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言情小说 > 我和小姨的故事 > 050章
    某国的,有关部门的有关人员晃着大脑袋,眼睛鼓鼓着,惊恐地看着我。

    他的眼里先是透射出恐惧,接着是难以置信,最后则是露出狠狠的绿光,彷佛夏夜里池塘边的蛤蟆,盯着过路的行人恨恨地想,终有一天我要像吞掉虫子一样吞掉你!

    可惜他没机会施展他的蛤蟆神功了。我摆了摆手,从暗处和他的头顶上冲出,落下四名保镖,没等他反应过来便架住他的胳膊往出拖——其实这四个人只是先头部队,后面还有五十个和他们一样的人,一样的死士,我和他们签过合约,如果他们出事,无论什么事,他们的家人会得到美国的绿卡,并由贱谁灭谁集团供养一辈子,所以对他们来说,能和集团鉴定这份合约,是一份荣誉,是他们的能力被我认可的荣誉,每个能加入我近卫队的勇士,他们的内心都有着比其他护卫更强烈的荣誉感。

    “张爷爷,我还有话说,”有关人员大声叫着。

    见过杀猪吗,差不多,我看着他,听他继续喊着:“尊敬的国王!毛里求斯的陛下,在让小的讲讲,就几句。”

    我只是要把他驱逐出去,没有要干掉他的意识,他毕竟是有关人员,我不傻。

    我招招手,没有看他。我的眼神在瞄着被吓到的,有关人员带来的有关女同志。她脸色苍白,左脸有一个巴掌印,看得出来,她经常被有关人员肉体惩罚,她脸色苍白不是因为害怕我,她知道我不会对女人动手,永远不会,这点所有的女人只要接近我十米以内就能感觉得到我身上散发出的温柔气质——

    她是害怕这个像死狗一样被拖出去的有关人员,怕他会把怨气撒到她身上。也许她有把柄在他手里;也许她不是自愿的;也许她也有自己的梦想,但绝不是和这个肥头大耳的有关人员白头到老——说到天亮,每个人都有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而她没错,错的是……

    “你还想说什么。”

    我品着从法国墨菲农庄空运来的八三年份的红酒,那个酒庄我本来要买下来;可鸡贼的法国佬死也不买,说这是他们国家的荣誉,哎——死心眼。

    “我们省里最近要在x市周边进行新农村改造,我们知道您有意要在国内投资,您的资料我们都掌握,希望能得到国王陛下能考虑我们省,我们x市!”有关人员知道我不会给他太多时间,一股脑地说出了他的来意。

    “行呀,你们查水表都查到美国来了,”我调侃地说。

    接着我眼皮动了一下,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我知道有人在打我的主意,谁呢?我低头不语,合计着对策,片刻后,我把酒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说道:

    “国内的事,除了基金,我一概不过问,你可以去找我的国内总代理——姚益嘉。”

    说完我又摆了摆手,进来几位女保镖,连通有关人员和有关女同志一起请出了大厅。

    …………

    几个小时候,海滩上的聚会终于结束,小姨提议我和小月月去海上的游艇洞房,我想她是对的;因为另外几个老婆,特别是丽丽姐憋了许多闹洞房的招,准备收拾我呢!我哪里会给你机会,你再也没机会了,我在游艇上对气得脸红红扑扑的丽丽姐说。

    “我就不信你永远不上岸!”丽丽姐冲我喊着,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摸样也随着海风和雾气隐在岸边。其实丽丽姐还是挺可爱的,身材也与小姨和吴姐不相上下,可惜今天不是属于你的时刻,你的时刻在小月月之前,而现在轮到小月月了。

    温柔的小月月像海风一样依偎在我怀里,那么随意那么恬静;海上静悄悄的,天际间一条泛着金光的线,用来区分着海与天的界限,其实无所谓了,这艘双体可潜水的游艇,可以去这个世界上任何有水的地方,前提是要能容得下它,如果满足这个条件,这艘游艇携带的给养可以供六个人在海上生存一年,丝毫不用担心动力问题。

    忽然从游艇的驾驶舱里传出警报的声音,我不慌不忙地扶着小月月进入属于她的洞房,一间三十多平的华丽船长卧室,因为我不放心她一个人在甲板上,毕竟她才只有十五岁,风大点我都担心把她吹下船去,别说让她一个人在甲板上看什么海景了。

    “我和你去驾驶舱,”小月月不满地说:“别老拿我当小孩子,我现在是你的老婆,知道不,烦人劲的——”

    我笑了笑,心说哎呦,还没过门满一天,就把小姨的口头禅学会了。

    来到驾驶舱,卫星海事定位gpas上红光直闪,报警显示是——有一股十二级的超强台风就要经过我所在的海域,让所有船主赶快进港避难。这时卫星电话响起——来电话的是李特,他焦急地劝我赶紧回去,我只是问了几句客人的情况便挂了卫星电话。

