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科幻小说 > 急急如律令 > 正文 第441章 回去
    我心里莫名一沉,对于我爷爷,我突然觉得有很多事情都是我不知道的。

    在我的记忆里,爷爷就是个特别凶神恶煞的人,所以很多时候我都害怕,不敢打扰他。

    不过爷爷确实很多时候,都不准我随意进入他的屋子,不过我对爷爷的屋子也没兴趣,这件事情,久而久之,我也就忘记了。

    白晓这次翻出来说,我却突然意识到,我自以为自己好像很了解我爷爷,可是很多事情,我却什么也不了解。

    一时之间,我心里满满不是滋味。

    面对未知的事情,我也很担心,爷爷到底去了哪里,我爹娘又去了哪里。

    白晓也看出来了,我现在的情况很是焦虑,“这样吧,我们去把张泽文找到,你们三个人可是永远三官之力的,不能分开,否则的话,你们的能力也会变弱,如今情况不对劲,我们都不能松懈,你爷爷到底是怎么消失的,这个问题到目前而言,谁都不清清楚。”

    白晓的这话确实也有道理,听到这里我不免想起,张泽文现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整个人瞬间崩溃了。

    张瑶好奇的看着白晓,“张泽文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好端端的,一时之间,大家也都不知道去了哪里,现在谁也找不到,白晓你总是可以找到张泽文,你能感觉到他在哪里吗?”

    白晓微微皱着眉头,“自从杀人之后,我就感受不到他的存在了。”

    听到这里,我整个人都不好了,“那就是张泽文也找不到人了。”

    “或许,张泽文会回来找我们的吧?他虽然已经证了无情大道,可不代表他就不回来找我们了,他不是说,他去把张净宗埋了吗?我估计他会回来的。”张瑶一本正经的看着我们说。

    此时此刻,我仔细一想,或许也有道理。

    “你们不是可以布下三官阵法的吗?这样的话,那就可以感受到张泽文的方向了吗?”白晓忽然严肃的看着我们说。

    我愣了愣,这么说,好像是的。

    如果我和张瑶同时布下阵法,那么气息会朝着张泽文的方向前去,这样我们三个人才能互相感知。

    我和张瑶对视一眼,连忙布下阵法。

    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莫名的感觉到了张泽文的气息就在附近。

    我愣了愣,“感觉不对劲啊,为啥我觉得张泽文就在附近。”

    张瑶微微皱着眉头,“我也有这个感觉……不会他真的在这附近吧。”

    “等等,我们第一次见到张泽文的时候,是不是也在村子附近?”我好奇的问了句。

    张瑶愣了愣,“好像是老瞎子家的地道,可以通往一个道观,那个道观里是张泽文。”

    “走,我们去道观看看。”我赶紧说道。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张泽文最熟悉那个道观,所以才跑去了那里,不过目前来看,好在张泽文去的地方不远,竟然就在我们的附近。

    我们三个人赶忙来到了老瞎子家的后面,从之前挖好的地道走去,按照我的记忆,很快的速度就到了道观的门口。

    刚走到道观门口的时候,我就明显感觉到了这里的气场已经发生了变化,果然证道的人就是不一样,气场就是要牛逼许多。

    我们几个人赶忙走了进去,刚进入三清殿的时候,张泽文就从里面走了出来,微微皱着眉头,一脸严肃的看着我们,“你们怎么也在这里?”

    我极其尴尬和无奈的看着张泽文,“我爷爷不见了,我爹妈也不见了。”

    张泽文听了这话,微微皱着眉头,极其严肃的问了句,“他没有告诉你去哪里了?”

    “没有,就是突然消失了,谁也没看见我爷爷出去了,活生生的人,突然就凭空消失了。”我很是着急的看着张泽文说。

    张泽文听了这话,脸色忽然就不太好。

    “泽文哥,你对很多事情了解的多,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我心里很无奈。

    张泽文脸色阴沉的看着我说,“这个好像不对劲。”

    “不对劲?”我们几个人都很是诧异的看着张泽文,看来这么多情况来说,只有张泽文最了解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了。

    张泽文语气严肃的看着我说,“我本来是带着张净宗的尸体回来,准备安顿,可是在中途的时候,他突然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不见。”

    “消失了?”我诧异的看着张泽文。

    “莫非,陈天的爷爷,和他的爹娘也是这种状态吗?”张瑶好奇的问了句。

    “可是我爷爷,和我爹娘都没有死啊,怎么可能!”我很是无语的看着他们说。

    张泽文微微皱着眉头,语气严肃的说,“你有没有发现过一件事情,特别奇怪,我爷爷一心想要杀死你爷爷,可是每次又不想真的杀人,而你爷爷明明也有很多次的机会,可是始终没有下手。”

    “泽文哥,我不懂?”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张泽文语气严肃的说道,“张净宗死了,你爷爷也死了?”

