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言情小说 >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 正文 529.试着互相喜欢
    连瑀和祁宁远都坐在了祁宁歆的房间,祁宁歆低着头,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祁宁远,你认真的?”连瑀皱眉看着祁宁远问。

    “你觉得我是那种会拿我妹妹终身大事开玩笑的人吗?”祁宁远反问。

    “我们不是一路人。”连瑀说。

    祁宁远轻笑了一声,脑海中闪过今年发生的很多事情,看着连瑀眼眸幽深地说:“的确,你的朋友小花,差点把我坑死。我来之前还在想,如果你不识相,我少不得要把你抓了,留着日后对付那个小花。”

    那么多事情发生过之后,连瑀再想跟穆妍和萧星寒撇清关系,至少在祁宁远这里是不可能的了。因为很多事情祁宁远都已经想清楚了前因后果,他不会再傻乎乎地认为连瑀跟穆妍之间真的只是交易的关系。再加上连瑀的眼睛都被治好了,更说明天启大陆几个家族之前那一系列变故的源头,就是连瑀去天元大陆寻医,招来了那边的人……

    虽然祁宁远现在还不知道那个小花以及小花的丈夫在那边到底是什么身份,但他不着急查清楚那些,并且决定暂时放弃去天元大陆,因为他想先把这边的事情解决完了再说。

    “怎么?你来之前就打算让我当你的妹夫了?”连瑀神色淡淡地问祁宁远。

    祁宁歆听到连瑀的话,脸更红了,是尴尬的,真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祁宁远却笑了:“是又如何?我来之前便听说你霸占了我妹妹,把她带回了家,我想让你当我妹夫,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祁宁远,别装傻,你明明知道我什么都没做。”连瑀说。

    “我当然知道,所以我更加觉得,你是个靠得住的正人君子,我妹妹嫁给你,还算不错。”祁宁远唇角微勾。

    “哥哥!”祁宁歆忍不住开口了,“我们快走吧,那些话真的不要再说了。”她不明白,以前她家大哥很爱面子的,为何这次脸皮如此之厚,还是关于她的亲事,她还在场,祁宁远摆出一副要把她硬赖给连瑀的样子,好丢人,!

    祁宁远给了祁宁歆一个安心的眼神,示意祁宁歆别说话,他看着连瑀说:“总之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女子名声大过天,我妹妹只能跟你了。我再最后问你一次,你娶,还是不娶?”

    连瑀看了一眼祁宁歆,沉默了下来。

    祁宁远也不催促,就耐心等着,祁宁歆很想立刻晕死过去算了,省得面对这么难堪的时刻……

    突然,祁宁歆心中一动,抓住了祁宁远的衣袖说:“哥哥!我不想嫁给连瑀!我不喜欢他!你不要勉强我好不好?”

    祁宁远看着祁宁歆叹了一口气:“歆儿,我让连瑀表态,你为何这么着急开口给他解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想让他为难,这正好说明你对他很有好感,觉得他是个不错的人,这样就对了。放心,这件事哥哥给你做主,让连瑀自己说,他到底愿不愿意娶你。歆儿你也不用担心他拒绝,不会丢人的,他只要敢拒绝,我就砍了他!”

    祁宁歆神色一僵:“哥哥,别闹了……”

    “我很正经很认真地在办你的终身大事,你乖乖坐那儿听着就好。”祁宁远拍了拍祁宁歆的手背。

    连瑀没说话,祁宁歆蹙眉说:“哥哥,真的是连城主救了我,你这么为难他,不是恩将仇报吗?”

    祁宁歆话落,又万分抱歉地看着连瑀说:“连城主,对不住了,我再劝劝我大哥,你不用管他刚刚说了什么的,也不用回答他那些无理的问题。我们过一会儿就走,这些日子多谢你的照顾。”

    祁宁远似笑非笑地看着连瑀说:“我家歆儿还没嫁给你呢,就胳膊肘往外拐,一个劲儿帮你说话了。”

    “哥哥!”祁宁歆有些羞恼,猛然站了起来,想要把祁宁远拉起来,“我们走吧好不好?”

    “好。”这个字却不是祁宁远说的,而是出自连瑀之口。

    祁宁歆转头,美眸错愕地看向了连瑀,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

    祁宁远满意地笑着站了起来:“连瑀,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祁宁歆愣愣的,就听到祁宁远说:“我去带我的人过来,连瑀你先陪着歆儿。”

    祁宁远放开祁宁歆的手,往门口走去,跟连瑀擦肩而过的时候,压低声音说:“好好说话,敢让我妹妹伤心难过,我饶不了你!”

