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科幻小说 > 夜不语诡异档案 > 正文 第两千两百二十五章 病房尸变(1)
    “好,好。”小郑见护士长那么震惊,也稍微放松了些。她跟着护士长拆起床来。

    北岛说,人能活动的范围,就是他的世界。你的世界可以让你变得美好,也可以令你陷入噩梦。

    就在小郑和护士长进入306号病房的半个小时后,一直在护士休息室值班的小护士周乐看到306病房的呼叫铃灯亮了一下。

    她有些不可思议的揉了揉眼睛,半天没反应过来。每隔几秒钟,306房呼叫铃的灯又闪烁了几下。

    周乐连忙叫门外在询问台值班的别一个女护士张琪进来。

    “琪琪,306号病房现在应该没有人住,对嚯?”周乐逮着张琪确认。

    张琪点点头:“我记得没有啊。”

    “怎么房间里的呼叫铃在闪,是有人恶作剧吗?”周乐问。

    张琪想了想,翻看电脑里的记录:“我确定没有人住那间病房,而且306里不是死了好几个护士,被所长给锁起来了吗?应该不可能有人将锁破坏了进去恶作剧吧?”

    说到这儿,张琪仿佛想到了什么:“对了。半个多小时前我看到护士长和小郑取了306的钥匙,也许她们在里边。”

    两个女孩对视了一眼,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爬了上来。就在这时,306房的呼叫铃灯光开始疯狂的闪烁,如同有极端恐怖的危险,降临在了呆在房里的人身上。呼叫灯一闪一烁,橙色的光,明暗分明,带着紧张的气氛。

    “走,我们去306看看。”周乐咽下一口唾沫,下了决心。她觉得事情有些古怪,如果护士长和小郑真的在306中,遇到了只能通过呼叫铃求救的大事件,如果不立刻去查房,恐怕会出大问题。

    真出事了,她可脱不了爪爪。

    再加上306病房最近一两个月流传出的可怕留言……

    周乐和张琪俩人越想越怕,连忙叫上安宁所的几个保安,一行五人快速朝306房行去。病房上的锁果然被打开了,门安静的关闭着,周围飘逸这一股怪怪的味道。

    众人麻着胆子将房门推开,只看了一眼,所有人都险些吓破胆。只见306病房早已不整洁了,床被拆成了零件。四根床腿已经弯曲了,墙上、地板上、窗户上随处可见敲击的痕迹。甚至卫生间的墙壁也被破坏了一大半,眼看就能打穿,通往305号病房的厕所了。

    床垫周围一堆垃圾旁,有一具身上挂着残破布料碎块的骨架。那些布料依稀能看出来曾经是护士服的模样。骨架上的肉全被剔的干干净净,仅剩下一些内脏部位。甚至有些干枯的内脏上还残留着啃咬的痕迹。

    306的卫生间中,躺着别一具尸体。那尸体瘦骨嶙峋,仿佛消耗掉了全身所有的脂肪和肌肉储备。她的手里死死拽着被拆掉的床的其中一个零件,临死前似乎还在砸墙壁。

    但就在临门一脚就能砸破墙的前一刻,因为心脏衰歇而死了。

    死者是小郑,先被杀死后被吃掉的是护士长。

    众人收拾了病房里的乱七八糟的物件,发现老赵的行李箱被割开过,似乎里边曾经藏过什么东西。但究竟藏了什么,谁也不清楚。只好打包全部放进了医院的管理处。

    整件事被医院高层压了下去,给了死者家属丰厚的抚恤金。惨死的两人如同阴霾一般沉重的压在了安宁所医护人员的心口,沉甸甸的,让所有人都喘不过气。

    只是没有人知道,这才只是真正的恐怖蔓延开始前的

    序章!

    “你就是m。不,不对,你绝对不是m。”

    “你到底是谁!”

    我厉声问。

    在安宁所严老头的病房中,房门被撞破了,一个女孩的身影露了出来。那个人我很熟悉,竟然正是一直负责照顾我的酒窝女护士文仪。她手里甩出什么,将死后尸变,扑向我的严老头打飞。

    之后根本不回答我的问题,从地上跃起。文仪纤细的双腿里似乎隐藏着偌大的爆发力,轻轻一跳就越过了我,也越过了床。跨越接近四米的距离,膝盖踹在了挣扎着刚刚撑起身的严老头下巴上。

    严老头虽然死了,可在刚刚附上身的邪恶影子的驱使下,竟然也诡异的动了起来。老爷子的脑袋被文仪的一记飞踢,踢的下颚耷拉,脖子扭曲了一百多度。尸体当然感受不到痛,他扭着脖子,睁开了眼睛。

    我吓了一大跳。人死后瞳孔会发浑我知道,可严老头的眼睛时怎么回事?他的眸子发黄,邪气十足。一双爪子似的手举平,十根指头刺刀般朝着文仪刺去。

    穿着护士服的文仪手脚敏捷,手掌翻花下,如同捕捉落雨似的将老爷子的攻击卸掉。脚一探,重重的踢在了老爷子的脚弯上。

    尸变的老爷子腿脚僵硬,腿筋绷的笔直。文仪连踢了几下都没将他踢跪下。她连忙先后退了两步,躲开老爷子的手爪。手掌不停,连绵不绝的用雪白的掌击打老爷子的全身最脆弱的地方。

    老爷子只剩下本能反应,他的双手挥舞,一直试图逮住文仪。文仪倒也灵巧,虽然拿老爷子没办法,但是始终能轻松的躲闪开。可是这样僵持下去,一个死人一个活人,谁胜谁负用膝盖想都明白。

    我迅速查看四周,决定站队帮文仪。毕竟她刚刚才救了我。自己推着轮椅,抄起一把椅子,朝严老头扔过去。

    椅子角击中老爷子的脑壳,脑门子上能明显的看到凹进去了一小块。但老爷子啥反应也没有。只是用猩黄的眸子朝我这微微偏了一下。他似乎也需要眼睛的视力来观察世界,斜着的脑袋让眼睛也斜着,看东西不方便。

    文仪连续又躲又打,没多久就显得有些乏力了。她再次退后几步,变戏法似的不知从洁白的护士服的哪里掏出了一把飞镖,手指轻点,飞镖‘嗖’的一声就飞了出去。十几只飞镖有的攻击老爷子的下门,有的攻击老爷子的眼睛,有的攻击喉咙。全都是照着要害部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