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言情小说 > 神棍夫人:夫君,要听话 > 正文 第2659章 最后的铺路
    谁也没有想到温亭湛竟然会说出这句话,就连夜摇光都惊讶的看着他。

    单久辞的诧异只是一闪而逝,便开口道:“名不正,则言不顺。”

    他们是萧家的臣子,是萧家给了他们荣华富贵,他们就应该忠于萧家,忠于正统。

    萧士睿的确比不上温亭湛,可萧士睿也不是个昏庸无能之人,不会祸及根本,不会鱼肉百姓,也会是个好君主,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单家是断然不会倒戈温亭湛。

    除非温亭湛能够得到兴华帝的传位,否则哪怕明知道没有多少胜算,他也会和温亭湛抗争到底,即便最后家破人亡,这也是将萧家给予他们的还了罢了。

    “你是个值得托付的人。”温亭湛忽而莞尔,“我要离开朝堂,也许是暂别,也或许是永别。”

    他的确将高寅当做接班人,但真正的顶梁柱还得是单久辞这样经历过大风大浪,人脉深广,手段强硬,与他一样有所坚持,有原则的人才行。

    “你到底要做什么?”单久辞弄不懂温亭湛的心思。

    “这次传信让你前来,你尚在服刑之期,就不怕我对付你,这么贸然跑来。”温亭湛不答反问。

    “你若要我死,千百种法子。”用不着这么麻烦,“我信你。”

    “既然你信我,我自然不能辜负。”温亭湛道,“我寻你来,是为了两个月前我在般若寺寻回来的那一批,昔年佞臣寇家藏匿的宝藏,那些金银财宝都用毒液侵泡过,若不将之解毒,是无法触碰,也无法使用,纵使万千珍宝,也是只能观赏。”

    “你有解药,你要我做这个人?”单久辞立刻明白温亭湛的用意。

    “少则一个月,多则三个月,我必然要离开,已经等不及你刑满。”温亭湛颔首,“我知你是个骄傲之人,并不想让你被动承受,亲自与你说开。”

    “你以为你说清楚了,我便愿承你的情?”单久辞轻笑着问,“我若想脱困,也有自己的法子。”

    “我能帮你一个忙。”温亭湛接着道。

    “想来是我拒绝不了的条件。”单久辞扬眉,“说起来我是占尽了便宜,你把功劳让给我,还要为我做事来换的我愿意承受你的功劳。”

    “我帮你和离。”温亭湛没有理会单久辞的话,而是直接说出条件。

    单久辞看向不由自主坐直身体的沈知妤,这些年这个女人为了他吃了很多苦,他福贵无极之际,狂蜂浪蝶前仆后继,可他沦为罪臣的时候,却只有这个女人不离不弃,甚至放弃锦衣玉食,陪着他吃糠咽菜。

    他和荣沫漪是赐婚,他这辈子都不可能休妻,而要和离,必须荣家点头,否则他一辈子都摆脱不了荣沫漪。

    对于荣沫漪那样的女人,他是真的已经忍够,以前还能够眼不见为净,大不了分府别居,现在他觉得他应该给沈知妤一个对得起她的名分。

    平妻虽然听起来是妻,可到底不是正室。

    “国公爷,你对太孙殿下的一片心意,令人敬佩。”单久辞幽幽一叹。

    到了现在单久辞不得不承认,他和温亭湛之间是有差距的。

    彻底甩掉了福安王,如今太孙殿下如日中天,登上大宝几乎是毫无悬念。

    想来所有人都看得出,一旦他回来必然是要效忠萧士睿,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只想做个忠于天下的纯臣。

    所为忠于天下,便是以天下计,如此可以不惜损害帝王的利益,帝王有过失,只要不殃及百姓,他也会视而不见,朝廷的争斗,日后萧士睿被多少人掣肘,只要不祸及他在乎的,他都会冷眼旁观。

    偏偏温亭湛也看出了他的心思,他给自己功劳,让自己承情提前脱离苦海。这个单久辞尚且能够推拒,可与荣家和离,并且不得罪荣家,诱惑太大,由不得他拒绝。

    “这世间,只有我不想算计的人,没有我算计不了的人。”温亭湛淡淡的对单久辞开口。

    “国公爷放心,我会为长孙殿下鞠躬尽瘁。”单久辞答应。

    毕竟萧士睿也是个性格极好的人,和福安王不一样,不过是从中立站到了萧士睿的身后,为他鞍前马后,日后多操心些罢了,以此来换取自由身,这笔买卖合算。

    说服了单久辞,温亭湛就把他们夫妻安排在了府邸。

    次日,温亭湛带着夜摇光去了荣家拜访,温亭湛去见了荣国公,将亓的事情如实相告。温亭湛给荣家那么大的恩情,他要荣国公促成荣沫漪和单久辞和离,自然是简单的事情,荣国公当然不会拒绝。

    而荣国公答应了,那么荣家其他人再闹也无济于事,只不过念在荣朔南的丧期中,不便谈和离的事情,但两家口头上约定,过了今年,明年开春就正式对外公布和离之事。

    夜摇光虽然不能告诉宣桐荣寻的事情,不过必须交代荣寻的去向,就拿了当年温亭湛忽悠她的那一套,说是荣寻得了机缘,她让其跟着高人三年,三年后就会将他给接回来。

    宣桐并没有责怪夜摇光,只是详细的询问,好在夜摇光早就准备好,应答自如,加上夜摇光没有任何闪烁,又对夜摇光的人品相信,宣桐就没有过于担忧。

    毕竟让孩子跟着夜摇光和温亭湛,也是要离了她的身边。

    出了荣国公府,夜摇光才松了一口气,她回过头看着大门:“你当初留下荣国公府,也是为了今日牵制单久辞对吗?”

    当初温亭湛决定把荣国公府摘干净,对夜摇光解释过原因,但到底没有提到单久辞。

    这世间如果还有一个人能够让荣府和单家心平气和的和离,只有温亭湛能够做得到。哪怕是兴华帝下旨,也会影响两家的关系。

    而温亭湛不同,荣国公府欠他大恩,单家这边巴不得,并且事情一成,反而也欠了温亭湛,两家自然不会有什么怨怪,日后还是能够寻常相处。

    “物尽其用,这是我为士睿铺的最后一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