    连瑀没有理会祁宁远,祁宁远出门,还从外面把门给关上了,房间里面就剩了连瑀和祁宁歆,两人都站着,也没看对方,气氛沉默而怪异。

    “连城主,对不起……”祁宁歆话一出口,眼圈儿就红了,“我哥哥以前不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他这次为什么这么固执,还这么无礼。我知道你不想娶我,如果你怕我哥哥对你不利的话,你就假装先答应他,别的不用为难,等以后你遇到喜欢的姑娘,我会想办法离开,并且不让我哥哥为难你的。”

    “是我当时思虑不周。”连瑀开口,看着祁宁歆叹了一口气说,“我不该坏了你的清誉,你哥哥说得没错,我应该娶你,对你负责。”

    祁宁歆摇头:“不是的,你当时是为了保护我,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我很抱歉,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你放心,我会对你好的。”连瑀对祁宁歆说,“你的病,等我再见到我那位朋友,就请她为你医治。”

    连瑀话落,祁宁歆一时心乱如麻,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神色怔然地站在那里看着连瑀。

    “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接你哥哥。”连瑀话落转身出去了。

    祁宁歆默默地坐下,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手上戴着的那个指环,低头看了一眼指环上面的绿宝石,眼眸微黯,在想当初连瑀出门在外,拿出了两件明显是女子防身戴的首饰给她,总不能是连瑀自己用的,那么这指环和发簪原本的主人是谁呢?会不会是连瑀喜欢的姑娘,所以才带在身上,睹物思人,还特别说了,只是暂时借给她用的,等她用完了要还给他……

    想到这里,祁宁歆心中更是五味杂陈,静静地坐着,半晌苦笑了一声,喃喃自语:“祁宁歆,你真的一点用都没有,还总是给人添麻烦……”

    一直到夜幕降临的时分,祁宁远才带着叶盈和祁沅祁宁安祖孙俩进了莲雾城。

    下人送了一桌丰盛的饭菜过来,祁宁歆没有胃口,也不知道祁宁远什么时候回来,就坐在桌边发呆。

    门突然开了,一个女子走了进来,对着祁宁歆行礼:“小姐。”

    祁宁歆愣了一下:“是你!”她听出了这个声音,正是落英城出事那天去带她走的那个女子。

    “是我。”叶盈点头,“那天属下来不及跟小姐解释,冒犯了小姐,下山之后又遇到了拦路之人,不得已才推了小姐的船入海。”

    “没事,你也是为了救我。”祁宁歆看着叶盈摇头,“我当时还怀疑你的身份,耽误了一点时间。”

    “不管任何时候,小姐谨慎一些是没错的。”叶盈微微一笑,“主子去找连城主有事商谈,让属下带了两个故人过来跟小姐相见。”

    叶盈话落,冲着门外叫了一声:“两位,进来吧。”

    下一刻,祁沅快步走了进来,神情激动地看着祁宁歆,叫了一声:“歆儿!”

    祁宁安跟在祁沅身后,看着祁宁歆叫了一声:“妹妹。”然后苦笑了一声说,“我是你不为人知的二哥祁宁安。”

    “爷爷……”祁宁歆看着祁沅,叫了一声。

    祁沅很激动,祁宁歆却想起先前的事情,还有危难关头祁沅不管她死活自顾逃命的事,心中没有一丝重逢之喜。

    至于祁宁安,祁宁歆就看了他一眼,他那张跟祁宁远一模一样的脸,却让祁宁歆没来由地生出了深深的厌恶……

    祁宁安跟祁宁歆是打过交道的,以祁宁远的身份。当时祁宁歆察觉到了不对劲,只是根本想不到她竟然有个二哥存在这种可能性,又觉得祁宁远离开不会不跟她讲,所以才被骗了过去。

    而那些日子,是祁宁歆对“祁宁远”最疏远最失望的一段时间,后来才知道,那个让她失望的根本不是她的大哥,而是假的。

    叶盈站在一旁说:“主子说,请小姐和老太爷,二少爷先用饭,他晚点过来。”

    祁沅坐在了祁宁歆身旁,祁宁安默默地在祁沅身旁落座。祁宁安已经感觉到祁宁歆不待见他,也没有说什么,怕招惹祁宁歆更加厌烦。

    祁宁歆没有胃口,祁沅却不停地给她夹菜盛汤,把她的碗堆得满满的,夹的那些,也没几样是祁宁歆爱吃的。因为在祁宁歆的记忆之中,只要祁沅在家,都是祁宁歆给他做好吃的,每次祁沅都还要点菜,但祁沅却从未关心过祁宁歆喜欢吃什么……

