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历史小说 > 逆天铁骑 > 正文 第784章 渡江之战(下)
    郑森道:“但大部分江南士子还是支持天子和武威伯的,崇祯得罪的不过是北方士子。北方士子管他们死活?他们先投闯贼再投建奴,就已经是我们大明的敌人了!”“长江口不好进啊,”郑芝龙决定出兵了,但又感慨一声,“若是崇明大营不在我军手中,我军恐怕进入长江口都会损失惨重。”

    “请父亲大人放心好了,崇明已在武威伯之手!”

    崇明岛目前还未形成中国第三大岛,只是一连串没有连在一起的沙洲。长江口正在剧烈的造陆运动,浮浮沉沉的沙洲,对于进入长江口的船队来讲是个巨大的威胁,所以没有崇明水师大营的话,郑芝龙也不敢让他的水师进入长江口。

    李国栋当然知道崇明水师大营的重要性,因此他在北上勤王的时候,就让他的舰队控制住了崇明。

    既然崇明在淮军水师手中,郑芝龙也没有什么顾虑了,郑家军水师出兵,北上勤王。

    农历六月,正是东南风的季节,郑家军水师从福建金门启程,以五节航速航行,一昼夜可以航行一百海里,折合一百八十六公里,明朝的一里为五百五十四米,一昼夜即可航行三百三十余里,这样的速度是任何一支陆师行军速度都比不上的,从金门到长江口,只需要八日左右,郑家军水师船队就能抵达长江口。

    李国栋等了十日左右,终于等来了他期待已久的瓜洲长江大战。

    江面上,炮声隆隆,硝烟弥漫,郑家军水师船队打出了勤王旗号,向赵之龙的明军长江水师开炮了。

    郑家军水师大福船众多,以最常见的五百料大福船为例,郑家军水师的大福船船艏一门三千斤红夷大炮,两舷各有两门千斤佛郎机,船尾还有一门千斤佛郎机,除了火炮之外,大福船上还装备了鸟铳、斑鸠脚铳、喷筒、弓箭、猛火油柜和火药罐等武器。除了大福船,还有水艍船、蜈蚣快船、小舢板等各种船只。

    郑芝龙自己的座舰,则是一艘悬挂中式硬帆的西式船体战舰,拥有两层火炮甲板,四十多门大炮从炮门内伸出黑洞洞的炮口,向江面的明军水师发去一发发炮弹。

    在水师规模方面,郑家军水师是当之无愧的大明第一水师,规模远超赵之龙的长江水师,战事一开始,赵之龙的长江水师就处下风。

    瓜洲江边,崇祯等人站在临时搭起的高台上,远眺江面这一场激战。

    “皇爷,郑芝龙此战必胜?我们终于可以过江了!”王承恩激动的看着江面的激战。

    隆隆炮声中,江面腾起了一道道冲天水柱,这一场水战看起来打得十分激烈,但真要击沉一艘船却并不容易,在颠簸的江面上,像大福船这类船头只有一门火炮的战船,以前装滑膛炮那感人的命中率想要击中一炮,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双方以火炮对轰,看得热闹,打了半天却只击沉了几条冲在前面的小舢板。

    双方的战船彼此接近了,这才是真正重头戏的开场。

    郑芝龙水师拥有规模庞大,船只数量多,船大、炮多、火器先进的优势,但劣势是逆流而上,赵之龙的水师从上游冲下来,可以用火攻船顺流而下,向郑家军水师发起攻击。

    郑家军中军,郑芝龙那庞大的西式座舰上,郑芝龙站在船尾舵楼上,让亲兵发出命令:“快船和舢板出击,拦住赵逆火攻船!”

    一条条蜈蚣快船和小舢板从水师大船之中冲出,迎着赵之龙的火攻船冲去。

    赵之龙见状,下令快船和小舢板杀出,企图拦住郑家军的快船和小舢板,阻止郑家军破坏自己的火攻船。可是赵之龙毕竟是一名纨绔子弟,忻城伯世袭第七代子弟,整天吃喝玩乐,怎么打仗的本事早就不会了,还要让他指挥水师作战,也真是难为了他。

    无论是数量上、火力上还是水兵训练方面,赵之龙的水师都远不是郑家军水师对手。双方的蜈蚣快船和小舢板进入近战之中,郑家军的快船以佛郎机炮和斑鸠脚铳轰击对手,弹如雨下,打得明军长江水师船上的官兵纷纷落水。郑家军的快船凭借着数量上的优势,同时对付赵之龙的快船和小舢板,打得赵之龙的水师狼狈逃窜。

    郑家军小舢板杀向火攻船,小舢板上的郑家军水兵取出弓箭,什长打开火种罐,点燃了火把,水兵们拉开弓箭,什长以火把点燃火箭,水兵们手指一松,一支支火箭向赵之龙的火攻船飞去。

    满天飞蝗般的火箭落在火攻船上,转瞬之间就燃起了熊熊烈火,操纵火攻船的明军水兵只好跳上后面的小船,逃离起火的火攻船。

    解决了赵之龙的火攻船后,郑家军水师主力战船杀向了赵之龙水师的主力战船,双方在江面上展开了一场激战,错了,应该是是郑家军水师对赵之龙水师一边倒的屠杀。

    赵之龙损兵折将,大船几乎全部丢干净了,就连他自己的中军座舰,也中了多枚红夷大炮的炮弹,打得船上士卒死伤惨重。惨败的赵之龙带着残兵败将和残存的战船,逃回了对岸镇江岸边。

    “相爷,赵之龙败了,已经无法阻止昏君崇祯渡江!”保国公朱国弼脸色凝重,匆匆忙忙的闯入了内阁,向首辅马士英禀报。

    “保国公,你们勋贵手里还有多少兵?”马士英问道。

    朱国弼、赵之龙、徐久爵、刘孔昭再加上态度还不确定的常延龄,南京京营的军队尚有五万大军,再加上马士英等人招募守城民壮,可以拼凑出一支十万人的军队驻守南京。

    事实上南京京营的兵已经是烂到无可救药了,比京师大营的兵还要烂,都是属于不堪一击的那种类型,南京京营的兵,可以说每一个小兵都是实世袭勋贵子弟,指望他们能打仗,还不如多拜拜佛祖,多烧几柱高香,说不定还能天降陨石砸死崇祯。

    不过对于马守应来讲,有一点好处就是南京坚城固若金汤,以李国栋和郑芝龙的十多万联军想要攻破南京并非易事,李国栋的六万大军有一万五千人是水师,扣除了辅兵和骑兵,真正能用来攻城的步兵只有两万;郑芝龙的五万大军大部分都是水师,能登陆作战的步兵只有一万,以三万人要攻打南京,恐怕很吃力。

    更何况南京城内还有百万百姓,只要马士英他们把城内百姓也动员起来,那就有数十万守城大军了。

    被弘光伪帝派遣去九江同清军使者谈判的黄澍、左懋第、马绍愉和陈洪范等人已经到了九江,双方谈判进展顺利,左良玉也答应了清军使者陈名夏提出的要求:左家军东进勤王,当然勤的是朱由崧这个王。

    陈名夏道:“左将军,李老二军队虽然精锐,但是兵少。南京城池坚固,李老二这点人根本就不可能攻克南京!只要他的军队陷在南京城下进退不得,你的八十万大军即可一举歼灭这个逆贼!”