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历史小说 > 开海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 意外来客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 意外来客

    卡马河上纵横而来的哥萨克,让哱拜想到了年轻时纵横草原的自己。

    这一年哱拜已经五十八岁了,归降大明以来,多次参与大明边境对北方蒙古的讨伐,抵御有之、捣巢有之。

    从征二十年,得了游击将军的身份,一地,享无上荣光。

    其实官位对哱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没有那些内外大防极重的顶头上司,戚继光就是个好上司,至少对下属来说,他是统帅、且能做好统帅该做的事。

    哱拜的部队眼下面临强敌,所需对战事有利的的一应物资,只要一封信报到中军,中军能在最快的时间里准备完毕。

    为将者除了这些,复有何求?

    如今投身西征两年,便以功勋官拜指挥使、副总兵,他的身骨还硬朗、自忖尚可上阵拼杀,不过终究上了年纪,即使被哥萨克烧了河畔造船营,纵然怒火攻心,依然没有冲动。

    整整四日,本部千余精骑与散兵屯于营地按兵不动,只派三十六部数百牧民在林间伐材运木,许善水性者军兵十六员,于河内测出深度。

    其最浅处二丈一尺、最深处二丈九尺,哱拜遂于水寨废墟外围浅水埋下暗桩,以保护水寨。

    不过水寨造船归造船,哱拜也没打算等着水寨造出合用浮桥再予以还击。

    待到造船营被烧的第五日傍晚,从中军招来的儿子哱承恩、哱承宠,义子哱云、哱洪大、土文秀等,分兵统率,这才汇集前线情报,定下渡河事宜。

    五月二十日入夜,哱拜以土文秀监摆渡事,以义子哱云督步弓手一百七十渡河。

    次日夜,哱洪大、哱承恩分两军渡河四百余;待五月二十二日清晨,哱拜留下次子哱承宠督军,自己也顶盔掼甲地渡到河对岸。

    至五月二十五日,先后渡河部队已逾千人,其中有哱拜的苍头军、也有大明金国车臣汗麾下的具装甲骑。

    他们汇合了先期探查情况的三个百户,兵分三路向北方数不尽的哥萨克塞契展开突击。

    奔腾的马蹄踏碎无数个哥萨克营地,以剽掠为生的他们在遭遇意料之外的突然袭击时,跟曾经死在手下的孤魂野鬼并无区别。

    一样的惊慌、一样的畏惧。

    仅仅用了两日,哱拜所部三军突击百余里。

    哱洪大、哱承恩率部自左右铺开向北一路掠袭,哱云则率部掠过前线直插腹地建立关卡收拢溃军逃民,不叫其向北方通报军情。

    在这一行动过程中,哱云拷问俘虏,得知北方索里卡姆屯驻着六千罗刹国正规军的消息。

    战争升级了。

    其实有个很可笑的事,在这个时代,普遍意义上各国殖民的商队、军队,在军事技能上要超过他们的正规军。

    这些以雇佣军为主体的职业军人维持着类似师傅带徒弟的单兵技艺训练,常年混迹生死场有足够殖民所需的胆识与韧性。

    尽管他们缺少荣誉感、只为钱效力,但在新大陆、西伯利亚等人生地不熟的地域,忠诚度完全不是问题。

    而同时代大多数正规军,无法负担殖民的任务,除非他们失去约束。

    比方说如今在索里卡姆,别利斯基大公麾下的六千正规军,就正在失去来自军队的约束。

    当哱拜忙着袭击索里卡姆以南的哥萨克塞契时,别利斯基大公的部下们也在忙着干同样的事呢。

    只不过方向不同,哱拜是袭击索里卡姆以南,他们忙着抢掠索里卡姆以北。

    名义上这里都是沙皇的土地,可生活在这里的人却都是西边逃过来的农奴,低贱的农奴到了这里摇身一变成了所谓的自由民。

    真是笑话,沙皇与贵族的统治下怎么能有自由民?

    实在是斯特诺夫家族的卡耶好言相劝,说南边的自由民在战争中还有用,这才保住了一半儿,但北边的自由民对他们来说没用,就算鞑靼人有三十万,也不可能从寒冷的北方过来,那他们就是没用的。

    没用的自由民手上却掌握着在莫斯科能换取任何金银财宝的毛皮,在眼红的从征贵族青年手下哪里还能捡回性命。

    尽管这事看上去滑稽,但在别利斯基大公大公眼中,他的部队正在完成向合格的殖民部队迈进的蜕变,是利大于弊的。

    当他们收拾了这些自由民,征服东方就不再是一个仅与沙皇荣耀有关却空洞乏味的词语……而意味着沙皇的荣耀以及贵族和士兵的利益所在。

    沙俄不存在荣誉,如果真存在荣誉他这个摄政大臣也不至于在老沙皇驾崩一个月就被同僚撵到西伯利亚。

    只有利益才能驱动这些贵族及其征召兵继续向东作战,当数以十万计的敌人出现在一条河对岸时,他们还忙着扫荡自由民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比起东边的敌人,贵族们认为北边的自由民更好对付。

    其实这段时间别利斯基也没闲着,他征集了不少大船,用以将从北方满载而归的部队送到东岸。

    起初他想用另一个方案,因为部队士气低落,暂时撤退到喀山,依据那座蒙古人的土木城墙以及莫斯科方向派来的援军对付可能数十倍于己的鞑靼军队。

    不过这样的策略也并非完全,他很担心莫斯科的政治斗争最终会使他没有援军,而且还有极大可能因撤退而被废立派的摄政王借口杀死。

    如今洗劫了北方的军队士气高昂,所以他打算渡河过去,主动迎击鞑靼人,至少从那支渡河的哥萨克的交战情况来看,对岸的鞑靼人比那些哥萨克强盗还弱,这也鼓舞了他的勇气。

    让他想在战争中亲自测验敌人的实力。

    先头部队上千人抵达对岸,送回环境很好、没有敌人、到处是原始密林的消息,随后一艘艘载着物资与兵员的船在卡马河上往来运送,直到最后一个小队坐船离开索里卡姆。

    那是五月二十四日,此时的索里卡姆,有斯特罗甘诺夫家族的商人、有北掠部队拜托他们送回莫斯科的毛皮与财富、有随军商队的大量物资与金钱。

    以及巨量的木制工事、木墙木堡,还有……还有老而弥坚、满腔怒火的哱拜。

    哱拜和他的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