    “歆儿,爷爷必须跟你解释一下,那天夜里落英城出事,爷爷受了重伤,被人逼得跳了海,想回去救你也没有办法啊!你可千万不要因此恨上了爷爷,你知道的,爷爷向来最疼的就是你。”祁沅看着祁宁歆语重心长地说。

    祁宁歆不想听这些,神色淡淡地说:“爷爷快吃吧,不然菜要凉了。”

    “哎!唉……”祁沅叹气,看祁宁歆的样子,想着慢慢来,祁宁歆是个心软又善良的,肯定会原谅他的。

    一顿饭吃了很久,祁宁安倒是吃了不少,祁宁歆就喝了一碗汤,祁沅也有些食不知味。

    祁宁歆开口叫叶盈过来坐下一起吃,叶盈婉拒了,一直站在一旁伺候着。

    吃完了饭,祁宁远过来了。

    “怎么样?歆儿高兴吗?”祁宁远一进门,就看着祁宁歆问。

    祁宁歆笑得有些勉强,看着祁宁远问:“哥哥吃过了吗?”

    “我吃过了,还跟连瑀一起喝了酒。”祁宁远笑着说,然后转头看向了祁沅和祁宁安,“住处都安排好了,就在隔壁院子,让叶盈带你们过去。”

    “好。”祁沅连忙点头,硬挤出一个不自然的笑容对祁宁歆说,“歆儿好好歇着,爷爷明天再来看你啊。”

    祁沅和祁宁安被叶盈带走了,下人收拾了碗碟出去了,祁宁远拉着祁宁歆落座,看着她又问了一句:“歆儿高兴吗?”

    “不高兴。”祁宁歆垂眸说。

    “为何?我专门带爷爷和二弟过来看你,你之前不担心他们吗?”祁宁远看着祁宁歆问。

    “爷爷心里在乎的只有他自己,根本就没有我们。”祁宁歆神色难看地说,“那个二哥,反正我是绝对不会认的,他心术不正,也根本没把我当妹妹,还出手害大哥。”

    祁宁远闻言,笑意加深:“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

    祁宁歆愣了一下,神色错愕地看向了祁宁远,就听到祁宁远说:“我还真怕歆儿你心软原谅他们,那样的话,我接下来就不好对他们动手了,就算要动手,也得避着你。但我这次不想避开你,因为你长大了,该嫁人了,我不可能一辈子护着你,你需要学会面对死亡,学会杀人,学会保护好自己。”

    “哥哥,你要做什么?”祁宁歆蹙眉问。

    “我要让爷爷和祁宁安死,你会反对吗?”祁宁远看着祁宁歆眼眸幽深地问。

    祁宁歆的手微微颤了一下,沉默了片刻之后,摇头说:“如果哥哥觉得这样做没错的话,我不会反对。”

    “歆儿,我这样做,不只是为了报复他们,也是为了保护你我。”祁宁远对祁宁歆说,“外公不会放过我们的,连瑀跟我说,谌紫桓已经来找过你了,你都学会用暗器了,这样很好,那些年如果不是因为你身体太弱,心疾严重,不能学武功,我肯定会逼你练武的。我已经有了一个计划,在这个计划里面,爷爷和祁宁安,必须死!”

    “需要我做什么吗?”祁宁歆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祁宁远笑着轻抚了一下祁宁歆的头发:“倒真的有件事需要你做。”

    “什么事?”祁宁歆问。

    “安心地当个新娘子,嫁给连瑀,好好地待在他身边。”祁宁远看着祁宁歆说。

    祁宁歆眼眸一黯:“哥哥,这件事我真的觉得很不妥,连城主说他是为了负责任才答应娶我的,就是哥哥逼迫他的,这样不好。”

    “怎么?连瑀那么说,歆儿伤心了?”祁宁远看着祁宁歆问。

    祁宁歆摇头:“不是,我只是觉得我们这样真的很无理。”

    “歆儿,我比你更了解连瑀是什么样的人。”祁宁远看着祁宁歆说,“我承认,这次的事情是我不讲道理,但我说的那些话,也都是真心的。你几乎没出过门,见过的人也少,你很聪明,但是太单纯了。我可以一直护着你,但我自己都时常处于危险之中,一不小心容易让你受到波及。再加上我在天启大陆是众矢之的,尤其是外公,不管我死活,都不会放过我的。你跟着我,并不安全,我也无法做到时时陪着你。”

