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归向 > 正文 37.18 该下船了

正文 37.18 该下船了

    白鈦星,黄道八号环形区。

    纯白色的使节飞船降落在停机坪上,而在停机坪左右,一队队仿生人乐队乘坐升降平台从地下来到表面,开始了奏乐,迎接新世会的使者皎清。

    皎清曾对这个欢迎模式十分习惯,但是今天再次见到这一幕,心里突兀不适。

    在新世会中,宙游曾说过:“礼——原本是人类社会表示郑重的方式。人类会在生产、战争活动之外,费心思来表达尊重,但是当礼的形式确定后,人们习惯形式,就开始强调形式,至于背后曾表达的意义日渐遗忘。”

    皎清在和宙游、宙行接触已经也有一年多了,除了开始时磕磕碰碰,老是拌嘴。但是对于其“不拘礼”日益习惯,开始被其“尊道义,认死理”潜移默化地影响。今天骤然看到了这过去,才发现这些‘套子’是多么拘人。

    ……

    礼仪机械人铺设的红毯缓缓衍伸,皎清走过了通道,进入了以前没少来的地方。

    在以银白色为基调,各种彩色珐琅花纹的大殿上,身着白色作战服的皎清,缓缓步入台阶。二十年前,她步履优雅,但现在是信步自然。而在中央皇位上,那个自己依旧套在威严的盔甲中端坐。

    皎清站在熟悉的台阶下看着“过去”。

    这时,一旁将帅贵族说道:“叛逆者,仰见圣帝,请遵循礼仪。”

    皎清没有看着一旁的人,嘴角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低自语道:“我该先行礼吗?”

    坐在大殿上的皇帝陛下默不作声。显然觉得形式必定是要有的。

    这就是宙游让皎清来的原因,前面的大战役连续拿下两个环形区域,已经证明了现在宙行宙游的战斗体系能够实质上撕破白鈦的一切,如果选择白金宫殿作为打击对象,那眼下这大殿上什么形式都是虚的。——但是这一切只要没发生,那个沉重的架子就如同其身上的盔甲一样压在过去身上。

    皎清心哀做了一个使节礼仪,在起身后皎清抬起头面色从容了很多,仿佛割裂了联系。

    皇帝盔甲的电子音说道:“看来,这场战争,造成了很大的分裂。”(用机械盔甲的电子音可以隐藏性别,情绪。)

    这时,轮到皎清沉默。

    皇帝:“我现在想知道,那个,为什么选择芳明星。”

    显然她也猜到了当下芳明星变革是星辰文明来的智慧推动,只有天体智慧才能忍耐用短短数十年的时间,在文明的角度上,对自己数千年执念彻底证伪。这位皇帝现在已经认输了,但是她不理解,为什么要从芳明星上开始证伪,而不是在白鈦上起始。

    在过去数千年来,辰合某天体智慧无数次来帮白鈦的领航员,数百年来,突然了无音信,留在白鈦上这位难免有些寂寥,她也知道整个文明制度人文下行如果强行还和这儿绑住因果,那将会将天体智慧的意志拖入陨落。所以这数百年辰合文明最好方法就是忍痛割断。但是这位领航员却仍未后悔自己的选择,坚持走下去。

    然而今天对两颗星球死局的救赎突然来了,却陡然发然自己竟然不是第一个,心里难免有些苦涩,有一点她猜错了,推动这一切的,不是五千年前与她同族系的天体级智慧,也不是来自辰合文明,更不是和自己有关联的友人花费代价请来的。

    所以说,这场大变革中没必要偏爱她。甚至——当宙踏死后,在太阳上旁观的钟声文明天体智慧觉得芳明星和白鈦的所有上层阶级都是刍狗!

    眼下。

    皎清缓缓答道:“没有选择白鈦,是因为这里没必要选。”——这句话让大殿上气氛陡冷。

    皇帝的面甲上闪烁红光,很显然是对自己这个一百八十年前诞生的新生分体的背叛激怒了。

    皇帝:“在身不由己情况下,被征服了吗!”

