达地笑道:“她死了也好,从今以后再没人可以欺辱我了。不过如今我无家可归了,你可不能不要我。”

    陈玉头晕目眩。

    “你这丫头,我不是说了嘛,我们不是那样的关系啊。”

    聂小倩十分的倔强。

    “怎地不是?我可是你明媒正娶回去的,那么多人可以作证。你不许赖账,不然我就揭发你。”

    陈玉气不打一处来。

    “呀,你这人,我不是和你说了嘛,我有老婆了?”

    聂小倩不依不饶。

    “我可以做小的,我会好好侍奉姐姐的。”

    陈玉怒道:“我要去长安的,很久都不回来。”

    聂小倩理由充分。

    “我可以跟着,洗衣叠被,磨墨添香我也可以学。”

    陈玉发现就不能和女人讲理。

    “总之是不行,我老婆很温柔,我岳父很厉害。他要是知道我在外面有女人,会劈了我的。这件事再也休提,你先好好休息,咱们再从长计议。”

    聂小倩哼了一声,俏脸含煞,却也没有穷追猛打。

    她也算是看出来了,陈玉态度坚决,短时间内是没办法感化他了。只有发挥女儿家绕指柔的精神,来对付他这种百炼钢了。

    不过他们如今身处贼窝,危险并没有彻底解除,聂小倩很是担心。

    “陈公子,接下来我们怎么办?要不,趁着这些家伙们都喝醉了,咱们跑吧?”

    陈玉摇头苦笑。

    “这里是八百里水泊梁山,出入都要靠船。这里的人喝醉了,船边肯定会有人把守。再一个,你会架船吗?你识得水路吗?不懂这些的话,咱们根本就逃不出去。”

    聂小倩吓的小脸煞白,急道:“那……那怎么办?夜长梦多,万一这些人贼性发作,我们不还是要死于非命?”

    陈玉沉吟了一番,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以我观之,这些人的本性倒也不坏,只不过是因为当年的大战让他们被迫落草。如今朝局稳定,百业待兴,朝廷也对这些盗匪很是头疼,想尽了办法要处理。用不了多久,他们再不转变的话,说不得要被朝廷给剿灭了。帮人帮到底,我看看,能不能帮他们找到一条生路。”

    聂小倩无奈地道:“你一个小书生,还真想做救世主吗?”

    陈玉笑道:“我此去长安科举,将来也是要做官的。怎么处理盗匪问题,也是一个官员需要考虑的。所以我这就等于是练手了,将来再处理类似的问题,也就有经验了。”

    聂小倩没有想到他居然会有这么多想法,这也不是她能参与的,只好听之任之了。

    《水浒传》的故事牢牢地抓住了梁山群盗的心,让他们心痒难搔,欲罢不能。

    从第二天开始,除了吃饭上厕所,陈玉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给大家讲评书。

    水浒传里人物众多,场面精彩,故事曲折,听的梁山群盗心折不已。

    梁山一百单八将每一个都让他们崇拜不已,私下里,群盗们都热火朝天地给自己起名号、排位置,把自己幻想成了一百单八将中的一员。

    陈玉一心想要让梁山群盗弃恶从善,可水浒传的故事最后的结局却很凄凉,这自然不是他希望的。

    因此在讲到后面的时候,他开始掺杂自己的私货。

    比如悲愤而死的林冲,就在陈玉的故事里起死回生。不但没死,还在招安之后,发挥了才能百战百胜,屡立奇功。

    而在水浒传当中昏庸到底的宋徽宗,陈玉也让他领了盒饭,换成了英明神武的新君。

    在新君的主持下,大反派高俅伏法,林冲得到了平反,最终官拜大都督,亲自杀死了高衙内,为自己的妻子报了仇。

    当听得受尽了辛苦危难的林冲终于昭雪,还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成为了官居极品的大都督时,林广河高兴的把一坛子酒都喝光了。

    “哈哈哈哈,痛快,痛快,如此方不复我林家英豪。我林广河也要奋起,不给我林家祖辈丢人才是。”

    陈玉立刻附和道:“寨主所言有理,男子汉自当建功立业,成就万代功名,岂能蜗居荒山野岭,食不果腹?”

    之前陈玉提过一嘴招安的事,但那个时候林广河和梁山群盗都没有细想,意志不是那么的坚决。

    可听了这么多天的水浒传,既羡慕梁山好汉的风采,又感怀于如今的困苦,梁山众人的心思却又不同了。

    林广河沉思片刻,对陈玉延请道:“先生,咱们借一步说话。”

    不大一会儿,梁山的议事厅了,除了一些首领和陈玉之外,就没有别人了。

    这些都是梁山的核心成员了,他们能够决定梁山的未来。

    一群人坐定之后,林广河环视了一下大家,终于开始剖白心迹。

    “各位兄弟,这些天的故事大家也都听了。姑且不论故事真假,我想问一下,咱们的将来怎么办?”

    一个坦胸露乳的胖大汉子满脸的无所谓。

    “咱们不是挺快活的嘛,在这里逍遥自在,没钱了就去抢他娘的。要我说,咱们照常就是了。”

    陈玉已经认出了此人,叫李大海,是一个能打的莽汉,但是没有什么头脑。

    果然,听到他不经头脑的话,林广河立刻骂道:“你给我闭嘴。”

    李大海是林广河的亲信,被骂了也无所谓,讪讪地缩起脑袋,扮起了缩头乌龟。

    另一个头人却有不同的想法。

    “哎,如今这日子是越来越难了。官府三天两头就来清缴我们,兄弟们连水泊都出不去。不能去官道上的话,就抢不到东西。抢不到东西,咱们这么多人吃什么?光靠打渔可填不报肚子。”

    “是啊,官军的攻势一次比一次猛烈。再来几次,咱们非得崩溃了不可。”

    一时间,议事厅里都是头领们的诉苦声。

    林广河摆摆手,制止了大家的喧嚣,然后看向陈玉,诚恳地请教起来。

    “先生,还请你给大家解惑一下才是。我们梁山从前也算是富足,大家伙都活的很滋润。可不知道从什么开始,我们的日子就不顺起来。出去抢不到东西,还总是被官军攻击。先生,请问这是为何?”

    陈玉点点头,在脑子里组织着语言,也给大家集中精神的时间。

    等所有人都准备好了,他才缓缓道来。

    “从前大家伙吃香的、喝辣的,日子好不滋润,还是因为身处乱世,群雄并起,大家都打的不可开交,没空来管梁山如何。但如今不同了,当今圣上英明神武,一统天下,建立了大乾。可能大家并不知道,但凡是历朝历代的初期,因为经过了战乱,百废待兴,朝政都会比较清明。无论是君王,还是朝臣,都是人杰,在治理国家方面都十分的出色。这样一来,原本因为战乱而颓唐的天下,将会迅速地稳定下来。大乾要维护统治,就必须追求国泰民安,社会稳定。因此像梁山这样的地方,就成为了朝廷的重点打击对象。相信我,大家再不寻找出路的话,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朝廷剿灭。”

    这一番分析详细有力,让人信服。

    梁山众人听在耳中,脸色全都凝重了起来。即使是大大咧咧的李大海,似乎也预感到了未来的命运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