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其他小说 > 珀尔修斯的迦勒底之旅 > 正文 第七十章 你的爱就只有这点程度吗?
    “难道你有更好的方案?”

    面对罗曼的问题,珀尔修斯点了点头。

    “虽然只是我的设想,但我觉得我的方案更有搞头。”

    “怎么说?”

    罗曼精神一振。荆轲和玛尔达也侧耳倾听,他们不怕牺牲,但不代表不愿意活下去。

    “我觉得最适合与罗慕路斯一战的人不是我们,而是尼禄。”

    珀尔修斯刚起了个头,就被玛尔达不客气地打断。

    “别说傻话了。尼禄虽然有在一定程度上伤害从者的能力,但她自身和从者之间的差距很大。不要说罗慕路斯,就算是你和我,只要认真起来,她绝对撑不到第二回合。”

    “说得没错,你和我确实是这样。”珀尔修斯并不否认,“不过罗慕路斯就不一定了。”

    “什么意思?”荆轲面带疑惑。她和玛尔达一样,都是直来直往的性格,不擅长动脑。

    珀尔修斯不答,而是问:“玛尔达,我问你,为什么你在上一个特异点没有放弃抵抗?如果你放弃的话,就算我们来到那个时代,也不一定能阻止黑贞德。”

    “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总在说傻话。”玛尔达越发不理解,“我怎么可能放弃?人理毁灭这种事我决不允许,哪怕是被敌人召唤出来,下了强制命令。”

    “说得好,不愧是原初的圣女。”珀尔修斯赞道,“既然你能做出这样的选择,为什么其他的英雄不能呢?他们难道就希望看到世界毁灭?”

    “诶?”玛尔达一愣。

    “你的意思是——”罗曼似乎抓住了什么。

    “你们难道不觉得奇怪吗?凯撒、列奥尼达一世、伊斯坎达尔,为什么敌人会分批次过来让我们各个击破?为什么不集合所有的力量,和我们决战?这样一来,我们不可能有任何胜算。”

    “这……”荆轲也愣了。

    “他们没有被附加狂化,不是只知道杀戮的野兽。”罗曼已经想通了,“他们的思维是正常的,而且他们之中还有凯撒和诸葛孔明这样人类史首屈一指的战略家和大军师,不可能想不到。”

    “但他们没有这么做……”

    “难道他们是故意的?”

    玛修和立香也加入了讨论。

    “只能这么解释了。”珀尔修斯点头,“布狄卡女王,你是不列颠的先王,如果你处在罗慕路斯的位置,你会怎么做?”

    “我会自杀。”布狄卡毫不犹豫地回答。

    “不能自杀呢?你也知道从者的生命很大程度上不取决于自己。”

    “我会抵抗,实在不行,我会尽可能控制自己,让我的后裔来杀死我——诶?”

    说到最后,布狄卡自己也反应过来,这不是和玛尔达的选择一样吗?还有之前的凯撒,诸葛孔明,仔细想想他们好像确实在某些地方不是很自然。

    “看来是想明白了啊。换成有人让我去毁灭波斯,我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珀尔修斯呵呵一笑,笑容之中满含深意。

    “不过我不会一上来就自杀,而是会主动配合,然后像玛尔达那样暗中帮助敌人。因为我不确定我死了,幕后黑手会不会召唤出其他的替代者,那位替代者会不会和我是同样的想法。当然也有另一重想法,想看看后裔们有没有资格背负起祖先所打下的江山,背负起这个时代的器量!这大概就是凯撒和伊斯坎达尔嘴中的试炼了。”

    “有道理。”玛尔达附和道,“那位罗慕路斯看上去也确实不像想要毁灭世界的人,我能够感觉到,他是爱着罗马,爱着这片大地,爱着每一位子民,爱着尼禄的。”

    “这是……真的吗?”

    尼禄终于按捺不住。珀尔修斯等人的讨论没有避开她,她听得很清楚,脸上的失落和动摇也收敛不少。

    出乎意料的,珀尔修斯摇了摇头:

    “是不是真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的想法。罗慕路斯是罗马的起源,罗马的开国之王不假,但这不意味着他做的事情一定是正确的,不容违背的。”

    “时代在变化,人类也不停的在进步,过去的人在过去做出的选择并不一定适用于现在。我和你说过的吧,我们来自两千年的未来,那时没有神仙没有皇帝,如果有哪位皇帝降临后说要登基重现帝位,罗曼,你觉得会有多少人响应?”

    “这……应该很少吧,除了某些沉浸在过去荣光中的老古董,脑子坏掉的帝国主义者以及三观不成熟的中二病,我想不会有什么人响应的。”

    罗曼这张嘴损起来也是够可以的。

    “哪怕他是人类史上最伟大的皇帝,嘛,如果真有这么伟大的话,不可能不知道顺应时代的吧。”

    “喏,你都听到了?”珀尔修斯一耸肩,“罗慕路斯的判断是罗慕路斯的判断,关键是你的想法。只要你认为自己是正确的,那就是正确的,一个死掉的古人有什么资格替现代人来做决定?我问你,罗马第五代皇帝,尼禄·克劳狄乌斯,你认为自己错了吗?”

    “我……”

    “与罗慕路斯无关,与所有的先帝先王都没有关系,仅仅是你个人的判断,你错了吗?”

    “我——我——”

    尼禄的脑海中天人交战。

    一方面是全国的信仰,一直都信奉的神祖罗慕路斯,一方面是自己的骄傲,自己的信念。

    她很想告诉珀尔修斯,告诉罗慕路斯,告诉所有人她是正确的,她是当代皇帝,她的意志就是绝对。

    但是,每当话到嘴边,她又说不出口。那可是神祖啊,是凯撒大帝,是折服了众多皇帝王者的罗慕路斯啊,自己真的有那个资格去质疑他吗?

    所以她纠结,她彷徨,她迷茫。

    看到这样的尼禄,珀尔修斯知道还差一把火,于是他伸出手,先是对着尼禄的脑门来了一个暴栗,又拽住她头上翘起的呆毛,用最大的音量在她的耳边吼道。

    “看看那些朝你杀过来的士兵,再看看这些为了你奋战的子民,然后回答我,你所坚持的东西,你所处在的战场都是毫无意义的吗?你要就此认输吗?你要让他们的牺牲白费吗?”

    “你的爱——就只有这点程度吗?白痴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