    祁宁歆神色微怔,开口想说什么,祁宁远却示意祁宁歆先别说话,让他说完。

    祁宁远再开口,苦笑了一声:“你喜欢弹琴,其实我曾经也喜欢音律。小时候我想学琴,被娘发现,她拿着板子把我的手打肿了,让我发誓以后再也不碰那些玩物丧志的东西,说我是个男人,应该做的就是好好修炼,提升实力,保护好家人。后来,娘都死了,我再碰到琴,还是感觉手会疼。但我调查过,连瑀虽然先前是个瞎子,但他精通音律,颇擅此道,你们有共同的喜好,这一点就很合适。”

    “另外,连瑀那些年的日子跟你差不多,因为目盲,所以几乎没有出过门,一直待在家中,弹琴,修炼,喜欢安静,性子平和,与人无争,重情义,这些你们都很像。”祁宁远对祁宁歆说,“这次我差点没能活着回来,最近就一直在想,我该给你找个好归宿了。我思来想去,连瑀是唯一的最好的选择。”

    “可是……”祁宁歆皱眉。

    “没有可是。我知道你想说连瑀娶你只是为了负责任,他并不喜欢你。歆儿,娘生病那些年,你在她身边伺候,应该时常能听她说起当年爹是怎么千方百计追求她,是何等喜欢她,又跟她说过多少次一生一世一双人那种鬼话?后来又如何呢?爹那种滥情种子,不负责任的人渣,到头来还不是喜新厌旧,负了一个又一个?”

    “有些男人,满嘴的山盟海誓,情爱无价,有什么用?我不是过来人,但我们那对爹娘让我懂了一个道理,女子嫁人,首先要看的是人品,不是皮囊,更不是那些甜言蜜语海誓山盟。连瑀其实很清楚,就算他真的拒绝了,我也不会对他怎么样,因为我们现在并不是敌人。但他答应了,为了你说你并不在乎的那点清誉,他说要对你负责,他既已说出口,便一定会做到。”

    “歆儿,不要怀疑,这就是你们两个人的缘分。不然为何那夜你的船就飘到了他面前去?不要认为我在为难他,他如果真觉得为难,不会点头的。他背后另有高人,并不是没有反抗我的本事。”祁宁远看着祁宁歆说。

    “哥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我也相信连瑀是个负责任的好人。”祁宁歆神色有些不安,“可是,万一他早已有了心上人,却为了负责任不得不娶我,这对他来说不公平。”

    祁宁远愣了一下:“心上人?他跟你说的?”

    “没有。”祁宁歆摇头,“我只是说有这种可能,就算现在没有,如果他日后喜欢上别的姑娘了,却因为我,不能跟他真正喜欢的人在一起,我会良心不安的。”

    祁宁远皱眉:“别光想着他,你呢?你先跟我说,你对他可有好感?”

    “好感自然是有的,他是个很好的人,但不是……”祁宁歆说。

    “有好感就行了,别的感情可以以后慢慢培养起来,来日方长,不用急。”祁宁远说,“只要他现在心里没有别的女人,娶了你之后,他也不会惦记上别的女人,这一点你放心。不过他现在是不是有心上人这件事,我倒是得问问他。”

    祁宁远说着就要起身去问连瑀,祁宁歆觉得很尴尬,但没能拉住祁宁远。

    夜深了,一直不见祁宁远回来,祁宁歆听到隔壁院子里传来打斗的声音,神色有些不安,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也不见叶盈出现。

    一个黑衣蒙面人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房间里,祁宁歆神色一变,握紧了手中的发簪,就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是我。”

    “连……你怎么来了?”祁宁歆不知道连瑀为何要蒙面过来。

    “谌紫桓又来了,你大哥在对付他,让我过来保护你。”连瑀轻声说。

    “哦,谢谢。”祁宁歆下意识地回答。

    “你爷爷和祁宁安应该活不过今晚了,你心里要有数,不要到时候接受不了。”连瑀对祁宁歆说。

    祁宁歆颔首,心中微叹:“我知道,我大哥已经跟我说过了。”

    “还有……”连瑀的声音明显顿了一下,看了一眼祁宁歆纤细的手指上面那枚绿宝石指环说,“发簪和指环都是菁儿的,她去了别处,让我带着防身。”

    祁宁歆愣愣地看着连瑀,菁儿是连菁,连瑀的妹妹,连瑀借给她的东西是他妹妹的,所以,连瑀是在跟她解释,他没有心上人吗?

    “你哥哥说你很喜欢我,只是不好意思说。”连瑀一本正经地看着祁宁歆说。

    祁宁歆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没有……我哥哥他乱说的……”

    “你心里有别人?”连瑀看着祁宁歆问。

    “没有。”祁宁歆脱口而出,话落脸更红了。

    “那我们……试着互相喜欢吧。”连瑀神色认真地对祁宁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