    皎清嗤笑:“征服?你是想指责我在再生淡忘了本我。”(皎清经过八次再生,天体智慧再生中最忌讳的就是淡忘必须记住的根本,简称忘本。)

    皇帝的手掌紧握着的扶手。

    皎清道:“现在,你能从那个位置上走下来吗?自我诞生后,从未和你接近过,我们,——我,本不该这样。”

    皇帝的手缓缓松开了,盔甲下愤怒烟消云散,她知道了,皎清没有忘根。没错,只要自我能够连着存续,就没必要执着对未来自己的改变而愤怒了。

    皇帝扫了一眼下面的诸多子民,温柔且凛然对皎清叙述道:“处于这个位置,一切不再那么轻易,现在这个王座可以被摧毁。但是——我不会下来(这半句语调猛然提高,显然是对大殿中人说的)。”

    皇帝电子音依然平淡,但是皎清听明白了,这是一种决意,也是承载。

    ——尽管在皎清和皇帝这儿对错已经分别了,但是错误如果不被众人承认,那么事情就没有做完了。作为,曾经天体智慧的衰落个体,皇帝决定为这个时代划定句号。扛下所有历史责任后,让皎清作为自己新生个体,无包袱地重新位列星辰!

    皎清沉默足足一分钟,在一片冷场中,开口道:“其实,我们是被年轻人打败。”

    皇帝愣了一刹,而后反应过来。

    皎清缓缓摇了摇头,手比划了一个钟。

    三秒钟后。

    平静的电子音‘不理解’问出了三个字:“为什么?”

    皎清笑了,缓缓道:“为什么?年轻做事情的理由很简单,处于阳光中,喜欢伸手。哦,他是一个可爱的男孩。”

    ……

    三个小时后。

    宙游收到了谈判的信息,看完了谈判的画面感慨道:“这位陛下是英杰。”随后对皎清挥了挥手:“过来?”

    皎清走了过来的时候,宙游这边站在了椅子上(终于比她高了一个肩膀)抬起手拍了拍她肩膀说道:“放心,交给我,我会拽她下来的。到了这一步,白鈦不应该死人了。”

    皎清仰着头看着宙游觉得莫名的心安,不过,——这站在椅子上拍自己肩膀的动作却有些滑稽。

    皎清突然伸出手搂住宙游的腰,宙游一愣,皎清将宙游抱了下来,然后按住肩膀徐徐道:“这个时代,总要有人来最后一个关窗的。你不必了。”

    宙游甩开了她手臂的。不悦道:“我不是和你说过吗,可以前仆后继,但是一个都不能少!”

    皎清看着宙游认真严肃的目光,不由怔住,然后哑然失笑,自嘲说道:“是啊,你的想法,我一直——很难跟得上!”

    【钟声核心人文:文明可以前仆后继,牺牲成千上万,但是绝对不能为大多数人所谓理由,忽略一个人的生命、未来。因为这不是成千上万和一个人,孰轻孰重的问题。一旦出现大规模重大灾难。在文明意志上,能够前仆后继,每一个人的牺牲都能奠定希望。而后者的社会每忽略一个人,都会抹消一分希望。】

    宙游呢,笑着说道:“其实不怪你,虽然文明发展到今天,任何社会职责男性专属亦或是女性专属。但是天性决定男更适合戎,女更适合祀,这方面你要和我比的话,我占据天性优势。”

    戎:前进时遇到阻力时敢于担当,而祀:科教人文传递。

    ……

    470年,5月4日,白鈦星,开始了这个世代的最后一战。

    在调集了小半个星球的电磁炮支援下,硬生生地轰开了,八号环形山的所有防御。——不同于打开几个口子进行突击。而是全面轰炸。如同剥洋葱一样,对外围每一个据点都进行攻占,从战争效率上显然是下降了。