    这边刚挂掉,小姨和几位老婆大人便给我打来游艇专线,她们以恳求的语气让我赶快返港,我同样也是安慰她们几句便挂掉了电话。

    “没事吗,”小月月有点担心的问。

    我搂紧小月月的肩膀,让她感觉到我的心跳——“是不是很平稳,”我笑着问她。

    这时远方的海面已经起了变化,吹来的风也显得凶恶,带着杀气。

    我知道即将来到的台风,是大自然的杰作;是要像我们展示它无坚不摧的能力。海浪越来越急,越来越快地拍打着船体,晃动的感觉让人觉得恐惧,黑压压的天像是要压下来一样,紧紧贴着海面,似乎台风的到来终于可以让他(她)们接吻了。

    一群海豹拼命地往海岸边游着,就像它们身后有一群虎鲸一样。一只灰蓝色全身带着斑点的海豹注意到我的船,它惊讶地看着我们,仿佛在看着一对傻瓜。它脱离大部队,游到我的脚下,对我使劲拍打着海水,似乎是在警告我——小子,还在泡妞,快逃命吧,不然一会你,和你的妞,加上你的船都会被大海吃掉的。

    好心的海豹游走了,跟上了它的队伍,远到即将看不见时还不忘回首看了我们一眼,那样子仿佛是在叹息,哎——多好的船——多美的女孩——可惜跟了一个傻瓜。

    小月月这时倒是比刚才镇静不少,我笑着问她,“害怕吗……”

    “不怕,”小月月坚定地表示,“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这就对了!”我抱起我的新娘,来到属于她的洞房。

    我把她温柔地放在大床上,转身来到紧挨着前仓的触控屏,按了一下生存模式的指示后,双体游艇开始发出震动,不久便合体在一起,并下潜到海面一下五十米处。这时台风眼已经到了我头顶的海面,我按开头顶的屏幕,露出全有机玻璃的圆形拱顶,我和小月月平躺在床上,直视着海面上——自然界的奇迹。

    …………

    稍后,小月月围着浴巾扭扭捏捏地从船长室的淋浴间出来,我早就换好了睡衣,内裤还是小姨特意为我准备的。

    这一年多,我一共结了五次婚——和王小芳是在瑞士的雪山上;和吴佩珊是在巴黎的乔治街;和赵丽丽是在英国的泰晤士河;和周小琴是在南非的好望角;今天和吴晓乐则是在夏威夷的海底。坦率地说,我有点审美疲劳,可对每一位新娘来说,这都是她们最重要的时刻,我不能让他们失望,我要给她们一个最甜蜜的回忆……

    我把小月月温柔地摆正,用胳膊肘撑住自己的半边身子,虽然我知道女人是不怕压的,可怜香惜玉的我,一般开始的时候都显得很绅士地撑住自己的身体,不让女生有太多的压力,当然这是对第一回来说……

    “害怕吗,”我温柔地说。

    小月月红着脸,呼吸微微显得急促,手脚僵直地摆在那,我先是慢慢为她按摩,让她紧张得僵直的身体放松下来,对于让女人放松,我可是有独特能力,我的身上总是散发出一股能让女人放松的气味,我管这个叫‘亚当之子’能力。

    尽管我们上面五十米的地方在刮着暴风雨,但是在水底的我们却不受任何影响……

    我解开小月月的浴巾,为我们盖上柔软透气的轻薄的雪裘,透过船长室的穹顶有机玻璃,可以看到到我们俩就在海底五十米深度,温柔缠绵地欢快云雨——

    …………

    第二天,我和小月月回到了亚斯顿威基基海滨饭店,小月月的脸色明显红润了许多,感觉整个人都发生了质变,变得更妩媚、更温柔。

    几个月后,奶奶也被我接到了美国,平安夜一家人在威斯康辛州的别墅里准备着丰盛的晚餐,外面银光闪闪的雪花安静地飘着,仿佛一朵朵天使的祝福,毫不保留地赐予渴望幸福的人们。

    万家灯火的时候,我作为一家之主,为新的一年庆读了祷告词,奶奶安详地半卧在壁炉旁的暖椅上,慈祥地看着我们,我张浩楠、小姨、吴姐、丽丽姐、小琴、小月月。

    我们把每个人的礼物送黑奶奶时,她老人家笑得像个孩子,眼角印出透明的泪花。我们都围坐在奶奶身边,听奶奶讲述过去的故事……

    三年后,我们一大家子人,五个小孩,六个大人,在同样的平安夜、同样的欢乐、同样的壁炉旁,可奶奶已经去了她向往的天堂。

    老婆们哄着孩子们都去楼上睡觉了,我坐在沙发上望着落地窗外的雪景,邮箱上覆盖着积雪,围栏上覆盖着积雪,车库上覆盖着积雪,一排排护家树上覆盖着积雪,雪还在下……

    这三年,我解散了国内的基金,那里不需要了,政府已经担负起他们应该担负的责任,我把基金全部捐献给国家,王鹏、宝玉等……同样还在管理着基金,不过是在国家的领导下,不在是我。

    我也解散了在国外的护卫,我不需要了,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毛里求斯国王,对,我还保留着这个头衔,因为这是终身制的。

    小姨,吴姐,丽丽姐,小琴,小月月坐在我的身边,我们说着,笑着,看着蔚蓝夜空下的莹莹白雪,我看着她们,她们也看着我,我知道她们很幸福,她们也知道我很幸福,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本结局是作者内心最美好设想——该作品还有另外三种结局,搜索“张浩楠的奇妙冒险”,阅读后续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