    “怎么可能,我爷爷这么厉害的人,怎么可能会死!”我无语的看着张泽文。

    张泽文的脸色很是阴沉,一点也不是开玩笑的样子,极其严肃的说道,“陈天,什么人能这么厉害,让你爷爷消失?”

    “不知道,从目前来看,我不觉得有人比我爷爷更厉害。”我语气严肃的说道。

    “你进屋子里的时候,有没有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张泽文继续问。

    我愣了愣,“没什么不对劲啊?”

    “有没有什么味道?”张泽文继续问。

    “我没注意。”我极其尴尬的看着张泽文,当时只是一心在找我爷爷,可是并没有注意其他的问题。

    张泽文的脸色越发阴沉,极其阴冷的看着我,“走,赶紧去酆都城,必须马上去看,我感觉不对劲。”

    “啊?”我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时之间,我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看着张泽文这么严肃的表情,我隐约也觉得肯定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

    我心里越发害怕,不会真的出什么事情了吧。

    可是我爷爷根本没受伤,不可能有人可以把他们怎样。

    我始终希望我爷爷出任何的事情。

    我们一路匆匆回到阴司,酆都城的人都不清楚,张泽我一路匆匆忙忙的模样,到底是在干什么,极其诧异的看着我们。

    我也懒得解释,如今找到我爷爷才是最重要的。

    张泽文迅速朝着屋子里走了进去,猛然来到二楼。

    “陈天,你看这是什么?”张泽文语气严肃的从地上捡起了一根红色的绳子。

    “这个?不就是普通的绳子吗?”我不太明白张泽文的用意。

    张泽文语气严肃的问,“你们仔细问问,这个屋子里是不是有什么味道。”

    我嗅了下,不等我反应过来,白晓和张瑶异口同声的说了句,“香!是香烛的味道。”

    “味道是不是很熟悉。”张泽文脸色阴沉的看着我们。

    那一瞬间,我忽然明白过来了。

    “是移魂香!”我整个人都懵逼了。

    爷爷用了移魂香?

    爷爷用移魂香去了哪里,他手中为什么会有移魂香呢?这就是我最诧异的地方了。

    此时此刻,张泽文眼神骤然一聚,赫然朝着屋子里翻箱倒柜起来,寻找了好半天,最终从爷爷的枕头底下,找到了半截移魂香。

    “果然,你爷爷是有移魂香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不希望我爷爷死,应该是过去准备改变情况了。”张泽文语气严肃的说。

    “那我爹娘呢?”我更是懵逼的看着张泽文。

    张泽文微微皱着眉头,“管不了这么多了,我们先用移魂香过去,应该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虽然本来我们的目的也是需要移魂香,不过目前来看,爷爷似乎已经要去改变这个情况,但是具体怎么回事,看样子,我们也必须去看看究竟才行。

    我们便将半截移魂香点燃,按照之前的办法,全数坐在阵法之中。

    这一次,我们也带着白晓。

    ……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在昆仑山下的道观。

    此时此刻,还是之前的状态,不确定我爷爷是不是在这个附近,但是目前来看,来到这里,肯定是会发现我爷爷的。

    不过此刻,道观空无一人。

    看来应该是已经出发了。

    “奇怪,我们都才醒过来,他们怎么自己过去了?”我极其诧异的看着道观里的这一切。

    张泽文微微皱着眉,“应该是你爷爷带过去了。”

    “啊?我爷爷,那快点过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语气严肃的说道。

    不过目前来看,天色是亮着的,说明是我们已经去昆仑天柱的那一天了。

    我们四个人都很是紧张,我赶紧用遁地术,迅速带着他们冲到了昆仑天柱。

    此时此刻,出来的那一瞬间,只见太上老君和灵宝天尊正在交战,四周的人都在观望,而这其中的队伍上面,就是我爷爷还有我爹娘!?

    我顿时懵逼了,爷爷的眼神看向了我,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对劲。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