    但是在生产战争效率外,投入额外的郑重,这是表达尊重的礼!宙游对这位白鈦帝皇承载领航时代大义的回敬。

    在全面进攻三个小时后,将八号环形扇控制区压缩到了三分之二后,炮声戛然而止了。

    原来处于绝望的贵族从雷霆千万到突然的平静变得茫然。

    然而这时候,前线传来新的消息,从芳明星而来的统帅将试图与陛下见面。

    前沿战场上一架白色飞行器正在接近阵地。这架四十吨的飞行器穿梭在弹坑遍地的战场上,在战场上无比鲜明。而在众多炮口下,环绕环形山进行螺旋飞行,显得那么从容。

    终于,白金宫传来了命令,愿意与统帅见面。

    ……

    在如镜面金属走道上,宙游身着机械服步踏步前进,面容宛如是见朋友。

    宙游矩阵领域扫描着大殿,在六百米下的深处,一台六十吨集装箱模样的东西,从还没有撤的滚轴来看,显然是刚刚运到这里的,而更重要的是,一些线头,刚刚拔了下来,这是自毁系统,这个宫殿的主人为自己选择了好了离开的方式。对此,宙游不禁一笑。加快了脚步,显然是想早点见到这位皇帝。

    宙游来到了皎清来过的大殿,抬头看着这位皇帝,然后——抬起手挥了挥,尴尬地问道:“那个,吃过了吗?”

    一时间,整个大殿静止。

    皇帝轻松的笑声打破了静止。数秒钟后,皇帝缓缓摘下头盔。

    与皎清相同面貌,却因为一头银白色头发显得更女性。整个大殿上陷入沉寂,数百年来皇帝陛下从未以真正面容示人,无人知其男女,更不知道皇帝和曾经大祭司面貌一致。而今天,——众人感觉好似被阳光晃了眼睛。

    两位来自星辰存在相互打量,而凡人们此时噤声音。

    宙游在台阶下踱了两步,东张西望了一下,然后抬头说道:“我不介意,你坐在上面,不过,作为主人的,你给我安排个座位,不难吧?”

    皇帝噙着笑说道:“你这么主动的客人,也很少见?”

    如此对话,丝毫看不出十几分钟前外面战火直入的场景。

    一旁的机器人为宙游搬来了镂金的椅子。宙游呢,抠了抠这精致的金丝。皇帝见状,不禁提示道:“这座位,陪了我好多年了。”(你小子不要乱来。)

    宙游抬头不在乎说道:“哦,放心,断了的话,我帮你接上”

    皇帝:“……”

    宙游:“哦,对了,我叫宙游,你叫什么名字!”

    话音刚落,一旁的智能系统戳破了宙游的“谎言”说道:“阁下,您的真名叫做波轮凯斯,宙游是你的假名。”

    宙游满脸错愕,然后无奈地摇了摇头。

    然后叉腰对机器人说道:“其实我有五个名字!”竖起手指,“第一:枪焰秉核,第二:苏鴷,第三,炽白,第四:均摘星,第五——”

    说到这,瞅了瞅一旁的皇帝,然后对一旁正在记录信息的人工智能说道:“我不告诉你!”语气中得意昂扬,但是这大殿上,又有何人能懂呢。

    皇帝记忆经过无数再生,自然也忘却了天体智慧时期的知识库。她只是觉得眼前的人应该是在说一些骄傲的过去。天体级智慧在进入次文明时多半会用假名,而如果在次文明的经历值得骄傲,这个假名将是荣耀的。

    皇帝心里蓦然升起了回到星空中,抽取星海次文明资料,宙游说的这些名字背后的骄傲。

    皇帝缓缓道:“我——链恒,这是我的本名”。

    如果皎清继承皇帝之位。也会用这个名字,因为这就是五千年前受限于执念前,自己这些分体集群和主意志分开后取的名字。

    宙游:“链恒,链恒……”默念三遍后,宙游郑重站在了皇帝视角正中央,缓缓道:“链恒,从星光到阳光,航程结束了,请你卸任。”说到这,宙游转身,对着大殿其他人说道:“白鈦不再是一条飞船了,未来将是一颗星球,各位——该下船了。”

    铿锵的话语在大殿中回响,许久,无人反驳。似乎被宙游所慑。其实——

    宙游转过身对链恒摊了摊手说道:“其实只要站得正,问题没那么复杂,你我终将离开,开明一些,少给后人留死结。”

    链恒望着宙游,缓缓道:“站得正没那么容易。有时候,太疼不自觉会弯下。当然……”她欣赏地看着宙游微笑说道:“皎清,说的没错,你的确是挺拔的男孩。”

    ……

    乱纪元470年,5月4日白鈦星到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